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月草 书名:白首 约
    华丽的马车不快不慢的行进着,这路看起来平整,座位上也垫了厚实的褥子,可还是颠的洛静生疼,不开始怀念她在二十一世纪的名贵跑车了。洛静心里哀叹着,在这儿颠簸颠簸的不说,还有更郁闷的,整个马车里就她一个男,李谷明和李元昊都是铮铮铁骨,哪里会拜佛求神。而她,被伟大的娘亲死拽活拉的扯过来,理由是还愿得亲自去才有诚意,要好好谢谢菩萨保佑她的劫后重生。

    洛静这个在科学哺育下成长起来的灵魂本就不信那些,再加上被车里一双双眼睛瞧着,更是别扭尴尬,于是要了随从的一匹马,自己骑了。

    大夫人掀开车帘,看了看那走在车前的白色影。上次来庙里上香的时候,辰儿正徘徊在生死边缘,还以为会失去他,如今,他好端端的在她边,真的是老天的眷顾,可怜的孩子,但愿他一生都快乐、平安。

    “哎呀,姐姐,你看这辰溪生的真是漂亮,跟个大姑娘似地,要是穿上女装,不知道得迷死多少王侯公子呢!”二夫人随着她的目光瞧了一眼前面马背上略显纤瘦的影,掩着嘴笑着打趣。男儿生的柔美丽并不是什么高兴的事,大夫人自然知晓她是在暗讽李辰溪缺少男儿的阳刚之气,心里不快,却也只能应道,“妹妹说笑了。”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像是为了证明似地,二夫人突地抬高了声音,“姐姐可别生气,妹妹真是觉得辰溪长得好看。你说这以后谁要是嫁了他,啥都不做,有这么张脸蛋看着也好啊。”

    大夫人有些耐不住,“辰儿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怎会凭着一张脸蛋讨别人欢心!长相是天定的,人品能力才是关键。”

    听了这句,二夫人笑得更欢了,嘴上却在抱怨,“可不是嘛。你看我家昊儿,在外两年都晒黑了,哪比得上辰溪这细皮嫩的,可说亲的把我那门槛都快踏破了,瞧着那些美人儿画像,我那个累啊,但又能怎么着,当娘的谁不想挑个最好的,可昊儿这孩子偏不让我省心,那些个名门千金一眼都不带瞧的,对了,里面还有个郡主呢,国色天香的,唉,烦恼呀!”

    大夫人脸色微微暗了下来,二夫人赶紧“关心”道,“姐姐,你不舒服吗?”

    “我没事。”

    “我说辰溪也不小了,该考虑成婚的事了,不然回去后,我拣些画像送姐姐屋里,让姐姐挑挑。”

    “不必了。”大夫人口气渐冷。她的辰儿是这世间最棒的男子,理当由最好的女子来配,让她心的辰儿去捡李元昊不要的,这是在是气人!

    二夫人继续谄笑,“姐姐可别误会了我的好意。辰溪向来低调,时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说不定还有人不知道我们府上有位美貌绝伦的二公子呢!”

    大夫人正要说话,外面随从传话说已经到了,只得把话都咽下,带着丫头小下了车,随后二夫人在丫头阿禾的搀扶下下车,明媚的笑着踏起小碎步,甩个小手绢儿,摇曳生姿的往大去了。

    二夫人向来保养的不错,再仔细一打扮,看着也就像新婚的少妇,谁能想到她是赫赫有名李元昊将军的母亲呢?这不,看她一扭一扭的,已经有不少男人色迷迷的随着她的风姿摇头晃脑了,可关键的是,人家不在乎,男人瞧着说明啥?说明咱年轻、漂亮,于是,更“仪态万千”的进去了。

    后,大夫人无奈的摇头。只要老爷没跟着,二夫人向来如此,她早已从厌恶到习惯了。

    应了大夫人的要求,洛静上了一炷香,磕了几个头,便随意的参观寺庙。大夫人与主持相熟,两人进禅堂解禅讲经去了,二夫人带着阿禾求签算命,又兴致勃勃的去姻缘树扔彩带,大夫人有话,个人自由行走,一个时辰后会合。几个随从和小便在庙前的小摊里挑挑拣拣,好不惬意。

    这里已是京城之外,或许因为普陀寺远近闻名,香火倒也旺盛,洛静转了一圈,寺庙周围都是树木,偶见一只白色灵狐穿行其中,顿觉诧异,便也就往树林深处走去。

    铺天的树木,悦耳的鸟鸣,循着若影若现的灵狐影,竟来到一处世外桃源,碧波粼粼的湖面,粉色灿烂的桃花,湖心有一简单别致的小屋,洛静暗想,该不会进去见到陶渊明吧?

    在远处凝神静听了一会儿,屋里没任何的动静,刚想推门而入,却感觉到有人拉扯着自己的裤脚,回过头,竟是那只白色的灵狐,一洁白如雪的绒毛,清明灵澈的眼里此刻却显得有些焦急和狂躁,洛静奇怪的俯想抱起它,这才发现它的尾巴上沾染了一些红色印记,仔细一看竟是血迹,而且尚未干涸。灵狐拉扯她的力气越来越大。

    洛静低头望了它一会儿,开口“你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像是听懂了她的话,灵狐放开她的裤脚,抬起头,还狗模狗样的摇了两下尾巴,便起脚往屋子后方跑去,洛静一怔,不敢迟疑,连忙跟上。

    于是,看到了眼前血腥的一幕。

    几个随侍打扮的男子倒在地上,鲜血从他们的脖子、间溢流而出,散落着的刀剑透发着彻骨的寒意。

    杀人了!

    !!!

    洛静一下子几乎腿软的跌倒在地,倚靠着一棵壮实的树木才勉强站着。她哪里见过这样恐怖的凶案现场,几个人就这么……死了?

