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番外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

    孟汤越来越看不起前来求医的人。他们表面对他又求又拜,背地里却各个恶言诅咒。

    在孟汤眼里凡事都有个价,区别的只是个人心里价高价低。只要有人开到了人们心里的那个价,卖妻卖女也大有人抢着做!那一个个自私的东西!付不起代价就不必来哀求。既不想付出又想得到自己想要的?那全是一群早该见阎王的畜生!

    那一幅幅大同小异的虚假嘴脸。

    孟汤终于受够了。

    在一个再平静不过的一天孟汤突然散尽家财驱赶侍从,独自一人跑到了山上去了。

    这世上再没什么值得相信的,人世上只有代价是真的!那些愚蠢的人们!我不会再为你们浪费一丝一毫的精力!

    这个世上没有毫无价值的东西,更没有无可取代的东西!

    人们眼中的真其实统统都是有价的!呵呵,不同的只是各人眼中价高价低罢了。

    ————————————————————————————————————————————————

    一个暴雨的夜晚,孟汤遇到一个小姑娘。

    那是在一个乱葬岗,晚饭后他像往常那样去那里散步。

    她已经在那里坐了很久,是他先看到她的。他知道她正打算和自己心的人一同赴死。

    “你干什么!我死我活那是我的事!与你何干!”

    很久没人敢用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了。她居然敢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而越是不把他当回事我就越要她正眼看他。

    真的很久了,很久没有遇到和他一样傲慢的人了。

    直到她注视着他一句一字的对孟汤说要为他试毒。孟汤确定了,他们真的是一样的人。

    他们是一样的人。所以她知道孟汤心里在想什么,正如孟汤能看透她一样。

    ……

    ——————————————————————————————————————————————————

    不知不觉已经说到重点了。

    那天夜里很暗,天上没有星星。

    阿九下山,已是深夜依旧未归,孟汤一头扎进后山采药直至天黑。一切似乎都很合理的进行着,却也正是一些意料之外的事发生的最好时机。

    孟汤从后山采药回来,临近药庐便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孟汤推开了大门。屋子很暗,甚至没有半点月色能透进来。只是隐约,能看到神龛边的摇椅上坐着一个黑影。

    他没有说话,然而却是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气势。

    潜伏门后的侍卫几乎在进门的同一瞬把孟汤擒在地上。屋内点起一盏微弱的灯火,不远处的黑影依旧沉静在那里,恍若一尊再完美不过的雕像。

    “公子。调查过了,人确实一直住在这里。”说话的是那个将孟汤按在地上的侍卫,禀告的对象正是摇椅上的主人。

    那人并没多大的动作,只是跟着风声在扶手上轻搭着自己的节拍。

    “说!你把阿九姑娘藏哪里去了?!”侍卫随手一制,孟汤的肩膀立时脱臼。

    “九?……”

    “公子!”又是一名侍卫入屋。“探查过了。九姑娘确实被关在这里有些子了。听药童说,那老家伙居然强迫她吃毒。”

    “毒?”那尊石像终于优雅的发话了。

    “是一种罕见的毒药。”

    “你让她吃毒?”那人缓缓对孟汤笑道,像听了个不冷不的笑话。

    “是……是她自己愿意的。”

    “哦?”他几乎是笑着发出这个字眼儿却又随后隐没回漆黑的沉静中。

    那人到底是谁?屋外的毒障为什么对他们无效?我蓄养的毒兽呢?怎么都同时不见了踪迹?

    可惜,还来不及细味那些问题。锐利金属深切入肤的感觉已再真实不过的流淌在孟汤脸上。银光闪过,甚至没有任何感觉。直到发觉浓稠的液体正四面八方的从脸上涌过,最后汇成数条,划过耳腮滴落地上,大量的血从孟汤脸上迸发而出。

    一个抱着大堆瓷瓶的人从炼丹房出来。孟汤亲手炼制的毒药被一种一种逐个扬在他破皮的新上,最后与血管中的液体混为一潭。

    如果没有亲体会根本没法想象那是怎样一种让神经瞬间崩断的痛楚。

    “啊!!!——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满痛苦难以发泄,孟汤向着他们的主子发出声嘶力竭的质疑。

    那个被称作“公子”的人还是慵懒的半躺在摇椅上,指尖跳跃着忽快忽慢的节奏。

    “敢对我家公子的女人下毒手。这已经是你最轻的惩罚了!”

    “什,什么女人……那姑娘边有个年轻人的……怎么就成了你们公子的女人……”

    “咔!”黑影中,那原本跳动的节拍骤然而止。随着那沉闷的一响,摇椅一边的扶手竟被掌力生生卸去了一截。

    上传来的感觉更令孟汤很是担心。喉咙已感觉到了异样,毒是在开始扩散了,必须尽早想办法脱!孟汤隐隐感到危急。

    想再抬头看清他们的首领,然而黑暗中那把摇椅却空的在黑暗中独自摇摆。

    暗自舒了口气,却没想到更强大的力道会从背后钳住自己的脖子,“你说她边有个男人?”

