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三十八章鸟儿低头嗤笑,“因为我现在不是一个人啊。”】

    皓月皎白,盈盈的清辉似是给这一切披上了一层银霜,仿佛是冬未明清晨,冷的渗人。鸟儿望着众人消失的方向,听着周围宅院里传出的嬉闹之声,笑了笑往院内走去,定定的站在大厅前,望着桌上已然凉透了的饭菜,忍不住笑出声来,终于笑得肚子发疼,慢慢的蹲下去。

    “请问……姜公子在吗?”清冽的声音带着些许迟疑。

    鸟儿慢慢站起来,转回笑望,“不好意思,少爷有事离开了,请回吧。”

    冷修杰看着她脸上的泪痕不由一愣,“舞儿,你……”

    “少爷不在,冷公子还是请回吧。”鸟儿像是待一个陌生人一般,说罢转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手却忽然被人拽住,挣了挣,却被握的更紧:“舞儿……”

    不知为何,那温度让她心中噌的烧起一把火来。毫不犹豫的回一掌,冷修杰惊了一下,侧躲避,握着她的手上的劲道不由放松,鸟儿趁势将手收回。

    冷修杰表复杂的看着她,开口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能不能看在的面上回去看看,她老人家得知你还活着,十分想要见你一面。”见鸟儿不动,冷修杰接着补充道,“上次虽然受伤不重,却受了不小的惊吓,也许……”

    鸟儿忽的扭头笑道,“如果是为了秘籍的话,冷公子还是不要费心思了。”

    “你在说什么?”冷修杰皱眉,声音微沉。

    “素闻冷大公子思维缜密,做事周全,闲杂人等近不了冷云堡半步,冷家老夫人能那样轻易的被人劫走……”鸟儿沉了脸冷笑,“这样的事放在您上还真是个笑话呢,除非……那些人全都是冷公子的熟人。”

    冷修杰愣愣的盯着她半晌,忽然笑了,“果然士别三当刮目相待,不过半年的时间,竟然会考虑很多事了。”

    “多谢夸奖,”鸟儿低头嗤笑,“因为我现在不是一个人啊。”

    看着她落寞的表,冷修杰的心似被什么扯了一下,微笑就那样僵在脸上,低声喃喃道,“难道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吗?”

    “可以这么说吧,”鸟儿抬起头来笑的灿烂,“曾经也有一段时间以为是两个人,所以即使寒毒发作痛的死去活来也想要好好活下去,可是后来才知道,其实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愿罢了。”

    那异常灿烂的笑脸浸在皎白的月光下让人觉得诡异的刺眼,冷修杰的心骤然一缩,涩然开口,

    “那么,现在的那个人是谁……”

    “是谁?”鸟儿歪头笑的调皮。

    “做我的家人吧,我会保护你!”满是认真的小脸;“如果你害怕,我会去渡你。”似笑非笑的眸子;就是这些的主人吧……

    冷修杰看着她眼中的温柔,竟觉得比刚刚还要刺眼,脱口道,“我可以救姜银。”

    鸟儿惊讶的望向他,过了一会儿忽然大笑起来,“冷大公子果然很厉害呢,什么都知道,”说道这里,笑容有些凄然,“出现的如此恰到好处,冷大公子果然费了心思。”

    冷修杰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

    鸟儿继续笑道,“可惜,我已经不是沈千舞了,即使一个人落魄的时候也不会是个人就跟着走了呢。”

    “我知道,火刺鸟,是吗?”冷修杰自嘲的笑。

    “不,是火烈鸟。”鸟儿的眼睛忽然亮起来,是的,她是火烈鸟,为了主人,可以浴火重生,为了主人,要顽强活下去的火烈鸟!

    冷修杰看着她闪亮的眼睛,闪电般出手,“不管你是什么,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妻子,沈千舞!”

    鸟儿一惊,敏锐的侧躲过,好笑道,“妻子,冷云堡堡主的妻子不是已经染病亡了吗?”

