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到底是在白天,夜里看来那么恐怖的树林,这会子却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意味,回去的路上我自顾自的往前走着,徒留小马在后面默默的跟。“阿九。”他突然叫住了我。

    “恩?”我狐疑的转过

    “你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姑娘。做起事来都认死理也就算了,待人还两面三刀的,成天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多没能耐似的,遇着点事儿就没头没脑往上冲。跟上辈子人家欠了你多少钱一样。你说你至于吗?”说这话,他凑到了我面前。

    “你这话什么意思?没事儿找事儿还是怎么着了?我两面三刀,我没头没脑那是我的事儿,碍着你什么了?”

    “昨晚起你就是这样儿!跟换了个人似的。以前也不见你这么疯的。”他突然凑近小声问道,“还是受什么刺激?”

    “胡说什么!别以为昨晚……”想到昨晚我突然脸红了起来。“赶紧走,赶紧走。晚了老人家指不定想出什么法子对付咋们。”我拉上他抬腿就走。

    “你给我站住!”他突然对着我一声咆哮。声音之大,让我顿时一跳。

    “你,你干吗?”

    “我说阿九,你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做事儿突然变得这么劲劲儿的?我直说了吧,昨晚的事你别想赖账。”

    “哈。”我呆若木鸡,“我当什么事儿呢。你一个男的没事儿把自己说的跟个姑娘家似的,还‘赖账’?害臊不你呢?你既然知道昨晚……也该知道我已经不是……”我看了看他,到嘴边上的话还是愣没说出口。

    “不是什么?不是什么?”反倒他更是来劲儿的追问了起来。

    “没什么是不是的!走吧。”

    “不行!就现在!在这儿!把话说清楚了!”他拦到我面前诚了心的跟我耗上了。

    “你诚心了是不是?要说清楚是吧?好!你听好了。我的意思是我已经不是干净子,不是个清白姑娘,我配不上你,不能跟你长相思守,昨儿晚上也就一时兴起,咱俩不是一条道儿上的,你趁早死了那个念头,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你的子吧!”徒得,我猛换了口气,慢条斯理的问道,“这么说够明白了吗?”看他一脸的漠然的样子我就来气,一把推开他就顾自气冲冲的走开了。

    气头上走的正起劲却被他一用力咻的扯了回去,发现自己正被挟在他怀里,挣扎不开我怒火中烧。“你想干嘛!”

    正好一赶山路的老太太经过,见我们这幅样子还以为遇上什么强盗毛贼,揪着衣襟连连退了三步。

    “大婶你别怕。这是我媳妇儿,正和我使子呢。”抬脸的功夫,他立刻换上张和顺的嘴脸,刚明明不是那表的!

    “谁是你媳妇儿!”我忍无可忍破口咆哮。

    “行了,是我不对。再怎么也不该连相公都不认了呀。”他温文尔雅的对我笑道,刚的无赖相都哪儿去了?!

    老太太好像不大信,他搭在我腰上的手不着痕迹的一紧,我猝不及防的靠上他肩头,“是我不好。快别气了。”一边儿半哄半骗的调调,还假惺惺的拍拍我的肩。

    “嗨!小两口小打小闹那是趣。不过做人媳妇儿的万事可都别太过火了。”老太太闻言偷笑着走了,显然完全信了他的胡话!

    做人媳妇儿的?还说我过火?丫丫的看着他目送老太太离开的谦和模样,我吃了他的心都有。

    感觉腰上的手稍有懈怠,我尥胳膊就把他推到树边儿。“你就不能别老一副要凶巴巴的样子啊。”小马一派无辜的揉揉吃痛的臂膀。

    冷冷的看了他片刻,我嘴角一记抽动,然后平静的走到他跟前,抄起边儿的石头就冲上去,“我跟你拼了!”

