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三十七章我的鸟儿怎么办!】

    碧波蓝天,一叶扁舟,红衣颜,白衣出尘,若不是微风吹过时水面上被搅碎跳跃的点点金光,还真会让人以为这是一幅出自名家的画卷,清隽雅致。

    风景虽美,却没有入目,只因为心无意。

    “传说中有一种鸟,叫做火烈鸟,它通体血红,如烈焰般耀眼。”姜银忽然开口,声音淡淡的仿若清风拂过山泉。

    鸟儿回过头看他,只是他欠她的那个故事,他亦回望她,依然是谦然和煦的微笑,只是那笑容仿若隐在一层淡淡的迷雾之中,似有什么涌动,却又看不真切。

    “其实它并不是一开始就是那样的颜色,它在古楼兰出生,自羽翼丰满起它就一直往南飞,不停的飞,一直飞到南焰山,毅然投入烈火之中,让天火将自己的羽毛点燃,承受炼狱般的烈焰焚烧之痛后得以重生,自此变的通体火红,并且获得了超常的力量,获得力量后的火烈鸟飞回了古楼兰,伴在它的主人边保护他。”姜银说到这里就没了声音,鸟儿半天等不到他开口,终于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然后?”姜银眨眨眼睛笑的无辜,“没有然后,这就是结局。”

    “这就是结局?”鸟儿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要陪在它的主人边保护他?”

    “这个确实是结局,至于为什么要保护他的主人……”姜银微微笑道,语气里带着些狡黠的意味,“那是前传。”

    鸟儿气结,但是心里却像有只猫爪子挠一般痒的厉害。依着姜银的子,正常况下,肯定不会放过捉弄她的机会,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前传是什么?”

    不过她似乎忘了,今天她家少爷正在抽风中,并不正常,所以姜银并没有如她所想那般捉弄她,只是淡淡的笑道,“前传是它的主人被关在通天塔里,那里戾气弥漫,妖孽横行,若没有超常的力量它无法保护他。”说道这里,姜银忽然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问道,“若是我被关在通天塔中,你也会历尽死劫来护我么?”

    鸟儿没想到他会忽然问出这样的话来,猝不及防的对上那双吊梢桃花眼,不由怔住,一向淡然的眸中那一层薄薄的迷雾散尽,清风白云,碧波蓝天都不及那眼中的一方风景,鸟儿心中一动,脱口而出,“会!一定会!”语气异常的坚定。

    姜银忽然笑起来,那一瞬间他眼中似是涛走云飞,艳阳高照,折出绚丽的光芒。鸟儿忽然觉得,就只为了这一笑,即使做烈焰焚的火烈鸟她也是愿意的。

    下午的时候,鸟儿的觉得浑乏的厉害,姜银便划了船打道回府,虽然她还是摸不清姜银带她泛舟的原因,但是眼看着这刺激的一天马上就要过去了,心中踏实了不少。可是她忘了,妖魔鬼怪一般都是晚上才出现的……

    从洞晴湖回到他们住的地方大概要半个时辰,鸟儿困的顶不住,就靠着车厢打起盹来,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感觉似乎有阵风吹过来,不由缩了缩脖子,这一动却觉得好像被什么缚住手脚,心下一惊,忽然睁开眼睛。

    她的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在做梦,她家一向闲适如风,淡定若水的少爷怎么会露出这样扭曲的表?真真是可以用变幻多端,色彩斑斓来形容了。

    “少爷?”她迟疑的出声。

    “醒了?”姜银低头看她,目光柔和,脸色已经恢复成了往常的模样,刚刚的波澜仿若错觉。

    鸟儿才发现自己被他抱在怀里,怪不得觉得束手束脚。照理说秋天的衣服并不薄,可是她却能感觉到从他口传过来的温度,脸上不由有些发烫。微微挣了一下,姜银轻轻放她下来。

    “姜银,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一声低笑,满含兴味。

    这声音很爽朗,却让鸟儿彻底的清醒了,急忙转头循声望去,不是尹定远又会是谁?没看见碧疆的影让鸟儿紧绷的心稍稍松了一点,可是周围这群蒙面黑衣人是怎么回事?那被押着的小四又是怎么回事?鸟儿不确定般又仔细的看了看,回廊下一排灯笼照出的青砖灰瓦,古朴雅致确实是今早出门的院子无疑啊?

