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月草 书名:白首 约
    天下竟有这样美貌的公子!

    那少年,一袭白衣,手执折扇,步履翩翩,整个就一画中的美人儿。此刻,他正微微凝眉,仔细的在一玉器铺里挑选配饰。老板手托着下巴,完全看得痴了。

    “老板——”少年微微蹙眉,这已经是他第N次给老板叫魂了。

    “啊,是是是,公子有什么吩咐?”老板一惊,连忙尴尬的招呼。心里暗暗的自责,怎么又出神了。但他长得实在是好看,望着那张脸,老板不由的笑了,痴迷的笑,幻想着要是自己长那么张倾国倾城的脸蛋该多好,不知道有多少名门闺秀送上门来呢。

    “你这儿有翠绿色的玉坠吗?就四四方方,上面还刻着‘雪’的那种?”

    “翠绿的玉坠倒是有好些,都是名师雕刻打造的,什么吉祥图腾的都有,像是龙凤呈祥啦、金鸡报喜啦,百花争艳啦,万里祥云啦……”

    少年打断了他,表明显有些失望,“没有我说的那种吗?”

    看到少年的沮丧,老板真恨不得把自己暴打一顿,怎么就没有他说的那种玉坠呢,怎么能没有他说的那种玉坠呢?看到少年抬步离开,老板突然醒过神,疾步上去拦在少年面前,“公子很喜欢那种玉坠吗?要是喜欢的话,鄙人可以请人专门为公子量定做,保证让公子满意。”

    少年摇头,谢过他的好意便离开了。

    一样的东西却未必有一样的价值,反正自己也只是碰碰运气。

    老婆婆说那块玉坠起码有两千年了,所以在一千年前的夏朝也应当存在才是,正因为想到这点,洛静才在各个玉器铺仔细寻找,连街边的小摊儿,当铺之类的也都跑遍了,没有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可不免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失落。

    “快去看啊,金来坊在开赌局呢,金老板亲自上阵!”。

    “那可是十分难见的呀。谁那么大的派头,敢跟金老板叫阵?”。

    “听说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准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羊羔充老虎呢,这次可算撞到枪了。”

    “那是,金老板的赌技没人比得上。”

    “还说个啥啊,再不去来不及了。”

    “快走快走!”

    洛静看着边两个摊主叽叽喳喳一阵,便以风速往一个方向冲去,那些个摊上的碗碗罐罐的全丢在街上不问了,所过之处,一阵叫嚣,立马有大批人马加入了队伍,一群人气势凶猛的刮走了。

    街上,几片落叶在地上轻轻的滚动,刚刚还喧闹有序的街道,如今只剩下洛静一个人。万人空巷就是这个景儿吧,这简直比名牌商场的打折价更让人疯狂啊。茫然的看看左边店门大开的铺子,再看看右边空无一人的杂货摊子,洛静强烈的感觉到自己在这不合适,算了,去凑凑闹吧,指不定有啥好玩的事呢。

    于是,当洛静姗姗来迟的挤进一个可以望见半个人影的角落时,她看到的是,一张桌子,几个骰子,一对大眼瞪小眼的男子。

    周围的人仿佛都融进了那样肃杀的气氛,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场中的两个人,连呼吸都不敢喘气儿。

    终于,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摆摆手,立马有人搬来一把椅子,他慢悠悠的坐下,笑道“小兄弟,你确定要跟我赌?”

    “我一定会把紫云剑赢回来。”年轻公子看着他,目光坚定。

    “哈哈——有气魄,金某欣赏。”中年男子依旧满面风,“不过,你要拿什么跟我赌?银子之类的俗物我可是不收的。”

    “这个!”年轻公子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白色的玉佩。

    “公子,不行啊,那块玉佩是……”一个随从装扮的人立马上前劝慰,但主子心意已定,他又如何动摇的了呢。

    另一个青衫公子也走过去劝,赖合那人是铁了心,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洛静站在角落,暗暗的观望着。那年轻公子,肌肤胜雪,眉黛如画,唇红齿白,怎么看都是姑娘假扮的。当然,长得美丽柔和的不一定是女子,这点,她现在的体就是最好的证明。让洛静如此肯定下判断的,就是那公子脖颈白皙光滑,没有男人的标志——喉结。

    有了这么个判定标准,那随从的女子份自然也就浮出水面了。

    “好,果然是个宝贝!这玉的价值可是惊人呢。”中年男子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白玉,不由的赞叹,天下竟有这样巧夺天工的东西。

    “当然了!世间只此一枚。”

