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我跌跌撞撞的走出了璇台玉榭。这才明白何谓心力交瘁。

    玉真公主这么说虽是为了让我难过后悔,却又哪点不是真的?是我贪恋荣华自作自受,是我慕虚荣。

    如果一早便与他相知相惜…如果在进宫前一夜求他带我离开。

    不……他一早就有了惜惜,还和惜惜合着伙的哄我骗我,到头来还不是只是我一个人伤心难过,他们呢?

    哈哈,却不知在哪儿逍遥快活……阿九,你在难过吗?你伤心了是不是?那你为什么不哭?

    哈哈!哈哈哈!其实你早就是个狠心绝的人了,一个连眼泪都没有的人,还企望什么别人的真

    自以为是成全了别人的前途,却不知人家一早就是一对了。而你呢?只是个笑话!哈哈,笑话!……

    宁王府的人对你是好,可谁都明白你只是个替。太子是对你有几分意,可谁又知道到底几分是真?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笑话!我这个人是笑话,我做的事是笑话…即使我可悲的一生也是个更大的笑话……真的很好笑,连我自己都快忍不住了。

    感觉到后传来路人阵阵不满。这才发现一个人在街上横冲直撞是件多么痛快的事。我失了心似的一路乱走,眼前出现的不管是人是物都一把推开,引的街上唏嘘一片,可我只觉得痛快。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

    脚下传来振振马蹄的振动,抬头便眼看着前方有辆马车疾驰而来,我定定的看了片刻,然后笑意阑珊的迎了过去,车夫好像一直在叫我闪开,哈哈,鬼才听他的呢。

    “嘶——”马声震天,直撕了我的耳朵,却在相距还有半分的时候生生停了下来。真是无趣,我疯癫一笑,在车夫的叫骂声中又径自走了下去。

    是了,我是真的疯了,不用想也知道路人是怎样的看法,脑子却像炸开了锅似的,外面的事我看不见也听不见只是觉得忍俊不。真的很想笑,只是很想笑。

    于是我一直在笑,一路笑一路走。

    却是一个踉跄,伴随着一口冷气倒抽入喉,然后便是一阵悬空的感觉贯穿全一闪而过。

    随后而来的是蚀人心肺的冰凉,紧着向我袭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它迅速侵占了我每一缕发丝,每一寸肌肤,最后冻结了我每一滴血液。直到最后,冰凉的感觉带走了我对外界最后的感知,我知道我的气息正在一点一滴的被抽离,却终于快乐的不想再笑了。

    原来这就是掉进水里的感觉。我是快要死了吗?和上次在中宫很不一样,虽然气喘不过来的难受,心里却是豁然开朗的。

    所有的痛苦不用我再背负,所有的宿命都不用再承担,再也不用担心会伤害谁,再也不用占着别人的体去做个可怜的傀儡。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伤心难过的事了,再也不用怕被人伤害了。

    却在这一刻,我才终于感觉到了真正的快乐。

    眼前,我仿佛看到了当梦中的女孩。她眼里的怨恨让我兴奋。

    怀灵,我始终没能让你如愿!

    愤怒吧?不甘心吧?那就憎恨吧!阿九就是阿九,不做傀儡,更不会去代替什么人!你的体,现在还给你!

    却渐渐的,她的眼神由怨恨转为了悲悯,竟轻轻的向我伸出了手。而在这一刻,我迟疑了,你为什么不愤怒?为什么不难过?

    还是在你看来,我已经可悲到了无从憎恨……

    其实只是那片刻的迟疑,后乍然一道白光开启,却是一个力道又把我硬是扯了回去。

    她站的位置离我越来越远,她的手依然没有放下,印象的最后依然是她悲悯的眼神。

    最后一刻我终于忍不住大叫,不要…不要把我丢下。别让我,别再让我一个人了。

    ……

    ……

    “呕……”感觉有人在使劲的拍着我的背部,最后一口水呛出喉咙的同时,我睁开了眼睛。

    还是逃不过这可悲的命运吗?为什么我的命运总是在别人的控之下?

