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月草 书名:白首 约
    新婚的驸马爷一回宫就钻进了藏书阁,几个时辰都没挪地儿。且看他一锦衣,黑发玉带,翩翩潇洒的站立在书架前,认真的查阅着手中的书本,那景象,震撼得藏书阁的管事老太监心里倍儿疼。

    唉,年轻真好!是男子真好!长的俊美真好!有老婆真好!有个公主老婆真好!!荣华富贵真好!有权有势真好!

    怎么他就那么幸运呢!年纪轻轻便达成了所有男子一辈子的追求,真是让人羡慕又嫉妒。

    老太监深叹了一口气,用力的摇摇头,企图将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个干净,人啊,还是脚踏实地做自己事的好,起精心的泡了一盏茶,端过去,“驸马爷用些茶水吧。”

    洛静从字里行间微抬起头,莞尔一笑,“谢谢。”

    老太监微微愣了一下。藏书阁珍藏了数万本经典之作,用句俗话说,真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了。宫里素来无趣,常有些妃子贵人的来取几本琴谱棋谱的解解闷儿,或是拿些诗词歌赋的风花雪月一番,但来找书的都是得宠的婢女、太监,个个把头昂的鼻孔朝天,正眼儿都不带瞧一眼的。哪曾有主子亲自来寻书的,今儿碰见,本已是受宠若惊了,不想这位高贵的驸马爷竟开口道谢,或许,他会是个不同寻常的存在。

    看着细细呡茶的驸马爷的侧脸,老太监一阵恍惚,心里想着再多说两句个近乎,这倒不是为了得到赏赐或求得方便,只为着这个人让人打心眼儿里想接近。目光从端着茶盏的手移落到放置在一边翻了大半的书上,《星卜怪谈》,再看被抽出来堆置在一旁的几本书,都是些星象、测算、占卜、奇闻异事的,心下疑惑,这些书从他管事以来,几乎都没动过,怎么,驸马爷竟对这个感兴趣?

    “只是无聊,翻着看看罢了。”

    听到驸马爷的声音,老太监错愕的抬起头望过去,那人已放下了茶盏,继续翻看起那本《星卜怪谈》,脸上仍是认真淡雅的表

    刚刚,是幻听了么?已经老到这份上了??

    察觉到那道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洛静转头,“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老太监略显慌乱的低下头,收拾了茶杯,脚步匆匆的离去。正走到门口,与一小跑进来的小太监撞在一起,两人大呼一声,都摔了个四脚朝天,杯子跌落在地上,粉碎骨,留下了一片茶渍。

    洛静听得声音,走将出来,不雅的揉搓着股的小太监一见她立马腾地一下站起来,凑到她面前,“奴才可找着驸马爷了。”

    “有事吗?”看小太监额头渗出的一层汗珠,就知他已经跑了许多地方了,心里不有些歉意。

    “皇上有请!”

    洛静点头,应了一声,依依不舍的合上手里的书。老太监慢吞吞的爬起来,瞧见了,上前一步道,“驸马爷可将这些书拿回去看的,只待老奴做个记录便可。”

    捧着一摞书从藏书阁出来,这才发觉天已大黑了。想是藏书阁点了许许多多支蜡烛,照得屋里堪比白昼,这才没注意到时辰。小太监寸步不离的紧跟着,几次提出要帮忙拿书,都被洛静拒绝了,看他到现在还气喘吁吁的模样,哪还忍心让他当苦力。

    这么晚,皇上召见会是什么事呢?心里想着,不觉脚上也加快了几分。

    “驸马爷,不是那个方向,皇上在公主那儿等着。”小太监急急的叫住往御书房方向的主子,给他指明正确的路径。

    洛静顿住脚步,不在御书房或是皇上的寝宫,反在公主的寝宫么?

    小太监见他停了,看着自己,以为自己说的不明白,遂又解释道,“就是七公主的寝宫,连云阁。”

    洛静嗯了一声,改变方向,往连云阁走去,只是步子却不像先前的焦急了。小太监纳闷了,这驸马爷也忒奇怪了点,新婚燕尔,不守着如花似玉的新娘子,反把自己埋在书堆里,天黑了也不回去。知道皇上召见急匆匆的,知道在公主的寝宫反又慢吞吞的了,真搞不懂!

    一脚踏进连云阁,便见着坐在大厅里,微笑着喝茶的皇上和坐在一边翘个二郎腿,晃晃悠悠的公主下,这演的是哪一出?正想着,茗儿走过来,接了洛静怀里的书,轻声道,“皇上等好久了。”

    正要行礼,皇上正色道,“辰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洛静小心翼翼的回道,“儿臣不知父皇摆驾,让父皇久等了,请父皇责罚。”

    这一句一个“父皇”唤的皇上受用,原本还努力维持的严肃顿时垮了台,只见他笑道,“朕倒不急,是公主等得着急了。”

    洛静下意识的朝雪翎看去,就见她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撇清关系,“才没有!父皇这是诬赖!”说完,还狠狠的瞪着洛静,一副“都是你的错”的表

    皇上呵呵的笑了,又看向洛静,“辰儿啊,以后你去哪里也跟翎儿说上一声,别让她一问三不知的。”

    洛静还没想到该怎么反应,这边,公主下已经呛声不干了,“本公主才不要管他的琐事,当他的管家。父皇要是想知道,只管派个人十二个时辰跟着他,保证随传随到!”

