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月草 书名:白首 约
    洛静的求见很快便得到了应,来引路的人正是先前宣旨的魏公公,往御书房的路上,偶尔遇见几个太监宫女的,都只低着头脚步匆匆的做自己的事,长廊外侧,侍卫模样的人皆手握腰间的兵刃,面无表的笔直站着,像是雕像一般,给人无形的压迫感。

    这就是宫廷啊,比想象中的更加威严,更加令人窒息。

    “李大人,这就到了。”魏公公停下了脚步,冲洛静微微行礼,便进去通报。不一会儿,洛静就跨进了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御书房,跪在了天下最权贵的人面前。

    “起来吧,其他人都退下去。”平淡的声音在桌后响起,洛静低着头,听见几个人轻轻掩门而去,霎时间,房内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和翻动纸张的声响。

    洛静拜谢一声站起来,不敢多言,只静静地站候在一旁。

    桌后,皇上从奏折中抬起头来,“见朕何事?”

    “我……草民……”

    “你不打算抬起头看看朕吗?”

    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洛静疑惑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略带笑意的熟悉面容。

    “你!”洛静惊呼出声,但很快神色又恢复正常,跪下请罪,“草民不识龙颜,先前多有冒犯,请皇上恕罪!”

    皇上笑笑,起亲自伸手扶她,“你救驾有功,何来的罪?还有你已是中书侍郎,官至二品,理应称臣才是。”

    “草民不敢……”洛静将心一横,将两道圣旨双手托起,大声道“恳请皇上收回成命。”

    扶上她胳膊的手退了去,房里又恢复了一片安静,洛静不敢去看皇上的表,但能想象他一定很生气。果然,冰冷的声音传入了洛静的耳中,“你知不知道抗旨是什么罪名?朕可以将你李家抄家灭族了!”

    洛静没有顶撞,也没有求饶,就那么静静地跪着,倔强傲然。

    皇上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不执迷于功名利禄,不屈卑于达官权贵,一傲骨却彬彬有礼,被他如此威胁却仍泰然自若,没有任何失礼之举。果然啊,自己的决定是没有错的,李辰溪就是最适合雪翎的人。

    “哈哈……好辰儿,不愧是燕儿选中的人!”皇上好不介怀的大笑出声,赞赏之溢于言表。

    “……”洛静一脸茫然的看着龙椅上那个笑容可掬的老人,心里打鼓了,皇上不会被她的拒绝给气傻了吧?

    许久,笑声终于静默了下来,皇上缓步踱回椅子上,神略显悲伤,“有没有兴趣听朕说个故事?”

    洛静点头。

    虽然不很明白事怎么突然演变到听故事上,但看着那个窝在椅心里的苍老影,忽然觉得,那个人是那样的孤独,他需要一个能倾听的人。

    “可还记得我们相遇的那片树林?”皇上的声音像是从远处飘来,可洛静能感觉到平静语气的背后隐藏的怀念与心痛。

    “记得。”

    “朕最心的女子就沉睡在那里。”他的脸上浮现出异常的温柔,就像恋中的小伙子般笑得幸福而满足。

    柳飞燕,他的燕儿,是这个世上最美丽的女子!

    时间回溯到二十年前,那时,他是太子,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很得皇上的倚赖,江南水灾,他主动请缨,亲自押送赈灾粮银。受灾的况远比他预想的来得严重,庄家被淹,百姓没了收入,无良商纷纷囤货居奇,将粮食卖出天价,买不起的粮的人只得去吃树皮草根,而就在这时,又闹起了瘟疫,虽可汤药治疗,无奈百姓连米都买不起,哪还能有钱去看病,最后被传染上的人越来越多,病越来越恶化。

    当原本闹繁华的城镇如此萧条冷清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愣了好久。朝廷之前已经拨了一批粮食救灾,怎还会饿死这么多的百姓!贪官、商,从百姓的只字片语里总结出这两个词,他带人直闯官府仓库,当看到那一袋又一袋堆积的粮食时,愤然拔刀砍下了县官的脑袋,又将所有囤积粮食、获取暴利的商一个不落的斩首示众,那天,血染红了双眼,却得到了大家的欢呼拥戴。

