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34乱红

    我越跑越远,怀灵的声音却始终回侧,魂不散。

    说我会遇到不幸?还是你怀灵危言耸听!

    只怕是你自己做不成人便要我这个占了你体的傀儡一起不得善终。

    反正结局不会改变。那我做什么不做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思绪一团混乱之际,突然有人在背后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熟悉的力道,熟悉的温度……

    我站住了脚步,轻叹。

    是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那刻骨铭心的温度,哪怕再过上千年万年也不会忘记。

    “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不敢回头,不敢面对他的质问,生怕只是看上一眼便失了支撑的勇气,“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要突然离开?”

    手上的力道其实很轻,可惜我却不够挣脱的勇气。

    “告诉我为什么?”

    努力以不被察觉的方式深吸了口气,我尽量平静的答道,“公子认错人了。”真是个笨到家的理由,可我却再也说不出其他。其实……太子下不也是?心里明明早就知道了,却来寻我做什么。

    腕上的力道不经意的一松,又微颤着紧了回去,“说我认错人了,然后你就能连带避开自己的心了?”

    “我!……”

    “还是连你自己也骗不了?”他向我近了一步。“又何况是我?”

    我不确定,真的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再坚持多久。“抱歉,我确实不明白你的意思,也不认识你要找的人。”所以我选择当机立断。

    “既不认识,为何连回头的勇气也没有?还是你怕了?”就在我终于找到挣脱的勇气,他悠悠对我说道。

    虽然极力抑制,却终于敌不过本能的战栗。除了惊异于体的失控,我更痛恨自己的无能。

    终于,我的战栗还是传到了他的指尖。“你哭了……?”

    我以另一只手按上了他手背,就在他打算为我逝去眼泪的同时,“公子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不过我的家人就在前面等我,失陪了。”一狠心,便感觉他的手已被我重重的撇了去。

    只知道握紧拳头,而指甲深深陷入了里。我不回头,其实是不敢回头。然后便迈着倔强的步子很快隐入了人群中。

    没再看他一直目视着我,久久没有离开……

    我是被魔鬼死死盯牢的女人,于是离开便是我唯一能对你做的。

    其实不到两条街的路,我却走得好辛苦。要走快些,不然送去给小马的饭菜就该凉了。我强自打起精神。

    “姑娘!姑娘!”背后有人叫住了我。却是个不相识的老妪。

    “婆婆怎么了?”

    “你可是要进这条巷子?”

    “是啊,我相公在谭木匠家做学徒,这正赶着给他送饭去。”

    “你相公大概多大?”

    “……?婆婆何出此问?”

    “哦,已经成亲了那应该不会是你相公了。刚我看到谭家那个小霸王好像在后院鞭打他爹的一个徒弟,都是伤啊,怪吓人的。”

    “谭少爷打人?”

    “哎哟!那叫一个惨哦,我看被打的那个年纪不大应该还没娶亲,不过姑娘如果只是送送饭还是别过去了,免得被殃及啊。”

    “他,那个谭少爷为什么打人?”

    “姑娘有所不知,那谭少爷虽然蛮横可是木工活却深得他老爹的真传,也难怪就此被谭老爷宠着便恃才傲物起来。刚我路过好像听着说有人雕出了一只画眉,放在后院的是台子上,竟引得其他鸟雀前来嬉戏。那功力可不简单啊,怕是除了谭老爷这十几年再没出个第二个这样的人。以谭少爷的脾气怎容得下其他学徒手艺在他之上,便随便找个茬正寻那学徒的晦气呢。”

    “谢谢婆婆!”

    送走婆婆,心里却隐隐有种预感,我清楚那个人十之**便是小马了。

    谭木匠最近只收了小马一个弟子,其他人早就清楚谭少爷的脾气,若是有谁要做出头鸟的也不早就做了。那么,这档子上遭殃的除了不明况的小马不做第二人想。

    越想心越不安,不知不觉我加快了步伐。

    不要出事。

    千万不要什么出事。

    “小马!”进门时没注意到谭家后院的门槛,我几乎是一跤跌进去的。

    还好只是撞在了来人的上,正道谢,抬头看见的却不是别人,“小马!”

