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月草 书名:白首 约
    “驸马爷,您醒了么?”

    “驸马爷?”

    洛静是被一个宫女唤醒的,睁开眼才发现头已经升的老高了,昨天闹得太晚竟睡到了这个时辰,洛静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这几她是不用上朝的,皇上吩咐了,她的任务就是好好招待察竭尔王子。

    那宫女端来漱洗的物品,一边小心伺候着,一边回报说,驸马爷回府的东西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动

    洛静愣了一下,恍然领悟到,今天是她与公主成婚的第四天,按理说昨天就该带着公主回门的,但因为要陪察竭尔王子,便往后延了。“公主呢?”

    “茗儿姐姐已叫了几次,但……”

    宫女有些为难的看着洛静,洛静心中了然,淡声问道,“不肯起?”

    “嗯。”宫女点点头,“还下令说谁敢吵她就剁了谁。”

    这算是起气么?洛静微微一笑,想着昨天公主可是折腾的不轻,估计把自己给累着了,便柔声吩咐“别吵她了,让她多睡会吧。”

    宫女感动得泪眼汪汪,多温柔的驸马爷呀!

    公主会跟自己回去省亲吗?洛静心里很没底,事实上她也不是很在乎,自顾自的梳洗完毕,下人奉上早点时,已接近晌午了。派人去察竭尔住处知会一声自己今天有几个时辰不得空,却得到消息说王子一大早就不见了,想是出宫去了。

    “可有人陪同?”

    “听说是一个出去的。”

    一个人出的宫?洛静反应出来的可能有两点,一是他去与什么人见面,在安排什么谋,二是他回去万花楼了。若是第一种,那他行事未免太不懂得遮掩,以察竭尔的聪智,断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让人怀疑上他。那么,只可能是第二种,他去找那位花魁姑娘了,昨虽只匆匆一见,但从察竭尔的反应以及大闹青楼的事来看,洛静也足以断定他们之间有着比较亲密的关系。

    是心的人吧?他们看彼此的眼神很纯净,很依恋。

    “喂,你一大早的坐在这里发什么呆?”

    洛静回头,就看见雪翎一脸迷糊的走了过来,看她那个样子应该还处于半梦半醒间,于是笑道,“公主觉得太阳在头顶上是一大早么?”

    雪翎闻言,揉了揉眼睛,看了下外面,再看了下洛静,嘭的一声又倒桌上了。

    “饿~~”

    洛静笑得更甚了,可的公主。说话间茗儿已经送来了膳食,雪翎又像游魂似地坐起把饭菜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眼睛仍旧半眯着。

    “公主没休息好吗?”

    雪翎努力的睁开眼,但似乎效果并不明显。“做了一夜的梦,梦里都是浓妆艳抹的女人,一个劲儿的追着我跑,吓死我了。”

    这是不是去青楼的后遗症呢,洛静笑笑,人家都说那是温柔乡,公主却是噩梦一宿,以后看她还敢不敢往那里面钻!

    “公主今天有何安排么?”想起回去省亲的事,洛静觉得不管怎么样,问问还是必须的。

    “有,我要睡一天!”

    “睡太多了会头胀的,而且晚上会失眠。”

    “你想说什么呀?”

    “公主,今天、今天是归宁的子,你要不要与我一同……”

    洛静话未说完呢,雪翎猛地一下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彻底醒神儿了。“你刚刚、说什么?”

    “呵呵,没什么,公主要是不乐意去的话就当做没听到好了。”虽然不能带媳妇回去有些失礼,但托点借口说公主子不舒服什么的应该还是可以混过去的,而且,比起公主冷着张脸过去,洛静始终觉得还是不去好一点。

    不过,雪翎的反应却是出乎意料的,她快速的站起,一边埋怨洛静怎么不早说,一边吩咐茗儿去找一比较正统的衣裙。

    看她焦急的模样,洛静倒有些不知所措了,“公主,你……”

    “姓李的,我虽不承认你是我丈夫,但我嫁与你却是全天下都知道事实,三朝回门是自古便有的礼节,我若不走这一趟,别人还不知会怎么嚼舌根呢,到时候,失的是我皇家的礼,丢的是你李家的面子,我雪翎虽任,但轻重还是知道的。”

    “公主——”洛静眨了眨眼,确定眼前这人是雪翎没错,第一次有了公主样子的雪翎,真是、奇了。

    “你看我做什么?”

