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二十五章 “我打不过你,要怎么报仇!”

    一大一小两辆车一前一后往蒙山而去,后面的马车内,鸟儿一根手指戳着碧疆数落,“你倒是比世子还要金贵啊!人家都能坐,你为什么不能坐?你其实是嫉妒人家马比你漂亮,车比你大吧?你这个小心眼儿的男人……”

    好吧,鸟儿承认,她是无聊的,泽城离蒙山有两个时辰的路程,而刚刚过去的这一个时辰里碧疆只是闭目养神,反倒让她很不习惯。

    碧疆终于睁开眼睛,倒不是嫌她聒噪,而是那根手指老是戳着一个地方,有点疼,可能是神经放松的缘故,他的声音不像平那般和煦,低低的带着些懒散的味道:“看来是我会错意了,原来你想与他们共乘的。”

    呃……好吧,她承认,她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没和他们共乘,其实她很庆幸。眼见着碧疆又准备睡觉,她急忙凑上去,稀奇的道,“你的声音变了耶,比平时的要好听呢!”

    碧疆有些不耐的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鸟儿没料到他会突然睁眼,不愣住,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猝不及防撞进那深邃的眸子里,撞得头晕眼花……

    “你到底想干嘛?”碧疆没好气的问道。

    “没什么?嘻嘻,”鸟儿笑得异常灿烂,“就我们两个人,有点无聊嘛……”

    那笑容背后的悲伤掩饰的并不精明。

    “哦?”碧疆默默的看了她半晌,忽然勾起嘴角,鸟儿看着他突然活过来的样子,脊背上莫名的升起一股凉意。

    “既然鸟儿无聊……”碧疆慢慢的倾靠过来,坏坏的笑道,“就我们两个人,应该干些什么

    呢……”待话音落时,他们之间已经近的可以看见对方眼中的自己了。

    “哈,哈……”鸟儿干笑两声,子被的直往后仰,“不无聊,不无聊,我开玩笑呢……”

    “害什么羞啊……”碧疆步步紧,“我知道让你等得很急,每个月都催一次婚……你不是嫌我不像男人吗,今天我就……”说着就将唇凑上来。

    “停!停!”鸟儿一边伸手阻止他靠近,一边吼道,“那是演戏好吧,你这个小心眼儿的男……啊!”被着总有无路可退的时候,鸟儿终于仰躺着摔倒了……

    “鸟儿真是的!竟然如此迫不及待……”碧疆轻笑着打趣,伸手开始解上的衣服。

    “别,别脱啊!”鸟儿急了,抓住他的手试图动之以晓之以理,“我知道你这个人比较记仇,但是你看我,要容貌没容貌,要材没材,要钱没钱,要势没势一无所有的,你要了我岂不亏大发了?”

    碧疆微微一笑,继续俯下来,鸟儿浑一僵,一动都不敢动,现在她只要轻轻一撅嘴,似乎就可以碰到他的唇……

    “那么,有呼吸吗?”碧疆轻轻的开口,滚烫的气息从他口中传到她嘴边,微哑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磁

    “有……”鸟儿小心翼翼的开口,他呼出的气息仿佛立刻充满自己的口腔,滚烫的温度似乎直接烧到心里,烫得心都要不跳了。

    “那就行。”碧疆微笑,眼中的潋滟光华四散开来。

    等等!为什么觉得这个对话有点耳熟?鸟儿咬牙,“这你也要报复?!”

    “还真是不懂趣。”碧疆颇为遗憾的摇头起,“难得气氛刚好。”

    好个!虽然知道这个男人小心眼,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再鄙视他一次。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彼时她还很天真,只知道用武力解决问题,决定帮冷修杰“铲除”碧疆之后,就直接跑去境城找他。找他并不难,别说在境城,就是在全国也很容易,这就是名人的优点,鸟儿觉得这是他浑唯一值得可取的地方,找起来不费劲。

    她很清楚的记得那天的天气特别晴朗,她翻上富贵酒楼的四层,靠在窗边一眼就注意到了一个男子,他背对着她,阳光在他淡紫色的长袍上镀上一层金色,尊贵而耀眼,即使他坐在那里不动也透着一股子优雅贵气,比起冷修杰来竟然毫不逊色。她几乎不需要问就可以很肯定这个人就是碧疆,虽然到现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能一眼认出他来。

    “碧疆!”她叫道。

    “什么人!”他对面的中年男子正准备站起来被他抬手阻止。他缓缓的扭过来,看着她笑,

    “姑娘找在下有何事?”

    即使银质的半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那微勾的薄唇和波光潋滟的眼睛还是让她暗叹一声,看不清他的全貌,有些遗憾,当然,这个遗憾持续到今

    “我要打败你!”她撑着窗棱跳下来,叉着腰霸气十足的宣布。

    “哦?”他笑得和煦,“怎么打败?”

