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月草 书名:白首 约
    这天,普天同庆。

    皇上在御花园摆宴,犒请群臣,又下旨大赦天下,减免了百姓三年的赋税。这种新皇登基才会有的优待,竟成了“嫁妆”,由此这位七公主的受宠程度便可见一斑了。于是,百姓们在歌功颂德的同时又不八卦起了这位幸运的驸马爷了。

    李辰溪是谁?

    三之前,十有**的人都会茫然的摇头表示不知,但现在,就算你拉起埋在田埂里的大叔,他也会两眼放光的告诉你,是咱们的驸马爷呀!

    驸马爷……

    听到这三个字,洛静扯出一丝苦笑,盯着眼前明明难过失意却仍在强颜欢笑的人看了一会儿,抬起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慕容越,他说请她好好公主。

    手指轻轻婆娑着金制的杯沿,洛静的目光投向角落里一个买醉的人,昨天,他也对她说过这句话。

    上天真是开玩笑,明明有两个深公主并如此优秀的男子存在着,何苦硬让她这莫名其妙穿越而来的一缕孤魂当上了驸马,缘分,果真是最不可理喻的东西!

    尤其是孽缘。

    “你争取过了吗?”

    慕容越一愣,显然没料到他会一语道破自己的心思,有些不安的观察着他的反应,淡淡的表,没什么异常,这才微微点头。想起昨,第一次鼓起勇气,坦白自己的心意,翎儿却说只能是兄妹,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宁可下嫁一个陌生人也不愿接受自己,直到今天,他见到了这个让他嫉妒不已的“陌生人”,心好像突然明了了,原来十多年的陪伴终究比不上一面之缘,翎儿喜欢他更甚于自己……

    李辰溪,李洛,你一定要好好待她!

    洛静微微颔首,没再说话。今之前,她还在期盼着宫里能传来消息,说婚礼取消,可是天总不随人意。公主大人啊,你怎么就不坚定立场反对到底呢?

    道贺拍马的人一波接着一波,洛静看得都有些眼花了,驸马真是一件苦差事,从今天一早,就祭天、祭神、连鬼都祭了,一大堆的规矩、礼数也弄得她够呛,好不容易忙完了,又被众人灌酒,要是醉了倒好,可问题是她偏醉不了,为啥呢?不是她酒量太好,只因皇上“仁慈”,让小太监给她斟的酒全是水,说是要让她有一个明明白白的洞房花烛夜!

    皇恩浩啊,一肚子的水,苦水。

    当她一脚跨进那个“洞房”,看着满屋子喜庆的布置,竟有了些许温暖的感觉,但更多的是不安。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脸上,转头望去,是一个浅紫色衣衫的俏丽女子,略一思索,可不正是那陪在“凌七”边的随从!

    茗儿也认出了洛静,心里稍微安然了一些,至少不是一个丑八怪,应该也不是一个坏人。

    一群嬷嬷叽里呱啦的讲了一些要注意的细节后,跟着茗儿一同出去了,顿时,房里只剩下一对新人!

    尴尬的看了眼上端坐着的女子,洛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终于,有人受不了了!

    “还不揭下盖头,是想闷死本宫么?”冷冽的声音从边传来,洛静愣了下,犹犹豫豫的往前踏了几步。

    揭开霞披,一个鬼脸面具出现在面前,青面獠牙,甚是恐怖!

    要是别人估计早吓破胆了,可洛静是谁呀,看啥恐怖片也不会皱一下眉的高人,于是啥反应也没有,自顾自的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

    这波澜不惊的表深深打击了某人的自尊!

    面具被粗鲁的接掉,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女子面色红润,眉似新月,素齿朱唇,美轮美奂,与高贵雅丽气质不符的是长长地睫毛下,那双灿若星辰的明眸正恶狠狠地瞪着桌边的人。

    “是……是你?!”雪翎一溜烟的跑到洛静面前一个劲儿的盯着瞧,“你在这儿干吗?”要债要到洞房来了??

    “你说呢?”

    “你就是父皇选的那只癞蛤蟆?!”怪不得父皇说以还债呢!

    “……”

    “喂!你帮我赢回玉佩呢,我很感谢,但驸马是父皇选的,不是我的意思,明白么?所以别想我会承认你!”

    “哦。”明显放松的表

    “你什么意思啊?娶我你很不乐意是不是?”火大了,她有很差吗?想昨天,越哥哥还说喜欢她呢!越哥哥……一想起昨离去时,他脸上受伤的表,心里不由得一阵疼痛。不是故意要去伤害他,只是她做不到他,现在言明总比给他机会再说分开来的好些。

    “本公主累了,你……出去!”

