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如果我自愿给你试药又如何?”见他没反应,我又加问了一句。

    孟汤一愣。“你个女娃儿不知道轻重。天仙子是大毒。若是吃了可就不能回头了。”

    “先生乃是一代神医。鬼医孟汤的名号连我这个市井丫头都是听过的。若要拿毒药毒死什么随便抓只鸡呀鹅的就好,都已经想到来这儿找试药的了,想必已经到了微妙地步。又怎会那么容易就丧命呢?”

    “你现在怎么又信我是孟汤了?”

    “开始确实误会了先生。只是早前就听说过天仙子是味难得的药材,一般人恐怕是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再说了,若是个寻常的市井骗子要骗上大街上骗去,何必来这种地方找我个一心寻死的丫头开心。”

    “你这丫头倒是通透。居然连这么罕见的天仙子都知道。”

    “也是机缘巧合,前些年不知打哪儿听了一次。所知其实并不多。”

    “你且听好。试药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天仙子的药我到现在未曾摸透。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或是落下什么病根儿,你可自己先想好了。”

    “无非也就一死。于我并没什么可损失的。只是哪若不幸成了个半死不活的,还劳您受累多给我补上一剂包死的毒药便是。”

    “那好。我也不占你便宜,我每给那小子诊断一次,你就为我试一次药,直至康复互不拖欠。”

    “成交!”

    哈哈,那孟汤只道我居然认识天仙子定有不寻常的来历,举手投足间也不对我礼让了半分。

    天仙子?倒是有听街上卖唱的小姑娘唱过这名字的小曲儿。至于名叫天仙子的药材…………一般大夫都没听说过,我怎么可能知道?

    要问我又是如何得知这味药材少见?

    嘿嘿,还不是孟汤之前自己说出来的。

    可我又是如何确定他就是真正的鬼医孟汤?

    其一当然是如此醉心药学,居然还为此半夜三更的跑去那种地方的除了鬼医孟汤不做第二人想。

    其二嘛……那晚被他生拉硬拽之时,就闻到他上那股子浓到化不开的药味儿。要是没在药室里憋个十几二十年的,还真到不了那境界。

    就此二点,说他不是孟汤谁信啊?不过呢,礼让归礼让,药还是要试的。

    这鬼医虽然行事乖张却也是个说到做到的。果真是每次为小马把过脉后,我房里便会准时出现一碗气腾腾的毒药。当然了,我说话也从来算数,即使没有他在一旁盯着,我每次也都是喝的一滴不剩。

    话说回来,天仙子的味道确实不错。甜中带辛,隐隐还透着股乌梅汁的香味儿。不过听孟汤说天仙子只是其味微辛,并无其他香味,那估计就是他还在药汤里配合着加了其他材料吧。

    服过药后他总会早早为我把脉,问我感觉如何?问及此,我总会无比熨帖的夸赞其手艺。那口感简直比长安城里生意最好的凉茶摊儿老王记的招牌凉茶还够劲儿。正可谓美味汤下死,做鬼也幸福啊。

    看我享受的样子,每每都能直说的他两眼放光,却问道要不要也尝一口时立刻换上张道貌岸然的嘴脸。嗨!也是个贪生怕死的。

    就这么一治一试,一连几小马还是没醒。不过从他越发有力的脉搏我知道,孟汤确实有这能耐。试药归试药,工具归工具,他可没为了让我多服两回毒而胡乱添加了给小马的诊脉次数。

    就这样没过几,我们便相熟了起来。于是乎,我这个试药的也顺便帮补起了家务。反正我做的饭是大家同吃,我打扫的屋子也同是要进进出出的。何况有什么毒是他鬼医不知道的,凭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架势,也就不指望能以武力胁迫他做什么了。

    “阿九!洗完这些衣服赶紧下山替我买些夏枯草回来。”

    “夏枯草?您老是想熬凉茶啦?这山上不就有采嘛。”

    “凉茶?我可不喝那口。我听说山下卖的夏枯草一个个长的和麦粒儿似的,都没个草样。你去买二钱回来,我正想拿来和山上的比对比对。”

