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章 番外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玉儿!不要!……不要!”

    ……

    屋外不远处不断传来杨钊声嘶力竭的声音。孟汤知道那是不远处悬崖边上一个心碎男人的叫喊。

    很让人心碎的叫喊,但无论因为什么,这种叫声听久了总是有点烦人,孟汤不耐烦的抽起了水烟。

    没多久声音终于停止了,拖着疲惫的躯壳杨钊推门而入。

    “玉儿跳崖了。”

    “我知道。”神案边,孟汤抬腿抽着水烟袋,用着仅剩的左眼欣赏他此时落寞的神

    杨钊找了个地方自行落座。“你早就知道她已经醒了?”

    “是。”

    “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人在做天在看。一些事一旦做了——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口烟被呛到,孟汤一咳嗽反倒牵动了脸上的毒疮。

    “代价?到底是谁开出的那种无耻条件?现在反当起警恶除的正义之士了?”

    “哼,”孟汤轻笑,拿起烟杆锤了锤鞋底。“那倒烦请大人告诉我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而大人自己又是这好坏之中的哪一个呢?”

    “你!……你费尽心机让玉儿听到我亲口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无非就是不想我如愿。我杨钊确实不是什么君子,但你若有心惩恶,昨夜为何还对玉儿……”

    “老朽——从不以君子自居。”

    “无耻!”

    “说道无耻,有杨大人在此,老朽不敢争先……”话音未落,孟汤看到杨钊以剑柄死死抵住了自己的喉咙。

    “你害玉儿羞愤自尽。你也得死。”握着剑鞘,杨钊一字一句的冰冷吐出。

    “死?”像听到了个惊天大笑话,孟汤突然不受控制的癫笑起来。“你以为我会怕死?”

    反手握住脖子上的剑柄,孟汤突然转头以独眼死死盯着杨钊的眼睛。他转的很快,以致脸前碎发被一并甩到了后头。现在,他一张狰狞如鬼魅的脸正肆无忌惮的呈现在杨钊面前。这样一张脸,看的便是如杨钊这样的人也顿时心中一寒。

    紧握剑柄,不给杨钊逃开的机会,孟汤突然起欺近,“看清楚!看清楚我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你会认为我活着好过死了?你若真你表妹便当真给我一剑!既替你表妹报了仇,也好还我个解脱!”

    杨钊拼命抽回了剑。“疯子!”

    “哈哈哈哈!我倒忘了你岂会真心她?你若真心她昨晚便不会……”

    “住口!”

    “自责了?良心难受了?这几句话你便受不了了?昨晚你做都已经做了,还怕别人说了不成?”

    “不许你再提她!你不配!!”

    “她人都是我的了,还提什么配不配的……”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孟汤直接从椅子扑到地上。

    孟汤摸索着爬起,“怎么了?自己做得却听不得了?昨晚可是你亲自把她抱上我的的。”

    “住口!!”

    “我为什么要住口?贵族人家的千金小姐就是和一般的民女不一样,人长得标致也就算了,她的皮肤好滑好嫩,我摸了一宿都不够,她的腰好细……”

    “我叫你住口!”剑光晃过。电光火石。

    良久,一缕阳光映进来,衬着杨钊手里苍白的剑光,一滴滴鲜血顺着剑滴落地上。

    孟汤依旧站在那里,他伸手摸过脖子,那种鲜血瞬间涌出的声音很好听,像风在唱歌。

    孟汤笑了,他的表依旧狰狞,然而独眼上的光彩却分明已充满了宽慰。

    我叫孟汤,是药王孙思邈最后一个弟子。

    我是个孤儿,师傅收留我的时候我还是个不记事的孩子。

    师傅虽是个道士却熟读儒家,他时常说做人要多多遵循孔孟之道,特别是我们行医济世的更要时时心存善念,以众生为己任,方可凭着手中一剂汤药福泽万民。这便是我人生笃信的道理。

    记事起就跟着师傅隐居在太白山,直到二十二岁我学艺有成,终于背起了自己的药筐开始行医济世的人生。

    小慧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我和小慧的缘分开始于一片雪地。因为得了麻风病,那天她被赶出了村子,即便边最亲的父母兄弟也遗弃了她。

    严冬里,只穿一件单衣的她环走在厚厚的雪地上。于是她很快就倒下了。

    发现她时,已经奄奄一息。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是相依为命的过活,白天我为病患诊病时小慧怕自己的样子吓到村民便远远的把自己藏起来,到了晚上则陪我一起准备药材,为我熬汤做饭。

    就这样我们相伴着走过一个村落又一个村落。

    小慧的病渐渐有了起色。

    那天我小心翼翼为她拆下脸上的纱布。……!!

