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三十三章笑什么笑?混成这样还有脸笑?】

    “杰儿,她还活着。”老妇进门对着上正在喝药的男子说道,“嬴县有人传来报,确确实实见过她了。”

    男子拿着药碗的手一顿,轻轻的“嗯”了一声,继续喝药。

    “你已经病了有些子了,要不要帮你换个大夫?”老妇说道。

    “让担心了。”男子微笑,“我已经大好了,再过两天便可去巡查铺子。”

    “那就好。”老妇点头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

    男子乖顺的应了,喝完药就躺下休息。老妇看着他的背影长长的叹了口气转离开。出了门想了想,对边的丫鬟耳语一番,那丫鬟点头离开,老妇看着她的背影,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 —— —— —— ——分割线—— —— —— —— —— ——

    鸟儿匆匆跑进破庙,心中有些抑郁,又不是夏天,这鬼天气说变就变,突然见就下起雨来了。

    在神像前的干草堆上坐下,鸟儿无聊的盯着外面的绵绵细雨,眼睛莫名的发酸。鸟儿自嘲的笑了笑,没有人追着跑还真是无聊。

    一阵风吹过,鸟儿不由打了个寒战,吸了吸鼻子,发觉上的衣服已经被打湿了,打开包袱却愣愣的发呆。那是一件红色的女装,光是那轻柔的触感和华亮的色泽便让人不释手,所以她还真没舍得扔。

    鸟儿忽然咧嘴笑,她从姜银那里出来的时候就背着一件红色女装,此刻从碧疆手里逃出来依然是一件红色女装,只不过却不是原来那一件。

    那件嫁衣被她落在了碧霄山庄,且不说她千辛万苦的逃出来不可能再回去取,离中秋之不过就剩下两天,就算她想回去也未必有那个时间,想着那件嫁衣,鸟儿觉得可惜,她连试都没有试过。

    那个时候她还说,如果可以,她会为少爷穿上它。不知道她穿上嫁衣会是什么样子,姜银会怎样看她,这样想来,她在姜银面前还一直都是小厮打扮,几乎从未穿过女装。

    多多少少也会惊讶吧,她家少爷虽然永远一副谦谦君子波澜不惊的样子,其实骨子里的骨子里还是很正常的,想到姜银鸟儿不由微笑起来,她要去找他,就算不在他面前出现,至少偷偷的看他最后一眼……

    可是当目光落在包袱里的衣服上时心中又极不是滋味,不由抚上唇,那种火的触感挥之不去,鸟儿苦恼的直揪头发,为什么她会是个水杨花的女人!!!!

    又一阵风吹过,鸟儿哆嗦了一下,然后猛的站起来拿着包袱往神像后面走去。不管了,都快死了,想这些有的没的干嘛,反正又不会嫁给他们任何一个人。

    鸟儿迅速的脱下青色长袍,把碧疆送她的那件衣服换上。换好衣服正准备出去,却听一阵脚步声传来,似乎是两个人,这本就是个破庙,有人来避雨并不奇怪,但是他们说的话却让鸟儿要迈出的脚步顿住。

    “这次一定要让冷修杰好好的尝一尝失去的痛苦!”一个男人狠狠的说道。

    “他可是出了名的孝顺,”一个女人冷笑,语气里也满是恨意,“如果可以,我真想看看他知道自己死了的时候的表!”

    “放心,等猴子他们得手,我会让他亲眼看着冷家的老太太在他面前死去!”

    “……”

    后面的话鸟儿没有听进去,眼前全都是那个老人柔和的白发,慈祥的表

    “舞儿,来,过来,让看看。”第一次见面时,那个笑脸让她冰冻的心有一丝丝的瓦解。

    “真是个小捣蛋鬼!”她经常肆无忌惮的捣蛋,她从来都只是笑着包容她。

    “杰儿!不许欺负舞儿!”她会在看见冷修杰欺负她时出声训斥,尽管事实上并不是那样,为此

    冷修杰吃了不少哑巴亏。有一段时间冷修杰经常在她面前抱怨,“你给吃了什么**药?为什么她对你比对我还亲。”

    虽然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但是那些温还是源源不断的传达过来,让她难以抗拒。

    “不论如何,你必须娶她!”她在冷修杰带回寻若依的时候这样他,在冷修杰拂袖而去的时候抱着她哭,“舞儿,对不起你……”

    正如那人所说,冷修杰是出了名的孝顺,所以他们成了婚,只是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她老人家,倒不是她冷落她,而是她害怕那样温暖的牵绊让自己无法安心的离开……

    “我想猴子他们应该办的差不多了,我们也启程吧。”男人开口。

    女子应了一声起,两人走了出去。

    鸟儿从神像后面出来,看着外面连绵的细雨定定的出神。半晌忽然快速的冲了出去……

    这是一片废弃已久的民宅,鸟儿小心的从屋顶的破口望下去,心不由揪紧。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被捆在柱子上毫无动静,银色的白发披头散发的盖着脸并看不清她此刻的状况,旁边几个劲装大汉在喝酒。

    鸟儿想了想,掏出一方白帕蒙了脸跳了下去。

    一团火红的影从天而降,几个大汉一惊,扔下酒坛子拔刀喝道,“什么人!”

