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章(改错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三十四章给我把姜银抓回来!婚!】

    想象中的疼痛始终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男子的惨叫。

    “笑什么笑?”那声音悠然的说道,“混成这个样子还有脸笑?”

    鸟儿一顿,忽然抬起头来,月白的长袍外罩华亮的纹竹黑纱,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不是姜银是谁!

    不是幻觉,不是幻觉!

    鸟儿慢慢的站起来走向他,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感受,那一直压抑的思念忽然间泛滥成灾几乎将她淹没,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这样想他,以至于明明想笑着叫一声“少爷”,可是发出的音却忍不住哽咽。

    姜银先是一愣,而后好笑道,“说你没出息你还真来劲儿了,小孩子都比你强。”嘴上虽这样说,手上却轻柔的拂去她眼角的泪水。

    当那柔软的指腹划过脸颊时,不知为何觉得万分委屈,忽然就拉住他的袖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少爷!”

    这一嗓子倒是把姜银给哭愣了,半晌无奈的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拍着她的背像对孩子一样轻哄,“不哭了,已经没事了。”

    “你是谁!”门口的男人反应过来,怒声喝道。

    “!”一道黑色的影从门口旋风一般的冲进来,狭长的凤眸因为那一红装的女子而亮起来,“舞儿!”

    棱角分明的脸,绯色的薄唇,修长的而拔的姿,不是冷修杰是谁?不知是不是那黑袍的缘故,衬的他脸色有些苍白。

    然而鸟儿并没有看他,她此刻靠在在姜银的怀里,什么都不愿想,她错了,她以为她只要偷偷看他一眼就可以满足,可是天知道她多么贪恋这个怀抱,一刻都不想离开,不知不觉的伸手环住他的腰,紧紧抱住。

    姜银又是一怔,低头看着她的发顶笑的温柔,“我记得比起勒死活人,你不是更喜欢口碎大石么?”

    鸟儿听罢破涕为笑,手上却抱的更紧。

    “舞儿……”冷老太太虚弱的开口,似乎已经恢复神智。

    鸟儿想要转看她,后脑却被一只大手按住,“要抱就抱紧了,小四他们还等着你回去做饭呢?”

    “舞儿,不要走……”老太太虚弱的语气中饱含不舍。

    既然冷修杰已经到了,冷老太太应该不会有事,鸟儿将头埋在姜银的口,除了丹田处汹涌的寒意和这个温暖的怀抱,对周遭的一切充耳不闻。

    姜银感觉到怀中人的颤抖,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乖乖的把人交出来,老子饶你不死!”门口的男人开口叫嚣,和后的一群人持着刀冲过来,却放着一直憎恨的冷修杰不管。

    姜银才慢慢扭过头来,笑的谦和,“想要?有本事来抢。”

    冷修杰眼神一凛,这话似乎是在应那大汉的话,可是却是看着他说的。

    几个大汉已经拔刀而上,众人刚刚跑到跟前,就见眼前白影一闪,反应过来时,姜银已经抱着鸟儿站在屋顶了。

    “舞儿!”冷老太太叫的悲伤。

    姜银终于把目光放在她上,眼中有些探究。只这一顿的功夫,一阵凌厉的掌风近,虽然知道冷修杰不会伤她,姜银还是下意识的转将怀中人护住,背上挨了一掌,好在也许是因为鸟儿的缘故,冷修杰这一掌并不重,姜银看看怀中已经渐渐失去意识的人,借着掌力向前一跃,空出一只手打了一个响亮的呼哨,一群黑衣人仿若凭空冒了出来。

    冷修杰一时受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子再一次消失在自己眼前。黑衣人的意图似乎只是掩护姜银离开,打斗中竟然没伤人一分一毫,待姜银的影消失之后就迅速撤退了,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几个大汉才惊觉,如果他们想要自己的命,轻而易举,不有些后怕。

    刚刚还十分虚弱的老妇站起来,看着姜银消失的方向疑惑的喃喃,“影星门?”想到刚刚他探究的眼神,心中升起一丝不安。待看见前方那个修长拔的背影时,又不由的安下心来,也许只有短短一瞬间,但是她确实清楚的感觉到了那中锐利,仿佛将要出鞘的宝剑。

    “药,师公刚刚练好的。”小四将瓷瓶递给姜银,担忧的看着上躺着的人。

    姜银急忙倒出一粒,放进鸟儿嘴里,奈何鸟儿已经不知道吞咽。

    “你先看着她,我们去看看隔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尹定远很有眼色的拉着小四离开。

    两人的影一从门口消失,姜银立刻拿起桌上的水杯仰头一口,然后对着她的唇哺下去,抵开她的牙关,鸟儿无意识的吞咽,只是舌头微动的时候还是碰到了他的。

    姜银微微一顿,哺水的动作忽然就变了味,她浑冰冷,就连气息全是冰的,他的舌伸进她的嘴里缠绕着她冰冷的舌头,舐着她冰冷的口腔,渐渐的双臂也渐渐的将她的人整个环住,他只是想让她变的暖和一些,他这样告诉自己……

