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十四章“这一曲,是为鸟儿而舞。”

    鸟儿不皱起眉头,扭头看向姜银,如果冷修杰要她,他会怎么做?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让人很想蹂躏一番。”姜银风度翩翩的说着猥琐的话。

    鸟儿脸不争气的一,但是看见他这样满不在乎的样子连自己也不知为何气恼起来,没好气的道,“看来是我自作多了,我还以为少爷会舍不得鸟儿离开。”

    姜银看着鸟儿的样子忽然怔住。

    她都说了些什么?!鸟儿懊恼的抓头发,惊讶于自己超出想象的怒气,当时只觉得

    口莫名其妙的难过,那样的话就脱口而出。但是看着姜银无动于衷的样子,心底又莫名的升起一丝酸涩,这到底是怎么了……

    “鸟儿……”一只手忽然温柔的抚上她的头,鸟儿抬起头来。

    “我不会把你给别人的……”姜银微微的笑,眼底是让人沉沦的温柔,就在鸟儿心底有些感动的时候,姑且就把那种涨涨的绪叫做感动吧,就在鸟儿感动的时候,姜银的语气一转,似嘲似笑般道,“这么听话好玩儿的小厮我怎么舍得给别人。”

    鸟儿捏起拳头,安抚着刚刚突然加快了一下的心跳,然后瞪他。

    “果然还是怕了吧!”章纹见小四久久不说话,以为他们不敢答应。

    “姜某当然奉陪!”在小四开口之前姜银缓缓的说道,只是那眼底竟然是难得的冷色。

    小四看了看姜银,然后对着鸟儿问道,“你能打过冷修杰吧?”

    鸟儿顿了一下,道,“可以。”

    “那就好,否则输了让人家让你干嘛你就得干嘛。”

    原来他迟迟不开口竟然是因为担心她么?可是想起刚刚那个充满鄙夷的眼神,她真的是感动不起来啊……

    “这一曲,是为鸟儿而舞。”姜银摸摸鸟儿的脑袋轻笑一声站起来往中间走去。

    鸟儿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今天着了魔,总是出现幻觉。

    “一曲《寒梅傲雪》承让了!”和对方一样的曲名,甚至一样的台词。小四好胜,可是能否战胜那样完美的曲和舞,鸟儿有些担心。

    笛声响起的时候鸟儿觉得像是在做梦,打死她也想不出小四会吹出这样清新秀丽的曲子,与章纹的相似却又有些不同,靡靡笛音仿若有什么踏雪而来,不知道是肆虐的风雪还是清韵的梅香。

    就在这样的清幽中姜银款款而来,不是男子潇洒的剑舞却也不见女子的妩媚,只是一种神韵,一种脚踏冰霜俾睨一切的神韵。

    缠绵悱恻的笛音忽然充满萧杀之气破空而来,风雪肆虐!姜银却依然缓缓的抬臂,折腰,仿佛能听见红梅在暴风雪中徐徐绽放的声音,那无惧风霜的傲人风姿竟然如此的惊心动魄。

    笛声愈来愈急,姜银的动作终于跟着快起来,激烈的旋转,宽袍广袖随风飘飞,仿若亿万红梅在寒风中更显姿容,天地之间只剩下它们的光彩。

    笛声渐缓,风停雪霁,姜银慢慢停下来,严冬酷寒已经过去,只余阵阵幽香四溢,唤醒百花迎来……

    姜银停下来之后笛声也渐渐消褪,只是鸟儿依然无法把眼睛从他上移开,

    “这一曲,为鸟儿而舞。”这句话忽然想在耳边,心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猛烈跳起来,抬眼正对上姜银的眼神,微微凌乱的发丝后,那双眼睛清澈而温暖,鸟儿按着口,只觉得心跳激烈的让她喘不上气来。

    “献丑了。”醇厚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众人才回过神来,掌声响起,甚至不需要裁判胜负已见分晓,无论曲子还是舞全都不是一个层次的。

    “啸澜夫人指点了又怎样?”小四酷酷的说了一句,往座位上走来。

    岂知一句话激起千层浪,很多人不满的开口,“不准你侮辱啸澜夫人!”

    “啸澜夫人岂是你这小子可以妄加评论的?”

    “你若以为啸澜夫人的琴技如章纹就大错特错了……”

    “……”

    “……”

    鸟儿惊讶啸澜夫人竟有这样的威信,啸澜夫人是清国史上的一个传奇,直到现在在各国都有威名,听说她十七岁便做了孤云书院的院长,十八岁时被封为微澜先生,她才识渊博,见解独特,因此孤云书院是各国学子向往的学府。后来她嫁给啸王爷才被封为啸澜夫人,地位不同于一般诰命夫人,而是与男子一般的存在。当年的红叶宴上只凭一个丫鬟加一届村妇就赢了煌国的顾伦公主和往年前两甲,据说那一曲琴音无人能敌。

    她一直以为只是人们夸大其谈而已,一个女人如同男子一般的威望,真的让人难以想象,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不好意思,啸澜夫人弹琴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面对众人的指责,小四依然一副酷酷的脸色道,“要怪就怪章二公子学艺不精。”

    “章纹的琴技怎么能代表啸澜夫人!”有人道,“他只是被指点了一下而已,又没有亲教授!”

