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月草 书名:白首 约
    这个树林有古怪!

    洛静在林子里绕行了几圈后终于得出这样的结论,明明是按来时的方向返回的,却怎么也找不见那片桃花林了,纵飞上树梢,远远的看到普陀寺纪元塔的顶端,确定了方向,却仍旧重蹈覆辙,走回了原地。

    虽然不想承认,可她的确迷路了。

    大夫人她们一定等急了,洛静有些着急,突听后方有细碎的声音传来,回头一瞧,竟是那只灵狐,灵狐围着她转了两圈,往前方奔去,动作迅速,洛静也使出轻功一步不落的跟着。

    疾奔了一会儿,便看到普陀寺的院墙,洛静恍然明白,那灵狐竟是为自己引路!只见它长长地低鸣一声,像是在对她的帮助表示感谢,便转往树林里走去。它走的不快,纯白如雪的体有些不稳的抖动,洛静细看,这才发现它的后腿受了伤。

    心里不感叹,一只狐狸,竟能如此通晓人心!舍命护主在前,忍痛指路在后,这般怀许多人怕也比不上分毫。洛静动了动嘴唇,想叫住它给它疗伤,可看到那抹孤独却倔强的影,最终也没能喊出声来,只傻傻的目送它走远,消失。

    回到普陀寺门口,一眼就看到大夫人焦急的四处寻望着,在目光与洛静相触的那一刹,急忙奔走过来,拉起洛静的胳膊,“去哪儿了?到处都找不见,你要急死娘是不是!”

    “不好意思,我在寺里转啊转的就迷路了。”

    大夫人颔首,也不责备,吩咐小通知那些还在找人的随从集合,便自行上了马车。洛静原地站了一会儿,略微犹豫后,也跟着上了马车。她知道大夫人有些生气,而这些生气全都源自于担心,所以不会安慰人的她这一刻能做的就是静静陪伴在这个慈却脆弱的母亲边,让她安心。

    回府的一路上都很安静,除了车轱辘的声响便剩下清脆的马鞭声,大夫人生气不说话是意料之中的,奇怪的是来时还满脸灿烂、侃侃而谈的二夫人竟也噤声了,一直默默地看着窗外。

    阿禾偷偷的看了眼郁闷不欢的二夫人,知道她一定还在介意那解签师傅的话,那老头也真是,说什么二夫人没有子孙福,白发送黑发,也难怪二夫人砸了他的摊子,谁不知道元昊少爷一表人才又文武双全,哪里会是那种短命相,那人一定是骗子,十足十的大骗子!

    众人回府后,都是无话,各自回了房。夜里,洛静不断看见那些被血染红的尸体,一次次的惊醒,直到天已微亮才渐渐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爬的老高,径自梳洗一番,出得房去,便听见李元昊的声音。

    “爹,皇上当真同意将公主下嫁?”洛静循着声音走过去,只见李元昊满脸喜色,恰似一窦初开的纯少年,哪还有战场勇将的半点风采,。

    李谷明点点头,脸上犹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是啊,我也觉得惊奇,今天早朝之后,皇上宣我到御书房,开口就问‘李卿觉得七公主给你做儿媳可好?’”

    “真的?!爹怎么说?”

    “自然是说好了!也趁机向皇上表达了你对公主的倾慕之。”

    “然后呢?皇上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说。不过我看皇上那神色,这门亲事算是**不离十的。昊儿,皇上对你如此倚重,你一定要知恩图报。”

    “我知道的,爹。”

    正说着,一个仆人来报,说是宫里来人了,父子两对望一眼,疾步往大厅走去。

    她将有一个公主嫂子了!洛静轻叹,自己的遭遇还真是越来越离奇,这马上就要价暴涨,成皇亲国戚了!转准备回房,却听仆人道,“二公子也去大厅吧,宫里的大人指名要您去的!”

    大厅里,魏公公正喝着茶,见李谷明出来,便笑盈盈的迎了上去,“恭喜李将军,贺喜李将军!”

    李谷明笑道,“何来之喜?”

    “虎子封官、喜结良缘,还不是大喜么!”

    听得此话,李元昊不喜形于色,本以为皇上会多留公主些子,没想到这旨意来得如此之快,只觉心花怒放,高兴异常。伸手将自己随配带的宝玉摘下,塞进魏公公手里,“这,算给公公的见面礼。”

    魏公公两眼发亮,“这怎么好意思呢?以后李少将军可成了皇亲国戚了,咱家还指望得您照顾呢!”

    “那是一定!”李元昊朗声应

    魏公公左右瞧了瞧,“不过,二公子怎么还未出来呢?”

    李谷明和李元昊愣了,“找辰溪做什么?”

    “宣旨啊。咱家可迫不及待的想瞧瞧这位准驸马爷呢!”

    什么叫晴天霹雳,看看李元昊僵硬苍白的表就明白了,一瞬间的功夫从天堂坠入地狱,他愣愣的怔在原地,子微微颤抖,怎么……怎么可能?雪翎的驸马怎么可以不是他?!

    李谷明也是吃惊不已。皇上怎么知道李辰溪的?还将他招做驸马……

    刚想问个清楚,余光就瞥见了门边的一个人影。“辰儿,进来!”

    所有的目光刷刷的全投在呆站在门边的洛静上,魏公公抬眸望去,竟是个如玉雕琢般精致的人儿,这就是未来的驸马爷么,怎生得比女子还要好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镇国将军李谷明次子李辰溪智勇双全,救驾有功,实为国家栋梁之才,特赐封为中书侍郎,参与军国大事。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中书侍郎李辰溪德才兼备、温文尔雅、品貌出众,朕闻之甚悦,今朕之女雪翎公主已年芳一十有七,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子与配。值李辰溪未与婚配,与雪翎公主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雪翎公主下嫁于李辰溪为妻。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办,三后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见父子三个都愣愣的跪着,魏公公笑道,“驸马爷还不接快些接旨?”

    洛静依旧没有丝毫动静,直到李谷明咳嗽着推了她一把才猛地回过神来,接了旨,脑中仍是浑浊一片。

    她,被选上驸马了??

    李府上下都闹腾了,丫头小厮们欢呼高歌,几个主子却各有心事。

    李谷明对李辰溪的做官自是十分高兴,但是驸马……,唉,但愿昊儿能看开些,不要淡了兄弟感才好。

    李元昊心里有一把火,愈烧愈旺,他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不是他,他哪里不如李辰溪了?一想到自己喜欢了许久的女子会嫁给别人,他就恨不得把那人砍个稀巴烂,可那人偏偏是自己的弟弟,虽然他们感并不十分深厚,但血缘就是血缘,怎么断得了?

    洛静心里就更不用说了,乱成一锅粥,翻着两道圣旨看了又看,还是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她没见过皇上,怎么会救过他?也没见过公主,怎么突然就变成驸马了?要跟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结婚,太荒唐了!

    大夫人对这婚事也不赞同,一来怕李辰溪哪天突然记起诗云,接受不了自己成婚的事实,二来,李辰溪格沉敛,就担心成婚后被那公主欺负了去!

    二夫人自然也是大大的不爽。想李辰溪那小白脸儿似地窝囊样儿,怎么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呢,这世道还有个理儿没!

    这夜,注定无眠!

    经过一夜的反复思量,洛静决定进宫见皇上一面,想办法看能不能推掉这门婚事,最好连官也一并辞了。主意捏定,第二天天刚亮,洛静便带着圣旨出发了。

重要声明:小说《白首 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