    她抽了剑出来,遥遥的指着他道,“明午时,落霞峰见!”说罢转准备就要离开。

    “姑娘请留步!”碧疆出声答道,“在下不会剑法。”

    “使刀也行。”她豪爽的挥手。

    “可是……在下刀法也不会。”碧疆依然微笑。

    “那你会什么?”她有些不耐烦,奇怪的人使奇怪的兵器也不奇怪,干脆直接问他。

    “什么也不会。”碧疆笑眯眯的答道。

    “会呼吸吗?”她斜眼睨他。

    “这个倒是会。”碧疆一愣,然后笑答。

    “那就行。”她说完就潇洒的跳下窗户走了,碧霄山庄好歹也曾经是武林泰斗,他说他不会武功?鬼才信她!事实上,她的怀疑是正确的,虽然他一直藏着,但最后还不是暴露了吗?

    结果第二天她在落霞峰等了大半天,看闹的人来了,寻仇的人也来了,就他没来!

    “我今天算是体会到什么事睚眦必报了。”鸟儿咬牙,没想到隔了这么久的事都能被他记着。

    “你让我在那么多境城名流面前失了脸面,我倒是觉得这不算睚眦必报。”碧疆重新靠在榻上,悠悠然说道。

    “那你还让我在那么多江湖豪杰面前失了脸面呢?”鸟儿愤愤道,“还引来了不少仇家。”

    “那是你的事,与我有何相干?”碧疆轻蔑的看着她笑道,“有本事你来报仇啊!”

    “你说的好听!”鸟儿看着他那欠扁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抓狂的怒吼:

    “我打不过你,要怎么报仇!”

    “那就用体来报吧……”碧疆忽然揽着她的腰将她压在榻上,笑得魅惑。

    鸟儿怒极反笑,“你确定我那样是报仇不是报恩?”

    “是啊,”碧疆理所当然的答道,“刚刚你不是说要了你我就亏大发了吗?”

    “啊!!!”鸟儿气得抓狂!她到底抽什么疯要招惹他啊,他乖乖睡觉的样子明明要可的多啊!

    “碧兄!”冷修杰的声音似乎从前面的车上传来。

    马车一个忽然急停,本来压在鸟儿上碧疆冷不防被一闪,即使用手撑了一下,唇也不可避免的印在了她的额头上……

    一瞬间的静默,鸟儿平静的开口,“我好像没有亲过你吧?”

    “这个不能怪我,”碧疆抚着唇坐起来,亦平静的回答,“你就当我在报恩吧……”

    “报恩?”鸟儿慢慢坐起来,定定的看着他,语气益发的平静,“报什么恩?”

    碧疆依然抚着唇,默默的扭过头去……

    “你也知道你无恩可报是不是!”鸟儿终于崩溃了,揪住他的衣领强迫他面对她,“你……”

    “火姑娘,你这是……”车帘子被急切的撩开,露出冷修杰惊讶的表

    鸟儿扭头看看他,又扭过头来看看碧疆,他一手捂着嘴一手紧紧的抓着衣领,一副她要非礼他而他誓死不从的模样。

    “你看,我就说在车上不行吧?”碧疆放开捂嘴的手一本正经看着她道,“都不好尽兴。”

    不好尽兴,不好尽兴,不好尽兴……重点在于不好尽兴吗!!!!!!

    鸟儿觉得她彻底内伤了……无力的躺在榻上,都忘记问冷修杰是来干嘛的,还是碧疆问道,“冷兄有什么事吗?”

    “走了一个多时辰了,我想大家都累了,停下来歇一会儿。”冷修杰解释道。

    “冷兄果然考虑周到。”碧疆笑道,“我们全凭冷兄做主。”

    其实马车宽敞舒适,跑起来和停下来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所以鸟儿不知道为什么冷修杰要停下来休息,明明他们早上耽误了不少时间要赶路。不过好在马车很快就又启程了。

    碧疆似乎很没有精神,又靠在榻上睡觉,她也不敢再招惹他,无聊的紧了也觉得有些困,学着他的样子靠在榻上闭目养神,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很香甜,似是被圈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莫名的安心,只是觉得额头上似是有什么东西刷过,柔软,火

    感觉马车似乎停下,鸟儿蹭了蹭脑袋,有些不愿的睁开眼睛,入目温和的光泽,颊边柔软的触感,这个感觉好熟悉……

    小心翼翼的抬头,然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他还没醒,等等,为什么他的耳根那么红?虽然面具遮了大半张脸,不过从露出来的皮肤上看,好像脸也是红的,可能是她压在他口让他气血不畅的缘故吧?(秦皇:忍不住了,这个笨蛋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气血不畅的缘故!)

    鸟儿想来想去,只能想到这个理由。她盯着他的脖颈,不知道咬上去是什么感觉。

    其实这个人睡着了也很无害嘛,连她什么时候靠过来都不知道,还无意识的圈着她。鸟儿刚刚轻手轻脚的从他怀里爬起来,就见车夫撩起帘子道,“少爷,到了。”

    碧疆慢慢的睁开眼睛,迷蒙的神色很像一只乖巧的猫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