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舞乐再次响起,随着节奏的变换,匍匐在地的女子也跟着一节节仰起,正如一条灵蛇游走其间。相比我刚才的装腔作势,这真是让人惭愧。

    她一节一节摆动起来了。随着节奏时扬时抑,却在最后终于慵懒的以扬起了月牙的弧度。只在一瞬,曲风直转之时,又软软的侧匐了回去,正如一条细蛇挂上树梢,每一个细节都浑然天成的让人惊叹,每一个变换都如她的眼神般充斥了极大的妖异。于是我再也舍不得眨眼了。

    从不知道肢体的扭动竟也可以这样美。每一个动作随着曲乐时而慵懒,时而灵动,却无论怎样都能随着节奏表露的恰到好处,像是一条妖娆的长蛇正享受在曲律当中,又像曲子其实正在她的支配之下。

    台下看者无数,却即便仰头端坐地板下的我都有种她在为我一个人表演的错觉……

    是了,完美已被她渗入了自己的每一个关节,甚至贯穿了有关于她的每一个视角。

    平生得见这样的尤物,无论于谁来说都是一次便可不再有悔了。

    台下忽见有个中年人恍恍惚惚的走上了台中。她也不惊不怒,软软的靠上他的臂膀,水蛇缠枝般绕上了他的颈项。

    只见她兰气轻呵在了他的脸上,指尖若有似无的自中年男子锁骨一侧缓缓游走至另一侧,然后滑上了他的下颚。

    却是轻点了片刻又顽皮得移去了别处……直至将她不安份的双手握在了掌心,便停了动作,会心的凝视着他的眼睛,只是那嘴角感的弧度,便叫人再也移不开眼了。

    “咚!咚咚!”忽闻鼓声响起,带着那抹浅笑,女子便如去了骨似的,反直向地面堕去。

    如失至宝般,男子低呼着伸手去挽她的腰,却不知何时,一条雪白的玉臂已轻轻绕在了他的项后,待到她缓缓直起腰,嘴角那抹淡淡的坏笑却是将那男子的心全然虏了去。

    是时,狂风大作,迷得人睁不开眼,女子的面纱也在风中轻轻泛起。我看不清她的容貌,却在那中年男子惊若天人的抽气中得以想象一二。

    还想看得真切些,舞衣上的轻纱已将女子的形全然遮了去。

    风势转小,除了依旧失神落魄的男子,台上茫茫一片,惟余一方鲜红的面纱平静的躺在戏台一角。

    良久才发现指尖触感的消失,一改适才的如痴如醉,男子大怒道,“人呢?!人呢?!”

    两名侍卫立刻跳了上来,四处寻找。

    这时我才突然发现那男子看起来很面熟……还记得那在娘娘寝宫,我为惠妃端上汤药……是了,他正是太子的父亲,当今的圣上,玄宗皇帝!……我的妈呀。

    皇上在,鱼公公也在附近,那太子……

    下……我垂下了眼睑。

    雅儿无能,守不住对您的承诺。这份恩,而雅儿都只能辜负了……

    已去之事不可留,已逝之不可恋,能留能恋,就没有了今天!我是这么对自己说的,却还是下意识的缩成了一团,把脸深深埋于膝盖之间。

    侍卫随后的话证实了我的想法。“启禀陛下,四处都已经找过了,未见可疑人物。只听这戏班老板说适才献舞的女子名叫曹野那姬。”确实是皇上微服出游。

    “混账!只是一会功夫,难道人就能从朕的眼皮底下没了不成?!”

    “这……”侍卫低头,看向脚下的木板,“还有这戏台底下还没查看,属下这就去。”

    像是突然被闪电劈中一样!糟了,自己的衣服还在杂房边用稻草盖着,现在的我还是一舞姬的装扮。要是这会儿被逮出来的话……那该算怎么回事儿啊?

    听着侍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似是心脏也跟着那个节奏越跳越重。也许当我无法改变时,能做的只是静静接受。

    眼睁睁的等着幕布被撩起,我只是把膝盖抱的更紧,睁着惊恐的眼睛一动不敢动……

    “曹野那姬!你可算现了,真是让陛下好等啊!”随着远处班主一声高喊,侍卫的脚步也突然转了方向。我这才释然的倒在柱子上。这时心跳方如释重负般脱了缰似的乱跳起来。

    这样就怕了,呵呵,想想自己也真没出息。

    透过幕布眼前那个女子一手揉着头,走的有几分摇摇晃晃的……不就是我刚刚撂倒的胡姬吗?

    见她并非一适才表演的衣服,班主眼珠一转,“哟——原来是知道遇上陛下,所以赶着回去换衣服呀。还不赶快给陛下行礼?”胖胖的班主一骨碌的来到她面前挤眉弄眼的示意道。

    虽未缓过神来,却也看出了轻重,那姬连忙屈膝跪下,“曹野那姬叩见陛下。”

    “你是胡人?”皇帝捋着胡子对她上下打量道。

    “是,奴婢是亚曹国献给陛下的胡旋女,因未到进宫时,又急渴望见到龙颜,幸而得知陛下今将会微服于此……便大胆在此献艺了。”那姬的汉语说的不好,只是那绵延细软的味儿却似恰好能挠到人心里的痒处,让人听了好不熨帖。

    “哈哈!好,好。这莫不就是四弟昨与我说得惊喜。”陛下对她那有致体态又是一翻打量后便怡然自得的摆弄着小调顾自离去了。

    皇上前脚一走,一群仕女太监便围了上来。就在他们的簇拥下曹野那姬登上了不远处的马车。

    ……

    趁人不注意,我赶紧借机潜回了杂屋边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今晚可真是惊险啊,只是这劫后余生的感觉真是不错。毕竟心有亏欠,整装待毕后想起了曹野那姬竟有些担心。

    看这曹也那姬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定是刚从小木屋里出来,所以适才的跳舞女子绝对不会是她。

    暂且不管那神秘女子到底是何人,她的真面目皇上却是见过的……要是之后龙上发现她们并非一人…那后果……

    不会的。我转念一想,曹野那姬好歹也是栗特进贡大唐的礼物,且不说皇上定会顾忌两国的邦交,那胡姬本长的也是美艳动人,尤其那股子异域风韵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模仿得了的。再说那时风沙大作,我就不信只是惊鸿一瞥皇帝还能把她的模样刻到心里去。

    抬头时恰好看到了小马,他和其他工匠穿着一致的衣服,人群中我却一眼先看到了他,以前只道他清秀直,却不知他还这么招女孩子喜欢。这不,其他几个工匠边门厅冷落,就他边上问这问那的小姐特别多。

    其中不乏容貌姣好的小家碧玉,居然还有华服罗衣的大家闺秀。不难看出每个都极力想把自认为最美的笑容迎进他的眼里。

    小马也不紧张,言谈间尽是得心应手,对上人家眼睛时却笑的格外亲切。

    被他眼里的笑意感染了,我心里的霾立时不见了影子。不再迟疑,于是我扬起浅笑的眸子,向他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