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我承认我是个很现实的人。

    从我确定自己上发生了类似借尸还魂的事至今,却是越来越平静。当然了,对于这点,其实连我自己都很咋舌。

    太子说得没错。自打入了宁王府至今虽没有什么明文的公告,我却一直过着贵宾的生活,一切用度都是郡主的标准,走到哪都有三五个奴仆随行。哈哈,看来王妃是越看我越顺眼准备把我当女儿养了。

    都以为一直在宫里伺候别人突然份变了会不习惯,可在这里我却又发现了自己居然还有如此之强的适应能力…………好吧,也许只是一直没遇到机会发扬我贪恋荣华的根

    荣宠万千,而我独独最的却是和王妃相处的时候。

    有时候我们并不说话,只是静静的一起看书,可心里却是暖暖的;有时只是在一旁静静陪着她刺绣,其实我的绣工并不好,却每每有种母亲就在边陪着女儿共绣蓝图的错觉。

    那时起,我发觉自己真的很喜欢刺绣,不是因为我绣帕上那一只只类似水鸭的鸳鸯,只是其中温馨的过程真的很让人留恋。

    至于李琎,其实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但印象中他好像总在对着我笑,他的笑容很浅、很儒雅,却充满了溺,人不知不觉就陶醉了下去。

    有记忆起,虽然从没离开长安,却从不知道长安街道的繁华,无论是入宫前在酒店还是璇台玉榭,每天都有干不完的事,自是想不到出去看看。入宫后就立刻从体力耗损迅速升级到了心力透支,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这些都没什么好遗憾的,因为今天世子带我上街玩去了。

    你想啊,走在街上边跟这么个面如冠玉的“跟班”,当引来无数路人、小姐的驻足回眸,那叫一个自豪,虽然…一路下来,从路人的眼神里,我读到他们给我的定位居然清一色全是,丫头!!

    没关系,外的名分一项不是我计较的,只见我东摸摸西看看,什么好玩买什么,什么贵买什么。我是个弱女子嘛,这么多东西哪里拿的动,我们是微服出门,所以当然不会带随从啦,都很合理是吧?因此,一切的重物只好劳驾我们亲的世子大人了,没办法,其实奴婢也很为难的呀。

    你可能见过跟在主子后默默走的丫头,可能见过搀扶主子并肩而行的丫头,可你见过让主子帮着搬东西的不?路人们都给我看好了,丫头嘛,这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这个丫头是怎么伺候世子下的。

    东西越叠越高,就快把李琎整张英俊的脸全遮住了,可是路边好东西的出现速度却长的比这更快。哇~~前面那个摊子挤了好多人,不去一定后悔死了。

    …………

    “小心!”我只听到很多东西落地的声音,还有一个力道把我从后面生生扯了回去。

    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跌进李琎的怀里,转过去才想起刚刚自己差点撞上公主的鸾驾,没错,正是玉真公主的鸾架。

    公主看到我了,不难捕捉到她惊讶的眼神,她大概还不知道我已经出宫的事了吧,只是在她平静的外表下为何我还隐隐感觉到了愤怒?

