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月草 书名:白首 约
    深夜,静的出奇,让人连分神的理由都找不到。

    大夫人躺在上,眼睛直直的看着纱帐的顶端,白天,辰儿那句“诗云是谁?”还回响在耳边。

    诗云……

    曾经的死去活来的人,怎么就变成了阳相隔的陌生人。老天,真是作弄人。

    大夫人不由得叹气。

    “怎么了?睡不着?”边,李谷明翻了个面对着这个辗转反侧的人儿。晚饭时,她就有些心神不定的,定然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因此,他也一直浅寐着。

    “老爷,我吵着你了?”大夫人起,下倒了一杯水送至前。

    李谷明也坐了起来,接过水饮了一口,“你有心事?”

    大夫人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犹豫着该不该说,思前顾后了一番才开口道,“今天,小路来了。”

    “嗯?”

    “那孩子不经意的就说起诗云了……”

    李谷明脸色一怔,“辰儿听见了?”

    大夫人点头。

    “什么反应?”

    “没什么,只是问起诗云。”

    “你告诉他了?”

    “没有。”

    “玉卿,我们瞒着他也是为了他好。”

    “我知道。”

    “那你在烦恼什么?”

    “老爷,我只是……有些感慨。”

    李谷明叹了口气,也随着她沉默了。

    李辰溪出生带有寒疾,四岁随高人在山上修行了十二年才回到李家。原本活泼乱跳的人儿变得沉默寡言,总把自己在房里关着。直到诗云出现,他的眼里才有了柔,嘴角才有了笑容。

    本来,诗云长得十分漂亮,个随和,待人处事都温文尔雅,而且琴棋书画十分精通,纵然她说自己是孤儿,李府上下也十分喜欢。那阵,李辰溪和诗云每天形影不离,郎妾意,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

    可一天,丞相府来要人,众人才知道,诗云竟是刘丞相的义女。诗云被带走,李辰溪又变得沉默了,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刘丞相竟决意把诗云嫁给卓南王家的小王爷,谁都知道那小王爷吃喝赌没一样不沾的,可丞相对诗云偏就有着养育之恩,纵然如何不愿,也难以反对。

    诗云绝望之下,写来绝书信,李辰溪便从此一病不起,直到大婚前晚,突然留下书信,只说自己不孝。第二天,便传来消息,有人在婚宴上抢走新娘,被官兵追,双双落崖。

    这件事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让李谷明暗自庆幸的是,李辰溪向来极少露面,而在婚宴上,李辰溪一剑刺死了小王爷,混乱下,竟也没有人看清他的脸。

    所以,任由卓南王怎么大发雷霆,他也只远远看着,静观其变。

    “老爷,你说辰儿会不会有一天把过去都想起来?”大夫人依偎在李谷明的怀里,担忧的问着。有时,她会心疼诗云,一个那么好的孩子为了辰儿殒命,却连回忆都不能留在辰儿脑中,该是多悲哀的一件事。

    但更多时候,她在庆幸,庆幸她的辰儿还活着,并忘记了那份伤痛。她知道那是一个母亲的自私。

    李谷明没有回答,只将被子拉的更高些,免得冻了这怀里的人。事实上,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盼着儿孙能有儿孙福,但愿辰儿的未来一片坦途。

    这夜,月亮很圆,皎洁的光辉洒在湖面上,透发着一股别有的宁静。湖中心的凉亭里,洛静坐在栏杆上,看着水中那一轮明月,出神。

    快满月了,洛静暗暗地想。爷爷知不知道她失踪了呢,又或者她已经死了。从小,洛静最在意的便是爷爷,因为只有爷爷是真心疼她,在他面前,她不是闪亮耀眼的天之骄女,却实实在在的是一个长不大的小丫头。二十岁还会搂着爷爷脖子撒,那样的画面怕是洛静的好友也难以想象。

    想到爷爷,洛静露出一丝幸福的笑,但很快又变成了苦涩。 再难看到爷爷乐呵呵的模样了……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薄薄的纱窗照在洛静的上,温暖的金黄下,洛静翻了个,继续睡觉。心里为自己开脱着:昨夜很晚才睡,所以赖一会儿不算懒虫。

    “嗙嗙嗙嗙——嗙嗙嗙嗙——”震耳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吓得七荤八素的洛静反蹦的坐了起来,入眼的便是路一飞得意的笑容。他蹲在边,左手拿锣,右手抓了一根粗甘蔗,美滋滋的嚼着。

    “大少爷,起啦!”说着将口里的渣子华丽丽的吐在地上,手里锣盘一扔,向老鹰抓小鸡似地把被子里的人拎了起来。等洛静回过神,她已经站在院子里,手里抓了一把剑,对面,路一飞对着她扮鬼脸扭股,还唧唧歪歪的说些流氓话挑衅。

    无聊!洛静想着,将剑扔在地上,转就往自己房里走。

    “站住!”出乎意外的,后面的人十分大声的嚷道。即使不回头,洛静也知道,他生气了,很生气。

    “你知不知道一个剑客,剑就是生命,是朋友。你刚刚在侮辱它。”冷冽的语气。

    洛静定了一下,“对不起。”继续迈开步子,留下她也做不了什么。

    耳边有着凌厉的风势,像是感应到了危险,洛静往左一闪,便见路一飞从边划过。

    来不及惊讶,瞬间,攻势又袭来,洛静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接应,但神奇的是,每一次她都有惊无险的躲过。

    洛静以前看过医学上的报道,说体会有记忆的功能,譬如有人移植了器官,康复后却有了被移植人地部分记忆,或是继承了被移植人的某些小习惯。洛静也接触过跆拳道,知道练武的人会有反动作,当危险接近,往往在大脑还未反应出来之前,体就已经有了行动。

    所以,李辰溪的体还有着对武功的记忆吗?

    “不错不错!我竟然碰不到你半分。”路一飞拍着手嬉皮笑脸的看着她,哪里还有刚刚的气势,怎么看都是一小混混儿。

    “你不生气了?”

    “哈哈,我干嘛要生气?”

    “你不是说‘剑是生命,朋友。’我侮辱剑了的吗?”

    “那是老古板的说法。”路一飞不屑的啧啧出声,“想我路一飞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卓尔不凡,幽默风趣,优雅温柔,武功高强……能说出那样的话吗?人该怎么潇洒就得怎么潇洒,啥不都是外物啊!”

    洛静看着路一飞那自恋到不行的样子,无语了。

    接下来的子,两人时常过招,洛静知道他是想帮自己,也就认真练习,总结弱点。李辰溪的功夫不弱,内力浑厚,洛静又天生聪明,因此只短短几天,便学会了如何驾驭它,如今,早已收放自如。

    于是,命运的转轮即将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白首 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