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十九章

    泽城最近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女子被受惊的马带着狂奔出城,定国侯亲自相救,负重伤。

    这件事的诡异之处并不在于定国侯的亲自相救,毕竟受惊的那匹马是侯爷很宝贝的雪花骢,就算他不是为了救那女子也要找他的马是不是?也不在于为何陌生女子会坐在侯爷的雪花骢上,毕竟那是一匹好马,那女子又是远世子的江湖朋友,江湖人士除了秘籍和兵器就最马是不是?(喂喂,听谁说的?)这件事的诡异之处在于一匹雪花骢竟然让侯爷和一众侍卫负重伤!再怎么着它也是头畜生是不是?

    可是,可是这件事确实是真的!有人还看见浩王府的远世子带着大夫亲自上门替自己的朋友道谢。

    虽然大家依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侯府的人只说侯爷制服雪花骢的时候被摔下来,紧接着他们也没有心思再关注这件事了,因为,碧霄山庄的碧疆碧少爷要来泽城巡查商铺了!

    这是泽城女子们翘首以盼的子,自从去年碧疆现泽城,多少女子惊鸿一瞥丢了一颗芳心。

    醇厚醉人的声音,温柔如水的眼波,风华绝代的姿,还有那充满神秘的面具,如果这些还不够的话,那清国第一商的地位。再加上近些年商人可以面圣,碧疆的份比虞城贵胄也毫不逊色。

    就在泽城的姑娘们翘首以盼的时候,鸟儿无比庆幸的躺在上养伤。

    呃,这句话好像有点奇怪。

    她这次伤的不轻,但是因为之前每个月都按时服用姜银的药丸,所以这次的伤没有把寒毒引发出来,也算是万幸。

    这几天姜银每天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忙什么,叶柔这次压根就没见着,想来是被那个面具男给带

    走了,鸟儿一个人躺在上闲的发慌。

    中午的时候,小四送了药过来,在鸟儿喝药的时候忽然淡淡的开口,“大哥说有些生意上的事要跟碧疆谈,约了他下午过来。”然后满意的看着她一口药喷出来,慌乱道, “谈生意不都是在酒楼吗?怎么会来这里?”

    “这不就是酒楼吗?”小四倚着柱眯着眼睛笑,“虽然后院是客栈,但前面还是叫做酒楼的。”

    对啊,前面才是酒楼,不论如何,他们谈生意也不可能谈到客房里来吧?想着想着,鸟儿将眼睛移到小四的脸上。

    小四脸上尽是得意之色,“看什么?”

    “脸上开了朵花……”鸟儿不由的张大嘴巴,眼神惊奇中带着点不敢相信,无比坚定的看着他脸上的那朵花……

    “这么低级的把戏,傻瓜才会相信!”小四不屑的嗤笑一声,很想不理她。但是看见鸟儿一直保持的惊奇的表终于忍不住有些动摇,迟疑的转望向后的铜镜。

    他一转,鸟儿就收回了那副表,然后自顾自躺下来睡觉,她怎么能忘了,那天叶柔被那面具男带走,姜银成天里不见人影,这个表面上装酷,实际上喜欢闹的小闷一个人正闲的发慌呢?

    “喂!”小四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鸟儿闭着眼睛似是呓语,“傻瓜才会相信……”

    “喂!给我睁开眼睛!”小四恨恨的说道。

    鸟儿依然不为所动,她料定他害怕伤着她不敢动手。

    过了半晌,小四恨恨的撂下一句:“你给我等着!”然后气呼呼的冲了出去。

    从来都是他把别人气得内伤,他何时被人这样耍过,耍了完了还不让他报仇,真是气死他了!

    鸟儿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小四气急败坏的背影得意的笑,小孩儿!她不认真还真把她当傻瓜了!

    —— —— —— —— ——分割线—— —— —— —— —— ——

    小孩儿,小孩儿,他就是个心眼儿跟□儿一样小的小孩儿!鸟儿看着前站着的人忍不住心中狂骂。

    “哟,这不是调戏小疆的妙人吗?”来人笑得没心没肺,“这是怎么了?”

    鸟儿没看他,只是咬牙切齿的望向小四。

    小四勾着嘴角酷酷的笑,“前些天多亏远世子帮忙才免了寻克利那老头找麻烦,我想,以你这种有恩必报的格恐怕会心里过不去,于是就把他带来,好让你亲自感谢一下。”

    “我倒是没想到你竟是这样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姑娘。”尹定远拉了把椅子坐在她边执起她的手愧疚的道,“以前以为你猥琐,泼辣,真是错怪你了……”

    鸟儿挑眉看着他冷笑,“鬼知道你帮我什么居心,你还真当我是傻瓜啊!”

