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二十二章 “嗯,果然是江湖女子,很棒的肌。”

    碧疆的院子就在鸟儿的隔壁,她还以为他就这样放着她自由自在呢,原来也看得紧的啊。

    鸟儿大摇大摆的向院门走去,走到跟前的时候放慢了脚步,据她的经验,碧疆的院子一般人很难靠近。果然,就在她刚走到院门口的时候两个护卫挡住了她的去路。

    “拽什么拽!你们等着!”鸟儿一手指着两个护卫,又拉拉自己上的衣服,一手叉着腰做泼妇状,“看见没?看见没?这是你家少爷送给我的衣服首饰!等我做了你们的少,有你们好看!哼!”说完就很豪迈的甩头往回走。

    鸟儿没走多远就听后道,“姑娘请留步!”

    鸟儿扭头,却见刚刚那两人已经微微躬,“刚刚多有得罪,请姑娘见谅。”

    他们这个样子的意思是……

    “我可以过去了?”鸟儿迟疑的看着两人,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虽然她说要去找碧疆,但是压根没指望过真的能马上见到他。

    两个护卫躬抱拳,“请!”

    刚刚还大摇大摆的鸟儿此刻反倒像做贼一样鬼鬼祟祟的走进院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呢?俗话说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人,这两个护卫是不是拿她寻开心呢?

    可是直到她走进内院,那两个人还是没有出声阻拦,鸟儿不放心的扭头看了看,那两人似乎没有什么动作,再扭过头来的时候却被吓了一跳,内院里的小厮丫鬟全都向她躬行礼。

    正忐忑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呦,这不是猥亵女吗?”

    “你说谁是猥亵女?!”鸟儿不满的转头看去。

    “啊!你来了,不错嘛,果然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尹定远上前几步,围着鸟儿转了一圈摸着下巴道,“这个样子看起来还蛮有战斗力的。”

    “什么战斗力?”鸟儿有一种要掉进陷阱的感觉。

    “不用问这么多,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尹定远推着她上了台阶,顺便冲着书房叫道,“小疆!弟妹来了!”

    鸟儿措手不及的被推向房门,于此同时,房门被打开,本被推的趔趄的鸟儿被门槛拌了一下,忽忽的往前冲去。

    入目温和的光泽,颊边柔软的触感……

    可不正是碧疆常穿的那件衣服吗?(不CJ滴人拍飞~~~)

    “鸟儿,我只是谈生意而已,投怀送抱的事还是等到洞房花烛夜再说吧。”碧疆摸着她的发顶温柔的说道。

    “谁投怀送抱啦!”鸟儿一把推开他靠着门边站好,怒道“竟然调戏良家妇女,谁要跟你洞房花烛!”

    碧疆看着鸟儿不微微一愣,刚刚没看清楚,此刻她站在对面,精致的发簪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髻上错落点缀着几朵橘黄色的小珠,红色的束腰长裙,领襟边和袖口都用金色的丝线绣着火焰状的卷云,外罩一层绣着相同图案的淡红色纱衣,在阳光下隐隐闪着光泽,绚丽却不刺目,白皙的脸庞衬在大大的立领中,加上嗔怒的表犹如一团火焰,烈而不失妩媚。

    “怎么样?”鸟儿捕捉到了他一瞬间的失神,想到这打扮得意的炫耀道,“漂亮吧!本姑娘也是天生丽质的!”

    “你呀,”碧疆失笑道,“你要是不说话的话也许我会相信你的这句话。”

    “话什么话,就你会饶舌。”鸟儿瘪嘴,刚刚她出现幻觉了么?为什么看见了他眼中的宠溺?

    “她是……”清脆的女声迟疑的出声。

    鸟儿这才发现屋中竟然还有两人,其中一个她认识,正是前几天要杀她的定国侯寻克利。另一个嘛……虽说不认识,但为什么会觉得眼熟呢?仇人?朋友?鸟儿想不起来,她好事坏事都干过。

    “沈千舞?”寻克利惊道。

    “沈千舞是……”碧疆疑惑,然后拉着鸟儿介绍道,“这就是在下跟您说的未婚妻,江湖人称火刺鸟。鸟儿,这是定国侯,寻侯爷。”

    “侯爷,有礼了。”鸟儿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不被戳穿份才是最重要的。

    “原来是火女侠,幸会。”寻克利还礼,眼神中满是探究。

    “这位就是碧大哥的未婚妻?”刚刚的少女开口,语气天真烂漫。

    “你是……”鸟儿疑惑的看着她,实在想不起来她是谁。

    “在下寻若云。”女子俏皮的学着她抱拳。

    ……

    怪不得会面熟,原来是寻若依妹妹啊。不过,这个景……

    “你们谈正事吧,我一会儿再来。”鸟儿很识趣的告辞。

    “该谈的都已经谈完了。”碧疆自然的上前揽住她道,“你来的正好。”

    鸟儿对他随便揩油表示不满,暗中在他腰上拧了一把。

    “碧大哥,上次在映霞湖你明明说带人家去玩的,可是这些天你一直巡查商铺,都没有时间陪人家。”寻若云的说道,“我们一起去玩嘛……”

    “二小姐,在下的商铺还没有巡查完,还有,鸟儿好不容易来一趟,你看这……”碧疆为难的望向鸟儿。

    寻若云立刻会意,可怜兮兮的望向鸟儿,“鸟儿姐姐,江湖上不是都讲究一言九鼎吗?碧大哥明明都答应人家了,你说是不是要说话算话!”