    “只是染病在而已。”冷修杰冷笑,眼中仿佛化不开的千年寒冰,冰冷而锐利。

    鸟儿心中一惊,在思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做了自己也想不明白的动作——转逃跑。

    冷修杰一旦出现这种眼神,就证明他做出了某样决定,即使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也要完成某样事

    

    他决定了要带她回去,无论使用什么手段。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她转逃了,她还要救姜银,不能这样轻易的落在他手上。也许她还没有意识到,这是第一次,她为了别人而保护自己。

    冷修杰惊讶于她的反应,照她平常的格,不是应该冲上来正面迎击吗?他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决定即使动手也要带她回去的。但是现在,单拼轻功的话,可能有点麻烦,但是……

    看着前面脚步略显虚浮的鸟儿,冷修杰勾了勾嘴角,足尖轻点,追了上去……

    —— —— —— ——分割线—— —— —— —— ——

    辉洲的一座大宅内,灯火通明异常闹,姜银看着面前的饭菜没有一点胃口,他相信鸟儿会来,可是正如他娘所说,现在的她异常的脆弱,总是在逃避,万一这一松手她逃掉了怎么办?一颗心上上下下的总觉得不踏实。

    同样吃不下饭的还有一个,无聊的戳着盘子里的饭菜,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哟,少年,学会叹气啦!”坐在上首尹啸天开口,语气里嘲弄意味十足,“是不是因为上次被

    人给扔进牢房不甘心啊?”

    小四的手一顿,牙咬得咯咯响,臭老爹,哪壶不开提哪壶!

    “还是因为没有背完《孙子兵法》?”尹啸天说着,忽然提高声音大叫一声,“啊!听说你向女孩子表白了?怎么样,是不是被拒绝了?”

    他的声音异常兴奋,小四捏着筷子的手终于忍不住一抖,桌上有什么破空而去。

    “哟哟哟……少年还是真没沉不住气啊……”尹啸天轻松的一伸手夹住那支筷子,笑的十分开

    怀,“不过我们家小四真是好孩子,还知道尊老幼了,下手这么留,我闭着眼睛随便一接都能接住呢!”

    小四咬着唇怒视着他爹,他是尽全力扔得好不好!臭老爹,总是小看他!

    尹啸天夹了一筷子青菜,见小四瞪着他,低头看了看筷子,笑道,“喜欢吃就说出来嘛,你不说出来光瞪着,爹也不知道你想要啊……”说罢,亲切的把菜放在小四的碗里。

    小四看着堆中那唯一的一抹青绿,气得直鼓腮帮子。

    “行了行了,你就别逗他了。”叶澜不赞成的捅捅尹啸天看着小四哄道,“不要总是吃,你正是长体的时候,多吃些青菜比较好。”

    小四看了看叶澜,不愿的拿起筷子,忽然开口,“娘……”

    “嗯?”叶澜看着他道,“怎么了?”

    小四看了姜银一眼,低头把青菜送进嘴里,含糊道,“没什么……”

    叶澜看了两个心神不宁的儿子一眼,心中暗笑,忽然抬头望月感叹道,“每逢佳节倍思亲呐,不知道一个人过中秋是什么样的感觉……”

    “会很可怜吧……”小四接口,又开始戳碗里的饭,她一个人怎么过呢?

    姜银抬头看了他娘一眼复有低下头去。

    还在闹别扭呢,叶澜觉得十分好笑,,嘴上接着叹道,“要是有亲人就好了。”

    明明都有了,还不是你把人家一个人扔下的?姜银心中又气恼又忐忑,还是不说话。

    “我出去一下。”小四忽的一下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干什么去?”叶澜问道。

    小四没有回答,拔腿就跑,没跑两步就忽然趴倒在地,样子有些狼狈。

    “哎呀,摔坏了没?是爹不小心,不好意思啊。”尹啸天晃了晃右手,那手中赫然只一根筷子,

    “对了,你娘刚刚问你什么?”

    语气中关心意味十足,但是/股却没离开椅子一点。

    小四气呼呼的爬起来,怒视他爹,酷酷的道,“我说过要做她的亲人,不能放着她一个人不管,男人就要说话算话!”

    “男人?”他爹坏笑道,“跑两步都能趴下的人算男人?”

    “你……”小四气得浑发抖,平常的尖牙利嘴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叶澜起走到他边,拍了拍他上的土笑得神秘,“小四说的对,男人就要说话算话,所以,今天晚上鸟儿会有亲人的。”

    “什么意思?”小四抬头疑惑的看着她娘,姜银也望过来。

    “好歹是我未来的媳妇儿,我是那么狠心的婆婆吗?”叶澜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那丝笑意有些……坏!

    姜银和小四齐齐松了口气,估计有人在倒霉,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鸟儿今夜无恙。

    辉洲望阳塔,一个碧色长袍的男子立于塔顶之上,面容肃杀的看着前后追逐的两人近,待渐渐看清那红衣女子的样貌之后,眼角几不可察的抽了抽,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那个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