    “你没事啦。”是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少年,很瘦却让人看着很舒服,狭长的眼睛目光内敛却光彩流转,削尖的下巴配合俊俏的嘴唇很清秀。

    “恩。恩?”仔细看了看,我确定那是个陌生的面孔。

    “你掉到水里去了,我还以为你会死呢。”少年笑着站起。

    “是你救了我吗?”

    “不是我的功劳,是你自己求生,拼命向岸边游,我这才发现的。”

    “我……”有种很想亲近他的感觉。

    “是啊,刚发现你的时候我都以为你没气了,却听到你好像在说什么。”

    我跪坐起,“谢谢你救了我。”

    “都是举手之劳,看你也没事了,赶快回家吧。”显然没把这当回事,少年对我一笑正打算离去。

    回家?我好像从来都是没有家的,该回哪儿去呢?

    脑中灵光一闪,既然今天老天安排我遇上他。

    那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我……没有家。”

    ……嘿嘿,他果然站住了。

    “没有家?那你从哪儿来的?”少年奇异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翻。

    我默默低下头寻思着该编个怎样的借口。

    “很难过回忆吗?那,那就别想了。”

    对,就是这么回事。我低目垂泪。

    “既然你也没有家,那就跟我一起回去吧。”少年蹲下向我微笑起来。

    说谎是不对的,但如果要我选择回去,去面对那些所谓的荣华富贵,那么几句谎话就更本是微不足道的。

    恩。皇室的生活,真的是锦衣玉食于是我也曾不自的贪恋过。只是最后我才看懂,那些用在我上了也不过是别人利用和相互牺牲的幌子。

    我争,我承认。只是已经见过鬼了,所以我很怕黑。我清楚回去就必须重复面对的首先就是一颗颗貌合神离的人心,此外要做的便是用自己的余生将其习以为常。那么最后我还将会得到些什么?

    其实……我最初的愿望不只是想有更好的生活吗?那最终也不过只是两餐一宿的事吗?

    回去,我的付出会远远大于我所期望得到的。何况难道阿九脱离了别人的掌控便连自己都养不活了吗?

    最起码我不笨,所以我知道该如何选择。

    无论如何,只是有一条,我不想回去,也终于是不会回去的。

    ……

    因为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再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了。

    看着眼前少年的笑容,和这样的人生活,即使过着穷困潦倒的子也是会很快乐吧。“你就不怕我是坏人,故意诓你的?”

    “前提也得是我有东西能让你骗啊。”少年突然笑得很开心。

    “收留了我,就不怕生活更难过?”

    “我是帮寺院里打杂赚的几个小钱,反正一个人是苦,两个人也是苦,你肯留下,我还正好多个伴儿。”少年顽皮的轻剔自己的鼻子。

    “我叫阿九,无父无母,所以也没有姓,你呢?”

    “巧了,我也是,叫我小马吧。”

    “马?”

    “是啊,因为我跑得很快,所以别人都这么叫我。”

    “……”乖乖,还有人名字比我还怪的。

    “怎么样?你也觉得很不错吧?”小马笑的得意,他微笑的弧度真的很迷人。

    “恩!小马,谢谢你收留我。”

    “我今年十六,你呢?”

    说实话我确实不清楚自己几岁,不过以前听说怀灵郡主好像也是……“真巧,我们同岁,只是月份已经不记得了。”

    “怪不得我们会相识,原来我们有这么多相似之处,走吧。我们回家。”他笑着牵起我的手,正好对上我开心的笑靥。

    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所以越是没有人,就越要自己。

    在皇宫,我是一颗棋子,到现在也是时候了,是时候让我这颗棋子为自己的命运离经叛道一回了。

    回握上小马的指尖,我知道自己该如何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