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冉冉 书名:御风词
    所谓终结

    杭州

    九月的杭州似乎格外的,只有晚上难得迎上几丝清风。我来回于花园,想借晚风带走那似乎在上生了根似的闷,直到累了,便坐在摇椅小憩。忽现一点星零从月上脱落,光芒万丈地坠向这里。

    抬头望向夜空中的白玉,只觉散发着慑人的魅力,直教人无法抗拒的动望去,渐渐的似乎灵魂正听从着什么的蛊惑,缓缓被抽离躯壳,只是下一瞬……一个刹那……随后一切恢复平静……

    扭曲的时空,一起似乎都在扭动着,一切似乎都被扭曲,黑暗中偶见点点零星,却似乎也是扭动着的,唯后传来细碎声响。

    一姿容绝代的女子姗姗而来,只是苍白的脸上不带任何生气却掩不去那一丝似有若无的惑人微笑,诡异的让人不敢去琢磨却又迷蒙着不住淡淡的心痛……

    “你……你是……”

    “我叫怀灵,你是我一千年之后的转世。”

    我一定是在做梦……狂想症,要么就是人格分裂,“呵、哈哈哈,这位妖怪,错了,鬼魂小姐,您老是不是乘着今天风和丽,月明星稀的,来我梦里旅游来着,那个什么,您随便转转,想吃点喝点千万别跟我客气哈,吃好喝好,走的时候就不用和我说了。那个没什么事就放我去接着睡吧?”

    直到一脸的谄媚嘴脸都快挂僵了,女子却依然故我的沉默着,“还没发觉吗?你是我千年后的转世,我们的灵魂亿万年来都受着同一个诅咒。生生世世和另一个人的宿命相伴在一起,却永远不能和他走到一起。”

    “鬼魂小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你大老远跑我梦里来是不道德的。我是长的没你漂亮,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尊重人了呀。你这样……”眼前的灵体不知何时已经变的半透明了。难道是被我感化,准备迷途知返了?“我是很同你的遭遇啦。”正继续说教,突然发觉自己不知何时也变得轻飘飘起来,每个关节都好僵硬,不受控制。

    “到你觉醒的那天,真希望你还能有今的心境。刚才的动作,已经催动我太多的鬼力,能撑到现在,看一眼千年之后的自己,我很满足。”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盘古开天辟地之后,我们本是空谷里的一株龙尺。一,那颗龙尺上了飞过天空的灵,因此触怒盘古大神,被罚生生世世与灵命运纠缠,生生世世都不得相见。那种痛苦每一世我们都在反复经历,然后忘却,再重复经历。你不会明白在魂魄走过轮回镜时,之前几世的痛苦回忆全部加诸在上时时什么感受!不!这个诅咒太可笑了,我们必须结束他!”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一炷香前我刚死去,难得死前竟遇上百年一见的天狗食才能有机会见到千年之后的你。你的命运是属于千年之后的时代,如果把你的时间停留在大唐,那么我那一世的诅咒便无法左右你,你可以见到灵的转世,也可以破除我们的诅咒!”

    “他?你说的那个灵的转世吗?可是我,我不会破除什么诅咒啊!我也不知道大唐该怎么去。”诅咒?

    “一炷香前,我刚刚死去,正好可以给你。这就送你去大唐继承我,这是最好的时机。”

    “我是不是梦糊涂了……”怎么闹钟还没响,快把我弄醒啊!

    “别这样,这不是在梦。我们注定要在那里毁灭那个诅咒。这样,我们就可以免去以后千万年的痛苦了,一想到这里是不是很开心?……我这就送你过去。”

    “什么动作,什么鬼力,还有,就算真有诅咒要破除那也是你的事!你没问我愿不愿意凭什么替我决定?!”

    怀灵突然笑的很黯然。“是吗?好与不好倒不觉得那么重要了,到底我想要的也许只是一个终结吧。”

    “终结?……”

    终结吗?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世,幼时在孤儿院被同伴欺负,抢不到饭吃,经常跑去吃搜水筒里的残羹,结果高烧不退无人问津,苍天怜佑,这样都没把我病死。到了高中,孤儿院的阿姨不肯再付学费了,我靠奖学金读上去!

    到了大学终于遇到一个心曲相合的人,以为得到幸福了,却没想到老天让我经过诸多磨难不死,只是为了让我承受更大的痛苦……那个男人居然是我生母和她丈夫的孩子,而我只是个肮脏的早该消失在这个世界的种,卑微到应该永生永世躲在地洞里。我是所有人的污点,丑陋却永远都死死的粘在上,渗入皮肤。

    一直是挣扎着活下来的,如今发现自己尽力珍视的生命居然是这样肮脏不堪,却依然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毕业了,为了忘记,为了脱离如此卑微肮脏的影子,我夜夜敖红眼睛的工作、工作。酒桌上,为了客户一个点头,白酒就可以当清水一样成瓶干下。为人处事费尽心机,和善微笑下竭力谋算着每个人。我处处小心,步步盘算,别人要花一个星期做的案子,隔一夜我就可以红着眼睛呈报给上司。是的,就这样我成功的当上了最年轻的人事主任。在别人羡艳、惊叹、鄙夷、不屑的目光下始终保持优雅的步态。虚伪并忙碌的活着,直到……

    这才发现,自己一直都为了摆脱暗而更暗的活着。那么我的终结呢?