    “哥……”小四脸上的神色也是变幻莫测,似乎在兴奋,又似乎在苦恼,似乎很开心,又似乎很担忧,总之很复杂。

    鸟儿莫名的觉得,妖魔鬼怪要出现了……

    然后,眼前一暗紧接着一亮,只觉一阵风扫过,她侧的人就仿佛凭空消失了……

    确切的说,是移位了。不知为何,鸟儿望着对面被挟持的姜银,觉得很滑稽,如果不是鬼魅,世上哪有人会有这般诡异的法。

    “你们想干什么?”姜银开口,语气中似有淡淡的无奈,“鸟儿,他们是……”

    他的话被挟持他的人点在喉咙里,姜银不由皱起眉头,看着他面前较为矮小的黑衣人。

    “不错,我们都是影星门的人。”那黑衣人接过姜银的话对着鸟儿开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语气中带着些忧虑,“想必你也知道,碧霄山庄和影星门颇有渊源。”

    虽然看到尹定远的时候就猜到了事可能和碧疆有关,但是亲口听到碧霄山庄四个字的时候鸟儿还是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碧霄山庄和影星门的渊源江湖上谁人不知,当年神秘的影星门主迎娶碧霄山庄的小姐可是惊动了整个江湖,那排场比起皇家来都毫不逊色,虽然那时她还没有出生,但是那一段佳话江湖上流传至今。

    女子见鸟儿了然的神色,继续说道,“听说影星门有人抢了碧霄山庄疆少爷的心上人。”

    心上人……姜银盯着那个兀自演戏演的欢畅的人心中发毛,她到底想干什么……

    “所以?”虽然心上人这个词让鸟儿心头一跳,但眉头不由皱的更紧。

    “所以,我们要带他回去,要杀要剐,随门主处置。”女子的语气有些伤感,似是因同门受难而觉得难过,却有无可奈何。

    “哈哈……”鸟儿忽然大笑起来,然后冷哼道,“所以他是要以姜银来威胁我?你说什么笑话!碧疆虽然心眼儿小,但还不至于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来!”

    鸟儿光顾着生气,以至于没有发现当她说到心眼儿小这几个字的时候有不少人几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姜银的脸色有点僵硬,直到她后面的话出口时,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些。

    “看来你还不太笨嘛……”尹定远拍着手站出来,眼中满是赞许道,“不错,这件事碧疆并不知。”

    你才不知!!!本少爷就站在你们面前!!饶是姜银,也忍不住有翻白眼的冲动。

    “这完全是我的主意。”尹定远耸耸肩笑道,“是我告诉影星门门主他们的人抢了碧疆的女人,也是我让他们将人带回处置。我不像碧疆对于这样的手段不屑,我们皇家的人向来只求结果,成王败寇,至于过程如何,手段如何,统统都没有意义。”

    他笑的与往常无异,只是那眼中寒意迸,来自皇室的威严浑然天成,这是鸟儿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世子也许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闲散无害。

    “你想怎样?”鸟儿冷冷的问道。

    “嫁给碧疆,我也好向门主求。”尹定远笑的尔雅,“毕竟影星门的门主也不是不通理之人,如果碧疆称心了,姜银自然也没事了!”

    放!饶是姜银十多年来淡定如斯,在这样荒唐的事面前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五官皱成一团。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鸟儿冷冷的看他,“你皇家人冷血无,怎么可能会为了碧疆而费这样的心思?”