    真没想到她竟是个如此倾城绝代的女子。

    这样美貌的姑娘应该与一个文武双全的男子共携连理,应该过更殷实的生活。而我,只是个粗鄙的游方大夫。

    “你走吧。如今你的病好了,你可以走了。”我背过看着窗外,毅然决然的说道。

    小慧没有说话。整个屋子寂静了很久,久到我觉得她已经走了。

    却在这个时候,一双全天下最温柔的手从背后环住了我。“不要赶我走,让我跟着你。我想伺候你一辈子。”

    我和小慧成亲了,不久还拥有了我们的孩子。为了孩子,我们找了个山明水秀的村子落户了下来。

    白天我出门为村民诊症,她则留在家里织布带孩子。

    那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我们还约好等孩子满周岁的时候就带着他上太白山,请年过百岁的师傅亲自为这孩子赐个名。

    村里发生瘟疫了,几天的工夫已有十几个人倒下了。

    我每天天未亮便急急背上药箱赶赴疫区,直到深夜,当我疲惫无比的回到家时,小慧依然坐在灯前,桌上的饭菜还是冒着气。

    我为村民疲于奔命,而小慧则默默为我撑起了整个家。每晚,直到我已入睡,她总是偷偷起为我缝补白天磨破的鞋底。几个月下来,她已瘦的不成样子。

    村里的疫终于得到控制,我成了村里的英雄,而小慧却病倒了。我没想到她的麻风病会因此复发,又生怕被村民发现,于是我决定把她藏在家里,白天继续出门问诊,到了夜里尽心为她治病。

    那天我问诊回来,远远的就看到自家屋顶上冒出滚滚黑烟。我担心极了,于是我拼了命的往家里跑。

    我的家已变成一片火场,一大群人围着我的屋子不断往里面丢火把。隐约中我听到了小慧和孩子的哭声。

    “你们做什么?!这是我的家!!”我不要命的想冲进去,却被边的人死死拉住。

    “孟大夫别冲动啊。早上王大妈上你们家送鸡蛋的时候发现里面的女人有麻风病!”

    “我会治好她的!我一定会治好她的!快灭火!快灭火啊!!那是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孩子啊!”

    “不要相信他!麻风病根本没得医的!她会害死我们的!”

    “放开我!我要去救我的妻子!!”挣开人群,我向火海冲去。却还来不及迈开一步便被一棍子打到了地上。

    他们?这些与我朝夕相处的村民突然都变得好陌生。看看那些人吧?他们哪个没有吃过我的药?哪个没受过我的恩惠?只因为利字当前,只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便是再造的大恩也可以视若无睹。这便是人吗?

    还来不及爬起立刻有五六个人上前死死把我按在地上……

    望着越烧越旺的火海,我的十指深深陷入土里……

    那天我连夜离开了村子。黑暗中我默默走了一夜,于是我终于想明白了。

    什么好人有好报?因果循环?统统都是放

    我悬壶济世多年哪次不是以他人命为先?而我自己的下场呢?只落个眼睁睁看着妻儿被活活烧死!

    人生匆匆数十年,任你作恶还是行善,百年之后看还有几个人记得你?人这一辈子从出生就注定了结果只会是变成黄土一杯。那么这中间的几十年就再没道理为别人而活了。

    人只要活着就要让自己自在,这才是真正的活法!

    我不再行医济世。天下有没有白来的好,总之要我看病就必须付出代价。

    从此我看病不再收钱,只要对方付出一件代价相同的东西给我。

    对!代价!我再不相信人世间的真

    “孟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娘的眼睛吧!”一个书生带着瞎眼的老母跪在我面前。

    “既然找到这儿来,也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吧?”

    “是!我没有钱,但只要你能医好母亲的眼睛,要我做什么都行!”

    “在你看来母亲的眼睛比一切都重要?”

    “是!”

    孟汤眯起眼睛细细打量那个书生。是个握笔的好手,十尺之外便能感受到他上的书卷气,这样的人稍加努力必能金榜高中。

    “留下你的右手。”孟汤漫不经心的整理着自己的银针。

    “什么?!”书生不觉退了一步。

    “刚是谁说母亲的眼睛胜过一切的?这么快改主意了?那就乘早滚蛋吧。”

    “你!可是你要我的手能有什么用?”

    “既然你说医好你母亲是最重要的,当然要用件你最重要的东西来换了。”

    “所以……你要我的手……”

    “你是读书人,是个万里挑一的才子。所以你最珍贵的便是这只能写字能考功名的右手。”

    “……”

    “你也可以拒绝的。不过那样的话就请你快点滚出去。”孟汤打开位图,继续研看起来,始终未抬头看过那对母子。

    书生愤然起,却被母亲一把拉住。“儿啊,母亲已经瞎了大半辈子了,做一辈子瞎子也没关系。可你不同,你要考取功名,为了我个瞎眼的老太婆……不值得啊……”

    “哼!”一把刀瞬间丢在书生面前,“要不要医自己决定,我可没时间和你磨叽!”说完孟汤快步走向后屋。

    家丁抬走了断手的书生。孟汤依约治好了老太太的眼睛。

    托盘上苍白的断手,暗室中孟汤凝视了良久。这样的代价?即使治好了,真能得到快乐吗?

    是与不是都怪不得我。你我愿的,你们自己选的路,我从未迫过,你们自己承担结果。

    孟汤离开了暗室,药童跟在后苍忙发问,“那只断手如何处理?”

    “……”

    “先生?”

    “丢去后巷喂狗。”

    那一夜孟汤又梦见小慧了。她说她很害怕,她哭着问我为什么不救她和孩子?

    面对她凄厉的指责,孟汤跪在她面前无言以对。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