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城东二里……城东二里……

    雏菊最后的话重重回于我耳侧。催促着我一路狂奔。

    快到了。远远望去,那是个人迹罕至的荒地,连杂草都生的尤为坚韧,就像一把把小刀,即使隔着衣物划过体时仍痛如切肤。

    没有灯火,于是就在这个月黑星稀的晚上,边越来越茂密的杂草就像一双双地狱中伸出的小手,接连不断的划过我的脸庞,撕扯我的衣衫。

    终于到了。然而当我真的置在那里时还是忍不住一怔。

    早该猜到的。小马一介平民,谭木匠又怎会舍得大把的银子为其医治。

    虽然伸手不见五指,环绕侧的浓重死气正明白的告诉我,这儿是一个乱葬岗。

    我紧紧揪着前的衣物,亦步亦趋的循着荒冢间狭窄的缝隙向下走去。时刻不敢慢了半步,怕只怕半刻的懈怠,一颗心跳便就此归于了冰冷。

    半空中悬浮着点点荧绿,听老人说那叫鬼火,是亡者的怨魂。

    此刻,它正跟随着周围的死气以诡异的线条游弋着。就像感受到了生人的气息,自打一进入这里,周围就有这样的幽绿不断向我游来,它们速度缓慢却无法驱逐。而我却始终保持着平静的步调……天知道我的心其实早已被提到了嗓子眼儿。

    紧揪着衣领,我用力甩了甩头,本是想借此驱赶那些鬼火让自己不再害怕,却没想到眼泪却先一步落了下来。它划过我的面颊,沾上刚刚杂草所划的伤口,竟是针扎一样的疼痛。

    “小马!小马你在哪里?!小马……小马……”

    “就算现在你想继续背负这个诅咒相安无事的过下去也不可能了。命运之轮的轨迹已经改变,就算你什么也不做结局也会到来。”

    “……!!”

    “你可以选择只是牺牲你我,或者让更多人陪葬。”

    ……

    “你可以选择只是牺牲你我,或者让更多人陪葬。”

    ……

    “你可以选择只是牺牲你我,或者让更多人陪葬。”

    回想起那怀灵在小巷中的话。“你可以选择只是牺牲你我,或者让更多人陪葬。”我喃喃重复着这一句。

    “陪葬……陪葬!……难道小马?”像被夺去了呼吸般我猛地跌坐在地,“怀灵其实是在告诉我,如果我抗拒就会把不幸带给边的人?”我痛苦得以双手紧抓头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是我?”

    泪水再次肆虐上了我脸颊的伤口,然而疼痛却为我带来了丝毫的清醒。随之而来的想法立刻为我木讷的眼神带来了一点灵光。“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再抗拒了。如果我不再抗拒的话,也许他们就不会再有不幸了。是不是?……”

    片刻的失神后,我猛然站了起来,动作之迅速有力远在我想象之外。“怀灵!怀灵我知道你能听到我在说什么。那么我不反抗了。我不再抗拒了……所以,请把施加在他们上的不幸收回吧。求你了……”

    然而久久的,空气中我始终没有感应到她的回应,“怎么!难道你在打退堂鼓吗?!还是你也怕了?”

    我不放弃的向前走了几步,却突然被什么绊倒在了地上。

    “啊!”我失声叫了出来,却没有感到如期而至的疼痛。伸手一摸,软的,有温度的!是个人。是个人没错!

    会……会是他吗?

    我跪坐起,颤抖着将那人翻转来。

    谢天谢地。虽然脸上沾满了尘土毫无血气,借着月色我却一眼就辨认出了那张熟悉的脸。“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太好了……你还活着。”轻轻拭去他脸上的尘土,忍不住眼泪再次涌了上来。

    “谢谢。谢谢。怀灵谢谢你。”我低头伏在小马上哭了起来。

    突然间狂风大作,不久暴雨骤落。

    雨滴打在我的上,骤然浇灭了我的喜悦也让我的心顿时沉回了谷底。

    小马口的伤很重,无论如何是经不起剧烈的移动了。却是这突如其来的暴雨……难道老天今是铁了心的要带走他了?

    一定要这么对我吗?已经打算接受宿命的安排了,为什么到最后还是这样的结局?我不甘心!我真的好不甘心!

    然而雨依旧顾自下着。丝毫没有减小的趋势。

    望着雨中时起时沉的幽绿,我的心彻底凉了。好,一定要带走小马那就带走吧。

    外风大雨大,我却突然噙起了一抹无视一切的笑。一定要这样的话就请麻烦连我一起带走吧。从现在起,这一刻开始我只想呆在这里,一直伴着他。这样的话怀灵你可满意?