    尹定远神秘一笑,“皇家的事纷繁复杂,你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妙。如果想救姜银,你最好照我说的办。”

    鸟儿看着他的眼睛,不像往常那般爽朗清澈,那眸中闪烁的精光仿若出鞘宝剑般锐利,这才是皇家人的真面目吧?心底忽然生出一股无力感,眼神渐渐黯淡下来。

    尹定远似乎对她的表现很满意,笑了笑对她抱拳道,“在下言尽于此,就此告辞,希望不久能在碧霄山庄再会。”说罢对着黑衣人道,“事办完了,回吧。适逢中秋佳节,大伙儿好好聚聚。”

    鸟儿眼睁睁的看着姜银和小四被黑衣人押着离开,口滞的厉害却无法动弹,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总是会不由的放弃挣扎。

    “姑娘,”刚刚说话的那个女子在她面前站住,认真的说道,“他就拜托你了……”

    鸟儿怔怔的看着她,她的语气极为诚恳,似是郑重的交托。

    那些黑衣人的步法极快,很快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若是我被关在通天塔中,你也会历尽死劫来护我么?”

    “会!一定会!”

    下午的话还响在耳侧,只是没想到考验来的这么快。

    姜银回头望着那清幽月光下茕茕孑立的影,孤单的像是一缕游魂,只觉心中疼的厉害,道一被解开就要冲回去,却又被人押住。

    “娘,现在不是闹着玩儿的时候!”姜银因为急切,出声不由带了恼意。

    叶澜拉下面巾,看着他的表只觉心大好,“今晚可真是没有白来,这表变换的,比我这二十年见过的都多。”

    “娘,”姜银对她的打岔十分不满,“您知不知道她现在正是需要人关心的时候!您这样做……”

    “臭小子!怎么和我的小澜说话呢!”押着他,也就是刚刚劫持他的人一巴掌盖在他脑袋上骂道,“你娘还不是为了你好!”

    “爹!您来凑什么闹!”姜银只觉得额头突突的跳,“娘就知道玩儿!”

    “只要小澜高兴就好!”他爹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笑的温柔似水,“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你的小澜高兴了,我的鸟儿怎么办!”姜银真的是急坏了,话就这样脱口而出,周围霎时一片寂静,似乎都能听见月光洒在地上的声音……

    连小四和叶柔都惊讶的合不上嘴,叶澜也没想到她这个一向深沉内敛,从容淡定的的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下子愣在当场。

    姜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只觉得心跳的厉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叶澜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柔柔的靠在尹啸天怀里感慨,“我们的儿子长大了呢……”

    尹啸天看着有些无措的姜银,不由想起自己当年,纵使再沉稳,只要关乎小澜他便会像个毛头小子。心头发的同时也倍感欣慰,温柔的环住自己的妻子,看着姜银难得像个长辈一般语重心长道,“放心,我们不会害她的,我们这样的家族,光靠一个人是不行的,纵使你再护着她,她自己也必须学会勇敢。”

    “她哪里不勇敢?”姜银不满的回嘴,“她只是被伤的太深而已。”

    “但她现在确实在逃避现实,不是吗?”叶澜开口一点都不委婉,“要不然她怎么连一点挣扎都没有?这能叫做勇敢?”

    “我们对她要求不高,只要有你娘的一半就行。”尹啸天看着叶澜嬉皮笑脸的开口,立刻被怀里的妻子捏了一把,嗔道,“说什么呢!”

    姜银看着面前两个为老不尊,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打骂俏的人十分的不满,虽然知道他娘说的是事实,但是还是不喜欢别人说她不好,他爹娘也不行,不由开口嘟囔,“在你眼里,谁能跟你家小澜相比……”讽刺的意味十足。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尹啸天一听,立刻就炸毛了,反了天了真是,竟然敢讽刺他?

    “没什么!”像以往很多次一样,尹啸天炸毛的时候,姜银偏偏淡然如水,搞的他爹有火没处发,相当郁闷。

    “走吧走吧,反正很快就能见到她了。”叶柔上前劝道,“你们不正愁她没有求生**吗?现在娘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你们怎么知道?”姜银疑惑了一下,忽然就想明白了,锐利的眼神扫过四周,饶是见过风浪的影卫在那目光下不由有些膝软。

    “尹定远呢?”薄唇轻启,语气轻柔,仿佛是对人的呢喃。众人却不发寒。

    已经逃远了的某世子忽然打了个喷嚏,看着前面黑乎乎的巷子,似乎觉得自己前途堪忧,转念忽而不知想道了什么,又笑起来,前途堪忧的也许不只他一个……

    嘿嘿,尹定疆!你就等着洞房花烛夜被踢出房吧……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