正文 第八章 做戏做戏(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梓君惴惴不安,一手被百里元昭握着,一手在广袖下紧紧抓着衾衣的袖边。--凤-舞-文-学-网--手心渗出些细汗来,她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看着橘红的裙摆上潋滟如水波的如意纹,再前头一些,是百里元昭的明黄色袍角。他的白玉锦带向后飘起,带来一股清淡的龙涎香气。

    “抬头,不要怕。”耳边传来百里元昭的低声提醒。

    可是她并不是那个从前的太子妃啊……万一给人看出了端倪来,他自己不也是吃不了兜着走么?

    “嘛……只要那个家伙在,你不会有事的。”他似乎在笑,“你不会有事,那么就意味着,本宫也能安然无恙,不是么?”

    “方才你也这样说过了,可那个人是谁啊?”

    “唔嗯,是个有趣的人。”百里元昭低笑一声,“你可以叫他元晖。”

    元晖?

    梓君眨了眨眼,抬头对上百里元昭瞟过来的眼神。他嘴角弯起,凤目中满是宠溺,明晃晃的有些扎眼。

    为、为什么会是这种表?你不知道自己笑得太妩媚是犯规(?)的么?

    啊呀,更不对了,为什么要用“妩媚”二字来形容男人?她晃了晃脑袋,自己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这样说一个大老爷们,若是有些血的,难保人家不和你拼命诶。

    可惜百里元昭根本不算是“爷们”吧?……顶多是个长得太漂亮的……呃,男人。

    “太子下到——太子妃下到——”

    一声声宣唱从东华宫外直抵内庭。梓君大气不敢出。亦步亦趋地跟着百里元昭。直到发觉他地脚步放慢下来。

    寒毛。本能地察觉到气温似乎有稍稍降低地趋势。

    “……咦。今儿个太子怎么得了闲。来看我这老婆子?”

    不远处。中年女子地嗓音柔柔地响起。喉中似是有万千底气。让她简单地一句寒暄不怒自威。

    百里元昭已拉着她跪拜在地。

    “孙儿来给皇祖母请安。”他握着梓君的那只手狠狠一捏。

    梓君吃痛,又不敢哼哼出声,只听见他勉强不用翕动嘴唇发出的声音:“……请……安……”

    唔,想起来了。--凤舞文学网--梓君一个激灵,立刻叩首在地:“孙媳也给皇……祖母请安。”

    她不敢抬头,却又忍不住想抬起睫毛看一看坐在上那个女人。她感觉得到这位皇太后周流转的气场,就算是无声沉默也异常地迫人。

    “太子妃,你昨儿个是怎么了?”太后开口,语间似乎并无恼意。“哀家听人说,你在太子内坊局前迷了路……这话究竟是从何说起的?”

    迷路?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可是她有跟谁说么?

    “皇祖母,梓君只是同孙儿赌气,想吓一吓孙儿,这才悄悄跑出东宫……”百里元昭接了话,面上现出浓浓的愧疚之色,这表的功底……梓君在心底咂舌:果然是唱作俱佳,了不得啊了不得。

    “哦?太子,你又犯了什么规矩,惹得太子妃如此不满?”

    百里元昭把头垂得更低,嘴角的苦笑更深一分,“那个……皇祖母,闺房之事……是不是不便在这儿……”

    “皇祖母,您就别拿大哥寻开心了。再这么下去,阮儿会心疼的。”

    一道清润的嗓音落在上,如同一捧洒下的甘霖,又如一幕迎面拂来的暖风,消了人火又解了人愁。梓君不受控制地抬起眼眸,恰好将上那抹月白的影摄入眼中。

    高洁出尘,清朗如月,恍若羽化的神仙降临凡间。他冲她微微颔首,唇畔化开清浅的笑容,俊朗的眉眼舒展开来,让她的脑子一片怔忡迷乱,不知所措。

    这……不是前一在内坊局前遇到的白衣贵人么?梓君在迷茫里终于认出了上的男人。他站在一个头戴凤钗着乌金福寿纹长衣的女子边,像是缭绕在夜色山中的明月和云雾。而现在,她意识到了他的份。

    “元昭的皇弟……?”她怔怔出声,然后转脸看向百里元昭。

    后者的眉梢一挑,亲切地咧开嘴教她:“那是元晖,本宫的二皇弟。你忘了?”

    不是忘了,是压根就不知道好吧?