    “干嘛一本正经的样子,”尹定远叹了口气,责怪她不解风,“明明上次的反应很可。”

    上次她可是看的清楚,这个家伙绝对和碧疆是一伙儿的,他知道她在这里就等于碧疆也会知道她在这里……

    等等,鸟儿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对着尹定远问道,“你说是你帮我们摆平了寻克利?”

    “你不知道?”尹定远挑眉,“人家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侯爷的,要不然你们就惨了!”

    “为什么要帮我?”鸟儿想了想又改口道,“你和姜银是什么关系?”她和尹定远顶多也就是一面之缘,他犯不着为她费那么大劲,唯一的答案就是他在帮姜银。一些之前没有注意的细节忽然浮现出来,她第一次提起碧疆时,姜银有些在乎的态度,那天说碧疆坏话时,他有些生气的语气,他们应该是认识的吧……

    答案几乎很明显,所以她没有等尹定远的回答,直接抬头看向小四,“姜银和碧疆是什么关系?”

    问尹定远不靠谱,她不太了解他,就算撒谎也看不出来,但是小四就不一样了,虽然喜欢装酷,但年纪还小,道行终究浅了些。

    小四自然不知道这短短一瞬间鸟儿脑中有这么多的思量,也没想到她忽然问出这样的话来,怔了一下忽然勾起嘴角,“嗯?想不到你……”

    小四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房间的门忽然砰的一声被踢开,然后就是寻蓝珂气势汹汹的脸:“原来你们躲在这里!”

    “你是什么人?”小四皱着眉冷声道。

    “小鬼,我劝你别跟我耍花样儿!我可不是我爹!”寻蓝珂叫道。

    “我为什么要和你耍花样儿,你当我是杂耍卖艺的。”小四冷嗤一声,很认真的觉得这个人好笑,“我活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哪个人能是自己爹。”

    活了这么多年,他以为他是千年老妖怪吗?鸟儿无奈的叹气,这娃这不记人的毛病啥时候能治好呢?

    “把这两个人给我带走!”经过红叶宴一赛,寻蓝珂深知这小鬼气人的本事,因此并不打算跟他在嘴上计较。

    “不知小侯爷是否可以给在下一个带走他们的理由?”终于逮到机会说话的尹定远站起来,踱到前挡住要上前的侯府侍卫。

    “原来是远世子,怎有闲来泽州游玩?”寻蓝珂似是才看见他,略略抱拳,态度之中并无多少恭敬之意。

    “听说泽州繁华较之虞城别有一番风味,所以和朋友一起来玩玩,”尹定远眯着眼睛一脸温和,只是眼中并无多少温度,“前些子还劳累侯爷受了伤,真是过意不去。”

    “远世子多虑了,爹爹乃是被偷马贼所伤,在下已经找到犯人。”寻蓝珂道,“就不打搅世子兴致了。”

    尹定远看着走上来的侍卫收了笑脸冷声道,“小侯爷什么意思?”

    “我还想问世子包庇马贼是和居心!”寻蓝珂也冷了脸道,“且不说我爹骑术精湛,不可能被马所伤,他上那些伤痕明显是人为而成。”

    “哈哈……”尹定远忽然笑起来,“堂堂定国侯竟然被一个小小马贼所伤,小侯爷你是在说定国侯年岁已高,该退位让贤了么?或者是定国侯府如此无能,一个小小的马贼都能让侯爷遍体鳞伤,我大清国何时弱到这种地步了?”

    “远世子说的有理,”寻蓝珂皮笑不笑道,“量一个小小的偷马贼也无此能耐,所以本侯一定要带回去查个清楚!要是他国细就不好了,给我带走!”

    其实,不对上小四,寻蓝珂的嘴也厉害的……

    小四正要拔剑,却被尹定远阻止,鸟儿发现门口忽被一队官兵团团围住,一个着官袍的中年人进来对着寻蓝珂拜道,“下官来迟。”

    “张大人,你来的正好。”寻蓝珂指着鸟儿和小四道,“本侯怀疑这两人是敌国细,拿下去好好审问!”

    “看来这泽城被管理的不错,无论百姓和官吏都只认侯府呢?”尹定远轻笑。

    “这位公子,本府劝你还是赶紧离开,不要再惹祸上。”张政中严肃的说道,然后对着后的衙役道,“来人,把这位公子请出去!”

    尹定远晃晃扇柄上世子特有的吊坠,忽而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两个衙役道,“我还是自己走吧。”

    这个世子也忒怂了点吧?那张政中明显是装作没认出他来吧?那扇柄上的吊坠都快把她晃晕了。看来这年头世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鸟儿看着他的背影无端的生出一股同

    可怜她伤还没好就被扔进了牢里……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