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还满合的嘛,原来胡姬的衣服即使穿在唐人女子的上也满好看的。

    我低头满意的打量了下自己,便将耳侧的红纱巾遮上了脸面,大功告成,现在该想想如何在小马面前惊艳出场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偷我的衣服?”耳边突然袭来的一口不太流利的汉语把我吓得够呛,不难听出来者不善。

    我转看向她,不知如何应对…………她总不会立刻就要我把衣服脱下来还她吧?

    “把衣服还我?!”胡姬气势汹汹的向我近。

    我的神啊!!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结结实实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就这是什么破嘴啊?!!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别,别着急嘛,这就脱下来还你就是了。”我试着挤出一脸很有诚意笑容给她。待她形容稍有放松,我一个急转,抬腿就跑。

    我以为自己跑的很快,却还没蹬开几步就已重新回到了她的挟制之中,为此,这番邦女人的强悍直让我惊讶不已,“大唐自称礼仪之邦,怎么也出你这种偷衣服的小贼。”貌似我把她激怒了,“我要带你去见官。”说着就把我往前重重扯去。

    官?!一听到这个字,我顿时就像吸入了万千精力。一股血直冲脑门,一提气,一摆手,然后“啪!”的一声,还没缓过神来时,美丽的歌姬已在我一个激灵的过肩摔下,横横倒在了地上。

    盯着自己的双手傻了半天,不可思议这葱尖儿般纤细十指竟有这样的爆发力……缓过神来时才想起,经过刚才一役,她怎么再没什么动静了,“呀!”良久她都是趴在地上一动未曾动过的!

    我踌躇着伸出两指,颤抖着缓缓向她鼻息探去。……不会死了吧……那个什么,我还年轻,万一被抓到去赔命怎么办?不能这样!干脆,趁早跑路吧?

    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皇土,若是被逮了回来,那下场岂不更惨……唉,若是不跑,无异等死。天啊……难道命中注定我年纪轻轻就要开始亡命天涯?!!

    最不甘心的是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而刚刚的一切竟然只是因为一件舞衣?!!这莫不就是一件舞衣引发的血案?……若要是给逃犯界的同行知道了,那该多瞧不起我啊……呜呜呜,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啊?!!

    “咦?!”触及她鼻尖时居然发现她还有气。没死!她没死!!哈哈~她没死!保险起见,我将手指又向她鼻上凑了凑,“阿嚏!”突如其来的喷嚏声把我吓的瞬间闪到一丈开外,而后却发现她翻了个又继续睡了去……我嘴角顿时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

    一阵忙碌后,熟睡的胡姬被我扶进了戏台边上放杂物的小间里。夜里风大,看我多够意思,还知道怕你着凉,不过你也不用太感激我,作为报答,这衣服我就心安理得的带走了。

    不是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从我进城到现在都经了两难了,不过倒也不再祈求什么后福了,只要今晚别再有什么“惊喜”就足够了。紧了紧脸上的面纱,正打算神鬼不觉的再次混入人群,却又被人一把从背后抄了回去。

    那胡女也忒牛了吧,居然这么快就醒了?今天到底什么子?我都走的哪门子歪运啊……

    “呀?”胡女变成了汉人男子?定睛了半天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曹姑娘你怎么还在这儿磨叽,花灯游行都快结束了,您的灵蛇舞要是再不上,咋们戏班儿以后可就别想在长安混啦。”边说边把我往街心的临时台子上拉。

    戏班儿?跳舞?敢以为我是那胡姬啦?“啊?……”

    “难得今年的花灯表演落到了咱们戏班儿头上,王爷将你送入班儿里,指定了做今年的主舞,这可关系到你我二人的前程啊!哎呀,有什么跳完再说,没时间啦!”不管三七二十一,来人如一头蛮牛似的只知道硬拉着我一味前行。

    “诶……”我很想说不是他们的舞姬,可是不行啊,没错,即便不说,过会儿也是会被抓去衙门的,可若说了,那么现在立马就得去衙门报道。能拖一刻是一刻,没准就让我想到招儿了。思及此我便不再挣扎,很配合的跟着前行。感受到了我的配合,来人的脚步也更快了。

    很好,先这样最好,只是……还有一个问题是……

    那个灵蛇舞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

    左右为难,骑虎难下。无路可逃的我几乎是被一把推上的戏台。看着台下老百姓新奇的眼神,似乎人人都对这奇特的舞蹈很很感兴趣……

    本希望没几个人来看,那随便忽悠几下就可以了事了,却怎么都没想到台下黑压压的一片,居然全是人!!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连我这个即将表演的都很想知道灵蛇舞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傻站越久就越容易穿帮,于是我极力凝神,试着回忆当在梅林所见梅儿跳过的惊鸿舞,那真是美得一座光辉,就连风吹上树枝的颤动都像在为其伴舞。只是惊鸿舞模仿的是鸿雁翱翔天际的美态,和灵蛇却是八竿子都打不着边去的啊……

    却已经没其他法子了,因为我会的只有这个。想来这灵蛇舞既然我不懂,座下这群来看闹的应该也不会懂。戏班儿的人兴许懂,可谁会傻到这会子跑上台来指我的错处?

    只有极力忽悠了,我尽量跳的慢而优雅,其实是为了跟上记忆中的节拍,才不至做完一个动作却接不上下一个。我的舞姿很生硬,好在这轻纱似的衣裳竟为我遮掩了不少,还有乐师的精湛技艺,或多或少带动了我的灵感也分散了众人的注意。

    一连串动作后,我优雅的摆首做了一个孔雀梳羽,不,应该说是灵蛇摆尾,然后突然凌空跃起。只见我在空中反扭成月牙状,场下顿时一片唏嘘,待我轻巧落地后,满座哗然,在场的无不拍手叫好。

    众人的称赞也令我激动不已,待我继续时却突然顿住了……

    刚才……一开心竟把后面的动作全给忘了……

    时辰刚好,空中燃起了五颜六色的烟花,把众人的眼光都带了过去。我正苦恼着该如何应对,半空中竟有半截烟花不偏不倚的掉到了戏台上,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却在下一刻……那半截烟花居然自己着了。

    好好的戏台立时火树银花。众人皆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意外还是节的刻意安排,混乱间竟连我偷偷躲进了戏台低下也没人发现。真是天助我也!

    就让众人以为这场灵蛇舞的结尾是个大变活人好了,而待到夜深人散,就该轮到我光明正大的回家了。

    我定定的坐在戏台低下,等待着众人的惊叹。火光散尽,唏嘘之声如期而至,而在我抬头之时却赫然发现戏台上竟妖娆的趴伏着……

    另一个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