    黄泉路上有阿九相伴,相信小马也不会觉得寂寞。真是这样的结局那也很幸福的。起码那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风雨中,我安然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都无所谓了。

    但觉有人正在轻抚我腕上的伤口。大概是幻觉吧。“是阿九吗?”却是听到有人唤我……不对!不是幻觉。我徒然地睁开双眼。

    雨中小马辨析出了我的形。“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是送我临死前的惊喜吗?上天果然还是待我不薄,起码没有让我孤零零的安静离去。“……”

    “还有你上的伤,怎么会这样?”

    强自压下眼里的泪意,我无限温柔的回握上他的手 。 “……阿九来和小马共生死了。”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好幸福。

    “傻瓜,我不会死的。”他微微的向我笑着。

    “恩……恩!”我以为他会生气,会赶我走。却是这样一句喃喃的承诺,泪水便再一次失控了。

    有记忆起今天好像是我第一次哭,却好像要一次流尽一世的泪水似的,便怎么也止不住了。

    “这里好黑。你怕吗?”

    “不怕……阿九什么都不怕。”

    “恩。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都要记得坚强。即使没有小马在边……”我轻轻捂上他的嘴唇。

    “若你死了……阿九也绝不苟且。”不让他再多赘言,我轻轻吻上他的眉心。小马轻轻一叹,臆传来的伤痛再次涣散了他的意识。

    就这样吧。这世上少了谁都不会怎样。另外一个世界,起码有我和小马相伴总不会寂寞。到了那里阿九不会再给你找麻烦了。

    不知何时,后来了个人,着一口古怪的强调冲我喊道,“哪儿来的怪女娃儿。这种地方也敢坐这么久。这男娃虽长的俊俏,也都快死了。还抱着不放作甚么?”

    对于这怪声的主人,我充耳不闻。反正我也快死了吧,在这乱葬岗多一两具尸体根本不会有谁发现,更不会有谁在意。

    “你这女娃好不识礼!我好心和你说话,你还装死不理了不成?”

    识礼?没事儿来乱葬岗找人识礼?也是个疯的。

    一连两句都没人回应,那人火了,上前一把揪起我大声道,“我看出来了。你是诚心要陪这男娃一起死了不是?若你是个知识趣的本来我便成全了你。却没想到你竟如此不把我放在眼里,跟我走!”说着便硬扯着我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我死我活那是我的事!与你何干!”我一路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

    “原来你会说话啊。”来人立马换上了一幅嘲讽的嘴脸。“我鬼医孟汤出道几十年从来都是别人对我又跪又拜,哪儿来谁敢给我眼色看的。你要死本是你的事,欺到我头上就不是你自个儿的事儿了。”

    “疯子!你放开我!”

    “疯子?这个称呼我倒喜欢。不过现在奉承我也晚了。你想陪那男娃儿一起死,我就偏要你活。”

    “你!你!你再不放开我,我马上咬舌自尽!做鬼也不放过你!”

    “咬吧。我起码有一二十八中种办法让你求死不得。你若咬了舌头变成哑巴我还耳根清静些。”说着,行走的反而加快了。

    “你!你又何必寻我个求死之人的开心。只当做件好事放我回去吧。”噗通一声我坐倒在地,终于大哭起来。

    孟汤突然停住了脚步。“行啊。凡是都要讲代价。只要你出得起代价,没有什么做不成的事。”

    “代价?”我一愣。

    “对。只要你出得起代价,哪怕要那男娃活过来又有何难。”

    “你能救他?”

    “只看你出得起什么代价了。”

    “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孟汤收敛了笑容,看了我片刻。“那就别信了。”说罢就像抓小鸡儿般揪起我就走。

    也许是真的?“起码……起码告诉我,你一个神医没事儿到这乱葬岗来作甚么?”我挣扎着问道。

    他不耐烦的停了下来,“也罢。告诉你也无妨。前山中采药时无意中竟让我发现了稀世难得的天仙子,只是这药材药极不稳定,医书中关于它的记载又甚少。用在动物上效果实在不甚理想,这才想到来这乱葬岗偷几具尸体回去试药。”

    “那药有什么效用?”

    “还不清楚,只知是奇毒无比。但如此稀世的草药留着一定会有大用。”

    “死尸试药?会有效果吗?”

    “估计也只是差强人意了。肯定不如活人来得好。”

    ……“您看我合适吗?”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