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按时间算,刚刚惠妃娘娘那儿的事也差不多该传入太子耳中了。自打第一次见面后,没过几便被太子接来了宫中,想来对我应是有几分怜

    恩,是该好好想想回去后该如何做才好把整件事发挥到最好的效果。

    想着想想着,却发现这么快就已到了太子寝宫,我正踌躇着该怎么进去,忽见宫墙边站着两名侍卫,我本能的躲到了一边。

    “都快午时了,怎么人还没来。”

    “噤声!太子吩咐的事哪轮得到你我插嘴。”

    太子吩咐的?在等人?还带着刀…是在等我吗?若是发现我有异心便立即拿下还是当下处决?

    太子啊,只道你对我或有几分真心,却忘了生在帝王家,若要活命先要舍弃的便是良心……呵呵,虽是这么说,我又几时真心待过谁?

    好。只是一场互不知的交易而已,既已孤注一掷,那就索加大筹码。

    太子…且让阿九陪你玩把大的。

    “秋风伤,两位哥哥为何伫在风中而不入内?”我好整以暇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巧笑倩兮。

    “…这……太子听说惠妃娘娘深夜召见,恐有差错,命我兄弟二人在此守候姑娘平安归来。”

    若是守候为何带刀?“如此,辛苦二位哥哥了,那武惠妃临行前送我这把扇子,不好当面推辞,就请二位哥哥交于太子处置吧。”

    “姑娘一夜劳累,请先行进去休整,太子已在偏厅等候。”

    “有劳二位哥哥。”很好,我也想见他。

    “太子…”我悄悄推门而入。

    “雅儿!”对方一个箭步把我抱在怀里。

    “让太子担心,是雅儿的不是了。”我抵在他肩头,眼神冷冷。

    “她…没为难你吧?”

    “雅儿一介弱质女流,又怎会入得了娘娘的法眼,只是寒暄了几句,自是不会与我为难。”为难?她真为难了,哪怕打我一下,你会如何?

    太子宽慰一笑,“如此便好,她若敢动你一下,我定要搅得这后宫鸡犬不宁!”说得真是咬牙切齿。后宫到底谁说了算,一看便知。敢问太子可就不觉得心虚?您言重了,言过其实了!

    若是没有门口那一出,许是我就信了,大概还会很感动。只是此刻我只能惊叹一句,你我演技实在不相伯仲之间啊,“要太子如此挂心,雅儿真是百死难赎其罪了。”我刻意把下巴往下压了压,心却更冷了。

    “快别说这话,你为我受的苦,我心里明白,他我登上大宝,虽是不能许你后位,但后宫佳丽三千,总会有你一席之地。”

    “雅儿自知份低微,蒙太子不弃带在边已是知足,还谈什么名分,只要能常侍太子左右,哪怕是一时一刻便是一生足矣了。”

    “雅儿……”

    …………

    “大才子王维要娶亲了?”

    这句话如一道闪电把我劈回了我的神智。

    “是啊,听说那二位都是因为常去玉清公主那儿走动才相识的。真是好福气啊。”

    “听说那王公子长的眉清目秀不说,年前才以二十岁之年金榜题名呢。”

    “是个状元吧,我还听说玉真公主对他也是极为仰慕,只是不知怎的却娶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姐。”

    “传言毕竟是传言,公主怎么也大了王维十几年,不足为信。倒是大好一个才俊就这么成了亲,真是可惜啊。”

    “是你心里吃味儿了吧?哈哈”

    “死丫头,看我不打死你…别跑。”

    成亲了?!和惜惜……

    所谓心战讲究伤人不伤己、点到即止,阿九实在太小看公主了,真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能跳出,居然就马上成全了他们。

    这一局阿九输了…输得血本无归,输得心服口服。只是你王维空谈与我心灵相通,最后还不是分不清来人的胡乱娶了别人?呵呵,真是人生如戏。

    发觉腰上的手顿了顿,我诡魅一笑,闭上眼睛抱着太子的手紧了紧。

    有个白衣公子翩然倚坐桃花树下,专注雕刻,神肃穆,落英如雨看不清样貌,想要走近,才发现双腿似是被什么缠牢了般,无论如何竟也挪不开半分。

    …他起走向我了。是他!真的是他!

