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二十四章

    有谁见过男人绣花?而且还是一个贵为世子的男人?

    除了宛青之外,碧疆有幸得见。

    “你怎么来了?”尹定远正绣得认真,碧疆突然出现,冷不丁吓了一跳,想要将东西藏起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嗯,绣得不错嘛,”碧疆拿起那副绣品认真打量,“这狮子的鬃毛绣得真是精细。”

    尹定远脸色一僵,半晌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再仔细看看?”

    “已经仔细看过了,不错。”碧疆将绣品放下,悠然走到桌边坐下,“就是狮子的脸稍微大了些。”

    尹定远恨恨的坐在桌子另一边,道,“说吧,什么事?”

    “是你把衣服和首饰送过去的吧?”碧疆忽然正声问道。

    “怎么?难道不是送给她的?”尹定远笑道,“那些东西可是小疆你从浆染到设计一路亲自监督过来的,现在碧霄山庄旗下的哪个铺子不知道他们家少爷为了一个女人费尽心机。除了她我还真想不出那些东西适合谁。”

    “别说些有的没的,”碧疆并没有辩驳什么,只是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语气里有些质问的味道。

    “小疆这话问得太让人伤心了……”尹定疆哀怨道,“你不觉得那铠甲让她很具有战斗力吗?”

    “那并不是我为她做的铠甲!”碧疆的声音有些微起伏。

    “难道是嫁妆?”尹定远惊讶道。那语气仿佛衣服首饰做嫁妆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

    “马上跟我去蒙山。”碧疆也不理他的傻样,开门见山。

    “发生什么事了?不是要和寻家二小姐去玩吗?”尹定远有些奇怪。

    “寻家二小姐决定玩一个好玩儿的游戏,我需要带你去。”碧疆端起桌上的茶杯篦了篦,“我一个人看不过来。”

    “一个游戏都玩不起,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没出息了,即使因为刚刚去了寒毒体有些虚也不至于这么没用吧?”尹定远道,“还是因为她在,所以玩不起。”

    “我不会拿她赌任何东西。”碧疆放下茶杯认真的看着他道,“所以,以后不要自作主张再做这样的事。”

    “这是调查寻克利谋的绝好机会,”尹定远也正色道,“做大事总是要有所牺牲,我也很喜欢鸟儿,况且我们随时掌握他们的动向,她不一定会有事。”

    “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危险,我都不会让她去。”碧疆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声音并不高,语气却很坚定。

    “你不觉得你太过敏感了吗?”尹定远有些无奈,“如果师父给你拔毒之后你乖乖养着,也不至于到现在还这么虚。”

    “如果我不敏感,恐怕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吧?”碧疆说道,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悠然,但是捏着茶杯的指节却有些泛白,“我不会再放她离开了……”

    尹定远一顿,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认输,我没有见想到寻克利竟然会下杀手。”

    “你会让宛青去冒险吗?”碧疆忽然无比认真的问道,“哪怕可能会丢掉命。”

    尹定远一怔,觉得碧疆这个问题有些突兀,但还是认真的答道,“我会,不管是为尹家后人还是为清国皇族,如果我的牺牲能够换来国家的安定,我自然在所不辞。”

    门外忽然传来声响,尹定远脸色一变,急忙开门追出去却只看见一片青色的衣角闪过。

    尹定远扭过头来恨恨的盯着悠然喝茶的某人咬牙:“你是故意的!”

    “这样就扯平了。”碧疆放下茶杯笑得和煦。

    “我不是说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吗?”尹定远继续咬牙。

    “我刚刚也只是告诉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碧疆耸耸肩,“但并没有说原谅你啊?”

    “我就没有见过比你更小心眼的男人!”尹定远气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看着就要开花了,我容易吗我?”

    “我还没开,你急什么?”碧疆的语气极其无辜。

    “敢你是跟我比这个么?”尹定远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收拾收拾启程吧?”碧疆站起来道,“冷修杰在,影卫不能带去,以防打草惊蛇。”

    “不去!”某人气呼呼的走到桌边坐下,灌了一口茶把头撇向一边。

    碧疆想了想,忽然拿起桌上的绣品赞道,“这狮子的鬃毛真是栩栩如生!”

    尹定远顿了顿,看着不远处,眼神一派平静,比起刚刚的打击来这已经不算什么了,淡淡的说道:“那是向葵,是花瓣,不是鬃毛。”

    碧疆一顿,然后就像刚刚看见这副绣品一样,由衷的赞道,“好棒的向葵,鬃毛一样的花瓣……”

    尹定远悲愤的扭头看他。

    碧疆依然笑得和煦。

    鸟儿正在翻一匹纱,听见后有动静出声问道,“账本送了吗?”