    “别,别这样啊。最先自称咋俩是夫妻的也不是我啊。”小马边跑边还一个劲儿的回头冲我笑。

    “你!”加紧迈了一步,怀里那包栗子不知怎么掉到了地上,我抄起栗子就追。哪知就这么“哗!”的一声……好吧,装栗子的纸袋儿泄底了。

    可这是为什么呀?以前做那些缺德事儿的时候也没见老天这么待我啊。看看散了一地的栗子,再看看小马停在路边儿,看起来是做好了等我扑上去撒腿就跑的准备。

    我委屈了,我觉得很委屈。一泄气,我索一骨碌的坐在了地上吃起栗子了。

    “怎么不追了。这么快就跑不动啦?”他倒是不会吃亏,我还没坐下多久就凑到我边儿上一起拨起了栗子。

    伸手去抢,他先一步塞进了嘴里。正嚼着嘴又不老实了起来,“恩,栗子冷了壳黏着仁儿吃起来就是没有的够味儿。”

    “行了,行了。吃饱了赶紧走吧。”我丢了手里的栗子壳准备起

    “不行。有些事我必须告诉你。”

    “有事儿就说。”我不耐烦的站直拍拍上的尘土。

    “我其实不叫小马。”

    “我知道,那都是别人叫出来的。就像我叫阿九……”

    “其实我有家,我知道我是哪儿来的。”

    “这我倒以前没听你说过了。说说,是失散了还是长辈们争家产把你给挤兑的?”

    “你听说过偃师吗?”

    “听说过,很神秘的一个木甲氏族。他们造的机关人跟真的一样会走会跳。不过失传都五六百年了。”

    “只是隐居了。”

    “原来是隐居啊,那敢好,这么神秘的一门技艺要是只是存在过又没了是忒可惜了。”顺着说了几句,我才慢慢转过弯儿来,“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也不是氏族里每一个人都是偃师。祖上规矩怕这门手艺乱世,所以一代只传一个人。”

    “哦……”我虚应了一声,“可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呀?”

    “我姓秦,不才正是偃师门下第二百零七代传人。”小马一脸微笑,抬头时却对上我一脸晴不定的看着他。

    “哦。我明白了。”

    “你明白?”

    “你编出这一的虚招招是特地为了来诓我呢吧?……找死呢是不是?!”

    “不是,你听我说。”

    “松开!”我推开他就往回走。

    却见他一把扯开自己的领口,“昨晚上火光太暗你大概没看清楚,你看我会为了骗你连夜纹个这么复杂的刺青在上吗?”

    在他锁骨下方确实有个不大不小的纹,复杂极了,乍一看像龙游云海,再一看似乎隐隐印着个秦字,可换了个角度却又像是一只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你。即便是用画的,普通人家也没那功夫完成。

    “这个……怎么弄的?”

    “家族图腾。被确定为下一代继承人的时候就由上一代的长辈亲自纹上去的。”

    “可是……那你干嘛还要装成一个一无所有的小木匠?”

    “试炼。”

    “试炼?”

    “一旦被指定作下一任的继承人就会被流放到木甲村以外的世界接受试炼。直到族长觉得我够资格了,才可以重新回到村子,那时候就是我接任族长位置的时候了。”

    “可到底是些什么试练呢?”

    “这个嘛,家族机密。”

    “哼……还家族机密。那你之前还告诉我那么多干嘛?”

    “没办法,不得不说啊。谁让你是我媳妇儿来着?”

    “谁是你媳妇儿?!!”我咆哮了,却被他一把按在路边。

    “等我结束了试炼,和我一起回村子,嫁给我。”耳语过后,毫无预兆的,他轻轻吻上我的双唇。

    我把眼睛睁的圆圆的,直到刚才都只看着他漂亮的嘴唇一直动一直动,到底说些什么,其实我也没全听明白。

    不过我在想,我是不是离幸福不远了?

    看着他迷离的双眼,我的十指深深掐进了他的手臂,在他分神的片刻转把他反按在了山壁上,随之而来的是一度更加狂的乱吻。

    感觉到他轻轻的抽气,大概是我不小心牵动了他的伤口,我一慌刚一懈怠却没想被他反搂了回去,吻得更深了。

    ……

    “那你的本名叫什么?”

    “秦战。”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