    “昨遇见桃花树仙,她说你我的缘分已经尽了。”

    “其实我一直都在骗你…”望着他黯然的眼神,心也不由的抽痛起来。

    “骗就骗吧,就像飞蛾扑火,明知道会死还是会去。做人也是,若是真的了,不是定要走在一起,只要你好,那么,我就很好。”他眼神空,一片桃花掉落在他额上,衬的他面色惨白。

    “缘分若是尽了,那是一刻也不会多留的。你我都没什么好多想的了。”不是的,这不是我要说的!我是想在他面前忏悔的,我只是想在他面前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只是想对他说……

    然后他的影已渐行渐远……伸手去抓,却早就晚了……

    别走!别走!是我的错!请你…请你不要离开我。

    然而无论我怎么声嘶力竭的伸长了手,他却似乎离我更远了。

    突然他转停住了脚步,我开心得追了上去,“桃花树仙答应我,每年的今天都会代我来探望你。无论怎样,请你一定要快乐。”只差一点就可以抓住他的衣袖了,却在这一刻,他消失了,完全离开了我的视线,空余片片落英占满了我的眼睛。

    一口冷气倒抽入口,惊恐的感觉把我瞬时推回了清醒。

    “啪啪啪~~!~~”刘府的门口因这一连串鞭炮巨响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不一会,喜娘背着一红妆的惜惜出轿门了,再一看迎接马上的不正是王维吗,只见他一喜服驾于黑马之上更显器宇轩昂,嘴角虽是笑的,眼神却是黯然。

    新人入喜堂了,赫然望见前方贴着鲜红的囍字,竟艳的似要滴出血来,孩子的嬉闹声、宾客的道喜声、人们相互攀谈的声音,所有人都在笑闹,交织在一起却似隔着层厚重的棉布,除了自己重重的心跳什么也听不真切,心里某块地方也越发安静起来。按上的紫檀木架着一把荷花玉如意,两朵并蒂荷花交缠在莲蓬的经埂上,莲蓬中央镶着块圆润的通红的暖玉,寓意新人如方中,将来百子千孙、开枝散叶。此时却更似那的落英,柔柔的、暖暖的。

    牵着新娘,缓缓前行…每走一步,便是一个心跳,越要忘记,回忆却越是清晰……

    那在落英台,看到你那哀切冷清的神,我便呆了,站了许久都不敢出声,惟恐是遇见桃花树仙。悄然走近,虽是背对着,可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就是她了。

    桃花树下,看着你离去的影子,那样遗世独立,脆弱的好像一碰就能折断,永远都好像独自背负一切孤单上路。那种孤独的感觉顿时就蚀人心肺的迷了我的双眼,只那一瞬就好像已经过了一辈子。

    “一拜天地!”一连便在那树下等了好几,直到又感觉到了你的脚步…你一定不知道我那时的欣喜若狂…而我告诉自己,绝不再让你离去了。只是,当发现你看到木人的神时,这才知道若是真的了,不是定要走在一起,只要你好,那么,我就很好……

    “二拜高堂!”到底心有旁骛,每次去到璇台玉榭总是心念未动,人已走到了落英台,本以为此生不会再见…却没想到还会有书楼那一昔梦,此生便再无悔了。

    “夫妻对拜!”那,你披着黑色的斗篷,我看到你无限留恋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才是我木像上雕的人,而我后的惜惜只是个替,我也知道,若我追了过去,你定会抛开所有…可之前已经得悉公主所画苏武牧羊,我明白,对于不识时务之人,她是绝不轻恕的…那么与其由你承受,后痛苦,不如就让一切,在我的手里结束了。明我便带着惜惜远调济州……倘若你是云雀,就让我做这开笼之人吧……既是你选的路,我定会走下去,既是你为我安排的替,我会娶…只是云端之上难免雷电交加,望你这只小云雀珍重千万……

    “礼成!送入洞房!”阿九……抛开凡尘种种,来生…愿在桃花树下双双终老……

    感觉到枕边人的异动,原本熟睡的太子,紧了紧搂在我上的手,“夜深了,快睡吧。”

    “似是要下雨了。”

    太子笑着抚过我的发丝,无限宠溺的说道,“竟害怕打雷下雨的。”嗓音犹如呓语。

    感觉天上乌云闭月,周遭全都是黑压压的,恐是真的要下雨了吧。忽然狂风大作,连窗子都被推的吱嘎作响,声音不大,却听得我心惊跳…风啊,莫不是连你也在愤怒我的所作所为?

    我微微闭目,全然不知眼角有泪渗入枕巾……

    屋外,惟留一棵桃花树在风中颤颤巍巍。

    抛开凡尘种种,来生愿在桃花树下…双双终老……

    月下,玉真公主轻轻端起茶碗。起风了,一片桃花悄悄随风飘于茶面之上…今宵是你洞房花烛之夜,一定不会觉得冷吧……轻轻押下一口茶,全然未觉肩上寒衣已然滑落……

    今夜的长安,起码有三个人会夜不成寐吧。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