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前辈刚不是怪我们糟蹋了您的午饭吗?若不嫌弃就由玉奴为您下厨,只是玉奴学艺不精,唯恐做出来的东西上不了台面。”

    “你这丫头真是不错。过去我边儿也有个和你一般剔透的丫头,她什么都好,就是那做出来的菜委实叫人不敢恭维。”

    “那老前辈是愿意尝尝玉奴的手艺了?”

    “我那破屋里可只有些青菜萝卜的。”

    “山珍海味玉奴也做不了。”

    “厨具也都残破不全的。”

    “太复杂的玉奴不会用。”

    “……”

    “前辈?”

    “少前辈前辈的近乎,我叫孟汤!”

    “是!孟前辈!”

    孟汤不耐烦的转进屋,又探出头来,“还不快进来。”

    “可是您这门……”看着孟汤大大方方推门而入,杨玉奴犯糊涂了。

    “刚还夸你剔透怎么这会儿又蠢成这样?你兄长也知道叫我妖人,你还会信我的话?愚!愚不可及。”

    “可是表哥他分明真的中毒了呀?”

    “那就要问他还碰了别的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孟汤瞟了杨钊一眼,惹得他一阵心虚。

    “前辈能否先把解药赐给表哥?我只怕时间一长他熬不下去。”

    “不成。我看他这人烦,听他说话更烦。”

    “可是!”

    “放心,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让他在这儿好好冷静冷静。”

    “是!”杨玉奴一点一点扶着起,站直时才发现脚踝的伤竟已痊愈!“我的伤……”

    “经我鬼医孟汤的手,这点小伤岂能再逞威。”

    “玉奴一定好好招待一桌菜来谢谢孟前辈。”

    半个时辰后

    看着一桌食色生香的美味,孟汤简直不敢相信原料竟是自家厨房那些搁置了两三天的蔬菜。

    “这是最后一道菜,沉香劫。”杨玉奴端着最后一盘菜从厨房走来。

    “劫?怎么取这么不吉利的名字?”

    “前辈不妨吃一口不就知道了?”

    孟汤将信将疑的拿起筷子,东西入口孟汤突然眯起了仅剩的那只左眼。

    “怎么样?很不错吧?这可是我独门……”

    她没想到孟汤会在下一刻突然伸手抵住她的脖子,“说!你怎么懂得用天仙子的嫩芽入菜!”

    “我……我…”怎么办?告诉他我是还在刘宋做公主时跟御厨学的?他只会觉的我在戏弄他。“咳,咳,我不能呼吸了……”

    “哼!”孟汤一把将杨玉奴推开桌面,“快说!不然我一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之前机缘巧合救过一个老乞丐,他为了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就把这道菜的做法传授给了我,只是其中的天仙子实在太难得,今我也是第一次做这沉香劫呢。”

    “你可知天仙子是大毒,稍为不当就可让人命丧当下。”孟汤冷笑看着她,仔细观察她的每一个反应。

    “那是有毒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有没有事?我…我真的不知道那有毒。原以为那老乞丐念我的恩,传我的一定是好东西……我,我没想到……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不是中毒了?”杨玉奴慌忙中四下张看,低头看到盘中的沉香劫,伸手抓起一把就往嘴里送。

    “你做什么!”孟汤一把推开杨玉奴手里的菜。

    “我,我无心害人,但确实害你吃下了毒物。这样的罪过我无以抵赎。跟着吃下一口天仙子,只当陪你一条命。”

    “愚蠢!天下药材有什么是我孟汤不知道的?更何况是我自己的毒物?你今天做了什么菜,用了什么材料,早在你人还没出厨房,我便知道盘里放的是什么。”

    “前辈何苦自寻死路?”

    “我呸!谁说我要死了!”

    “我,我又开始犯糊涂了……那你到底中没中毒啊!”杨玉奴急了。

    “哟!来脾气啦?我只是觉得你这道菜奇特无比,想问你到底是怎么个做法即去了天仙子的毒又使得菜如此鲜嫩?”

    “这么说您没中毒?”

