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二十七章她一直认为强大的无人能比的人此刻正虚弱的扶着铁索跪下去……

    —— —— —— —— —— —— —— —— —— —— —— —— —— —— —— —— —

    看着桌上睡的香甜的碧疆,鸟儿有点伤感,这一生,除了姜银他们之外,也许只有这个睚眦必报的小心眼儿男人能记住她了吧……

    本来也没有什么东西,鸟儿很快就收拾妥当,临走时又看了碧疆一眼,犹豫了一下走到他面前,手慢慢伸向银质面具,就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碧疆的唇微微一动,看起来似乎有些痛苦,鸟儿一惊,等了一会儿却不见他有任何动作。暗暗松了一口气,转准离开,脚下却不由迟疑,想了想终是将烛台上的蜡烛熄了。

    鸟儿跃上一棵树,仰头望着天空,仿佛又回到了从姜银那里逃出来的那个时候,无边无际的孤独汹涌而来,口似乎涨的难受,可是实际上却空的一无所有。

    迷幻阵很快就到了,鸟儿掏出字条,皎白的月光足够将上面的字照清楚:“你再这么丢人爷就不要你了!趁爷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快点滚过来!”“都给你画清楚了,别给小爷丢人啊!”

    鸟儿不轻笑出声,原来那颐气指使的表和那酷酷的语气如此令人怀念。下面的阵法图画的有点小,鸟儿掏出火折子点亮了,将那些步法好好的记在了脑子里。

    将东西收好,想着刚刚记住的步法鸟儿左右看了看,往东而去,甫一踏入阵中立刻浓雾乍起,眼前一片朦胧,不愧是迷幻阵。

    “你要去哪里?”碧疆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起伏。鸟儿一惊,回头只见碧疆一步一步走过来,不复往的悠然,仿佛每一步都能看见那散发的怒意。

    鸟儿来不及多想,急忙左跨五部,前踏八步,隐入阵中。

    “鸟儿!”他的声音中竟带着丝慌乱。

    到了这里已经没有退路了,碧疆不会再相信她,如果逃不出去,她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眼前一片茫然,鸟儿只能凭着记忆中的步法一步一步摸索着,碧疆的声音就响在耳边,可是她看不见他,这就是寻若云说的迷幻阵奇妙之处吧,即使面对面,也看不见对方。

    “鸟儿,听话,不要再走了。”碧疆的语气已经从愤怒渐渐变成无奈轻哄,鸟儿觉得悲哀,她很难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可以他那样高傲的人低头,何况是一本秘籍。

    “火姑娘,无论发生什么事,请相信少爷。”宛青的话忽然响在耳边,鸟儿不由有些犹豫,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好笑,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去,渐渐的,碧疆的声音也消失了。

    迷雾散尽之时,鸟儿站在一座铁索桥边,沉沉的夜色中并看不见两根铁索向前延伸到何处,向下望去也是深不见底的黑暗,显然这就是惊心桥无疑。

    在踏上铁索之前,鸟儿忍不住回头望去,碧疆离她不过几步之遥,然而他还在迷幻阵里,她能看见他,他却看不见她。他如同盲人一般一步一步走着,她看不清他的表,却能看见他的认真,一步一步踏出的影,看得她眼睛有些酸。

    捏了捏手中的字条,鸟儿踏上惊心桥,忽听后传来一阵阵破空之声。扭头不愣住,碧疆应该是走错了步法,此刻阵中飞沙走石,全都冲着他飞过去……

    “小心!”鸟儿不叫出声来。

    碧疆被一颗石头击中口,闷哼一声跪在地上,听见她的声音,抬起头向着她的方向望过来,语气恳切:“鸟儿,你还在吧,一定要等我。”

    鸟儿顿了顿,转踏上了惊心桥,没有再回头……

    惊心桥对她来说不算什么,轻点几下便飞而过,待落地时便看见一个修长的影,鸟儿觉得人生真的是瞬息万变,曾经温暖她的影此刻却让她浑发寒……

    “你什么意思?”鸟儿冷冷的出声。

    “舞儿……”冷修杰转过来,神黯然,“我知道你已经不愿意再相信我……”

    “所以你就用这个骗我来?”鸟儿生气的将字条摔在他脸上,无法平息那浓浓的失落,忽然后知后觉的想到,姜银那种人怎么可能背后做这种事,那个人那么嚣张,怎么可能因为对方是碧疆退缩。

    “舞儿!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冷修杰抓住她的手腕道,“我知道你现在不会相信我,但是你现在很危险,我只能这样做!”

    鸟儿挣扎,奈何冷修杰抓的很紧,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

    “你不是想从碧疆手里逃开吗?”冷修杰强迫她面对他,“我帮你!”

    鸟儿顿住,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她以前很喜欢这双眼睛,那样的光辉夺目,他只要用这双眼睛看着她,她什么都可以相信。可是现在,她在怀疑。她一直知道自己是一个懦弱的人,被伤过之后就不敢再相信了,即使他的眼中是卑微的乞求之色。

    “放开她!”

    鸟儿一惊,扭头看过去,碧疆从铁索尽头的浓雾中慢慢的走出来,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感受到他的怒意。

    “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冷修杰看着鸟儿认真的道,“请相信我一次。我不会再伤害你了!”说着指着旁边一条小径道,“从这里很快就能离开。”

    鸟儿看了看那条小径,又看向碧疆。

    “鸟儿,乖,过来……”碧疆一手扶着铁索站定,另一只手向她伸出来,语气中依然是让她分不清真假的温柔。

    “舞儿,你别忘了,他是为了你上的秘籍!”冷修杰忽然说道。

    鸟儿回头看着冷修杰真意切的脸,忽然觉得好笑,为什么这些人可以这么忘的表演,这个人不也为了她上的秘籍吗?这个世上,除了姜银他们,她到底该相信谁?

    “火姑娘,无论发生什么事,请相信少爷。”宛青认真的眼神浮现在眼前,鸟儿看向碧疆,不由愣住。

    鲜血从他的嘴角蜿蜒而下,那个她一直认为强大的无人能比的人此刻正虚弱的扶着铁索跪下去……

    “你怎么了!”鸟儿不往前一步,却被冷修杰拽住,“他懂五行八卦,否则怎么会这么快走出来?他的本事你也是知道的,不要被他骗……”

    浓雾里忽然冒出一个黑衣人,直直的照着碧疆刺过去……

    “放开我!”鸟儿大吼,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冷修杰的手向他跑过去。

    怪不得他只是扶着铁索没有飞过来,原来他受了伤,那么那样惊心的铁索桥没有使用轻功的他是如何走过来的?为什么,她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

    碧疆勉强躲过黑衣人的剑,却被一脚踢中口,跌出桥外……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