    “终结吗?”我惊讶于自己再次找到了体的控制权,“好啊,你要终结,那我给你终结。”呵呵,终结?

    女孩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虽然依旧是那么的没有生气,那么的苍白。“我的宿命在于你的抉择。”我这才发现她的影此刻正如水中的涟漪般……开去……慢慢开去……直到完全恢复平静。

    耳边猛然传来凄厉的哭声,不知道对方在哭什么,只是因为听到,心里也跟着觉的好难过,真的好难过。

    我不自的随着哭声飘了过去……

    —————————————————————————

    哭声……还是哭声……四周全是是哭声。

    好不容易终于抓到了点声音,用尽全的力气感觉着它的源头。

    哭声渐渐退去了……

    “好歹是宁王府家的小姐,虽然生前痴痴傻傻,死了还是这么大的排场。生于富贵就是好啊。”

    “别多话,赶紧做事吧。”

    ……

    “恭送郡主上路……”周围众多人都在这么喊着。

    郡主?!莫非?我正在经历传说中的借尸还魂?还是个郡主(口水……),是那个梦里看到的姑娘吗?一定是上天感应到我在发达城市过着狗一样的生活,特地让我来见识上等人的生活吧?份是个郡主也就算了,还是那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实在是过分的我自己都看不过去了(继续口水……)。鬼魂小姐——我太你了!你!!

    哈利路亚~从今以后鱼翅漱口再不是梦。哈利路亚~即将有大叠大叠的钞票,错了,银票等着我用来剪窗花。哈利路亚~以后东海的顶级大珍珠也只够让我当弹珠耍耍了。等等!冷静,冷静。怎么可以这么点糖衣炮弹就被冲昏头脑,忒没出息了,就那么点小小的甜头就搞的飘起来了,还左摇右晃的……

    等一下,好像是真的在晃?什么声音?

    “嘭嘭嘭……”好像是泥土砸在木头上的声音,恩~听声音木头还实的,到底是古代,东西就是比较足称……

    泥土?木头?他们不是打算这就把我埋了吧?那个什么?等一下,我还活着!!你们的郡主还没死!!放我出去!!!——我的银票窗花……我的东海弹珠……我的顶级漱口水……我的人生——谁来救救我啊——

    只可惜,灵体刚刚完成附,除了动动脑子,再无多的力气控制体了。做好人吧,做好人吧……这难道就是我的穿越史??……好端端跑来就是为了直接再死一次??!

    我为什么要说“再”啊?希望现代的自己还是活着的。老天爷,你一定要保佑我回得去才行啊……

    入夜……哭声渐渐退去……一切尽数笼罩在了黑暗中,月亮的光华也变得格外璀璨,第一屡月光过来的时候,我的手指动了一下。好像能动了,可是我都被埋这么深了,周围还放了这么多丁零当啷的,怎么动嘛。呜呜……老天……如果我在劫难逃的话,难不能……能不能让我随便捎带两件古董一起回现代?

    想的正悲切呢,突然上方又传来动土的声音。哎呀,搞什么,搞什么!也不能让我安生会儿?

    一点灵光闪过脑子。盗墓?是盗墓!有救了——我就知道老天还是我的,我的神啊,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感谢这个世上有盗墓这个行业。Come on!努力挖!我看好你们哦。

    上方传来似曾相识的声音,“伺候了您这么久,也算尽心尽力了,如今您人也去了,许我几样嫁妆也不为过的。反正东西这么多,您也花不掉啊,还是让我帮您随便分担分担吧。还愣着干嘛?赶紧挖啊!”

    “我看还是算了吧,听说无疾而终的人怨气很重的,何必为了几个钱惹这一麻烦呢?”是个男人的声音。

    “都这会子了,说这话还是男人吗?!现在人都死了,这些个金的银的,不拿也是放着的呀?给了我们这些个穷人,怎么也是功德一件啊。”

    “可是王府那边,万一发现了,难保就查到咋们的头上啊。”

    “这点你放心,我早就想好了。金城公主大婚在即,谁会为了王府里自幼痴傻的二小姐大动干戈去犯个忌讳?这触的可是皇家霉头,等一切平息了,早不知过去了多久。到时候任凭天皇老子也查不到咋们头上啊。”

    一群见财起意的混蛋!挖归挖,锄头放轻点,开棺就可以了,别破坏东西,尤其别伤着我!!

    “吱嘎!”,棺木被打开时,我真的很后悔忘记闭目装死……

    对上他们两双眼睛时,我抱歉一笑。

    糟糕……

重要声明:小说《御风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