    “你当真舍得?”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就等你这句了!”中年男子被那块美玉提起了兴趣,只想赶紧开局,将美玉收入囊中,免得那公子临时反悔。

    于是,赌局开始。

    两人各执一骰盅,六枚骰子。

    “怎么赌?”中年男子抬头问道,“一块绝世的美玉对一把上好的宝剑,赌本怎么都是我赚了,所以方式由你定。”

    “我们比猜点数。”

    话音未落,两人手中的骰蛊便摇的天花乱坠,“嘣——”的一声同时落定。

    “二十一点。”中年男子首先说道。

    年轻男子一怔,继而笑道,“金老板果然很厉害。”骰蛊揭开,只见六个骰子,分别: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五点、六点。

    “好说,金某是干这行的,自然熟能生巧了。公子可猜到金某的点数?”

    “十四点。”

    “公子确定?”

    “确定。”

    中年男子笑容满面的揭开骰蛊,六个骰子分别是:一点、一点、三点、四点、六点。仔细数来却是十五点。

    年轻公子定住了,怎么可能?那声音听下来明明就是十四点,怎么会……

    “哈哈,公子承让了。这美玉和宝剑,金某就暂时保管了。要是公子想赢回去,随时恭候。”中年男子爽朗的笑,得到这等稀罕物儿心中着实得意。

    众人纷纷笑着恭喜,部分人意犹未尽的往门口走去,这赌局自然精彩的很,可就是结束的太快了。还以为敢跟金老板对阵的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呢,最起码也该有几下子才对,谁知道只一把就输的惨兮兮了,可怜啊。

    赌场中间,年轻男子脸色苍白,刚刚的自信、气势全都消失不见,脸上有的只是颓败、难过。

    “公子——”随从连忙上前扶着她。

    “越哥哥,对不起,没能把你的紫云剑赢回来。”年轻公子对边青衫公子道歉。

    “没关系的。可是,翎儿,你的玉佩……”

    “都怪我。要不是我看上那支发簪,你也不会拿你祖传的宝剑去赌,怎么办,要是你爹知道了,一定会罚你的。”

    “是我技不如人。你放心,爹知道了,顶多就是被足几个月,我倒是无所谓,只怕到时没人陪你玩,闷坏了你。”

    年轻公子深深自责着,那副无助伤心的可怜模样竟像致命毒物一般狠狠啃噬着洛静的心灵。

    “金老板,我们来赌一把吧。”

    众人诧异的循着声音望过来,发现挑战的竟又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公子,心里不暗忖:这年头,不要命的败家子怎么就这么多呢!

    “公子想要什么宝贝?”

    “刚刚的那块玉。”

    这时的翎儿“公子”和另两位正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听到洛静的话又惊诧的停了下来。纵然已和自己没了多大关系,但仍忍不住想知道自己的随饰物会落在谁的手里。

    金老板笑笑,这玉在自己怀里还没捂暖和呢,竟又有人要来抢了,果然好东西就是不一样。

    “公子有信心赢我?”

    “没有。”

    “那公子以什么做赌注?”

    什么做赌注?洛静朝自己上看看,她还真没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只一个同心泛滥便跳出来跟人宣战了,哪里想到那些了。

    金老板也随着洛静的目光把他从头到尾的扫描了一遍,心想,这小子还真是狂妄,什么都没有,也敢跟自己赌?再看看,他也就那张脸蛋长得不错了。

    小白脸一个!

    突然,一个念头窜上脑海,眼睛再次放光的把洛静从头瞄到尾,嘴角微微上扬,直看得洛静心里一毛一毛的。

    “我跟你赌!”金老板笑嘻嘻的重新走回桌边坐了下来,“不过,赌注是你!”

    全场无不睁大了眼睛,听过押孩子押媳妇的,还能把自己押了?

    洛静心里也被这句话弄得七上八下的。要他,那是嘛意思?难不成他要把她留作苦力,然后一辈子擦桌洗碗,不会呀,怕是把他直接卖了也不值那块玉佩的钱。卖了?该不会是想把她卖到青楼吧,想想也不会啊,现在自己是男的。还是他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比如说龙阳癖……

    金老板原本悠然自得的任由洛静看着他,可怎么才低头喝口茶的工夫,他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了呢,让人有点毛骨悚然。不行,不可以再放任他继续了,干咳了两声,“怎么,敢不敢?”

    如果原本洛静心里还有犹豫,那现在那点犹豫就被金老板轻蔑的挑衅的话给彻底击散了。只见她非常优雅的走到桌前,微笑,“好,我赌。”

重要声明:小说《白首 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