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三十一章“姑娘,又想少爷了吧?”】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一切都很精致,精致得十分眼熟。鸟儿站在小桥边上看了看旁边的大青石,新月之夜一切都显得黯淡,但那一方刺眼的白帕还是很清楚的告诉她,她转了一个时辰之后果然又回到了原地。

    鸟儿长长的叹了口气,捡起白帕乖乖往回走。虽然她到现在还是会在这个园子里迷路,但是回屋却是闭着眼睛都能回去的,倒不是因为是她的屋子而记得牢,而是她的屋子是这院中无论如何转都能到达的地方。

    “姑娘,您回来啦?”小橙已经准备好洗澡水,正在铺

    鸟儿笑笑,径直走到桌边,揉着酸痛的脚。心中将碧疆狠狠的骂了一百遍。想起那天的景就气得牙痒。

    她是在跟尹定远开玩笑,所以她以为他也是在跟她开玩笑,结果下了轿却被大大的“远青府”三个字和恢弘的朱漆大门晃傻了眼,“这……”真的是远世子的别院呐……

    “调戏良家妇女总也是要讲趣的嘛,光天化之下大街上总是不雅了些。”尹定远笑的开怀。

    她虽然小小的吃惊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碧疆让她来这里总归有他的理由,而且就算她想反抗现在也未必能反抗得了,倒不如乖乖的听话,反而能让他们放松警惕。

    尹定远轻车熟路的把她带到这间屋子,小橙见到她一点也不吃惊,高高兴兴的迎她进屋。

    果然是一早就安排好的,她越发肯定心中的猜测。

    尹定远把她安排好就匆匆离开了,虽然他们表现的和往常无异,但是她还是嗅出了一丝紧张的气氛,也就是说,他们遇到麻烦了!她高兴的想,碧疆最近应该无暇顾及她,有机可乘!

    园子大的惊人,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青砖红柱琉璃瓦,富丽而不失雅致。她出屋走了一会儿就迷路了,恨的牙痒,皇家的人果然是吃饱了没事做,把园子建这么大干嘛?腿走酸了都没有找到门。

    连着两天她都在园子里迷路,无奈之下想来想去也只能找小橙。但是这个事一定要谨慎,毕竟碧疆才是她的主子,一不小心就会打草惊蛇。

    那就一直迷路找不到自己的屋子好了,这样一来就有借口让小橙领自己转园子认路了。她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于是乱走一通,想要等着小橙来找自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房前。

    马上扭头走上她从来没有走过的一条路,然而半个时辰之后……她饿的前贴后背,终于看到了小橙,她就在她房前来回踱步,见她回来赶紧迎了上来,“姑娘,您这是跑哪里去了?饭菜都凉了,您饿坏了吧?”

    “不好意思,我迷路了。”她有气无力的说道,“小橙你也不去找我,还我饿这么久……”

    “这园子是大了点……”小橙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害怕我出去了,姑娘又回来了,饭菜都没有人。姑娘您总会回来的嘛……”

    她的心忽然发凉,猜测是一回事,确认之后却又是一回事,小橙果然知道这园子的古怪。原来碧疆不是无暇顾及她,而是根本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将她困住。还不如像以前一样找人看她,她还可以活动活动筋骨,这样一个人跟傻子一样走迷宫,无聊死了。

    秘籍也好,命也好,于她来说都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没什么好留恋的,谁想拿谁就拿去,所以她除了知道碧疆对她居心叵测之外,从来没有想过他到底想干什么,然而……鸟儿下意识的摸了摸口,姜银给她的药丸不见了,可能是掉下惊心桥的时候丢在温泉里了,她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发现。也就是说,八月十五,她没有压制寒毒的药物很有可能迎来她人生的终结,这最后的十几天,她不想一个人在这院子里转来转去最后孤零零的死去,她好歹也是有追求的哇。

    到底要怎样才能出了这个鬼院子?她少有的努力思考着……

    “姑娘,水温差不多了,先去沐浴吧。”小橙打断她的沉思。

    鸟儿应了,走到里面的浴室,摸摸水温,于她来说稍微有些,但却是不会让她着凉的温度,毕竟如果她感觉刚好的时候,水温就有些凉了。从她在碧霄山庄的时候小橙就一直这样为她准备洗澡水,她一直以为是她细心,但是想起那天掉下惊心桥的景,又不怀疑是碧疆特意吩咐过的。

    想到那天的景,鸟儿又不发起呆来:在温泉上空他揽她入怀,换了姿势只是为了让她少受冲击,在水里虚弱的他强撑着拖她上岸,只是怕她觉得烫,即使知道这一切都是抱有目的,但还是忍不住一遍一遍的回想起来,美丽的朝阳,壮观的桃林,还有……停!停!不能再想了,鸟儿使劲甩甩头,深吸一口气猛的扎进水里,下意识的抚上唇,那如狂风席卷一般的触感还在,火野蛮的霸占了她的感官。

    “先不要用那样的眼睛看我,我的定力并不向想象中那样经得起考验。”忽然想起他在她耳边哑着嗓子说出的这句话,后知后觉的想到,这……好像是话吧……一向闷的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还真是叫人难为……

    鸟儿觉得浑发烫,就像那天一样喘不上气来,猛的冒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小橙听见她在里面不安分的扑腾,拿着浴巾进来窃笑,“姑娘,又想少爷了吧?”

    “哪,哪儿有!”鸟儿不小心咬了一下舌头,疼的直吸气。

    “可是脸很红哦!”小橙继续取笑她。

    “水有点,不行啊!”鸟儿怒了。

    “嗯嗯,今天的水是了点。”小橙作势扇了扇,放下浴巾离开。

    鸟儿看着她嘴角那丝揶揄的笑,又看了看一点气都没有的水面,突然有种挫败感。她到底欠了碧疆什么啊,连他的下人都这样欺负她!

    鸟儿呆呆的看着水面,才发现自己长着一双看十分好笑的眼睛,明明在笑,看着却像哭,不由就笑起来,有什么滴到水面上,激起一圈圈的波纹终于把她的倒影打碎,水面上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

    鸟儿牙齿打着颤从水里出来,脸色冻的发青。小橙见她这个样子一惊,过来一摸她的手才发现冷的跟冰块一样,焦急的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没事,躺躺就好。”鸟儿声音都在打颤,说着就直直的倒下去。

    “姑娘!”小橙焦急的叫道,“药呢,您不是有药吗?”

    “药丢了……”鸟儿扯扯嘴角似乎想笑,意识却渐渐模糊,“……掉下惊心桥的时候丢了……”

    小橙将她扶上,看着已经失去知觉的鸟儿焦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想了想快步走向靠窗的桌子,伸手在下面不知拧了什么,寂静的黑夜之中传来细微的声响。待准备转时却觉浑一僵,无法动弹,“姑……”话还没出口,哑也被点了。

    “小橙,对不起……”鸟儿慢慢的收回手歉意道,“道两个时辰之后自会解开。你先忍忍吧。”

    小橙眼中满是焦急,使劲的眨着眼睛挽留,鸟儿狠了狠心转离开,没有再回头……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