    是那个黑影的主人,凭声音孟汤知道是他。当他走入灯火中孟汤才看清,来人竟是个俊美无瑕的男人,深邃的眼睛,□的鼻梁,以及那始终有谋缠绕其间的嘴角更让人不寒而栗。

    “说。她边的人叫什么?是不是姓秦?”贵公子的脸上依旧很谦和。只是他手上的力道却几能捏断孟汤的骨头。

    “他……他一直重伤……阿九……阿九照顾他。”

    “照顾?”那人笑了。竟有些哑然失笑的意味,很难看出他眼里正盘旋着嗜血的疯狂。

    “公子,这老匹夫以前是个名医。出了名的见死不救,前来求诊的人一定要付出相当的牺牲做代价才肯下手医治。”

    “以手换手,以命换命?”

    “回公子,确是这个样子。”

    “你为她边的男人医治?”

    “我……我看她们一对苦命鸳鸯……一时……一时动了恻隐之心。”

    “苦命鸳鸯?”那人几近疯狂的笑了起来。“说的好。说得好。”他笑着放孟汤摔回地上。

    却在迅雷不及掩耳的下一刻,他取下腰间短刀直指孟汤的眼睛。

    “你哪只眼睛觉得他们是一对的?是这只吗?”

    “啊!!!——”孟汤看到自己的右眼被整个剜出来了。

    剧痛中他不知哪儿来的力量,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你我无冤无仇。若是阿九和她边的人得罪了你,尽管找他们去啊!如此苛责我个不相干的算什么正人君子!”

    孟汤满脸伤口渗着粘稠的毒血,刚被剜去眼睛的位置时刻传来失去支撑的空虚感。即使不照镜子,也不难从刚刚侍卫泛青的面色而对自己此刻的尊荣得想一二。

    然而如此骇人的模样,那贵公子却始终对视着如同观赏家中一件普通的物件。他依旧体面的笑着,展示着一丝一毫眉目的变换都足以牵动人的心魄。

    近似宽容的眼神下,他不为所动的任孟汤抓着他的手腕,那名公子欣赏的看着他骇人的神,直到孟汤忍受不了剧痛佝偻回地面。

    “我一直佩服有血的人。你是条汉子。” 他轻轻俯下。看着我这个像狗一样蜷曲在他脚下的怪物,“可是你犯了我的忌讳。所以你必须付出代价。”

    “代价?哈哈!哈哈哈!从来都是我和别人讲代价,难得遇上同道中人。……还什么代价不代价的,我这副德行也就剩下条烂命。阁下看得上眼拿去便是。哈哈哈——”

    “我不会取你命。”

    “你不杀我?那我可真想不出有什么再能付给你的了。呵呵,哈哈哈。”

    “阁下既然如此笑,在下倒有了主意。不如就让阁下无论吃饭睡觉,都能终有张笑脸如何?”

    孟汤的表瞬间凝固。那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其实不用多想,因为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一名侍卫将我制住。电光火石间,自孟汤两边嘴角开始,都被刀生生向上切开了皮

    “如此阁下后生活便都是一张笑脸。如此逍遥的子一定神仙都羡慕吧?”

    孟汤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贵公子,他也正从容淡定的回视他。

    他很想破口大骂,可只消嘴巴稍稍一动,两边三寸有余的伤口便会一齐牵动,加上已走到喉咙根部的毒药,便只得做个任人宰割的鱼

    门外突然有人匆匆奔来。“下!找到人了!”

    “放肆!”屋内侍卫一听来人竟敢一路直呼“下”,担心暴露主子份马上厉声训斥。

    “属下知罪。”人在门外跪下。

    “算了。”李瑛出声喝止。他看着地上的我,抬头漠视前方。“你刚说人找到了?”

    “是。就在前方不到两里的地方。像是迷路了。”

    “带我去!”

    “可是这个人……属下唯恐这人会被那边利用?”侍卫看向仍然佝偻地上的我。

    “就是这人知道我是太子又如何。凭他?”

    “可是万一……”

    “万一?若是连这点事也对付不了,你就提头来见吧。”李瑛出门。“把这人处理去别处,记住别让他死。我要他活着,这是他答应付给本宫的代价。”李瑛微笑着跨上马背。

    “是!”

    ——————————————————————————————————————————————

    我是孟汤。我已不再是孟汤。

    一张脸、一只眼睛的损失于我来说却更像一个玩笑。

    太子的侍卫果真没让我死,我被丢到了城郊山上一处废旧小屋里。那样的屈辱,那样的残害,而即使到我有力气举起匕首时我都没有寻死,甚至都未曾动过离世的念头。

    为什么呢?是啊,为什么呢?因为我早已对一切都感到无趣了。我早就没有了。认真的活着需要,离开这个世界何尝不需要更多的

    只是不知自何时起,我早已连那样的都丧失了。

    一张脸,一只眼睛。那就是我为自己多余的仁慈付出的代价。对,代价!

    那天起我像具行尸,从坟墓里爬出来,以我空的眼睛毫无意识的继续观察着这个世界,只是看着。

    ……

    ……

    ——————————————————————————————————————————

    杨钊的剑法很好。只在剑光闪过,脖子都还来不及感到疼。

    没有办法呼吸,孟汤拖着残破的体躺在地上。他直视着天花板,感到肺仍在颤抖着奋力争夺空气。

    那样短暂的挣扎很快就停止了。断气时孟汤恐怖的脸上依旧是笑着的,会心的笑着。

    他的口型仿佛想在断气前努力念出一个字。好像——是个“慧”字?

    可惜答案无从考究,因为唯一知道谜底的人已经不在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