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三十章 毕竟尝到甜头以后和未尝到甜头是两码事】

    不知过了多久,轿子忽然停下来,鸟儿感觉一颗心在腔里怦怦的跳个不停,紧紧的盯着车帘,自己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碧疆的声音忽然传来,鸟儿觉得自己的心跳在一瞬间停止,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好在他并没有撩起帘子,只是隔着轿子说道,“这几天我要去处理一些事,你先去雪湖休养一段时间,我会让小橙跟着你。”

    “好的,好的,你去吧,不用担心我。”鸟儿点头如捣蒜,光知道暂时不用面对他,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却没有注意到为何她要去雪湖“休养”。

    碧疆的声音顿了一会儿,说道,“那我走了……”

    那缓慢低沉的语调没来由让人觉得似是不舍,可能是受伤有些虚弱的缘故吧,鸟儿心想。(秦皇:啊啊啊!鸟儿你这头猪!!!)

    “嗯嗯,去吧去吧!”鸟儿急切道。

    外面似乎传来一声窃笑,半晌之后一些脚步声渐渐远去,可能是碧疆带着一些人离开了。

    尹定远撩开轿子帘笑道,“鸟儿,我是太喜欢你了!”

    鸟儿急忙捂住口喝道,“大胆贼,竟敢在光天化之下调戏本姑娘!”

    尹定远一愣,又大笑起来,放下轿帘对着剩下的影卫道,“出发!轿子抬稳了,送到我府上!”

    —— —— —— —— ——分割线—— —— —— —— ——

    周围都是混沌的暗,只有一点昏黄的烛光摇曳。檀木桌上摆着牌位香炉,男子上完香之后抬头看着墙上的画像定定的出神,脸上尽是悲伤之色。

    那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年轻女子,冷艳中带着丝贵气。

    “娘……”清冽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悲戚,“我该怎么办……”

    “少主。听说她死了?”苍老的声音带着些焦虑,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走进来,待看见男子脸上的神色时不由一愣,随即开口,“老奴说过,少主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语气中有些不满。

    “,我们放弃吧……”男子扭过头来,表像个孩子般无助。

    老妇毫不犹豫的一掌扇过去,清脆的声响过后,男子脸上立刻显出一个红红的五指印。

    “少主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样可对得起公主?”老妇痛心疾首道,“以后不许再这样任!”

    男子脸上的表一瞬间褪去,转又看向墙上的画像,语气带了漠然,“杰儿知错。”

    “知错就好,领罚吧!”老妇缓了语气说罢走到一旁的墙上取下一把皮鞭道,“少主,得罪了!”然后就朝着男子的后背狠狠的抽下来。

    男子闷哼一声,被抽的向前趔趄一步,然后又定定的站稳。

    男子背上很快就皮开绽,那伤势让人绝对不能相信是出自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妇之手,没过多久男子就摇摇晃晃的倒下去。

    “少主!”老妇一惊,急忙扔下鞭子将男子接住,却依稀听得男子口中喃喃:“舞儿……”

    老妇看着昏迷男子的眼神极为复杂,似是疼惜又似是愤恨,似有茫然又似有坚定……

    碧霄山庄

    寻若云嘤嘤的抹着眼泪,寻蓝珂看着上重伤沉睡的人皱了皱眉头,刚要扭离开,上的人忽然虚弱的开口,“小侯爷?”

    “少爷!您醒了!”碧阮惊喜的开口,然后跑到门口叫道,“快来人呐,少爷醒了!”

    “碧大哥!你没事吧!”寻若云扑到前,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二小姐,您这是……”碧疆准备起,却似乎动弹不得。

    碧阮急忙上前道,“少爷,您伤的很重,还不能起来!”

    寻蓝珂也上前关切道,“碧公子还是好好躺着。”

    碧疆虚弱的咳了一声道,“在下失礼了。”

    “不必在意这些虚礼。”寻蓝珂道,“感觉还好吧?”

    “多谢小侯爷挂怀。”碧疆答道,看着从门口进来的王大夫道,“我睡了多久?鸟儿呢?”

    碧阮一顿,神色有些悲伤。倒是王大夫笑道,“火姑娘就在隔壁,老夫刚刚给她上过药,少爷不必担心。”

    “她伤势怎么样?”碧疆的语气里含着淡淡的焦急,

    “少爷放心,”王大夫笑道,“虽然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好在下面是一汪温泉,而且火姑娘本没有受伤,所以伤的要比少爷轻的多。只是暂时还不能下地而已。”

    碧疆似是放了心,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对着寻若云笑道,“二小姐这样的表可让碧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寻若云难过的看着他,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鸟儿姐姐她死了——”

    “二小姐!”碧阮和王大夫都变了脸色。

    “云儿!”寻蓝珂皱眉喝道。

    碧疆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看着她笑道,“二小姐真会说笑话。”扭头对着王大夫道,“鸟儿不是就在隔壁吗?”

    王大夫张了张嘴,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碧疆恍惚的看着他,忽而哇的吐出一口血来,晕了过去。

    “少爷!”王大夫焦急的把脉,屋里忽然丫鬟医师的涌进一堆人,场面一片混乱。

    寻若云看着满屋子的人满脸的惊慌失措,求救般的望向寻蓝珂。

    寻蓝珂训斥了寻若云几句,便歉意的向碧阮告辞。碧阮也没有什么心,只是客说了两句连门都没有送出来。

    甫一上车,寻若云哪里还有惊慌失措的样子,沉静的说道,“看来沈千舞是真的死了。”

    寻蓝珂点点头沉吟道,“嗯,应该是真的,碧疆那个样子不是假的,只是……秘籍怎么办?”

    寻若云淡淡一笑道,“不知道有秘籍之前我们不也有周密的计划吗?现在只不过回到我们之前的轨道上而已。”

    “只是有些太可惜了。”寻蓝珂惋惜道,“本来可以省很多力气的。”

    随着侯府的马车渐行渐远,碧霄山庄鸡飞狗跳的场面也渐渐平息。尹定远坐在桌边道,“侯府这次没有除掉你恐怕要失望了。”

    “他们不是来看我的。”那个刚刚还吐血昏迷的人此刻悠然的坐在边,中气还算足。

    “鸟儿既然已‘死’,现过两天就安全了。”尹定远说道,“你打算让她在我那里待到什么时候?”

    “再过些子吧。”碧疆想了想说道,“侯府会忽然对武功秘籍感兴趣想必事不会那么简单。”

    “你是说侯府的背后还有人?”尹定远沉吟道,“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嗯,所以我们现在只是瞒过了表面而已。”碧疆道,“保险起见,还是让她再多呆些子,再把香儿派过去。”

    “你把那么闹腾的丫头派过去干嘛?”尹定远笑的揶揄,“我知道你是怕她闷,但是我觉得怕闷的好像不止她一个哦?毕竟尝到甜头以后和未尝到甜头是两码事嘛……”

    碧疆一顿,淡淡的道,“我乏了,其他的事就交给你了。”

    “别害羞嘛。”尹定远笑道,“你一向料事如神,可能料到她会不会像你想她这般想你?”

    “远世子。”碧疆笑的眉眼弯弯,“宛青已经到嫁人的年纪了,前些天还说让我替她做主寻一门

    亲事。我重伤在,不便行动,恐怕耽搁了人家,你就替我上上心吧。”

    “什么!?”尹定远变了脸色,咬牙道,“她竟然想嫁人?!”说罢便扭头愤愤的走了。

    碧疆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勾,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怔怔的抚上自己的唇,半晌忽然翻将头埋

    在了枕头里……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