    可是,疫还在加重,虽然他命人从各地运来了药材,那些大夫却再也开不出救人的方子。就在那时,她走进了他的眼中,也走进了他的心里。

    看到她温柔的为那些别人躲都躲不及的病人把脉、喂药时,他心里的一块柔软被狠狠击中。

    那两个月,他们一起发粮、熬药救助百姓,一起爬上屋顶看星星,她说她叫柳飞燕,她边一直跟着一只白狐,她唤它小白。

    灾难过去,他修书一封说想体验百姓疾苦,便跟着她浪迹江湖。

    她是一个奇女子,他总这样想。她会医术、会武功、会琴棋书画,在那段天涯海角的子里,他惊奇的发现,柳飞燕三个字在江湖上有着崇高的地位和名望,可她从来不像那些武林莽汉打打杀杀,相反,她只救人。

    他跟着她走了近两年,直到圣旨传来,皇上病重,才不得已回了宫中。他说不想做皇帝,只想和她一生一世,她反劝,要他做一个好皇帝。

    他坐上了龙椅,册封了原来的太子妃为后,又将几个妾氏封了妃。她说她不喜欢皇宫,他便在离京城不远的湖心盖了一个简单的屋子,种上她喜的桃树,不久,她有了孕,他取名雪翎,意在飞舞的雪,因为他可的女儿出生在漫天飞雪的子里。

    从未想过她会离开他,只记得她脸色苍白的躺在上时,他心痛的难以呼吸,她说就将她葬在这片桃花林,她要永远永远守在他们相过的地方。他哭了,一生里唯一的一次眼泪。他如她所愿,让她沉睡在这安静美丽的地方。在桃花林外种了许多树木,运用五行形成迷宫,他不想任何人扰了她的清静。

    他时常会来看她,而白狐则一直守护在她的墓旁,十七年来从未变过。有时,他也会将它带回皇宫,可它总会跑出来,回到她的边。也好,他想,有她的小白陪着,她就不会寂寞了。

    “翎儿越来越像她娘亲了。”皇上轻叹了一声,像是对洛静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

    “你救朕的那天,朕正是去看燕儿,皇后说翎儿已到适婚年纪,朕希望她保佑翎儿遇到一个疼她她的人,不想就着了几个匪贼的道。那么巧的,你就出现在那里,朕想,一定是燕儿听到了朕的祷告,把你送到朕的面前。”

    “皇上,我是被白狐引去的。”洛静实话实说,一时间也忘却了“草民”、“微臣”的礼数。

    “朕知道你要说什么。小白曾受燕儿救命之恩,跟了燕儿好些年,燕儿过世后,也一直不离左右。它是最懂燕儿的了,朕想一定是燕儿指引它找到了你。”

    “……”

    “朕找人打听了你的事,对你的人品很满意,知道你是一个重之人。李辰溪,我以一个父亲的份,将女儿托付给你,请你她照顾她。”

    “皇上,我与公主素未谋面,实在不敢答应您的要求,况且,公主也未必看得上我……”

    “你们见过的。”

    “哈?”

    “你折扇上的两个字可就是出自翎儿的手笔。”

    洛静愣了一下,惊讶道,“凌七就是公主?”

    皇上笑道,“你在赌场的事迹我都听说了,翎儿胡闹,幸亏有你解围。”

    “草民不敢当。”

    “那块白玉是她娘亲的饰物,翎儿自小便戴在上。一天之内,你解了翎儿的围,又解了朕的围,还拿回了燕儿的白玉,你说,这冥冥之中你与她的缘分不是注定了么?”

    一时间,洛静竟找不出话来反驳。一次是巧、两次是巧,可一天内在不同的地方救下一对位高权贵的父女,还能是巧合吗?估计一个皇帝、一个公主,一辈子里需要别人帮助的次数也是寥寥无几,就这么好巧不巧的让自己赶上了。

    难道真有天意吗?

重要声明:小说《白首 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