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离宫的那一刻我就有着这样一个信念。

    我会回去的,我一定会回去的!

    时至今,心念依然坚定如初。

    走在长安大街上,看着路人都在齐齐布置花灯,心下一阵感慨。竟已一年了,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差不多是这个时候,我安逸的美梦破碎了,就破碎在这花灯节的前夕。

    荀娘,一年未见,你过得可好?

    前尘往事,思来真是费神,却看前面有人在卖花灯。去年的花灯节没过好,今年就买个灯吧,怎么也算应应节了。

    “让开!”不知从哪儿冒出个一酒气的大叔,还没听清他说什么就已经被醉醺醺的一把拍到路边。

    “嘭!”其实还没明白怎么了,我应声撞上街边的柱子。

    好疼啊!“你!怎么走路的!!”

    无视我的指责,那醉猫推了人之后竟自顾自的倒在地上睡着了。

    着的也忒快了吧?快的我都有那么点怀疑他是故意装睡。再看经过的路人,尽数都是掩鼻而去的。

    也是他活该,大白天喝这么多本就不该,醉了还不知检点到处乱撞就是错上加错!

    哼!该你在大街上睡一天,等你醒来了面对街上人的眼色,看你还敢不敢再犯。

    对!就这么干!而有恶报!我坚定不移的转去向别处。

    …………

    …………

    眼看着附近客栈的伙计把他抬入了客房,我无耐的交给掌柜一锭银子。

    做好人吧?做好人吧?

    老实说,就是现在我已走出了客栈也没能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回头。大概只是嫌钱没处花了。

    嘶……一阵凉风吹过,手背竟有剧痛传来。我低头一看才发现那里竟有数道划口,是在柱子上扎的吧。想想现在正高软枕的醉猫,我不感慨还是古人说的好啊,果然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阿九!”突然背后有声音传来。谁在叫我,好久没被人这么称呼了。

    我立刻转过,却到看清对方的相貌时才知后悔。那材……那样貌我是化了灰也忘不掉的!!

    “荀娘……”

    “一年没见,你倒出落得越发清秀了。”

    “你…好……”我希望能马上晕倒。

    ———————————————————————————

    …………

    璇台玉榭

    一路上我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荀娘?玉真公主?她们是怎么勾搭上的?

    公主、荀娘、我三人排排坐于正厅,对着她们,我笑得明艳,其实心里怕的要死。

    “别再胡乱猜测了,自你离开璇台玉榭前,我就觉得你的份有问题,然后就找到了荀娘。还要谢谢你,不然我就平白少了一个好帮手。”公主打破了沉默。

    那个……“奴婢…奴婢……”

    荀娘开了口,“承蒙公主收留,荀粉本是个靠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糊口的江湖草莽。能为公主效力,三生有幸。”

    “今儿难道有缘坐在了一起,我做主,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了。”

    “遇见故人本就是开心的事,过去那点小打小闹的,公主若是不说,阿九都快忘了。”汗……差点给人卖去做填方也能被自己说成小打小闹。我真的越来越虚伪了。

    “那是,那是。”荀粉点头陪笑。

    “今找你们来,除了想借此化解你们一些过去不开心的事,我还有些话要和雅儿姑娘商谈。”

    “是,是,奴婢这就告退。”

    终于进入正题了。听她脚步声渐渐远去,我笑面迎上公主。

    公主也不急,徐徐押了口茶又把茶碗轻轻放回边的台子上。目光随之游走,竟看到台上放着盆茉莉。

    没想到如此金碧辉煌的客厅放着这样一盆茉莉倒是别有一翻风味。只是这花却是被修剪得七零八落。堂堂公主府难道没有厅堂摆放的物件?

