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我走了进去,前方,皇后背对着我正在梳妆,较之上次的那次的谋定而后动,此时的中宫竟出奇的安然。

    铜镜中皇后面容祥和,不同于上次繁星点点的发饰,只是绾了简单的一个发髻,那条条银丝此时看来竟也不那么刺眼了。似是突然察觉到我来了,皇后转向我,却是一袭红衣,艳若骄阳。

    “这是我当在册封大典上穿的,十几年了…一直未曾再动过,你看还合吗?”此时,皇后像个待嫁的新娘般羞怯、不知所措。

    “……”

    皇后转失魂落魄的看向镜中的自己,“瘦了,不如当时丰腴了,连这衣服似也撑不起来了。”

    “皇后……”

    “我告诉你,那天我穿着这衣裳走上大,群臣都跪拜脚下,好不闹!…还有陛下,他当时看我的神眼……那么惊艳又充满了慕的目光……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皇后的目光由恋渐渐转为哀切。“而那之后,就好像再也没感受过皇上那样的目光了……惠妃妹妹进宫了。她实在是冰雪聪明又讨人喜,而之后…皇上的目光就再也离不开她了…哈哈,我是皇后,母仪天下,我与惠妃姐妹相称,互敬互,怎能为了这点小事起了猜妒之心…”

    “……”……

    “告诉你个秘密哦。”皇后突然耍宝似的对我笑道,“起先惠妃生的二子一女都是她亲手害死的呢。”

    “……!!”我不可置信的瞠大眼睛。

    “尤其是她的小女儿上仙,可是我亲眼看到的哟。”皇后笑得更得意了,“当时,她的手在女儿的脖子上一点一点的紧下去……然后孩子就发出‘嗯!嗯!’的作响。”皇后将双手捏拳在间,“像这样,‘嗯!嗯!嗯!’…起初,孩子还知道挣扎,慢慢地,就……”她说得津津有味,而我却再也听不下去了。

    “别说了!您早就大势已去,再说些污蔑我家主子的话也不会再起什么作用的。”我强迫自己压下已经不受控制的心跳。

    似是没听到我的声音,她径自又说了下去,“那时我好害怕…我怕极了,所以我转就跑。”皇后双手用力的抱住额头,“下台阶时,不知谁在后面推了我一把……然后…我就觉得肚子好痛……再醒来时,我只听到惠妃哀求皇上不要追究我害死她孩儿的事。皇上好生气的…他重重给了我一记耳光便拂袖离去。”

    “……!!”我惊的说不出话来。

    “而我腹中块,也被那一跤…摔掉了……后来,太医告诉我,说我再也不会有孩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夙世冤业啊。”皇后笑得更加开怀了。

    这就是宫围的斗争吗?仗势欺人的不一定就是恶人,而流血受伤的也许才是幕后黑手……

    突然从震惊中觉醒,我撑起摇摇坠的体,竭尽全力的爬向皇后,“皇后娘娘!快把我藏起来,惠妃已经得知您带走我的消息了,很快,他们就会赶到的!”

    寒风中皇后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哈哈,又何必躲藏呢?命中注定的,那就逃不开也躲不掉了。我是这样,你也是。”她将脸转向我,竟是无限的凄美。

    语音刚落,皇上已在惠妃的随同下冲进了中宫,看到我失魂落魄的趴在地上,泪痕满面,更是怒从中来,“你是皇后啊!当年的事我都不和你计较了,起初惠妃来求救,朕还不信,想不到你竟真的变本加厉,连个丫头都不放过了!”

    轻轻捋去额际的乱发,王皇后缓缓起,却笑开了,“臣妾自知有罪,但请皇上赐臣妾一死。”

    不要承认啊!会死的!会死的!

    …不!…不是她…不是她!……我很想大声为皇后辩护,却只是无力的趴在地上。

    “你!”皇上明显是被震住了。“既是你所求…那朕就……”

    “皇后……皇后……您要的汤饼到了!”侍女团儿端着一碗气腾腾的汤饼急急忙忙冲了进来,“皇后,汤饼到了。”语音未落竟已成哽咽。

    “皇上可否许臣妾吃了这碗汤饼再上路?”