    “现在看来有没有这回事都不太确定。”

    “……”

    转眼间,众人的指责就全冲着章纹去了……

    鸟儿清楚的看见小四勾着嘴角偷偷的得意。

    惠嘉帝坐在主位上看着人群中那个拽拽的小影好笑的摇头,“儿子砸老娘的场子,不知道老三知道了会怎么样。”

    浩王爷仿佛想到了什么,幸灾乐祸的笑,“总算遇到克星了。”

    “不过真是虎父无犬子,”皇后眼神慈祥的看着小四他们点头,“小时候的事似乎还历历在目,转眼间竟然这么大了。”

    “何止是虎父!”浩王妃宠的笑,“澜儿那啸澜夫人的称号可不是说着玩儿的。是吧,浩哥!”尾音是语气已含揶揄,“小时候柔儿他们就很喜欢你呢。”

    浩王爷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无奈的苦笑。

    “我想,我们还有一场比试。”冷修杰站起来,清冽的声音在人群中格外清晰。

    “我想,你们已经输了。”小四开口,“剩下的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如果是一般的比试我们自然已经没有接着比下去的必要,”冷修杰开口,并没有因为已经输了而不悦,反而有些隐隐的期待,“但既然设了彩头,我想,我和迅雷之间的比试还是应该继续。”

    小四瘪嘴皱眉。

    鸟儿有些奇怪,刚刚他还问自己能不能打过冷修杰,证明他是知道这场比试在所难免吧,又为什么会拒绝冷修杰呢?或者说他为什么不想让她和他交手呢?

    “好吧。”小四回答,然后嫌弃的看着鸟儿道,“可别输了丢小爷的脸,虽然你体刚好,但那不是借口。”

    鸟儿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这个小家伙担心就担心吧还总是这么别扭!

    鸟儿定了定神,拿着小四从李公公那里借来的剑在冷修杰面前站定,“你不选兵器吗?”

    冷修杰看着她微笑,“即使没有兵器你也赢不了我。”

    外人看来这不过是一句挑衅,鸟儿却不由一顿,神有些恍惚……

    冷云堡后院的桃林里,在漫天飘飞的花雨中,他满足的摸摸自己的唇笑的无赖:“即使没有兵器你也赢不了我。”

    刚被偷去一吻的她脸色涨得通红,恼羞成怒举剑刺过去,他不动不躲,她却刺不中。

    “从今以后无论如何你都赢不了我了!”他将她拥在怀中笑的得意且深,“因为你把心输给我了……”

    那个时候的她满眼满脑都是他俊美的容颜和清冽的笑声,只觉得空气中甜蜜弥漫,连呼吸都是甜的,从未想过自己会输的如此凄惨,

    是谁说过,就是一把双刃剑,在一起的时候多,反目的时候就会多痛。就像现在,她以为她已经习惯于忘却,可是口却如猛兽撕扯般疼。

    同那天一样,她举剑刺过去,他一样不动不躲,金帛撕裂,却只露出一方白色软绸,她依然下不了手,只是看着他的笑脸却觉得浑冰冷,如同寒毒发作一般。她怎么能忘记,她的

    心输给了他……

    怔愣中,冷修杰忽而伸手急探,抓住她的手腕扭至怀里,俯首在她耳边轻笑,“舞儿,你还是放不下我。”

    鸟儿的瞳孔一缩,忽然间横剑抹向自己前。

    “你在干什么!”冷修杰一惊,无奈手中没有任何兵器,急之中空手一格,长剑受阻一偏,但还是划过了她的肩膀。

    褐色的布衣裂开,晶白如玉的肩膀上一道狰狞的伤疤蜿蜒而下,不知道伸向哪里。

    “喂!”小四惊叫出声。

    “不要过来!”鸟儿开口,扭头看了看难得都面无表的仨姐弟,心底生出一丝暖意,有人在担心她,现在的她,也许有足够的勇气亲手斩断这一切!

    “这是……”冷修杰惊讶的看着那条丑陋的伤疤,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很眼熟是吧”鸟儿自嘲的笑,“是不是和寻若依上的很像?”

    冷修杰有些惊讶,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懊悔而疼惜的看着她,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放不下,”鸟儿忽而笑的灿烂,“痛了,自然就放下了……”

    冷修杰一愣,眼神变的恍惚,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鸟儿举剑再刺,冷修杰本能的躲开,因为这一次,他能感受到剑尖上的冷意……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