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所谓家徒四壁,就是穷的只剩下四面墙壁。你可能很难想像一个屋子如果穷到家徒四壁是什么样的,正好,我和小马的家就是这个样子,有兴趣的话不妨来鉴赏一二。

    一个穷的三餐不济的少年带着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女,还住在一个屋子里。还好我们的份已经卑微到无人在意的地步,就连街口的三姑六婆也不屑引为谈资,却反而使得一切变得格外自然。

    我喜欢这种感觉,因为已经穷到没什么好顾惜,所以根本想不到要去欺瞒,因为都是一无所有,于是有的只是坦诚。其实距离第一次见面不过一二天的时间,而我们却像已经认识了很久。

    那的落水是我的不幸,可认识小马却是我再大不过的幸运。

    只是不得不承认我带给他的,却是很大的麻烦。

    我不懂针补,干不了重活,甚至一桌像样的饭菜也是做不好的。任何一项生存技能我几乎都不擅长。好比现在,看着他娴熟的烧火手法,我已羞愧到了墙角。

    他简直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全才。会木工,做得一手好菜,甚至还会变戏法。与人说话时,他总是专注的看着别人的眼睛,却不知他自己是否清楚,在他狭长眼睛里闪动的光芒总让人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给我柴。”小马头也没回,直接向后伸出了一只手等着我的柴火。

    “……”

    “你在干嘛?”不见我有反应,他回头看了过来。

    “恩。啊?没,没。你要拿什么?”我干笑着走到他边。

    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他伸手在我前一晃,一把木柴已出现在他手中,“就是这个,谢谢。”

    “……!!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就是你递给我的吗。”继续忙着自己的事,他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好吧,以我双手的灵巧程度……“我绝对相信你有能力变出第二把柴来,但你绝对不可能一下变出一捆吧?所以,还是需要我去拿了。”

    “诶……”他想伸手拦我,不过好像来不及了。

    “哄!!……”在我抱起柴火开心的转时,后突如其来的坍塌声把我吓的当场愣在了原地。

    好吧,有时我大概是有那么点笨手笨脚。但那终归只是一捆柴火而已,和墙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低眉顺眼的看着小马一面咬牙切齿的向我走来。

    “那是我用来撑墙的木桩啊……”声音是从他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尽是满满的悲愤。很显然他的眼睛鼻子显然都被我气歪了。

    …杀气,我能感觉到他眼里全是杀气!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能立刻隐就好了,诶?好办法!隐

    ……可是,我好像不会隐啊。

    ……呀!越来越近了,他恨死我了,他一定是恨死我了,膝盖已经失去了支持力,软的只知道原地打颤。

    好吧,死就死了~~我硬撑起嘴角抬起头来,以满满一脸的谄媚笑容迎上他紧盯着我的双眼。

    “做饭去。”

    不用看也知道他此刻咬牙切齿的模样。只是……“啊?”只让我做饭?我的意思是,起码这墙应该让我来修吧?

    “做饭去……!”他用力闭上眼睛,重重指了指炉子的方向。

    “咻~~”我以比翻书还快的速度立刻换上笑脸的同时已经蹲在炉灶前开始生火。回头偷偷看向小马,他正拿着工具开始修墙。

    阳光下,他修的专注,却也把他手臂上的满布淤青一照无遗。

    带着我,其实很辛苦吧。

    其实我也不算一无是处,起码我会洗衣服。所以之后,小马都可以穿着干净的衣服去做事。而白里我也找了洗衣妇的工作,准确的说是帮院姑娘洗衣服的工作。

    小马曾经问我,为什么不去酒楼商铺看看有没打杂的事做。然后我笑着告诉他,我只会洗衣服。

    除了品酒,我好像真的只会洗衣服。那都是进宫前得子练就出来的。

    更重要的是,我不能抛头露面。过去了这些子,我失踪的消息早已不是秘密。虽然我不是什么顶要紧的人,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有人在找我的。一份干干净净的工作于现在等于是告诉所有人,我在这里,快来带我回去。

    开玩笑。我还没有笨到这个地步。

    于是乎,青楼的洗衣妇,这个连□都不屑多看两眼的下份最适合我。也许过段时间,等所有人把我遗忘了,可以考虑改邪归正。

    “其实我还可以去城里做点木工,你的话,只要帮我的衣服洗干净就好了。”自从开始了我的洗衣生涯,小马不只一次的如此对我说道。

    嘴角一记抽动,然后我笑意暧昧的看向他,“你该不会是怕哪家大爷看上我,舍不得我被带去做小吧?”