    太后忽然叹了口气,转头对白衣公子元晖说:“老二,你先下去吧。”

    元晖恭敬地一礼,旋即对他们抱了抱拳:“大哥,大嫂,臣弟先走一步。”

    月白的影子掠过侧,带来些淡香。梓君仍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为什么……心底会有痛的感觉?

    奇怪了,不会这么两天就惹了个心绞痛回来吧?她想着,又听上的太后说道:“阮儿,待在东宫可还习惯?自你嫁进宫来,我们祖孙俩还不曾好生聊过呢。”

    咦?为什么太后知道自己的小名?

    她想说话,喉间却丝毫发不出声音来。

    然而,另一股无法抗拒的气息从前生出,冲出她的唇瓣:“下待阮儿不薄,阮儿亦是一切安好,劳太后挂心了……”

    说着说着,便有酸楚的意味泛上眼底和鼻端。

    百里元昭的唇边带着浅笑,似乎很乐见她这般可怜兮兮的模样。大掌抚上她的背脊,轻轻拍抚:“别哭,别哭啊,梓君。”

    不对,她不想哭的!为什么要哭呢?

    狠狠闭上眼,眼泪却顺势滑下了眼角,止也止不住,沾湿了衣襟。她僵硬地抬手,用极不雅的姿势抹去眼泪,顺带抹花了一脸的胭脂水粉。

    “臣妾失态了,请太后责罚。”她软声道。

    停在她背后的那只手撤走。百里元昭冷冷地甩来一个眼色。她看见他的嘴唇,清楚地翕动出了两个字:骗子。

    她更加莫名了。她是骗子么?要成为太子妃本不是她的意愿,她又何从骗起?

    “罢了,阮儿。你已是太子妃,是我大徵国将来最高贵的女人,但若你这样下去,对你自己,对太子,都绝无好处。”太后缓缓说道,“今你有失风仪,哀家且罚你回去抄写《女诫》五遍,谨记你的份。我皇家天子威仪,不可损伤。”

    “是,臣妾知错。”梓君由着这股不属于自己意志下的声音捣乱,什么办法也没有。

    百里元昭拉着她起,“那么,孙儿与太子妃便告退了。”

    梓君软绵绵地起,端的是姿娉婷,柔若无骨。

    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忽然加了气力,让她感到痛。她抬眸怒视百里元昭,这厮却还他一个大咧咧的笑容。

    那样的笑,未及眼底,便已消失。

    “从今起,你不用再留在东宫内。”

    甫进乘风,百里元昭便冷飕飕地撂下这句话。

    “什么意思?”梓君开口,发现自己又能够掌控“话语权”了。“终于要休了我是吧,太子下?”

    “你若要这样理解,也未尝不可。”他满面冷笑容,转过脸来,“王梓君,我真是脑子给驴踢了,居然傻乎乎地陪你玩了三天失忆游戏。”

    “等一下!刚才在东华宫里,我根本没办法出声!……不对,是有另一个声音代替我说话,我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呀!”她有些着急,“况且我觉得方才在东华宫,我的声音也没说错什么啊……”

    “当然没有错!”百里元昭转过,抱着双臂面向她。俊脸上已然无半分温和,只剩下冷至骨髓的哂笑,“王梓君啊王梓君,你费尽心机,不就是想离开我么?我如你所愿——还给你留足了面子。‘太子妃只是体不适,暂回娘家休养,待子复原再接回东宫’。这样的理由,你可还满意?”

    梓君百口莫辩:“你不是说还有十天么?用这十天让我离开,你的太子妃就会回来了啊!我们明明说好了……”

    “本宫最痛恨的就是做戏。尤其是……对着你。”他深吸一口气。“带你去东华宫真是个不错的主意。王梓君,你还太嫩了,想要在本宫面前演戏,可是需要很大本事的。就凭你那两下子,什么借尸还魂,什么声音不受控制,天下哪还有这么好笑的借口?”

    他是真的生气了。

    很生气很生气。梓君微微抖了抖,抬起睫毛。撞见他深邃如海的黑眸,只觉得心底起了一片恐惧的战栗。

    ……百里元昭,他,好可怕。

    若是那个元昭,根本就不会拉下脸来同她争吵,他对她不屑一顾,她反而轻松自在。可是百里元昭不同,他会时时刻刻盯紧了自己,决不容许任何差错,任何欺骗。

    她根本就没有骗他,她的不由己,他不是应该明白的么?

    “本宫……等不了十天。”他微笑。“用过午膳,你就准备回去吧,王梓君。”

    呜哦哦哦~~钞票君攻!钞票君攻!

    (我在说什么……v)

    于是今天小更一下,对它还是很有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