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皇后出殡的那天。

    惠妃一敛服站在我的前面。“做得好。”哀视四周的同时,惠妃轻轻对我说道。

    “是娘娘洪福齐天,雅儿不敢居功。”嘴上虽说着不敢居功,可我心里比谁都明白一句不敢居功已经撇不干净我所犯的罪孽了。

    这一辈子,也许这一辈子都只是活在惠妃的影子下了吧。

    这是我的报应吧,可皇后却不一样了。无相寺宝象庄严、曲径通幽,如今既已超脱,希望这里的暮鼓晨钟可以宽慰您的亡灵,至于阿九所犯的罪过,只有等他与您相聚了再行请罪了。

    皇上徐徐走向面带泪痕的惠妃,而这一刻我面露的哀切之色竟不是装的……

    “谁对本宫好,谁在背后搞小动作,本宫心里清楚。今你为本宫做的事,他…本宫是不会忘记的。”待皇上走了过去,惠妃向我侧目一笑,这才发现,她很美,整场仪式里犹如一朵鲜艳的牡丹绽放在宫的一角。这些子玩弄心机,竟全然没有注意到过。那么,在这数连番的争斗种,不知如此粗心的我还错过了些什么?

    台阶下偶有一人牵动了我的视线,衣衫变了,他的神态却早已印在了我的心里,就仿佛早已存在了的。那的青衣哥哥!后来经打听知道他其实是宁王的世子李琎。现在的他虽是一的缟素却依然俊朗的像个天神,举手投足无须衣饰自显雍容。

    真是惭愧,入宫至今所见所闻何奇之多,竟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还是愣住了,总觉得已经认识很久了,总觉得他和我的过去有着莫大的关系。

    唉…前尘种种莫非过眼烟雾,知道了又如何,如今的我即使与他相认了,即使真的有关系,即使侥幸真的做了一个郡主,又如何?除了给那个家族带去耻辱还能是什么?结局呢?不过是被草草配人或者丧失一生一世的自由。

    可惜那都不是我要的。所以我拒绝。

    压低眉角,我把自己隐的更深了……

    仪式结束,我刻意等所有人都离去了才匆匆出门。

    其实心里还是若有所失,空的就像一个刚漏空了的水袋一样。

    “为何躲着我?”越过门槛的那一瞬,却听到后有人倚着门墙轻描淡写得向我问道。

    青衣哥哥这又是何苦?“不知阁下是哪位王亲贵族家的公子?雅儿入宫时尚浅,礼数不周,无状了。”

    “是你!这世上断不会有第三个人长出如此的容貌了。当我在中宫外就认出你了。你怎么会到宫里来的?为何不认我?”他激动得顾自上前抓住了我的手。

    “世子……”我迟疑着试图抽回双手,却不知下句该如何应对。

    能说什么呢?是告诉他,我是太子下的宠姬还是惠妃的红人吗?然后在等着他鄙夷的眼神?

    “怎么?那胆敢把酒洒在我上的人今居然连个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了?”

    “当……难得公子还一直记得……可今…”我已不是当的我了。

    “我就知道是你,我是不会看错的。”

    他开心轻拍我的肩膀,我却转侧肩将其滑了开去,“宫中地,公子怎可如此不顾礼法。”我把脑袋压的低低的不敢看向他的眼睛。“奴婢出生寒微,只不过是为了过活才进宫为婢的卑女子,不值得您如此挂怀。”要赶紧离开了。

    “有没有人说过,你长的很像一个人?”李琎还是没打算就这么放弃。

    是你上次提到的怀灵吗?谁知道呢,也许就是我吧?