    就你还说不喝那口?早晨看我喝天仙子的时候,您的眼神儿可不是这么说的。“好,我一会儿就去。”

    “进了城别转太久,晚饭还等着你回来做呢。”

    “恩,办完事我立刻回来。”我在心里暗呸了一记。不过就我那手艺,除了我,估计也就他咽的下去了。

    长安城

    十文钱的夏枯草被我好说歹说杀成了七文。掂量着剩下的三文,我一道烟的冲进了杂货铺,立马换成了一袋儿糖炒栗子。哼,三文钱是我自己卖力杀下来的,吃自己的不过分。恩,下次再让我买就说药材涨价到十二文了。

    想着那栗子秀色可餐的模样,明天就着孟老头熬的毒药一起吃,滋味儿一定不错。

    生怕露面被人认出来,我随便打了个转儿就走上了归途,上了山才发现已近晡时。老头儿这会儿正饿得慌吧?让你把我当驴使唤,该!

    唉……这个时辰正是微风和煦,阳光柔魅,边儿树木格外伟岸,山上风景特别怡人。恩,正好山路崎岖,我一个弱女子又怎么可能走得快呢?是乎慢慢走,多停歇,十步一歇不为过。

    风得意之际,忽然有人从后捂住我的口,还拿把白晃晃的匕首抵着我的脖子,一路就这么把我扯到了密林深处!

    乖乖……莫不是遇到传说中的山贼了吧?

    “你别出声。我只求财,不,不想伤人。”

    听声音貌似也没比我镇定多少,暗自吁了口气,“大,大侠……我一个山里猎户家的女儿。上哪儿会有什么钱啊。我家的驴病了,就只有这刚从山下兽医那儿抓来的清火药……额…人也能吃的,人也能吃的。”我颤抖着把手里的药包儿递了过去。

    “啪!”可怜的药包儿被他一掌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佯装痛心的轻呼声下,我咬牙切齿的想着,的,连个毛贼都看不上的破草儿,你个兽医居然还当个宝似的让我专程下山去买?!(步冉冉知识小贴士:这里的兽医意指医德败坏似禽兽的医师,而非为动物看病的大夫。)

    “我不要药材。你还有别的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那人继续颤抖的问道。

    “大侠……我有没有钱你看我这打扮不就知道了。要真带什么值钱的家伙,我还跑到这深山来干嘛呀?”

    “你……你还嘴硬。”说着便从我背后伸手向前探去。

    眼看着他的手伸了过来,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不会劫财不成要劫色吧?!

    真是悲从中来,为什么我出门的时候不知道从孟老头那儿偷点砒霜、仙茅、鹤顶红什么的,再不行巴豆也成啊。总好过在这儿坐以待毙,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看他的手一点一点靠了过来,我怒火中烧。你敢碰我!你敢碰我我就拼的这条小命不要也和你同归于尽!

    却是下一刻,他重重扯走了我腰际的荷包。“诶!”那荷包里那五文可是前天和孟老头斗蛐蛐儿好不容易赢来的。不过转念一想,破财挡灾,破财挡灾。

    那人一抖发现只有几个铜板。“还有没有?!”

    拿了我全部的家当还嫌少?!再不够杀了我得了!“大侠……确实是没有了,呜呜呜。”

    突然想起怀里还揣着的那袋栗子,那可不能给你!于是我连忙抚低头作委屈状。

    那歹人听了居然也真的收了手,我还来不及喘口气儿的功夫却突然往我头上一拔,“我道是真没什么宝贝了。原来有好东西自个儿都忘了。”

    好东西?除了栗子我还有什么好东西带在上了?回头一看,他手里正拿着一根银簪。啊!是李琎送我的簪子!“这个不能给你!”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爷今儿个是打劫!只要我愿意你的命都拿得。还有什么能不能给的。”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我连忙转夺回,却被他反手一制。也不知从哪儿拿出跟绳子便是被他一通五花大绑丢在了树下。

    你等等……那簪子……那簪子真的不能给你。我倒在地上死命挣扎却怎么也动不了半分。看着山贼越走越远,我真恨自己不是铁打的。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