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十六章

    周围都是混沌的暗,只有一点昏黄的烛光摇曳。檀木桌上摆着牌位香炉,男子上完香之后抬头看着墙上的画像定定的出神,脸上带着茫然之色。

    那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年轻女子,冷艳中带着丝贵气。

    “少主。”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男子脸上的茫然一瞬间褪去,扭头看着白发苍苍的妇人道,“。”

    “听说她还活着。”老妇说道。

    “嗯。”男子跪在地上对着牌位磕头,语气中满是漠然。

    “真是上天相助,”老妇笑道,“相信少主不就可以拿到想要的东西了。”

    “嗯。”男子不紧不慢的站起来,扭头看她,“她现在的样子恐怕不好说。”

    “放心吧,少主。”老妇的脸上挂着丝笑意,“人都是害怕孤独的,尤其是女人,一个快死的女人。”

    男子一顿,只是沉默。

    “她将寒毒引到了自己上,”老妇看他的表解释道,“少主也知道,她本就中玄冰掌,又加上天寒影,两种寒毒相撞,神医秦华诊断她活不过二十岁。这一次受重创恐怕……”

    “是她引走了天寒影……”男子看着老妇表有些恍惚,“为什么?”

    “少主,老奴知道你心软,”老妇看着他的样子叹道,“可是为成大业必须要有所牺牲,她迟迟不肯交出东西,我们不能再等了,本以为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会将东西交出,却不想出了那样的意外,少主……”

    “我知道该怎么做,。”男子忽然开口打断老妇的话,“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老妇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往外走去。

    “火刺鸟,你逃不掉的。”小树林里一个青衣男子举着一对判官笔冲着前面奔跑的红衣女子叫道,“乖乖把东西交出来,小生会考虑放你一条小命。”

    “你到底要什么东西啊?”鸟儿有些抓狂,自离开姜银他们的这一个月以来每天都有这样的人跑来找她要东西。

    碧疆那厮真的很变态,竟然放出她怀武林至宝的假消息,当初从碧霄山庄逃出来就惹得江湖众人一路追着她要宝贝,连吃饭睡觉的空都没有,差一点就抱着一堆银子饿死了。只要轻轻动动嘴皮子就能轻易地除掉她,不得不说,这个人很可怕。

    “你不承认没关系,小生我有的是办法。”青衣男子笑的有些得意。

    “那你就慢慢想你的办法去吧,本姑娘不奉陪了!”鸟儿从怀中抓一把**散扔向青衣男,趁机往往前跑。虽然男子本就有防备,但还是因为要躲**撒稍微滞了一下,等他再追时鸟儿已经跑远了。

    跑远了并不代表跑掉了,鸟儿看着前面点着树枝飞过来的老头暗叫一声糟,想了想停下来,咬了咬牙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扔了出去。

    其实冷面老叟和青衫书生并不觉得她会这么轻易的把东西交出来,但是对于秘籍强烈的**让他们不想放过任何一种可能的机会,再加上鸟儿那难以割舍痛苦的表,最终下定决心赌一把,纷纷向着小包的方向跑过去。

    鸟儿边跑变痛的想,好不容易买的饼啊!今晚又要饿肚子了……

    就算把饼扔了也只能暂缓一时,跑了半个时辰,鸟儿实在有些吃不消了,然而后面的人还是锲而不舍的追着,好在终于靠近了那座宅子。

    那是一座看上去废弃很久的大宅子,残垣断瓦,越是靠近鸟儿心底就越是不舒服,这里确实是她很抗拒的地方,然而此刻心底生出的那种抗拒却有些不同,仿佛里面有着什么让她不自觉的想要逃开。

    “不要再回来,不要再回来……”脑中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一个声音,鸟儿吓了一跳,然而况紧急,她也顾不得多想,直接跳了进去。

    越过围墙,里面很大,建筑格局有些奇特,如果是第一次进来的人一定会迷路,鸟儿轻车熟路的钻来钻去,不一会儿就听不见两人的声音了。

    推开一个房间躲了进去,房间里乱七八糟,所有的物件上都蒙着厚厚的灰尘,鸟儿实在是累了,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坐下来小憩。

    冲天的火光,震天的哭喊,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亲人一个一个在眼前倒下去,爹爹满是血的将她交到恒叔手里,虚弱的说,“舞儿就交给你了,请让她好好的活下去……”

    然后就是被恒叔抱着于一个穿黑衣人打斗,再后来,她就感觉后背一痛,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直接失去了知觉……

    “好孩子,不要难过,一切都过去了,不要报仇,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再回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不停的在她耳边念这句话,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心中剥离,说不出什么感觉。

    鸟儿突然惊醒,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皎白的月光透过残破的窗户泄进来,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被照的分外清晰,鸟儿甚至能想象它们原来的样子,应该摆放的地方,哪怕有些已经被火烧的乌黑。

    缓缓站起来走到门外,满月将院子里的一切照的清晰,满是青苔石桌石凳,歪斜晃的秋千,焦黑的枯树……这一切都见证了她戛然而止的美好童年。

    回忆里的惨像并不如刚刚梦中那般清晰,除了没有活着的**之外,心中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仇恨和痛苦,鸟儿只觉得心里空空的,那种极不舒服的抗拒感又生出来,忽然一刻也不想

    呆在这里。

    鸟儿觉得自己很好笑,明明普天之下,她只剩这一处立足之地,为什么会想着离开?

