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绑在树下近一个时辰,天都快黑了。绳子很紧,直勒的我手脚生疼,虽是累的筋疲力尽,却一想到那贼人抢走的东西,便是恨得牙根子痒痒,那唯一泄愤的办法便是挣扎的更用力。

    却见天色越来越暗,始终不见有人经过,又累又饿之下终于还是虚脱的倒进了地上厚厚的枯叶堆里,就剩腮帮子还不服气的在那儿一个劲儿起伏。

    丫都什么世道?抢东西还当自己是爷了!

    想着想着却不知何时竟像只斗败的公鸡似的睡过去了。

    再醒来时已是深夜,黑我倒是不怕,只是肚子又开始不争气起来直顶的胃难受,偏生又想起怀里的一袋儿栗子。我算明白男人们在美色当前又不得亲近时叫怎样一个痛苦了。唉,绑人不好,绑人真的不好,下次再遭逢什么劫难说什么也不能让人再给我绑上了。

    百无聊赖之下,我挪动着子平躺在了地上,数着天上稀稀拉拉的几颗星星想着能借此再睡回去。恩,睡着就不会觉得饿,而且也不会觉得绑着疼了。

    正数的迷迷糊糊,却不远不近的听见了狼叫。没事儿,狼叫而已……

    ……狼叫?!

    我好端端的,没叫强盗害死,没被饿死,却要被那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叼了去,没准儿还是去喂它们的小崽子?想那还没长成,说不定还钝的很的獠牙在我上一口一口的咬,前几口下去还都是要不了命的,那不得生生疼死我?不行!要死也不能这么死,太难看了!

    于是,差不多在同时我做了几乎这辈子最英勇的一件事。

    只见我猛一提气,张嘴便喊,“救命啊!!!”(笔者叹道:明知山有狼,偏向狼山喊。确实有够英勇的。)

    喊着喊着,不再听有狼声便镇定了不少,却是又贴地听有落叶被划开的声音正缓缓向我这儿靠近。这么晚了难得山风还不见小,真是的。

    可慢慢儿的,直到一阵冰凉的感缠上我的手臂,这才突然起疑道,那到底是山风……

    还是……蛇!!!

    妈呀!饶了我吧!我怕了!我真的怕了!!

    ————————————————————————————

    再醒来时我还沉浸在刚刚的恐惧中,一挣扎才发现上的绳子早已不知了去向,这才发现自己是置于一个山洞中,边的火光让我的心徒然为之一安。

    动物是不会取火的,有火就是有人。哈哈,那是不是说我得救了?只要不是被什么老虎、狮子、大象的拖进山洞做宵夜怎么都好。(向女主的乐观致敬,不过PS一句,大象是吃素的。)

    “你醒啦?”

    我寻声望去,是小马!

    “小马!小马!”大概是太害怕了,乍见是他时竟激动地有点儿想哭。

    “才几天没见就跟不认识似的。”小马笑着上前将我扶起。

    “我……你…你好了?”

    “恩,全好了,你看。”他活蹦乱跳的在我面前转了一周。“那倒霉大夫真够缺德的,我才好,他就说你下山没人做饭,还嚷嚷着非要我下山给他打酒。不过好在我出来了,不然就没人来救你这倒霉丫头了。”

    “你好了?全好了?……这儿,也不疼了?”我五指轻触他口的伤处。

    “是啊,全好了。可你是怎么了,才几就把自己弄得浑是伤。”掸去我脸上的尘土,小马不悦的看着我脸上的旧伤以及手脚上的勒痕。

    “你丫怎么不早点儿好!我遇上强盗了!”我突然暴跳如雷。

    “我知道。见你手脚被绑我猜就是了。”

    “全是因为你!全是为了你!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走这该死的倒霉运!”我知道自己失控了。

    “你这是怎么了?不烧啊?”他比对着把手探到我的额头上。

    “我心不好不行啊!你就不能整天别跟个没事儿人似的,遇事儿别都想着一个人扛了行不行?!整的自个儿跟个英雄似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这是说书还是讲故事呢?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像是故意为了气我,他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用他苍白的眼光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莫名其妙的愤怒了,呼得直了腰杆儿,伸胳膊就把他推到了石壁上。一言不发的看着他,鼻子里喘着粗气。

    “你到底想干吗!”他也终于跳了起来,扯着嗓子向我嚷道。

    “你个混蛋。”有气无力的瞟了他一眼,我自顾自的躺了回去。

    “把话说清楚!”小马一把把我扯了起来,这回换他来气儿了。

    “说什么清楚?小马你听好了,你是个混蛋,你就是混蛋。”我好整以暇的向他一阵冷笑,最后还不忘好心问一句,“听清楚了吗?”

    “到底怎么回事?!”他阻止了我要再次躺回去的动作,吼得脖子上青筋一跳一跳的。

    “怎么回事儿?”咫尺前,看着他气喘吁吁的盯着我,我轻蔑的回问道,“怎么回事儿?”突然面露凶光。

    我一把将他按倒在地上,随后而来的是我及其粗暴的覆上他的双唇,尽肆虐。看到他眼里闪过的惊讶我突然一阵想笑。

    猛地被他用力推开,我吃痛的坐起,看着他抚过自己下唇的伤口,我意犹未尽的着嘴角的鲜血,笑得花枝乱颤。

    “你疯啦!”他红着眼睛冲我吼道。

    “疯了?”我不怒反笑的漫步欺近他跟前,以指尖轻轻游走在他下唇附近,“刚才……你不是也很享受吗?”言语间我在他唇间伤处轻轻一叩。

    一把被抓住了我不老实的双手,紧握处正好是我留有勒痕的地方,我吃痛的低头急喘,抬眼时正对上他混沌不清的眸子。“既然是疯了?……索就疯个痛快吧。”

    我被他一把推在了地上。他的手抵着我的肩膀,直弄得我伤口火烧一般的疼。我坏笑着看他一点一点向我欺近,心里尽是得逞的快感。

    直至最后感觉他的指尖穿过我的脖子,缠绕于我发间……

    …………

    灵相合,一夜纠缠。

    ————————————————————————————

    “你还学会脸红了?”小马斜乜着问我。“昨晚糟蹋我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你手软来着?”说着便是一副绝望女子看透世俗的模样,两眼一瞥,双手一放,“来吧!我早就是你的人了。”

    “死你的!”我抬腿就是一踹。“起来!赶紧起来!”

    “你看吧。刚利用完就知道欺负人了。”说话间小马从地上坐了起来,站在我跟前开始整理衣衫。

    “咱俩就这么空手回去。孟汤不会和我们急吧?”

    “他?人说医者父母心。你见过哪个大夫成天嚷嚷着让病人给他干这干那?再说我走前貌似在厨房看到有半锅粥,馊是馊了,那老家伙饿了一准也会吃。”

    “哈哈,有你的。”我起一拍他的肩膀,“开路。”

    今儿心不错。不过一直到很后来我才知道小马那夜是顶着重伤跑出来找我的。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