    “呵,我现在相信你是公主了。”洛静心里这么想着,嘴里也就这么说了出来,然后反应过来不妙的同一时间,脚上被某公主很“温柔”的踩了一脚。

    午膳之后不久,雪翎便打点好了自己。远远一望,还真是一个风姿卓越、仪态万千的高贵公主,前提是,除去走路不怎么婀娜,眼神不怎么温柔,动作不怎么优雅,说话不怎么婉转。其他的,就着装和相貌来看,还是很不错的!

    “怎么样?不给你丢脸吧?”雪翎得意的昂起下巴,在洛静面前转了两圈,以显示自己的美丽段。

    岂止是不丢脸,根本就是让人羡慕、嫉妒,雪翎是极美的,与莫璃不同的美,她灵动俏皮,如同花丛中舞动的精灵,却又有着与生俱来的贵族之气,让人不自的臣服。

    “很美。”洛静毫不吝惜的夸赞。

    公主出行那阵仗自然是少不了的,洛静刚跨出宫门就被震慑到了,前前后后竟有好几百人,奢华精致的车辇,规矩整齐的宫人,大大小小的箱子,听说那是皇上特意准备的给亲家的见面礼,可洛静怎么看怎么感觉她这不是回门,倒像是带着公主去提亲的了。

    雪翎也被惊了一下,本来打算带几个人去做做样子,转上一圈就回来,可皇上这么一弄,她是非得演好这个端庄知礼的公主了,怨啊,狠瞪了洛静一眼后,头也不回的上了车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开始紧张起来。

    洛静看着那辆极尽奢华的车辇,挣扎了一下,低着头迈了上去。

    果不其然,这样一支浩浩的皇家队伍从街上走过,顿时引发了大围观,即使坐在车里,也能清楚的听到外面在说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之类的。

    洛静心中好笑,连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见,就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了?

    雪翎掀开车帘一角,边瞄边感叹,“真壮观!本公主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呢!哈哈,快看快看,那个小孩,糖葫芦掉地上了,哈哈。”

    洛静看她一脸羡慕,便问道,“公主要吃吗?可以让人去买。”

    雪翎回过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洛静说的是什么,“堂堂公主抓着糖葫芦啃,成何体统!”

    听见这话,同车的茗儿都差点从座位上跌下来,我的公主姑哎,你什么时候体统过了!

    雪翎拒绝的原因洛静倒是能猜知一二,虽说带着这阵仗让人去买的确有些**份,但雪翎会顾忌这个?问谁都会摇头的,所以导致这结果的原因主要还要归结于另一个外部因素,那就是现在是在去镇国将军府的路上,去见公婆还吃着糖葫芦,那就显得太不尊重了。

    想着雪翎的细心,洛静不免有些小小的感动。“公主,谢谢。”

    雪翎愣了一下,没有说话,并再次将目光又投向车外,茗儿不明所以的看着洛静,洛静回以一笑,掀起另一边的车帘往外看,茗儿更郁闷了,这两个主子说话她怎么都听不懂呢,还有——这车怎么没第三个窗呢?