    “哦。”洛静十分听话的起,刚打开门,魏公公一脸坏笑的站在面前。

    “驸马爷这是要去哪儿啊?还是早些歇息吧。”

    “多谢公公提醒。”关上门,又坐回桌边。

    “喂,你干吗又回来?再不走,我打死你。”雪翎张牙舞爪,警惕的看着去而复返的某人。

    “门口有眼睛。”

    “一定是父皇派来的,真是的!”

    “现在怎么办?”

    “……”雪翎认真看向桌边的男子,剑眉如梭、明眸皓齿、唇红齿白,当真是个美貌的人,这等容颜只怕许多女子也比不上分毫,但是……再好看也是只危险的动物!

    就在某公主分析着某人的危险级数时,某人端起杯子。

    “别……”

    “什么?”喝了一口的洛静奇怪的抬头看她,然后眼睛一黑,没了知觉。

    雪翎叹了一口气,“……没事了!”

    长时间的纠结之后,雪翎用力扶起昏倒在桌上的人,就在这时,门忽的打开,一惊之下,力气失了大半,支撑不住洛静的重量,雪翎整个人跌倒在他的上。

    愤愤的抬起头,刚想骂几句,睁眼一瞧,皇上带着几个太监宫女出现在眼前,每个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

    皇上更是毫无形象的张大了嘴巴,随后走到刚刚爬起来的雪翎边,附耳轻声对她说,“翎儿啊,本来朕还担心你们会不和,看来朕是多虑了。不过,你也别太猴急了,吓坏了驸马爷,哈哈……。”

    听得这话,雪翎脸顿时涨的通红,连忙解释,“父皇,刚刚……我们不是……”

    “朕明白!哈哈,好好享受你的洞房花烛夜吧,朕再去喝两杯。”皇上非常‘理解’的朝她挑挑眉,扬长而去。

    她发誓,如果他不是她父亲,她一定把他的眉毛给刮了。

    看着昏死在地上的李辰溪,雪翎恼羞成怒的踢了他一脚,“真是个瘟神,这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薄薄的纸窗,洒在典雅芳香的屋子里,幔红的纱帐如同瀑布垂落在地上,上,一个男人仰面躺着,俊朗的面容仍旧带着微微的倦意。

    “喂,起来!”一只白嫩纤细的手很不客气的推了推上的男人。

    “嗯?”洛静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微愠的容颜。右臂有些刺疼,像是被人打过一般,头也昏沉的厉害。不舒服的微蹙起眉,洛静吃力的坐了起来。

    “驸马爷,您醒啦?”茗儿笑嘻嘻的问。

    “谁让你叫他驸马的?他才不是!”雪翎两手插腰,瞪了茗儿一眼,又转向上的洛静,“你要在我上赖到什么时候?!”

    “呃?”洛静一怔。这才发现自己在新房里,而且还是在上。

    昨天……

    成亲了?!

    “我……你……昨天?”没做什么吧?

    “哎呀,驸马爷,昨天您做了什么自己都不记得了吗?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茗儿凑到他面前,也将手插在腰间,一副义愤填膺的表

    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洛静心里暗暗地想,不过现在哪是想这个的时候啊啊啊!!!

    “我……”洛静敲敲脑袋,混混沌沌的,只记得有人在外面拦着,她出不去,之后就没什么印象了。

    “公主你看你看,那副事后不认账的表。”茗儿蹦到雪翎边,指着上的洛静。又转过脸,同的看向雪翎,“公主,你怎么这么可怜啊?茗儿真为你不值!”

    洛静抬头看向雪翎,一脸的不知所措。

    “好啦,茗儿你别逗他了!”旁边的雪翎插口道。这丫头,跟他闹个什么劲儿呀?

    “我哪有啊?”茗儿换上调皮的笑容,“他昨天睡得跟个死人似的,害得公主您在桌上趴了一夜耶。您看他什么都不记得,早知道这样,昨天就该把他扔地上不管的!”

    “对……对不起。”洛静低声道歉,心里的石头可算是落下了。可是,明明没喝酒的……

    “你以为本公主乐意管你啊?!要不是那死太监在门口站了一宿,我早把你扔出去了!”而且还害她那么丢脸,真是越想越气!

    “那公主您干吗把他抬上,自己趴桌子呢?”茗儿凑上来,故意逗她。

    “那是因为本公主太有侠义精神了,懂不?”

    “哦~~”

    “你这丫头造反了是不是?你刚刚那是什么表?”

    “什么表?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茗儿翻动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还装傻充愣的在地上寻找了一通。

    “好啊,我让你看不见。”房间里,公主、女婢笑着打作一团。

重要声明:小说《白首 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