    鸟儿觉得自己正泡在冰河里,满是寒意的河水铺天盖地的侵袭而来,她却没有挣扎,此生也许孤独,但是最后她觉得很圆满。

    似乎有一条小鱼钻进她的嘴里,调皮的游来游去,弄的她痒痒的,浑有些软,就像上次碧疆抱她的感觉。

    渐渐的丹田处升起一股暖意,缓缓的蔓延向她的全,舒服的她直想叹气,原来这便是死亡的感觉么,其实也不错的。

    她的呼吸渐渐暖了起来,姜银放开她的唇,轻轻吻了吻她的鼻尖坐起来。忽然一顿,脸上的表有些僵硬,匆忙的站起来走向门口。

    小四离开的脚步迈的不太彻底,动作那样定格着,看着姜银表有些尴尬,除此之外脸上还有一丝可疑的红晕。

    尹定远倒是镇定的拍拍小四道,“你看看,我早说小孩子好奇心不要这么重嘛,亏我还专门过来要带你回去,哎,被抓现行了吧……”

    小四恨恨的看着他无语凝噎,可是除去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嘴,小四其实是个老实的娃,自知理亏也不辩驳。

    姜银面无表的看着尹定远,尹定远面不改色的与他对视,半晌姜银忽而砰的一声关上门。

    小四细细的看着门上的雕花,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扭头恨恨的看向尹定远,刚刚竟然陷他于不义!

    尹定远却是满脸兴味的盯着木门轻声道,“小疆,其实我觉得你害羞起来真的很可。”不是那副千年不变的淡定表,关键是能任由他欺负啊,任由他欺负。

    “滚……”里面传出一声愤怒的低吼,似要把他放进嘴里嚼碎一般。

    尹定远见好就收,轻笑一声离开,小四也急急的跟在后面。

    一门之隔,某个人听着渐远的脚步声,终于抬起埋在双臂间的脸,似乎不知该如何是好。

    鸟儿睁开眼睛扭头变看见这样一幅景象,她家少爷蹲靠在门边,双臂交错搭在膝盖上,阳光透过窗户斜斜的照在他脸上,晕着粉红色的光泽,像是那在蒙山看的桃花,滴。

    这是她家风度翩翩,悠然闲适的少爷吗?鸟儿觉得有些恍惚。

    “少爷?”鸟儿疑惑的出声。

    “嗯?”门口那个人猛的一下站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醒了?”说罢匆匆走到桌边去倒水。

    “少爷?”鸟儿看着他的侧影,不确定的又叫了一声。

    “嗯?”姜银端着水杯悠然的走过来,脸上依然千年不变的悠然,刚刚的狼狈仿佛是错觉。

    “我还活着……”鸟儿忽然长叹一声。

    “没有经过我的许,你觉得你能死的了吗?”姜银将水杯递过来,笑得和煦,“那些不听我话的人,你知道他们的下场吗?”

    他的声音很轻,很温柔,鸟儿却觉得毛骨悚然,好歹她是个病患,等她全好了在算账也不迟啊,果然是他家少爷。

    “小的只是出去散个步,”鸟儿讪讪的笑,“只是一不小心迷路了,这不是回来了吗?”

    “散步?散了多远啊?”姜银笑的和煦,“我许你去散步了吗?”

    ……

    “少爷,小的错了!!”鸟儿看着他的表,在他看不见的怒气酝酿的更加浓烈之前抓着他的袖子干嚎起来,“小的再也不敢散步,再也不敢迷路了!”

    姜银拉开她的手,把水杯塞到她手里道,“能嚎的这么起劲,看来精神还不错,把水喝了起来去散步。”

    散步……她家少爷消遣她的坏毛病还是依旧如故啊。

    姜银看着她脸上郁闷的表,觉得心大好,不由微笑起来。此时他还不知道,他的灾难就要来了……

    依然是影星门总舵的大厅里,依然是那个美貌的妇人,看着纸条气的直拍桌子,“这个小闷,要急死老娘吗?寒山!”

    “属下在。”一个深蓝劲装的中年男子恭谨道。

    “给我把姜银抓回来!婚!”少妇果断的下命令。

    “这……”寒山疑惑,婚的话应该抓那姑娘回来才对吧?

    “娘,为什么抓臭小子回来啊?”一个着嫩黄衣裙的女子姿翩然的进来,好奇的问道,“光抓他回来没有鸟儿要怎么成婚啊?”

    妇人嘿嘿一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她要是不嫁给碧疆,我们就不放姜银!”

    “噗……”正喝水的年轻女子一口水喷了出来,忍不住大笑道,“亏您想的出来。”说罢抱着妇人道,“不过,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果然只有我娘啊!”

    妇人捏着她女儿的手兴奋道,“那个时候尹小子的表一定很精彩,好想亲眼看看。”

    年轻女子兴奋的扑向蓝衣男人,抱着他的胳膊撒,“冰山叔叔,我也要去!”

    “不行不行,这样的好戏我怎么能错过!”妇人想了想道,“寒山,给我们准备两衣服。”

    “是。”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字,也能听出其中的同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似乎已经看到了尹小子的表,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寒山看着两个笑的花枝乱颤的女人,抬眼看着远处默默的哀叹,少爷,您自求多福吧……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