    “阿九,怎么突然想到来看我?你看你,笨的连走路都不会了。”小马笑着轻抚我的额头。

    “你才笨呢,人家特地给你送饭还招你待见了不成?……诶?饭呢?”这才想起刚跑的匆忙竟把食盒给丢了。

    “哈哈,没事没事,我都已经吃过了。”

    “看到你没事我才安心,刚我听街口一个婆婆说这里……”

    “笨丫头。师傅这里规矩多,给他看到你在这儿就该不高兴了,有什么晚上再说,你快回去先。”

    恩,起码小马没有出事,那就总算可以放心了。“你干活小心些,晚饭我等你回来一起吃。”

    “恩。”临近门槛时我突然回头,他依然站在原地面带微笑得目送着我。“记得起码要把饭煮熟。”

    “哼!”虽是一脸嗔,回过头时却是笑的。

    —————————————————————————————————

    回去的路上,迎面一个小女孩儿跌倒在我面前,“没摔疼吧”我小心地扶起她。

    “谢谢姐姐,这个糖给你吃。”小女孩甜甜奉上手里的一把糖。

    我腼腆的捋去脸角的散发,“不用了,姐姐是大人不吃糖了。”

    “姐姐,你受伤了。”

    “没有啊,姐姐好好的。”

    “可是这里有血。”小女孩伸出粉嫩的小手轻触我的腰际,指上果有鲜血。

    我低头看去,却是腰际果然沾了血。可是不疼啊,血已趋于凝结应该有些时候了。来的时候和玉奴一起,上若是沾了什么她还不早告诉我了。

    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浑一怔。小马!

    是了,在谭木匠后院,撞上小马时似是真的隐有濡湿的感觉。那莫不就是?!莫不就是?

    ——————————————————————————————————

    “戏已经帮你做足了,现在总该说出你把《鲁公秘录》藏哪儿了吧?”

    “我很感激少爷刚才没有为难阿九。少爷有什么怨气尽管出在我上便是。只是那《鲁公秘录》的去处?”小马刻意停了停,奉承般的对他轻道,“我想便只能问少爷您自己了。”他的笑声云淡风轻。然而透过门缝我却看他被赤绑在院子中央,却遍是伤。

    谭少爷刚说“做戏”?……那么刚刚遇上的婆婆口中所说的便果真是小马没错了。

    看着他一的伤,我愈发心疼了起来。小马啊小马,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阿九。为什么已经如此紧急的时候却想的还是把我推开?

    难道顺其自然的让阿九和你一起承担不好吗?

    “你!你!……”谭少爷气结。

    不再赘言。小马只是轻轻看着他,噙着唇角浅浅的弧度。

    “偷拿了我爹的秘书,你,你还有理了不成。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打死你?”谭少爷颤抖着以鞭柄指向他。

    他依然带着嘴角的讪笑,轻蔑的看着,眼里只是轻蔑。却任谁看得心里都是一阵寒战。

    他在激怒他!他是故意激怒他的!看着他的眼睛,我突然意识到了这点。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重重的鞭子毫不留的落在小马遍布全的旧伤上,一下,一下,却始终没听到他再作任何声响。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后悔折回来面对这一幕,却只是傻傻愣在原地。

    突然,他看到我了。原本涣散的眼睛顿时找到了焦距,他凝视着我,只那一个眼神便把我冲去他面前的心牢牢定在了原地。眼神在告诉我,他不想我过去。

    “……知道吗?当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很熟悉。”

    “我也是。”

    片刻的回忆中,只记得他当时的眼神。那么那么的温暖。

    无视于他警示的眼神,我微笑着向他走了去。

    呵呵,你始终不够了解阿九。

    ……“咯!”一下清脆的声响。

    这个声音……

    随着它的响起,我被生生定格在了原地。

    仿佛真空了一般,时间停顿在了那一刻。

    有种被人使劲捏着心脏的感觉,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如何过那一幕的,唯一清楚的是,刚噶那声清脆的骨折声是来自于小马的臆。

    很痛吧?我看到他甚至还来不及闷哼一下,只是大口的鲜血便迫不及待的自他口中涌出。

    众人惊呼,谭少爷也恢复了理智,面对自己的“杰作”他连连倒退,随着手中木棍落地,传来了他惊恐的声音,“快,快给他松绑。”立刻刚刚还在一边看好戏的杂役们哆嗦着上前为小马解开了绳子。

    失去了绳子的支撑,他立时倒在了地上,那一瞬他还能睁开眼睛,他哑然的动着嘴唇试图想说什么。

    却是更多鲜血自其喉间涌出。

    我知道,他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他是在叫我走。叫我赶紧离开这儿。

    然而此时的双腿却如生了根般再也挪不开了。众人皆吓得颤抖后退,谭老爷终于在喧哗中挤入了人群。

    看到血泊中的小马,转头便给了儿子重重两个嘴巴。而谭少爷此时只知抱起他爹的腿一个劲的发抖。

    官府的人来了,谭老爷先是一惊,随后将官差交到了一边一翻商量后便递出了一大包东西。于是衙役们又原封不动的回去了。

    我站在门外,被原来看闹的人群重重隔开。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只看到之后来了三五个人,小马就被他们抬了出去。

    随后看闹的人便都作鸟兽散,人群四涌,直冲的我举步维艰,待我回到门口时一切早已恢复如常,就连地上的血迹都被冲洗的一干二净。仿佛刚刚的事全然只是我的臆想。

    然而他就是那么倒下去了,就在这儿,在众人的眼皮底下……

    可是现在呢?小马呢?

    小马!

    ……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