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那晚,我沉沉的睡了,长长的一路,我居然在他背上沉沉睡了一路,夜路慢慢,我却睡得格外沉稳。

    我伤了腿,于是只能留在家中。每,当我醒来时他已出去,当他归来时,我已入睡。一连几,虽共处一屋檐下,而我们却几未见了。

    今醒来时小马早已外出,桌上放了三个馒头,是小马每去木匠铺前为我买的。几的休息腿伤已渐渐好转,我拖着伤腿一瘸一拐的走出屋外,栏杆上晾着昨他洗的衣服,真是粗心,连衣领的汗记都未完全洗去。那你还说我没用,起码洗衣服这点上你总是比不过我的。

    玩味得一笑,我抱起衣服朝河边走去……

    回来时突然觉得一阵腹饿,却看桌上只剩了两个馒头。

    少了一个?真是难得,穷成这样的屋子,居然还有小偷看得上。想是饿慌了才拿的吧,这人不错,居然只拿了一个,我笑了笑,打算把衣服拿出去晾了,却听到柜子后面一阵动。

    “谁!”话一出口我立刻后悔,现下无人,我又腿伤,那小贼没被发现也就罢了,万一因为受惊对我行凶,那我连逃都没处逃了。

    可是话已说出口,再假装没发现是肯定来不及的,我定了定神,“家里难得来了客人,你若不嫌弃,还有两个馒头也拿去吧?”

    柜子后面又是一阵动,似在踌躇着要不要出来。

    如此扭捏应该是个女子了。现在是你自己不出来的,那就别怪我把你吓出来了,“前两天我在柜子后面发现个老鼠窝还没来得及清理掉,这会子它们也到时候出来走动了……”

    哈哈,没想一听有老鼠,没等我把话说完她就先跳了出来。

    唉,这世上像我这样蟑螂老鼠都没反应的怪胎毕竟在少数啊。

    会怕蟑螂老鼠就做不了大恶之事,我放宽心的笑脸迎上她,却在看到她的立时僵在了那里……

    她上那件舞衣。

    那在街口为皇上献舞的神秘女子?!

    虽然相比当时暗淡了许多,也破旧了不少,可我很确定,那就是当烟花后出现的舞娘上所穿的那件。“你……你是?”

    “我……”女子低头想了想,嚼了一半的馒头还含在嘴里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别,别哭,看你的样子不像个自小受苦的,是不是家中突然出了什么变故?”

    “我……我就是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一边哭,姑娘不忘又咬了一口馒头,看来真的饿坏了。

    “你吃我的馒头我都没在意了,还怕被你骗?说说看啊,了不起只当听个故事嘛。”

    “其实……我是个公主。” 话是被她自己硬挤出来的,看是自己都觉得很不合理。

    ……这也太不找边际了,不找边际的我都没办法相信她是编的了,“嗨……我当什么离奇世呢,你若是出来玩够了就近找个衙门自报家门便是,犯不着把自己沦落到这个地步啊。”一个公主当众跳艳舞勾引自己老爹?我摇摇头,赶紧揉揉手上的鸡皮疙瘩。许是宗亲吧?

    “不是这个朝代的……”她细若蚊呐的补充道。

    “隋朝?那你姓杨了?可是不对啊,我朝都开国有些年了,你看你最多也才十几岁,”那姑娘刚开口我连忙抢白道,“我知道了,你是说你是隋杨的后人,如果在那时应该算个公主对吗?”

    “不是的……我姓刘……”焦急难言。

    “姓刘?莫非你是外戚公主或者义女?”

    无从解释,她急的一个劲的摇头。

    “哎呀,那你到底想说什么,反正既然会是公主那一定和隋杨有着莫大的关系。可你也不用怕的东躲西藏啊,我们开国太宗皇帝有两个杨妃都是前朝嫡亲公主,”不过貌似结局都不怎么滴,“哦,还有一个姓萧的昭荣据说还是前朝皇后……”

    “不是不是!你说的我一个都不认识,也没听说过,还有什么隋杨王朝更是闻所未闻。”

    被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有种满盆锅灰当头浇的一鼻子一脸的感觉,“那你是哪儿来的?”

    “我?我是刘宋朝孝武大帝膝下嫡亲长公主。”说到这儿,她骄傲的扬起了脸来。

    注意到她无意间流露的自豪,所说的确是不会有假。可是刘宋朝?听都没听说过,是个边陲小国吧?“我书读的不多,你说的国家从来没听说过,那在哪儿?离这儿远吗?”

    “不远,你现在脚下踩的就是。”

    “又说胡话了不是。”我沉下眼睛。

    “是真的,我没记错的话,父皇对我说过,长安是属于我们刘宋境内。”

    “你这牛也吹的太不着边儿了,欺负我书读的少也不能这么离谱啊,再怎么我也知道现在是大唐的天下,之前是隋,哪儿来的什么刘宋的。”

    她也跟着点头称是,“到底三百年前的王朝了,确实不可能每个人都知道。”

    ……!“你……说什么?……”

    “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是来自三百年前的刘宋。”

    三百年前?

    南北朝时期!“那你叫什么?”

    “刘楚玉。”

    “……哐~!”后的椅子随我的一起跌倒在地。

    史上鼎鼎大名的山公主……!!

    “你,你怎么了?”她急忙过来扶我,不忘抓紧手中的馒头。

    “别过来!”我仓惶后退,“这屋子里你喜欢什么拿去便是,还跟我编一篮子没人信的瞎话做什么?”

    她定定的站在原地,“我也知道要你相信很难,只是你是好人,还给我吃的,我不想骗你。”她解下边的香囊,“说实话,连这体也不是我原本的。看你也过的不易,这香囊是我上唯一看起来值点钱的东西,本不该算我的,既然我拿你的馒头也是为了填饱这这个人的体……就把这补偿给你吧。”她把香囊远远地放在地上,“让你受惊真对不起。”

    待他站直后便是对我欠一礼,随后转离去。

    是宫廷里贵族妇女才行的皇族大礼。还有那香囊!那舞衣!

    “等等!”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