    “嗯,没有。”宛青说道,“少爷马上要出远门,等过几天再送过去。你看上哪个了吗?”

    鸟儿抬头看她,“你怎么了?”

    宛青定定的看着她,半晌忽而笑起来,“没什么,只是有些羡慕你。”

    她笑得很灿烂,但是鸟儿能感觉到其中的悲伤。鸟儿没有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伤,之所以笑,是因为想要掩饰。她没必要去揭人家的伤疤。

    “鸟儿,走了。”碧疆挑开里间的帘子叫她。

    “哦。”鸟儿应了一声,向宛青告别,“那我走了。”

    宛青忽然抓住鸟儿的手道,“火姑娘,无论发生什么事,请相信少爷。”

    鸟儿觉得这是一个很冷的笑话,他们现在的和谐不过是表象,他想得到她上的秘籍,而她无时不想着从他边逃开,可是,看着宛青的眼睛,鸟儿却不由的想相信她。

    坐在马车上,鸟儿依然想着宛青的话和那个认真的眼神,真的要相信他吗?刚想完鸟儿就觉得自己很奇怪,为什么会因为一个刚刚认识的人的话而动摇,而且那个人还和碧疆是一伙儿的。

    不过,奇怪的不只是鸟儿,一直油腔滑调的某世子竟然一路闭口不言,神悲戚,不知道在想什么。

    明明一开始听宛青提起他的时候两人似乎很熟稔的,但是刚刚离开的时候宛青只是规矩的行礼,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顿了一下就上车了。宛青不对劲果然是因为他吧,鸟儿心想。

    奇怪的还有碧疆,一路上竟然闭目养神,一副疲惫的样子,他这样精力充沛的人竟然会在白天睡觉。

    不过今天奇怪的事显然不止这些,到了城门口,鸟儿挑开帘子的时候被狠狠的震撼了一下,八匹马!八匹马拉的车能想象的到吗?先不说车什么样子,光那八匹马两排摆开也够引人注目的。她以为碧疆的车已经很大了,那辆车有他的两倍大,感觉装20个人都绰绰有余。寻府抽什么疯!

    “准备的有些仓促,可能不如小车舒适,”冷修杰撩开车帘道,“我想既然一起,大家还是共乘一辆比较好。”

    原来抽风的是冷修杰,鸟儿顺着他撩开的帘子望进去,觉得他真的还和以前一样,谦虚的让人发指,地毯,小榻,矮桌,茶具,点心,囊括了衣食住行常所需几乎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一个精致的房间,这还叫不如小车舒适,那舒适是什么样子,难不成要把夜壶放上?

    “真不错!”尹定远眼睛一亮,义无反顾的奔过去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马车。”

    鸟儿本来也准备奔过去看看的,但是看见他那样子之后放弃了这个打算,真的丢人的,知道的他是个世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土鳖进城呢?虽然那辆车确实值得这么大惊小怪。

    不过……要和寻家两姐妹以及冷修杰共乘一辆车……总觉得接下来的路途有些遥远。

    “既然不如小车舒适,那我还是乘我的小车吧。”碧疆开口道,“我们就不和你们挤了,这样大家都舒适些……”

    挤……鸟儿无语的回头看他,他好歹当今商界的传奇之一吧?听不出来人家是在谦虚吗?况且那叫挤吗?六个人躺在上面打滚都够了!

    寻若依脸色微沉,看向碧疆的神色有些不善,寻若云也微微皱眉,倒是冷修杰一派镇定,没有任何被拒绝的不爽,只是爽朗一笑道,“既然如此 ,我们就启程吧……”

    “那我和碧大哥一起!”寻若云说着准备过来。

    “二小姐,大小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此次也是为了和你相聚才一同游玩,你怎么忍心丢下她?”碧疆的语气温柔体贴中略带调笑,恰到好处的拒绝。

    寻若云一顿,嘻嘻一笑道,“碧大哥可是在记恨我刚刚说冷大哥体贴?”巧妙的下了台阶。

    如果不是捕捉到寻若云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冷色,鸟儿几乎要相信她真的如此天真烂漫了。

    “我比较喜欢这辆车!”尹定远对着冷修杰笑道,“我是否有幸与冷兄共乘?”

    “当然!”冷修杰笑,“远世子也要去蒙山游玩?”

    “哼哼!”远世子抱怨,“想趁着我不在溜出去玩,还好我今天抓住他了,要不然还真让他给跑了……”

    冷修杰笑着将他请上车。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