    鸟儿望着她的眼睛,深深的体会到,寻若依和寻若云果然是亲姐妹,虽然表现上一个温柔贤淑,一个俏皮可,但实质上两个人都心机重重。

    鸟儿有些头疼,她一向都是直来直去,即使知道寻若云不怀好意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样的弯弯肠子实在是绕不过来,之前她不就因为这个老是被寻若依欺负。话说她到底和寻家有什么孽缘,姐妹俩都是她的“敌”。

    她巴巴的望向碧疆,要论绕弯子,他绝对是个中翘楚,况且这种事本来就是他自己的吧?

    可是,可是!碧疆那厮只是望着他,眼睛里全是兴味。

    鸟儿看着他的样子心底生出一股无名怒火,好吧,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想到这里心中冷笑一声,对着寻若云豪气的说道,“别说江湖上一言九鼎,江湖朝堂,只要是个男人都是说话算话的!”你不是要炫耀碧疆带你出去了吗?不是想要挑拨离间吗?老娘偏不提,你咋咋地,反正老娘也不喜欢他!

    “这么说,鸟儿姐姐同意碧大哥跟我出去玩了?”寻若依没看见预料中的反应虽然有些失望,但戏还是要演下去的,她还有机会。

    鸟儿脸上显出嫌恶之色,不屑道,“不是还有一句话叫无商不吗?商人就不能算男人,食言而肥乃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不说别的,就说我们的婚事,都拖了两年了!每次都说下个月,下个月,二小姐,你想想,婚事都能拖,”鸟儿说得愤慨,停下来缓了缓语气道,“去玩的事……您就不要指望了吧!”

    寻若云心中暗恨,虽然在千金小姐们的圈子里也不乏直爽的子,但是官场商场再直爽也要掩三分,可是鸟儿这一通话说下来,直接拒绝了她不说,礼数上也不能说什么,毕竟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她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本来到这里鸟儿就算成功的把碧疆解救出来了,但是说着说着却觉得不过瘾,能这样明目张胆的骂他感觉真是爽歪了,而且刚刚她忽然想到,这明明就是碧疆他自己的事,她帮他还要被看笑话,这是什么道理?

    左思右想,他这样不厚道的人,往火坑里推才是王道,于是再豪气的一拍脯道,“二小姐,您放心,这次我一定让他遵守诺言!”

    不等碧疆开口,鸟儿看着他斥道,“不准回嘴!这次就是押也得把你押去了,至少有一回像个男人,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爽二小姐的约,你这辈子都别想娶我了!”说罢扭头认真的看着寻若云道,“我火刺鸟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寻若云这次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明明是她她让出碧疆,现在却成了她硬把碧疆塞过来,照理说碧疆去,她应该高兴,可是碧疆不去的话,她反倒是能除掉一个未婚妻,这个样子她是赢了呢还是输了呢?

    “小橙……什么时候擦药……”鸟儿抚着口虚弱的叫,“今天疼的厉害……”

    “姑娘,哪里疼?”正在挑选首饰的小橙急忙走过来,“连大夫说姑娘已经大好了啊!”

    “疼啊,”鸟儿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口,肚子,还有后背,哎呦……浑都疼啊……”

    “小橙,你出去吧。”坐在桌旁的某人再观察了半晌之后悠闲的开口。

    “是,少爷。”小橙看了看鸟儿,行礼退下。

    “喂,小橙,我还没擦药呢?”鸟儿对着小橙急道。

    “看来精神好多了呢?”碧疆笑道。

    “哎呦……”鸟儿意识到自己失态,急忙亡羊补牢,“疼死我了……”

    “明明是你说押着我去的,”碧疆语气有些哀怨,“现在却让我一个人入虎口。火刺鸟不是说话算话吗?”

    “我是迫不得已啊……”鸟儿语气中满是歉意,“谁能想到我今天会忽然旧伤复发……”鬼才跟他一起去,她推他入火坑可不是要陪着他跳。

    “来,我看看,哪里疼?”碧疆走到边坐下,认真的问道。

    “这儿最疼……”鸟儿虚弱的指着自己的口。哼!以为她会怕?对付他这样的变态就要用变态的方法。她就不相信他敢看——

    事实上——

    “你的手放哪里?”鸟儿愣愣的看着碧疆。

    “嗯,果然是江湖女子,很棒的肌。”碧疆无辜的微笑。

    半晌过后,泽城离碧霄馆不远的街上,人们隐约听到一个愤怒的女声:“碧疆——我要把你的手剁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