    皇上装作认真思考的模样,“这样啊,翎儿这个建议甚好。只是晚上,也得有个人站你们房门口看着了……”

    “停停停停停!”公主下忙打岔,拉着皇上胳膊谄笑道,“翎儿觉得这事还是翎儿来做的好,就不麻烦父皇找人了。”

    “真的?可别勉强哦。”

    雪翎咬牙切齿,“一、点、都、不、勉、强!”

    洛静有种感觉,十分强烈的感觉,以后的子不会好过了。呜呜,父皇你绝对是故意的!

    “不知父皇召见儿臣,所为何事?”想来皇上不会这么闲逸致,为了“陷害”他故意跑一趟吧?自己应该没这么大面子!

    皇上笑笑,“怎么?朕来看看,辰儿不欢迎了?”

    真就这么闲?!洛静抑制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刚想回答说不是,谁知皇上岳父突然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惨相,“也是,朕一个糟老头子,跑来破坏你们小夫妻甜蜜温馨的夜晚,太不知趣了!”

    这演技!!

    当皇上真是埋没你了!

    可怜洛静不能也不敢吐槽,还得一本正经的“安慰”皇上“受伤”的心灵,“怎么会呢?父皇过来,儿臣与公主自然都是十分欢喜的。”

    虚伪!两人都忒虚伪!公主下不客气的在心里给自己的老爹和老公下结论!

    “哈哈……”皇上高兴了,满意了,这才说回正题,“辰儿,你与翎儿昨儿个才大婚,本来朕想着批你几天假,不用急着上任的,但现下怕是不行了,黑越国察竭尔王子携使者来访,朝中免不了要准备一番,你居要职,是闲不了了!”

    “黑越国?”又一个没听说过的。

    皇上看出了洛静的疑问,心想着这驸马当真是避世的可以,对周边形势全然不知啊,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他是将军之后呢。“黑越国是个游牧名族,男子个个都是骑马箭的好手,国土虽不大,但它的实力却不容小觑,黑越与我大夏非敌非友。这次黑越王子来大夏,明则加强两国友好关系,实际上却是暗下查探我国国力。据说这个察竭尔王子聪明无双,曾让不少国家丧失威严,乖乖臣服,此次,不得不防他一防。”

    “父皇,你别担忧了,我朝人才辈出,还能被那什么王子比下去?!再说了,他再怎么厉害,不也就俩胳膊俩腿,翎儿就不信他能翻得起惊涛骇浪来!”雪翎甩甩手,不以为然。

    “呵呵,翎儿说的是。”皇上笑笑,心倒也因为她这几句话轻松了不少。或许,真的是自己太紧张了,黑越虽强,但自己也不弱啊,哪那么容易被他搅出乱子。

    “后天便得摆宴为王子接风洗尘,辰儿,这事虽有钦天监和礼部负责,但你多担待着点,别出了什么岔子。”

    “儿臣遵旨!”

    好不容易送走了皇上岳父,回过,还没松下的一口气又提了起来,此刻,公主下正抓着她拿回来的几本书,笑脸盈盈,连声音都温柔的跟猫儿似地,“这是驸马拿回来的?”

    洛静背后冷风层层,僵硬着脖子微微点头。

    雪翎笑着向前,直到与洛静的脸相聚不到十厘米,淡淡的兰花香气飘散在两人周围。洛静心跳加速,不自然的将目光转开,前世今生,她何曾与人这般亲密过,正想着逃开,却听雪翎在面前问说,“我与这书,哪个好看?”

    温的气息扑在脸庞上,洛静直觉的抬眼看雪翎,公主那表羞的,洛静脑里直直的只冒出了一个念头。她迅速抬手放在公主下高贵的额头上,又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对比一下,好像没发烧啊。

    公主大人呆愣了一下,生气了,一把拍掉抚在自己额上的手,凶巴巴道,“都怪你,天黑还在外面乱逛,害得本公主被父皇念叨了好半天,说我是什么不称职的妻子,鬼要称职了!”

    “呃……”还是这样正常些,“公主教训的是!”

    “切~~”公主下不满的努努嘴,将手中的书用力的塞进洛静怀里,“我让茗儿找了一间房给你,搬出皇宫之前,你住那里!”

    “哦。”洛静将拿回的书一本不落的重新抱在怀里,对茗儿道,“茗儿姑娘,劳请带路!”

    茗儿干笑着摆手,“这姑娘二字省了吧,叫我茗儿便好了。驸马爷,请跟我来。”

重要声明:小说《白首 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