    “茉莉花…好看吗?”循着我的目光,公主一瞟。

    “还……满雅致的。”

    “你呀,说这话也不嫌虚的慌……”公主打趣道。

    “呵呵,公主说笑了。”

    “王维送的。”公主继续饮茶,吐息间漏出的一句。

    本想陪笑却尴尬的把笑容瞬间凝在了脸上,……“公主…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好吧,我欠你的。应该的。

    “唉……古人都喜欢借茉莉比喻手足之,也不怕你笑话我这个出家人对他其实……”

    我再没心装腔作势。何必说得如此坦白,我欠你的……你收留了我,我却抢走了你心的人,再难听的我也受得。“奴婢有罪。”我起跪下。

    “你是有罪。可我又何偿不是自作自受呢?也好,你我鹬蚌相争,起码谁都没有占到便宜。”公主笑着扶起我,“只要他好,那就够了。”

    “他……好吗?”

    “好,当然好了,自他和惜惜成亲之后便去了济州,过着神仙眷侣的子,前几还听上长安的官员说,惜惜就快临盆了。”

    不经意的,我嘴角一记抽动。

    “这,这么快啊……可惜济州路远,不然真,真该去恭喜一下的。”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些,天知道我几乎是费了全的力气才不至让眼泪夺眶而出。

    “我就知道你会替他高兴,早前已经让回去的官员替你带话了。”

    “带,带话就不必了吧……惭愧,当惜惜替我……如今王公子恐怕都不知道还有个我呢……”一点灵光突然闪过,我猛然抬头对向公主,“除非?!”

    “是啊。王维可是当朝难得的才子自是聪慧不凡,如此聪明的人当然一早就洞悉原委了。”公主说得轻描淡写。

    “…………”我不要知道后面的事了。

    天啊。我今天为什么要出门?为什么要走过那条街?为什么要救起那个醉汉?……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是个天生的聋子!

    “哦,对了,李、王、郑、卢、崔是我朝的五大贵族你知道吧?”

    “略,略有耳闻……”我强撑着维持自己还算稳当的笑容。

    “我们李家虽是皇族,在这五族之中却属旁系。说来惭愧,这五姓正统自恃血统纯正,竟对我朝的嫡亲公主也是兴趣缺缺。”

    “那他们…可真是大胆。”

    “这个嘛,倒是见仁见智了。反正皇上都没说,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是……”

    “你还不知道吧?王公子虽然素来不喜浮华,不过他的份却正是这五族中王氏的正统。呵呵,我想以他的才思、相貌,其实也不难看出。大概,你也一早就知道了吧?”

    王维竟是豪门之后……公主你现在和我说这些莫非是想笑我作茧自缚吗?你是在笑我贪恋荣华,你是在笑我为了攀附权势却到头来一场空吗?我屈辱的看向墙角。

    “你看这堂上的画儿,好看吗?”

    “公主……”

    “其实吧,王公子和惜惜一早就订了亲的,所以二人才会经常都来我这儿走动,本来他们不想伤你的心,还嘱咐我瞒着你,不过看你现在也有了这么好的归宿,应该也不会介意了。所以,索说出来大家一起开心开心。”看着我的脸色由白转青,公主笑得很得意,“你看这堂中央的画儿,到底好不好看?”

    原来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唱独角戏…自己把自己耍的团团转还以为别人都不知道。

    “那是王公子还在长安时画的,说那是想和心的人一起住的地方,看那房子,那树,真是好看。连我都想住进去了,只可惜成亲后去的匆忙都还没来得及给画儿落款,你看他多着急,想来现在一定就过着这画中的生活了。”

    “奴婢真的…突然很不舒服,要先回府了。”我要离开这里,现在!马上!一刻也不要多呆!

    “都是宁王妃半个女儿了,就别奴婢奴婢的了。你等等,我去让下人给你备轿。”

    “不必了,我可以自己回去。”公主嘴唇依然不停的动着,我坚毅的转过,耳朵里早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我想哭,却终究连大气也喘不上来,最后拼尽着最后一丝力气走出门去,强迫自己不要去扶门墙,其实眼前早已什么都看不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