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月草 书名:白首 约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啊

    因为外部因素,偶过了一星期断网的清心寡子,感觉都要成敲木鱼的了。

    看到有人催文,偶太高兴了,吼吼~~那说明有人支持着偶。

    工作有些忙了,但偶会加油更的,希望最晚保持在两天一更。
  世上最让人抓狂的事是什么?

    就是一个人将你吃的死死的,而你却不能狠狠的赏他一拳。看洛静轻轻松松的就解决了所有的难题,明吉汉心里特不是滋味,可又碍于之前的话,只能黑着一张脸乖乖的表示黑越会遵守约定,坐在座位上,继续着之前的表演,明吉汉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些落在自己上的目光,嘲弄和轻蔑的,他的,我答应不攻打大夏,可没说不宰了你们!

    莺莺燕燕的,真是无聊又烦人,明吉汉最终忍无可忍,说了句体不舒服,就甩袖离开了。是心里不舒服吧!众人心里幸灾乐祸,也不管人家还有个弟弟在这儿,就各自交换眼色和笑意,看他们一个个胜者的得意,谁还能想到先前的窘态呢。

    洛静放下酒杯,结束又一个朝中要臣的恭维,那人文绉绉的说了一堆乌须拍马的话,直把洛静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洛静无奈的陪笑,心想着这谄媚逢迎真算得上是一种传承了,历经千年不衰。

    “喂!”

    “公主?”

    “我们溜走吧!”

    “?”

    “你不是不喜欢那些人恭维你吗?再呆下去,还会不停的有人过来的,你听着不累,我看着还累呢!”

    “公主若是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父皇和黑越的王子、使臣们都在,我这时候怎么能走?”

    “真是个木头!你今晚算是立了大功了,父皇会睁只眼闭只眼的,至于那什么王子蛤蟆的,你管他那么多?!有父皇在,还怕冷落了人家呀?”

    “公主,这不是冷不冷落的问题,正所谓待客之道……”

    “闭嘴!这是命令!”

    “……”

    于是乎,明亮的月色下,两只小老鼠鬼鬼祟祟的往后移,然后踮起脚尖“唰”的一下溜走了,皇上无语,眼看着两只不怎么高明的遁去,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到底像谁啊,跑就跑呗,还拉家带口的,以后可得把辰儿看紧了,别被这丫头带坏了,不过,这是不是代表他们之间有进步呢?

    哈哈,要是那样的话,明天可以考虑从轻发落……

    “呼~~自由了!”皇宫一角,雪翎喘着气,一张俏脸因为奔跑染上了迷人的晕红。或许因为逃跑成功,某公主忘记了“前嫌”,对后面跟着的某人绽开一个调皮美丽的笑容。

    洛静愣了一下,为着这样天真纯美的笑容,就连刚刚被众多的苍蝇环绕的烦闷也都一扫而空了,心,在这一刻温柔了起来。

    “啊啊啊!你做什么拉着我的手?谁准你拉我的手了?!”某公主终于发觉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一下子跳的老远,紧张的盯了洛静的手一会儿,微微安心了下来,幸好,不是那只与群蛇亲密接触的手。

    “公主,是你拉我的。”洛静解释,好笑的看着面前红了脸、惊慌失措的公主下。

    瞪——

    “好吧好吧,是我的错。”洛静举起双手,投降。

    “哼——”

    “呵呵。”真是个小孩子,“公主,为什么要拉我出来?”

    “你有意见?!”危险的语气。

    “……”

    “刚刚不还巧舌如簧的,现在怎么不吭声了,怎么,本公主比那可恶的黑蛤蟆还可怕?”

    “没有,公主可漂亮,那蛤蟆怎么能和您相提并论呢!”其实想想,公主就是一处在叛逆期的孩子,哄着呗。

    雪翎很是得意,虽然知道对方不是有意夸赞,但虚荣心谁都有的。“放过你了!姓李的,本公主带你去一处地方,当作是对你帮我的奖赏如何?那里可是本公主的秘密基地哟,不怠慢你的。”

    在这宫里,有一处地方叫做摘星台,巍然耸立,直指苍天。此刻,两个人影正安躺在摘星台的顶端,一起瞭望着这神秘的星海。

    洛静将手臂枕在头下,仰看着那点点繁星和皓朗明月,这里很高,高得让人觉得已经置在天上,伸手就能够到那些璀璨的钻石,可真的伸出手去,才发现什么都抓不到。这就是镜花水月的悲哀吧,可见却不可触,再美也不过是虚幻一场,徒留遗憾。

    “好看吧,就像浮在天上一样。”雪翎开口说道,清丽的嗓音在宁静的夜里勾勒出特别的惑,“你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星星啊?”

    是因为宇宙的形成,自然的魔力。这种说法连洛静自己都觉得太煞风景,尤其是在这样宁静的夜里,这样祥和的氛围。有些东西朦胧着很美,一旦被所谓的真理、科学揭开,就失去了原有的魅力,就像现在,洛静可不认为公主下是真的想知道为什么星星有这么多,她要的只是一个让她信服、让她欢喜的答案,即使那是假的也没有所谓。

    “公主听过这样的说法么?好人死了以后灵魂会飞到天上,化成星星,守护照耀着留在凡间的人。”

    “原来是这样!”

    “呵呵,公主相信了,不怀疑么?”