    只是就算真的是了又如何?这样的我,如今还能做什么?“谁?一定是个贵族家的小姐吧?可惜我从小在酒肆长大,像也没用了,只是巧合吧。”

    我想马上抽的,可是望着他凝视的眼神,双腿就像生根了似的,就是挪不开步子。

    那样怜的目光,似与记忆一角深埋的东西重合了。是属于过去的回忆吗?还是因为记事至今一直渴望却从未被人如此待过?真让人留恋,我几乎想一直沉沦下去了,只可惜理智正好死不死的占上了我的心思。

    他轻触到我的面颊了,我应该偏脸逃开的,可是却……

    即使有多不应该。唉……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始终还是那样渴望着这样的关怀。

    宫之中,两个份格格不入的人竟在光天化之下公然举止亲昵。无论传到惠妃还是太子耳朵里,都是对我很大的打击吧。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没骨气的放不开。因为也许以后,也许以后就再没机会被别人如此关心了吧?

    实在是太愚蠢了,即使久经寒冷了,为什么依然没办法改变靠向温暖的天

    可若是将来死在了这一点上,我却也算不冤枉了。

    “怀灵!”不远处突然传来的惊叫瞬时将我俩拉回了现实。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为什么一定是在最暧昧的时候被人发现…我真后悔刚居然会这么理所当然的想什么死不死的。

    我份复杂,由我担下这事儿,最坏也不至去死。可若换做是他,就是同时得罪两边的权贵了。

    一想到这儿,于是我第一时间转挡在了他前面。若是惠妃抑或太子容不得我,这个结局许是迟早的事,我这样的人,若是真的死在这里,怎么也好过将来死于自己的恶行之下吧。

    恩,这样的话,会是个不错的结局。

    此刻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只感觉着一股气顿时贯穿了全,眼中似有滚滚流充斥着双眸,看着前方便是鬼门一般,只想直直冲了上去,却在迈开步子的前一瞬被他生生拦到了后。

    他会后悔的,他一定会后悔的,等他后悔的时候…等他后悔的时候……不知为何,思及此,我便觉得失去理智似的用尽全力的想要推开他。只是没想到看他一副清瘦的样子竟然丝毫不为我的力量所动。我不甘心的欺进他后,用力撮着他背后的衣裳。

    “这是惠妃娘娘边的女官,母亲你也觉得和怀灵很相似吧?”

    原来他知道我的来历。我默默的松开了他衣襟上的手,安静站在了他后,那么这位就是宁王妃元氏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也纳闷呢,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人长的那么像你那过世的妹妹。”

    “是啊,她进宫前曾与儿子有过一面之缘,要不是妹妹……也差些错作是怀灵了。”

    他想说那个郡主天生痴傻吧?

    低着头,我用余光偷偷打量着眼前的贵妇,很有书卷气的母亲形象,是那种看一眼便会觉得她应该是个母亲的人。有这样一个母亲,有这样一个母亲一定是件很幸福的事吧?

    “天色不早了,就让儿子护送母亲回府吧。”李琎笑着扶上了母亲的手,每一个动作很随意却都透着完美的弧度,却在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目送他们离去,却在转时依稀看到妇人眼中泛有水光。嘴上虽然没说,夫人心里其实还是在为郡主的离世而难过吧?

    “李姑娘好大的面子,竟连宁王世子都对你格外垂青。”轻嘘一口气,正为刚刚的虚惊暗自宽心时,背后居然又有声音响起。我的下巴顿时以一个完美的弧度立起来,怎么大明宫的人都喜欢站人背后说话的吗?

    是惠妃边的翠儿,看来老天确实没准备特别优待我。没想到刚刚的消息走的比我想的还快。所以说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的。“这就随翠儿姐姐去见娘娘。”

    “我几时说过娘娘召唤?”

    ……?“这么说是翠儿姐姐不放心刻意折回来接我的?”我笑得乖巧。

    “今的事,翠儿只作没见到也没听到。只是,请李姑娘记得,凡鸟始终是凡鸟,就像路边的鸟雀,即使飞上了枝头也没人会把它们当是凤凰的。”

    “承蒙教诲,雅儿记下了。”我微微屈

    凡鸟?没有飞上枝头前谁也没有资格说谁注定不是凤凰。望着翠儿远去的影,一条清冽的微笑自我嘴角漾开去。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