    “救……救救……我家主子。”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进洛静的耳中,让洛静原本狂跳不已的心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深深地吸吐了几口气,开始找寻声音的来源。

    那是一个略显老迈的男子,颤颤巍巍的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指向一边,“快……快去……救……”

    “你怎么样?撑着点,我送你去医院!”说着,洛静就要拉起男子,男子却耗尽力气的阻止,“……主子……快……快去……”

    正拉扯间,不远处有人声传来,洛静神色一凛,轻轻放下男子,悄悄地暗中接近。

    “老头,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把珠宝交出来,老子就饶了你的狗命!”一个满脸胡渣的大汉挥舞着大刀恶狠狠地说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知道打劫的是谁吗?”一个中年男子高昂着头,大声的呵斥,神紧张的戒备,脚步却十分虚浮。

    “金管家!”着华丽的老人喝止了他,抬起头看着大汉,神色傲然不屈,“我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已经被你抢去了,哪还有什么能给你的!”

    “哼哼!老子不笨,你上没有了,家里有嘛。看你穿的这么富贵,肯定富得流油,我们兄弟帮你分点儿,那是给你积福。”大汉笑笑,指向中年男子,“你!我放你走,回去拿钱来赎你主子的命!”

    正说着,一个白色的物体急速的跃向大汉后颈处,大汉痛呼着猛地挥手,白色的物体重重摔落在老人脚边,正是那只引来洛静的灵狐。

    老人蹲下,查探着灵狐的伤势,一边叹气,“不是让你逃跑的吗?还回来送死做什么?”

    灵狐哀怨的长鸣一声,抬起头舐着老人的手。

    那是生死不弃的誓言。

    大汉摸摸被咬的地方,一片嫣红,生气的挥舞着大刀冲上来就砍向那只灵狐,“妈的!该死的畜生,我把你皮扒了煮着吃!”

    老人竭力维护,奈何他怎敌得过大汉,灵狐被粗鲁的抓起,挣扎着。

    右手举起闪闪发光的大刀,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眼看灵狐的生命走进了倒计时,一把折扇呼啸着劈在大汉的手腕,大刀应力落下,又砸上了大汉的脚,疼的大汉抱着那可怜的脚满地打滚。刚刚还受制于人的灵狐得到了解脱,立马蹦上了大汉的脸,一顿乱踩!

    周边的男子原本正得意的观赏着这次的收获,被大汉叫声一吓,翠绿色的扳指掉在地上滚得老远,也不管鬼哭狼嚎着被灵狐欺负的大汉,径直追着那只扳指满地跑。

    其余几人倒是警惕,立马提了兵器防备,但见树木丛中,一袭白衣款款而来,竟像极了天上的仙子,几人不由的看得痴了。直到洛静站在老人边,才回过神来,大呼着,“抢劫!”

    大汉终于甩脱了纠缠的灵狐,爬起对着几人施展“弹指神功”,“笨蛋!没见是来捣乱的吗?宰了他! ”又对那捡扳指的小弟猛地一脚,刚刚到手的扳指又华丽丽的滚了。

    几人吃痛的揉着痛处,心里埋怨着老大真狠,可疼了呢!

    “还不动手!!”

    “哦。”互视一眼,终于提着兵器向洛静袭来,攻势凌厉,却准头不足,只几下功夫,便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洛静不敢放松,紧盯着大汉的一举一动,心想,刚刚见到的那几人手上有茧,应该都是练家子,却被一剑毙命,而这几个笨蛋劫匪手实在不怎么样,看来这个大汉才是高手,其实她哪里知道,这些劫匪除了有点蛮力啥都不会,若不是先用迷香断了那些人的还手之力,哪有可能杀得了一人!

    大汉现在心里也是万分紧张,几个小弟还没怎么着呢就被打趴下了,这白衣公子的功夫实在了得,迷香也没有了,可怎么办才好?

    得拖——

    拖点时间说不定一会儿就想到办法了。

    打定了主意,大汉在原地摆了几个招式造型,“俺是王大虎!”

    这怎么还改上地方口音了?洛静压着心里的疑问,看大汉目光炯炯的望着她,于是点点头,答应一声,“嗯。”

    见策略奏效,大汉忍着喜意,再摆几个造型,“王是王大虎的王,大是王大虎的大,虎是王大虎的虎。”

    “……”

    “从小俺娘就说了,瞧这歪瓜裂枣的模样儿,一定不是个好苗子。”

    “……”

    “……”

    “……你娘真有眼光。”

    “那是!”满脸骄傲。要成功啦……要成功啦……心里的小人儿翩然起舞。

    可惜,白梦总是会碎的!

    “在那边,快!”一队官兵将在场的重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带头的是个黑黑瘦瘦的男子,一声令下,几名劫匪被捆了个结结实实。

    “你们是什么人?”男子铁着脸问道。

    老人微微示意,陪在老人边的中年男子上前反问,“你又是何人?”

    “名捕门第一捕头,陈进”

    中年男子迈步走到一个劫匪面前,从劫匪怀里掏出一块令牌,陈进一看,作势就要跪下,被老人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洛静见陈进对老人甚是恭敬,知他们已脱离险境,略微放松下来。

    老人拾起地上的扇子,递还给她,“年轻人,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你们没事就好了。”洛静接过扇子,打开看看,没坏,又合上,正要道别,却见老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手中的折扇上,不问道,“怎么了?”

    “……没事。恩人可否留个姓名,赵某他必定重谢。”

    “不用了。你们没事,我就先走了。”洛静挥挥手,往普陀寺的方向离去。

    直到那抹白色影消失不见,老人才吩咐道,“查查那个人的份。”

    “是,皇上!”

重要声明:小说《白首 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