    “看来玄风诀确实在你上。”一个的声音传来,鸟儿扭头看去,只见旁边的墙头上坐着一个褐色布衣的老叟,看起来邋邋遢遢的,一脸的晦暗让人看着就不舒服。

    鸟儿皱眉,“为什么这么说?”

    “一个不懂五行八卦的人却能在这院中穿梭,你敢说你不是沈家后人?”布衣老叟说道,“十八年前玄风公子李少恒自创玄风诀后突然退隐江湖,据说这其中与沈家颇有渊源。十年前沈家被灭门,玄风公子随着那场屠戮至今下落不明……”

    “你到底想说什么?”十年前的事被提及,鸟儿心里很不舒服。

    “现在看来,你一定是玄风公子救下的沈家遗孤,毕竟曾经威震江湖的玄风公子,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杀,”冷面老叟接着说道,“而被称为武林第一的玄风诀也不会那么轻易失传,所以它一定在你手里!”

    碧疆还真能编!鸟儿心中鄙视,说的跟真的似的,什么李少恒李老恒的,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可是……也有可能是真的,毕竟就算真的有什么事,当年只有八岁的她也不可能知道什么,鸟儿心中有一点点动摇。

    “不过沈姑娘还真能沉得住气,”老叟笑道,“这么些年在江湖上竟然从来没有人知道你是沈家后人。”

    鸟儿很想说,不是她能沉得住气,而是她今天才知道原来沈家后人这么危险,这样一想,不有些后怕,幸亏害怕别人知道自己是冷云堡少而将世隐藏的很好。

    “我们来做笔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

    “十年前沈家满门被灭,以你的年纪来看应该还记得吧?”冷面老叟说道,“玄风诀是武林第一的武功,然而你至今还没有报仇说明它对你没有用处,不如你将他交给我,我来替你报仇。”

    “报仇?”鸟儿只是一想,只觉得有人在她脑中不断的说,“不要报仇,不要报仇,不要报仇……”搅得她十分烦躁。

    “哈哈……冷面老叟,你还真是会说笑,”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正是青衫书生,“就你那年纪和修为,修习玄风诀,你确定你说的报仇不是等着她的仇人自己老死?”

    “青衫书生!”冷面老叟一惊,皱眉道,“你都听见了?”

    “五行八卦小生虽不精但也通一点,耗些时辰还是能破解的。”青衫书生有些得意,“不过前辈的五行八卦虽比小生强,但是冷泉十四式恐怕就及不上小生的妙笔生花了!”说着不待冷面老叟说话就突然举起一支判官笔点了过去。

    冷面老叟一惊急忙应战,这一战于他相当不利,在追到火刺鸟之前两人算是同盟,而追到火刺鸟的第一件事便是解决对方,正如刚刚青衫书生所说,他的冷泉十四式并不及他的妙笔生花,但是因着火刺鸟本也武功高强,所以便有了微妙的牵制,他在那样的况下很有可能除掉青衫书生,而现在不同,火刺鸟的秘密暴露,火刺鸟逃了可以再追,毕竟火刺鸟一直掩饰的很好,还有很多高人并不相信她上有秘籍,但是秘密暴露了可就棘手了。所以这一战,青衫书生拼尽全力要杀她灭口。

    “啊!”冷面老叟忽然惨叫一声,前被判官笔划下一道深深的伤口跌落在鸟儿面前,几滴血溅在鸟儿手上,与她来说太过滚烫的温度让她一惊,看着冷面老叟一狼狈鲜血淋漓的样子,只觉的头痛裂。

    “看来你已经决定了要和谁合作了。”青衫书生见鸟儿没走以为她有将玄风诀交给他的打算,毫不留的给了冷面老叟致命一击,然后抬头问她:“你的仇人是谁?”

    “仇人?”鸟儿不知为何心中刺痛,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你不会不知道吧……”青衫书生见她表奇怪,迟疑的问道,“你十年来隐姓埋名,难道还没有查出你的仇人是谁吗?”

    “不要报仇,不要报仇……”这句话在脑中越来越响,鸟儿只觉头要炸裂开来,眼前开始变的模糊,她隐约觉得自己叫喊,在跑,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等她冷静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川流不息的闹市之中,周围的人都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却没有人驻足。一直努力忽视的寂寞再无处遁形,在心中横冲直撞努力寻找着出口,眼睛和鼻子忍不住发酸。

    手上忽然传来滚烫的温度,只听一个清冽的声音道,“回家吧。”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