    “汤饼……”似是被什么猛然撞了一下,皇上竟一时语塞。

    “原来…陛下还记得当年我爹爹拿衣服换了一斗面粉,给您做生汤饼的事……”一滴冰凉的泪水滴入了气腾腾的碗里。

    “毕竟是患难夫妻啊……罢了…”皇上转离去,惠妃怨毒的尾随其后。

    “娘娘……娘娘我们没事了。”团儿哭着爬到了皇后的脚边。

    “大势已去……躲得过这回…那下次呢?”王皇后颤抖着端起瓷碗,低头含泪轻啜汤。

    我费劲全的力气爬坐起,跌跌撞撞的离去,只是一路都忍不住那间的笑意。

    秘书监姜皎因与我那段关于《凤凰傲意图》的谈话被认为是擅造废后谣言,没几便是一道圣旨下来,被赐死了。

    幕后走漏消息的正是我。因为惠妃一击未成,为免牵连,必须要一个替死鬼。因为这个时候我需要得到她的信任。

    至于王皇后呢,她果然说得没错。大势已去,就逃不过了。不久,皇后还是因为符厌事件被废为庶人。人们都说,是国舅王守一送了块刻有天地铭文与玄宗名讳的霹雳木给皇后,还四处宣扬说带着它可保佑早生贵子,往后将可与则天皇后相比。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是谁在背后搞鬼。

    惠妃娘娘决定采纳我提出的符厌之计时,我好开心…总想着偌大一个大明宫总会有一两个明眼人看出破绽,暗暗期待着,惠妃娘娘的野心也会在这一次的计划破败中消散。

    呵呵,真是可笑,我如此粗劣的一招栽赃嫁祸,到最后竟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识破。皇后早已心灰意冷,要一块木牌何用?宫中正处多事之秋,一项胆小的王国舅怎还敢带前朝就已明令止的巫蛊之物入宫,不仅如此还四处宣扬这种形同谋反的言论?

    ……呵呵,皇后败了,败在大势已去,败在无心再战。

    而此后,惠妃的野心也在这场胜利中越发涨大了起来。

    入秋以来,风就像没停过似的,而荒唐的事也一件一件接踵而至。未等我走近,又是一阵风已将房门吹开,一素衣妇人正端坐其中专心诵经。须臾,她放下了手中的佛珠,缓缓睁开双眼轻念了一句,“你来啦。”仪态祥和。

    我依然站在门口面无表后的宦官已徐徐递上了白绫。

    “走到这步田地,如今,也就只有我那好妹妹惠妃还会记得我了。”王皇后轻抚白绫,哑然失笑。

    “成王败寇,奴婢也只是奉命行事。”

    “还是小心你自己吧。你知道的,她不会留你的。你清楚她那么多事,她一定不会留你的。”下巴架上白绫的瞬间,皇后突然孩子似的笑道,只是下一瞬,宦官已然撤去了她下的凳子。

    “总有一天,你也会和她一样,深陷下去,最后什么都失去了……哈哈…总有一天你也会被权利蛊惑…哈哈…哈……”

    看着她的脸上闪过挣扎、无奈、痛苦,最后定格成了一脸的不可置信,眼睛圆睁,嘴角却似乎透着一丝……解脱?

    房梁之下,一切已归于平静。我侧目望着她最后静止的梁木,不知过了多久,竟怎么也移不开双目。

    “嘭……”一碗刚做好的莲子羹摔在了地上,随后,我听到了团儿进门后抱着皇后的腿失声痛哭。

    “我早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回答了王皇后最后一句话,我缓缓的走了出去。到了门外我冲着守门侍卫徐徐说道,“去禀告皇上,就说皇后病逝了,还有…屋里的那两个人…就都葬在一起吧。”对,我说的是两个人,也包括了屋中皇后以外的另一个人。外面的风不知何时竟然停了,空留一阵令人作呕的味道弥漫在周遭,它阻隔了一切生的气息,就连团儿最后一声惊叫也似传不到我耳里了。

    你说得对,她迟早也是会把我除去的,只是还不是现在。

    我要活下去就要靠向更强大的势力,更需要在现在得到她更多的信任。这是唯一的活路,却是步步凶险,若是何时老天觉得我的罪孽够了,那便随时把我收了去吧,只是早就没有退路的我,只要活着一刻,就再没办法停下来了……

    呵呵,其实只是一心想过的更好,却不知何时自己的双手早就沾满了鲜血。

    这大明宫中从来没有永远的敌人,却更没有永远的朋友……这一课是皇后您用生命给我上的,阿九再次受教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