    镇国将军府离皇宫不算太远,只半个时辰左右就到了,辇车到时,将军府里的大大小小都已站在门口侯着了,洛静下车,伸手将雪翎扶了下来。茗儿跟着,随侍在左右。

    “老臣见过公主,公主金安!”李谷明带头行礼。

    “公主金安!”其余众人也跟着跪倒在地。

    “大家不用客气,都起吧,雪翎是辰溪的妻子,各位便就是雪翎的亲人长辈,行如此大的礼,这不是要折煞雪翎吗?”雪翎说着,亲自去扶李谷明,众人便也随之站起,然后双方目光都落到了洛静上。

    “啊,我来介绍,公主,这是我父亲,这位是我母亲,这位是我二娘,还有这位,是我大哥。”洛静指着几人一一介绍给雪翎。

    雪翎莞尔一笑,欠了欠,“爹,娘,二娘,大哥。”

    这可真是让众人受宠若惊了,大家僵硬的笑着,将雪翎让了进去,看那甜美温和的笑容,礼貌得体的举止,这下不止茗儿咋舌,连洛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脱胎换骨了?

    “我演的像不像正宗的金枝玉叶?”坐在大厅聊天时,雪翎突然凑在洛静耳边问了一句,洛静真想回问她,难道你是盗版的么?

    不过这也只能是心里想想,真相是,洛静对她笑了笑,轻轻颔首。

    李谷明与大夫人欣慰的互视了两眼,李辰溪的婚事一直是两老心里担心的,现在看他们小两口恩恩的,一颗紧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只是——

    李谷明转眼去看李元昊,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公主瞧,那愣愣直白的目光怕是连他自己也不曾发现,李谷明轻咳了一声,李元昊仍旧没回过神,反倒是把雪翎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然后很自然的就注意到李元昊在看自己。

    那个人——

    有点面熟,好像以前什么时候见过!

    “元昊,我让人弄了些特制的点心,你去看看好了没有!”李谷明说道。

    李元昊猛地回神,发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方才发觉自己刚才失态了,尴尬的站起,望向李谷明,李谷明微叹了口气,就知道他没听见自己说什么,遂又重复道,“去厨房看看点心弄好了没有。”

    “是。”李元昊对着公主作了一揖,退了出去。

    场上众人除了雪翎、茗儿,其他人对李元昊的心事都是知晓的,二夫人偷偷的打量着雪翎,心中惋惜不已,漂亮又尊贵的公主呀,就差那么一点,她就该是自己儿媳了,想着雪翎刚刚对大夫人甜甜的那一声“娘”,真是让人嫉妒。

    大夫人听得李谷明提过李元昊慕公主之事,当时只觉得难以想象,现在看到他看公主的眼神,心里又不为他心疼,心的人成了自己的弟媳,叫自己大哥,天下怕是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了,但愿这孩子早些看开才好。

    洛静看着李元昊离开的有些落寞的背影,脑中不由的想起成亲前的那天,他喝得酩酊大醉,扯着自己的袖子,一遍又一遍的说,我喜欢公主,我真的喜欢公主。

    其实,若是大哥娶了公主,应该也不错!不,应该是会好很多!起码,这婚姻里有一个人是真心的,而且若公主知道大哥对她的深,对她的一见倾心,应该也会被打动的吧,想着想着,洛静更觉得是自己拆散了一对活鸳鸯。

    大厅里基本处于尴尬的沉默,众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别人家女儿带着女婿回门,谁不是乐融融笑呵呵的呀,可偏这家,儿子带着儿媳回门,这儿媳又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下,谁还敢拉着她嘱咐小两口要好好过子、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孩子之类的不成?!有那心也没那胆啊。

    “大家不用特意陪我的,由驸马带着我走走就好了。”雪翎也受不了这气氛了,微笑着提议道。

    “是,是!”李谷明连应两声,知道公主定是不自在了,况且自己也觉得这么干呆着,半天才说一两句话,也不是事儿,便吩咐洛静,“辰儿,你好好陪着公主。”

    “是。”洛静点头应,目光落在雪翎裙下晃晃悠悠的脚上,这个公主,怕是早就坐不住了。

    “驸马,带我去看看你以前住的地方。”雪翎明媚的笑,洛静点头,带着公主出了大厅,雪翎直了腰杆小步小步的移动,待发现没人看着时,微笑变成怨气,跺着脚揉着腰,然后一股坐在地上,整个儿蔫了。

重要声明:小说《白首 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