    仪仗走远了,我暗暗嘘了口气,才发现自己竟一直以暧昧的姿势半倚在李琎上。“大哥…”我很庆幸自己还知道在大街上叫他大哥而不是世子来引路人注意。

    李琎依旧笑得潇洒,手肘轻轻一托,我便直起了子,“可惜了这么多好东西都摔烂了。”我低头看着地上的狼藉,轻轻嘟囔,脑里却是一片空白。

    “是我的疏忽。只剩下这个,不知是否足够弥补雅儿妹妹的心了。”他笑得泰然自若,边说边从像变戏法似的从衣襟中拿出一支发簪。

    我很给面子的甜笑着接过簪子,而其实心里,我确实早已开心的不能自已,然而估计没人会信,那种开心的感觉却是想哭的。

    生平,这是我第三次收到礼物。

    第一次,准确的说应该是荀娘给我准备的惊喜,如果不是出了意外,我恐怕已经是哪家豪门老爷的填房了吧。

    第二次,是公主送我的金锁,说是礼物,却更像是赏赐抑或交易,一直没办法去用心的珍惜,即使后来被我送给了合子妹妹,心里却觉得它是去了更适合的地方。

    而这第三次,我把玩着手中的簪子,可以的话,我想它陪着我,一直陪着。

    “走!”我抄起他的手,闪进了小巷里,直到气息未平的笑着回过头时,对上了他不解的神。哈哈,原来一个人要是好看起来,无论做什么表都可以那么漂亮,“堂堂一个贵公子居然当街送东西给个丫头,路过的小姐、姑娘们的还不都恨死我了,站久了会被认识的,那我以后可有的倒霉了。”其实是我突然很想抓你的手,可我说出来你能接受吗?

    “哈哈,可没人把你当下人。”李琎笑得无奈。

    “大哥虽然没把我当下人,可在您边一站,小女子就俨然是个丫头了。”我笑着将簪子带上发髻,“好看吗?”

    李琎不语,只是浅笑着牵起我的手,他的力道很轻却是不容易滑开的。回去的路上我们再无其他言语,只是牵着,静静的牵着。

    一支并无特别的发簪,被珍的感觉却真的很好。

    只是我知道,其实我一直都清楚,那样的关怀只是因为死去的怀灵,却是并不属于我…

    不过无所谓的。起码这副躯壳真的是怀灵,既然只是一段思缅之,就由我这个新的宿主来做个替吧…反正,谁都知道我并不是怀灵。

    夜深了,我松开发髻照例坐在镜前再欣赏了一遍自己的皮相,“呼…”一阵夜风吹熄了蜡烛,四下顿时变得漆黑一片,我缓缓起生怕撞坏哪里,便慢慢儿的向窗口挪去。

    忽然,窗上印出了一道黑影,形虽快,我还是看出那是一个人,还来不及想到下一步该怎么做,却已被人捂嘴压到了墙角。

    来人一把扯下面巾,才借着月色看清原来是太子,他轻轻放开捂在我嘴上的手,我却不改毫无波澜的神色,“真是镇定,就不怕来的是个登徒浪子?”

    镇定?我明显是被吓傻了的……

    别怀疑我的判断能力。因为良久之后,我才感觉心脏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似的猛然加速,“……”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被吓坏了?”

    真了解我。却还未来得及开口,只觉子一轻已被他打横抱起。

    啊!你要干嘛?!不一会儿悬空的感觉结束后,立刻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被他轻轻的放在了上。

    ……?……!

    那个…这里是宁王府……怎么好在别人的地方…不,不太好吧?……

    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近,我的眼睛瞠得越来越大。却在相距还有一指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笑得温柔……

    而接下来,只感觉边的被子被轻轻扯了过来,缚在了我起伏剧烈的口上。

    ……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傻?

    “连着看了好几夜的卷宗,今夜不知为何特别想你。”

    “干嘛把自己的那么急?”还好,没因为紧张而失了说话的准头。

    “没办法,父皇盯得紧。”

    有意无意的,他又向我压低了半分,却接着又以一个完美的弧度抽离远去,然后定定站回了沿。

    “这就要走?不是忙好了吗?”我仍定在上一动不动。

    “还没呢,只是想你了,今夜五弟会替我一直守在书房,只是每隔一个时辰都会有当班的御林军经过,夜长梦多总是不好。”

    “太子……”

    “我要走了,照顾好自己。”是一个很让人安定的笑容,然后他转向窗口走去,却忽然顿住了脚步,待他转时,我才发现却是自己不知何时竟伸手扯住的他的袖角。“恩?”他温柔地以目光相询。

    在他浅笑得凝视下,我感觉自己眼里闪过了极大的流转,便千言万语都没必要再多说什么了,“你也是。好好照顾自己。”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看。

    “笨丫头。”太子伸手轻捋我的刘海,却在语音未落之际,人竟已消失不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