    “有些东西相信会比较幸福吧……”

    洛静怔了一下,微笑着点头,是的,相信会比较幸福,因为幸福本就是一种信仰嘛。可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这点,也不是所有人明白了就都能做到。

    比如说,自己。

    “公主,谢谢你带我到这里来。”

    “嗯。”雪翎的声音闷闷的。怎么会把他带到这里,雪翎自己都想不明白,也许,是对他帮自己的报答,也许,是因为今天的晚宴提到了星星,引发了想来这里的心,也许,今晚有些落寞。

    平躺着的两人之后再也没说话,只享受着那一刻的感觉,什么都不想,单纯的瞭望星空,这一夜,很静,很美。

    直到深夜,空气里混入了些许的凉意,洛静才提议回去休息,雪翎点头,难得的顺从了她的意见,回到连云阁,彼此道了晚安,各自回了房。

    雪翎想娘亲了,那个从未见过面,只在父皇口中得知的娘亲,以前,她只是纯粹的喜欢那些挂在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今夜,听说了那个故事,突然开始想,哪一颗才是娘亲呢?最大最闪亮的吧,父皇曾说过娘亲是一个善良又美丽的人,躺在摘星台上,她睁大了眼睛盯着那颗最大最闪耀的星星瞧,到眼花也没看到星星幻化成娘亲的样貌。心里突然有些难过,是它根本不是娘亲,还是她太过调皮,娘亲不想见她了……

    走进寝室,就看到茗儿趴在桌上睡着了,看起来十分委屈的模样。

    柔和的烛光,等候自己的人,温暖的画面将先前的凉意驱散的一干二净,不论是上的还是心里的,雪翎叹口气,这么睡着就不怕着凉吗?拿出一件披风盖在茗儿上,自己洗漱完了才轻轻的推醒了还在熟睡的人,茗儿睡眼惺忪的抬起头,眨了两下似乎才认出眼前的人,“公主,你回来了。”

    “不是说了到时间就去休息的吗?怎么总说不听呢?”

    “公主不回来,茗儿不放心啊,睡也睡不安稳的。”

    “哦?我看你睡的香的嘛。”

    茗儿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公主,我去打水给你漱洗。”起往外走,看到旁边一台子上的盆和毛巾,疑惑的转过脸来。

    雪翎见了,立马摆出一副怨妇模样,可怜兮兮的开口,“没办法啊,服侍我的丫头自己找周公的儿子谈婚论嫁去了,我只好自己动手,刚刚还被水烫着了,衣服也被溅湿了……”

    茗儿汗,“公主早些叫醒我就好了,或是找其他婢女也行啊。”

    某公主委屈的眨巴着眼睛,“你睡得那么可,我怎么忍心,找其他人不是摆明了背叛你吗?我可是很专一的!”

    无语了。

    “好茗儿,今晚你就跟我一起睡吧。”

    “不行。”

    “呜~~被嫌弃了!”

    “公主,主仆怎么能共一张?!”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是我的嘛。”

    茗儿白眼,跟这个主子有时是说不通的,直接起走人比较好,刚豪迈的跨出两步,就听雪翎在后面低声道,“今晚,我不想一个人。”

    又在耍可怜,“那茗儿去找驸马来哈。”说完,一溜烟跑掉!

    雪翎笑,和衣将自己裹进被子里,阖上眼睛,期冀着能做一个有娘亲的梦就好了,或许因为时间太晚,而她也确实困了,不多久,睡梦里就出现很多闪耀的星星,比平时更大更亮,她伸出手,却飞了起来,朝着最大的那颗,朦脓中,那颗星星在对着她微笑,很美很温暖的笑容……

    最终星星化成了一个绝色女子,步履款款的向她走来——

    越来越近,雪翎似乎清晰的听到了脚步声。

    “公主?”

    “……”

    “公主??”

    “嗯?”雪翎迷糊的应了一声,突然觉得什么不对,猛地睁开眼,一张俊美的面孔放大的出现在眼前。

    “啊——!!”惊呼着坐起,肩膀与旁边那人的额头相撞,洛静吃痛的闪开。

    “你怎么在这里?”抓起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实,完全忘了自己一件衣服都没脱,雪翎恼怒的瞪着那个揉着前额的人。

    洛静冤到家了,“不是你让茗儿传我的么?”

    “茗儿?”

    洛静重重的点头,真不明白有什么事非得现在说啊,刚睡着茗儿就把门敲的砰砰响,大有你不出来我就敲一夜的架势,无奈的来了吧,这罪魁祸首却窝在被窝里睡大觉,你说气人不?!

    虽然是不怀好意的叫醒了她,可自己也算是温柔了,用得着这么大一教训么?洛静抚抚被撞到的地方,疼啊。

    雪翎愣愣的坐在上,看洛静那一脸委屈的模样,应该不是假话。突然,脑中电闪雷鸣的冒出一句,“那茗儿去找驸马来哈。”

    这丫头,竟来真的?!

    “茗儿呢?”

    “她说你要跟我单独谈谈,去睡觉了。”

    火!

    “你是笨蛋啊?对着那什么王子的不是聪明的吗,居然会被一小丫头骗到,还擅闯本公主的寝宫,知道该当何罪么?!”

    “她骗我的?”

    “废话。我可能半夜三更的找你吗?”

    谁知道你会不会?

    “你在心里说我坏话对不对?”

    “没有。”

    “真的?”

    这个公主好像越来越精神了,洛静心里悲叹一声,今天是愚人节还是怎么的,还有这种整人行动?谁知道是茗儿自己鼓捣出来的主意,还是眼前这个主儿设下的陷阱,不管怎样,自己是那个有理说不清的人就对了。将揉着额头的手放下,转,“公主休息吧,辰溪明天再来领罪!”

    呆呆的望着那人转、离开,看都不看自己,雪翎有些懵了,不过心里算是给洛静下了一个定义,笨蛋、色狼,外加目中无人。

    刚踏出雪翎房门的洛静愣是背后一阵恶寒,强烈感觉到,前途堪忧啊。

重要声明:小说《白首 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