    “废话!有毒我还肯往下咽?”

    “你——!要问就问!有你这样掐着人脖子问的吗?”杨玉奴觉得委屈了。

    “少废话!叫外面那个废物进来。”

    “他中了您的毒哪还能动?若说要扛他进来,我也没那本事。”杨玉奴没事儿人似的一把坐回凳子上悠闲夹菜。

    孟汤也不怒,只着沙哑的嗓子漫不经心的说道,“还站在门口偷听个什么劲儿?人家说你不能动,自己走两步到屋里让她看看。”

    “嘎吱!”门应声而开,杨钊黑着脸走进屋内。

    “表哥——”

    “他中的毒,毒虽强却只是中毒初期会让人产生麻痹,你做饭的功夫早就已经恢复自如了,只当他还有点英雄气概,倒头还不是个只敢在门外偷听的废物?”

    “你欺我在先,我在门外探听你的虚实有何不可?如今我学艺不精被你发现了自是无话可说,但堂堂朝廷命官可杀不可辱,又怎么可被你一口一个废物的如此羞辱!”

    “表哥说得好!”杨玉奴第一时间跑到杨钊边。“孟汤你听好了。要么救我们放我们走,要么就直接杀了我们!只是再想羞辱驱使我们却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哦?有趣,有趣。”孟汤突然笑的很开怀,嘴角两边被切上去的口子也一起张了开来,整张牙顿时显露在外。

    笑罢,孟汤转进屋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看到那个盒子杨钊脸色顿时一滞。

    孟汤拿着盒子顾自走到杨钊面前,“杨大人——你的解药我可以给你。至于这盒子里的东西我也可以给你。”

    看着盒子,杨钊有些沙哑,“真,真的?”

    “自然是真的,不过老朽还有个条件。”

    “只,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替先生办到!”

    杨玉奴不明白刚刚表哥口中的妖人这会儿怎么成“先生”了?

    “大人不必如此,老朽所求之事其实也不难,只要大人愿意就绝对是举手之劳。”

    “先生请说。”

    “呵呵。”孟汤独眼的目光移至杨玉奴脸上,“只要将你边这个姑娘让我享用一个晚上,大人想要什么老朽都给得。”

    “什么!”杨玉奴不可置信的怒视孟汤,“就你这副尊荣还想要我……”杨玉奴愤然拂袖,“想起来就觉得恶心!”说着她拂袖就要离去。

    “玉奴!”杨钊一把抓住玉奴的手腕。

    “表哥……”你不会真的想用我换解药吧?

    杨钊牵起杨玉奴的手来到孟汤跟前,“阁下的解药虽关乎在下的命却远不及表妹的深意重来的重要。至于阁下盒中的碧血金蜥蜴本就是大内秘宝,阁下若肯归还自是成全了在下功劳一件,若是不肯在下也无话可说。表妹我们走!”

    “小伙子。看不出还有几分真嘛?可我看那丫头心不在你,今你就是为她豁出命人家也不见得会记你一辈子。还不如就拿她先换了自己的命再从长计议不是更好?”

    “下流!”杨玉奴怒不可遏,一把甩开杨钊径自先跑了出去。

    不一会杨钊也跟了出来,牵起杨玉奴的双手,“何必为那种人如此动气,表哥这就带你回家。”

    回到杨玉奴堕马的地方,杨钊的坐骑居然还站在附近苦苦等着主人。“来!我扶你上马。”杨钊温柔的把杨玉奴护在前,二人共骑一座。

    “玉儿?”

    “恩?”

    “你给他吃天仙子的嫩芽是否当真要毒死他?你没想过他真死了,表哥也可能拿不到解药?”

    “怎么会?就算要他死也会先骗他交出解药,断然是不能连累表哥无端端做了陪葬的。”

    “这么说你一开始就知道经过你的烹制方法已去了天仙子的毒?”