    鸟儿咯咯的笑,“杀你们的人。”

    几个大汉见是一个小姑娘,不由放松下来,其中一人嘿嘿一笑猥琐道,“小娘儿们还辣,我喜欢。”

    “猴子你急什么”另一个人笑道,“怎么也先看看长相再说,别一摘面纱吓死你。”

    “这你就不懂了,”那个被叫做猴子的人笑得下流,“有小板儿就行,长相啥的,那块布蒙着不也**的么?”

    “其实本姑娘手中的剑更加**呢?”鸟儿笑的妖娆,“要不要尝尝?”

    “姑娘盛,在下怎好拒绝?”猴子脸上依然挂笑,只是眼中已然有了杀气,话音落时明晃晃的大刀已经近鸟儿面门。

    好快的形!鸟儿迅速后退,心中暗惊,这群人看似平平,实则武功高强,比起当今的武林一流高手来恐怕也毫不逊色。冷修杰一个商人怎么会惹上这样的人物?锋利的刀锋贴着她的口划过,鸟儿再没有功夫细想,认真应战。

    “猴子你行不行啊!”有人起哄的叫,“先把面纱拿下来让咱看看,要是漂亮的话可要手下留啊!”

    久战与她不利,鸟儿深知这个道理,轻轻吐气,把压制丹田的内力缓缓的放出来。

    眼前的女子两次躲过他的快刀,让猴子多多少少有些惊讶,心知这女子不好对付,正想着要不要叫人帮忙,忽见女子眼中闪出一股精光,亮的晃人。

    “铛”的一声刀剑相撞,猴子被震得虎口发麻,刀险些脱手而出,心中暗惊,正要开口喊人,却见眼前一闪,张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几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很滑稽,但却没有人觉得好笑,他们谁都没看清那把剑何时穿透了猴子的口。

    “一起上!”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拔刀冲了上去。

    刀光凛冽,剑影横斜,金石相撞之声不绝于耳,不一会儿的功夫,几个大汉全都倒下去,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满是不可思议。

    鸟儿收起剑,走向老妇走去。几下挑断绳子,冷老太太毫无知觉的倒下来,鸟儿只觉浑发寒,抖的几乎抱不住她。

    摸了摸她的鼻息,又将她浑上下检查了一遍,除了有些发烧之外,应该没有大碍,鸟儿放下心来,将她放在一旁,盘腿运气,想将寒意压回去。

    “舞儿……”虚弱的声音传来。鸟儿一惊,睁开眼睛,只见冷老太太定定的看着她,浑浊的眼中满是泪水,“舞儿,真的是你……”

    鸟儿强压着心中的酸楚,笑道,“老夫人恐怕认错人了。”

    “不会,不会……”冷老太太摇头,皱巴巴的嘴角轻轻的弯着,“我们舞儿啊,最穿红衣,是一个像一团火一样的小姑娘……小时候也很调皮,欺负了杰儿还反过来告状,那贼头贼脑的小样子……”冷老太太的神像是在谈论自己的孙子。

    鸟儿觉得有些不对劲,才发现老太太双眼涣散,根本没有清醒的意识,想必是发烧说胡话。

    原来她竟然这般挂念她么……鸟儿想笑,喉咙却堵得慌。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鸟儿一惊,急忙站起来想要扶着老太太躲起来,但是刚刚放出丹田所有内力导致现在体内寒毒乱窜,她根本就使不上劲。

    门砰的一声被踢开,门口站的正是在破庙的那个男人,后还跟着一群人,男人看见屋内的景先是一呆,然后看着鸟儿的眼中充满了杀气,“你是冷家的什么人?!”

    “她是我的媳妇儿,乖媳妇儿……”老太太意识依然不轻,嘴里含糊不清的应着,鸟儿苦笑。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那男人笑的悲凉,语气中满是恨意,“冷修杰正好就要来了,亲眼看着自己的和媳妇儿死去……哈哈哈……”笑着笑着忽然收声,冷冷的盯着她们道,“把她们给我绑起来!”

    “不许碰我的舞儿!不许碰我的舞儿!”老太太忽然发了疯般摇摇晃晃的挡在鸟儿前,挣扎中将她的面巾扯了下来。

    “冷修杰来了,先砍她们几刀!”门口的男人望着不远处,兴奋的开口。

    鸟儿能听见渐进的马蹄声,那个本来拿着绳子的瘦小男人抽出刀来直直的劈过来。鸟儿顾不得多想,飞扑住老太太,闭着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那一刻姜银的一颦一笑充满她的脑海,那一月白的衣袍,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如果他在的话,定要说,再这么没出息,爷就不要你了!

    眼角有什么滚烫的东西留下来,她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时刻,可是这次为什么会如此不舍?

    “少爷……鸟儿想你……”

    “你什么时候才能有点出息呢。”醇厚的声音响在耳侧,像是拨云见的阳光,鸟儿勾起嘴角……

    “笑什么笑?”那声音悠然的说道,“混成这个样子还有脸笑?”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