    一口饭卡在了喉咙,他盯着我,深深一咽后,慢条斯理的对我说,“那怎么也得等那些大爷有雅兴了,才会想到去后院找你们这些鹤发鸡皮的老太太啊。”

    “有时候呢,口味这种东西很难说的。” 我夸张的向他摆摆手。

    “我的意思是,凭你那洗衣服的手艺,子久了可千万要持之以恒,万一哪天一个不小心让姑娘们穿着遭人待见的衣服见了客人,就该有人会有雅兴去后院看你了。”

    “放心,我有诀窍。”

    “什么诀窍?”

    “每次洗衣服前先想想你的样子,洗的时候就特别有力气。”

    “想不到我还能在这方面鼓励你。”

    “是啊,比如现在看着你久了,我就又有充满力量的感觉了。” 我笑意妖娆的在他面前拧紧拳头。

    生硬的微笑缓缓爬上小马削尖的下巴,他注视着我,稳稳端起了碗,然后低头,死命扒饭。

    轻捋秀发,我突然笑的有些得意。

    不一会,似想起了什么,他抬起头,“过两天的花灯节官府要做好多大盏的花灯,城口的谭木匠看我手工不错,让我过去打个下手。”

    “那你可要加把劲,没准将来你会是个木匠。”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要更加努力。将来有钱了,我要亲手盖个大房子,娶个大胖媳妇儿,你要是嫁不出去的话也可以和我们住一起。”

    “一边儿凉快去,还是担心有没姑娘肯跟你吧。”

    “那我要是娶不到老婆,你又嫁不出去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咋俩凑合?”

    小马寻思良久,“不合适。我们好像…不是那种感觉……”话还没说玩,小马“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瞧他乐的连饭都快喷出来的样子,寻思着也不知道再想我哪门子软肋。

    “把心放在肚子里,没人打算凑合给你。”我瞟了他一眼,不徐不慢的转回头去。

    “我是男人无所谓,可你一个女孩子家却看你一点嫁人的心思也没,不会是心里早就有个归宿了吧?”

    心里的人?心里……。什么人也没有!“我的归宿就是我的智慧还有才干,一个人终究可以信赖的不过是他自己,能够为他扬眉吐气的也是他自己,我要什么归宿,我已找到我自己,那就是我的归宿!”

    “……怎么了?”

    无言以对,我顿了顿手中的筷子,继续低头吃饭。

    “所以那次你落水……”

    抬头望向他,其实很想说点什么,却又低下了头去。

    …………

    收拾碗筷的时他突然叫住我,“如果阿九再也不想嫁人了,那我照顾你。”

    “你这话怎么听着像在求亲。”

    “确实不是那种遇见新娘的感觉,可谁也没规定只有夫妻才能一起过活呀。”

    ……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无条件的照顾自己。就这么被一个在意自己的人在意着。

    这不正是我想要的生活吗?哈哈,原来想得到也不是那么难的。“……知道吗?当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很熟悉。”

    眼睛停留在我目光中片刻后,小马扬起了会心的微笑,“我也是。”

    “那说好了。做一辈子开心的姐弟。”突然间,我感觉全的血液温暖了起来。

    “是兄妹。”他微笑不改的好心提醒。

    “这个以后再说,你说我们这样在一起,在别人看来会不会是对很奇怪的姐弟?”

    “那就等我有钱了,用银子堵死他们的嘴。”

    “那得多少银子啊?”

    “所以就需要你充分相信我这个做哥哥的实力了。”

    “说好了是姐弟的!”

    “谁和你说好的?”

    “刚你不是也没反对啊?”

    …………

    最开始我想要很多很多的,如果没有,那就很多很多的钱。到头来两件都没有的时候,其实快活也不错。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