    “是啊。”

    “那你装模作样的去抢沉香劫吃……”

    “哈哈,表哥也被我骗到啦?都是做戏给孟汤看的。那道沉香劫我以前也是吃过的,倘若有毒我还能活到现在?再说什么东西有没有毒他孟汤会不比我知道?打他抵着我的脖子问我如何会做天仙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在试探我了。既然如此我就索做场戏给他看,本想着借机帮你骗得解药……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沉香劫过去在刘宋我总做给父王和弟弟吃,真有毒还了得?不过是看他做戏,我也陪着做做戏罢了。

    “那孟汤如此下流,就算他肯交出解药,他的东西我也不屑多看两眼。”

    “表哥你真是傻,刚刚为什么不拿剑他交出解药呢?”

    “那人是个用毒高手,脾气又古怪的紧,万一再触怒了他只怕连出这门的机会都没了。”

    “还是表哥心思缜密。对了,刚才孟汤手里那个盒子中到底装了什么?很珍贵吗?”

    “恩。是西域进贡的碧血金蜥蜴,不只那老家伙是怎么弄到手的。这碧血金蜥蜴通体金黄,据说它的血不单可解百毒,还可让人容颜不老青常驻,只是那畜生生凶猛,唾液中含有剧毒,只需上一口便可让人中毒。”

    “所以表哥手上的毒便是第一次进屋时探查孟汤那盒子,却被那畜生了一口而不自知?”

    “表妹真是聪明过人。”

    “哎呀!我们现在走了,那你手上的毒怎么办?”

    “不过是那畜生区区一口唾沫,天下奇人异士我也认识不少,我就不信少了他孟汤我还解不了这毒了。”

    “表哥……为了我又让你范险了……”

    “别说傻话。今这毒我中的很开心。”

    “傻瓜。哪有人中毒还开心的?”

    “因为它让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杨钊轻轻握起杨玉奴的手。

    心意?也是在马背上,这个姿势,杨玉奴想起她曾经靠在过另一个人怀里,那个人吹得一手好笛子,他的眼睛让人看不见底,他的气息永远透着清冷。

    不经意的杨玉奴抽离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杨钊发现表妹的异样。

    “表哥……你是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我愿意和你同患难共生死,甚至要我为你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傻玉儿别把话说那么吓人。”

    “不是的……我会尊重你,一生一世的尊重你。只要你一句话,要我做出怎样的牺牲都可以。只是,玉儿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你……对不起。”杨玉奴作势要下马。

    “玉儿!”杨钊止住了她下马的动作。

    “让我下马吧。这样我心里好过些。”

    “表哥何时在玉儿心里成了如此小气之人?”

    “恩?”杨玉奴停止了动作。

    “我虽心玉儿,可这种事不能勉强的道理我也懂。既是真心喜欢你,便是希望你快乐,所以既然这便是你的决定了,表哥断没有不接受的道理。”

    “表哥……”

    “渴了吧?我去帮你取水喝。”经过溪边杨钊下马为杨玉奴打水。

    坐在马上看着杨钊俯打水的样子,杨玉奴突然心里一阵酸楚。

    “快喝吧。一会儿我们快些赶路,不然天就该黑了。”杨钊温柔的递上水袋。

    其实杨玉奴并不渴,只是看着杨钊关切的眼神便不忍再拒绝什么。她接过水袋牛饮起来,把自己的酸楚、懊恼尽发泄其中。

    “我们走吧。”杨钊突然调转马头。

    “怎么回去了?”突然一阵晕眩,眼前景象立刻摇晃起来。杨钊并没有马上扶住自己,陷入黑暗前杨玉奴的眼里只是杨钊毫无表的脸。

    一个时辰前。

    听到孟汤提出要杨钊用自己去换解药,杨玉奴盛怒,一气之下独自先跑出了孟汤的屋子,杨钊本要立刻飞追去,却被孟汤叫住,“小子,你真的想清楚了?”

    “在下心意已决,阁下毋需赘言。”

    却是迎面飞来一小包东西落在边的桌上,杨钊再次止步。

    “你那表妹子倔,若你中途改变主意,这一小包迷药或许可以帮到你。”

    杨钊没再看孟汤一眼继续向外追去。

    却是再看桌上,那包迷药已经不知去向。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