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十三章

    人人都知道皇家份尊贵气势非凡,如果不是真的临其境恐怕无论如何都无法深刻理解其含义。

    鸟儿跪在地上,只觉一股迫人的压力弥漫在空中,偌大的枫林里上百人却只能听见风拂过叶的声音。

    “今天是红叶宴,大家不必拘束,”皇上开口,声音意外的和蔼可亲。

    鸟儿随着众人一同起,趁机打量惠嘉帝,因为红叶宴算不得正式场合,所以惠嘉帝只穿了件绛紫色的便服,意外的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大叔。

    “今年不知会有什么节目。”浩王爷笑道,“如今人才辈出,我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那各位就坐了就开始吧。”皇后温婉的开口。

    红叶宴最大的亮点就是拈花赛和摘叶赛,拈花赛是女子的比赛,三人一组,分别为主将、副将、三将,比试的内容丰富多彩,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甚至武艺数术等。决定对手之后抽签决定比哪三样,输了的退出比赛,就这样逐级淘汰,对手可以自行选择,拈花赛赢到最后的那组主将自然就是拈花冠,摘叶赛则是摘叶魁。当然,如果同组副将和三将不服者可以出来挑战,不过这种况很少,因为被推为主将的一般都是实力最强的那一个。

    众人落座之后鸟儿才发现地上错落摆放的檀木小几都是看似无序实则有序三个一组的摆放着。

    “鸟儿,过来。”叶柔指着旁的座位叫她。

    “叫我?”鸟儿指了指自己觉得有些奇怪。

    “坐,参加拈花赛,有金子拿。”叶柔说道。

    鸟儿余光瞟见周围投过来的鄙夷目光无奈的抚额,“小姐呀,您就不能有点出息吗,人家参加拈花赛都是为了展示才华攀龙附凤的。就算你银子也不要这么直接嘛……”

    “也是哦,”叶柔左手握拳在右掌上轻轻一敲恍然大悟道,“攀龙附凤会有更多的金子拿!”

    “我说……”鸟儿已经彻底无语了。

    “别我说你说了,赶紧坐下吧。”叶柔说道,“还缺人着呢。”

    鸟儿有些犹豫,如果她坐在这里别自然暴露无疑,其实本来她扮小厮并不是想隐瞒别,只是她家少爷的个人趣味而已,但是现在遇到了冷修杰,他一直认为她是男子,这是他没有认出她是沈千舞的最大原因,如果他知道了她是女子,恐怕她再怎么死不认账也不好说吧。虽然再见面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她耿耿于怀,但是现在的她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牵扯。

    “你在想什么?”姜银拿扇柄轻轻敲了敲叶柔的头道,“想拿金子还找她,你以为是打架啊,把人打趴下就行?”

    鸟儿恨恨的瞪他,“少爷你什么意思!”

    “你看,我就说她笨头笨脑的吧。”姜银对叶柔说完抬起头看着她认真的解释道,

    “就是说你除了打架什么都不行。”

    鸟儿看着那弯成新月的眼睛很想掐他。

    摘叶赛先开始,男子已经围成几圈开始比赛。

    “姜公子,在下妄自菲薄斗胆向公子挑战。”清冽的声音彬彬有礼。

    “冷公子,”姜银作揖,“在下并无组队,恐怕要让公子失望了。”

    “眼前不就是现成的三个人吗?”章纹在后嘲笑,“恐怕是没有这本事吧。”

    “章兄说的可是他?”冷修杰旁边另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开口,然后沉吟道,“倒还有些自知之明。”

    “我接受你的挑战!”酷酷的语气带着少年特有的磁

    鸟儿和众人都傻眼的看着小四稳稳的坐在主将的座位上望着冷修杰冷笑。

    大家可以自行想象一个十一岁的少年轻蔑的挑衅权贵的画面,真的是十分十分的……爽!但是这些人得罪不得。

    “哥、鸟儿,坐。”小四理所当然的吩咐着。

    鸟儿勉强笑着凑到他耳边咬牙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快起来!这些人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章纹也许不足为惧,但是冷修杰和寻若依的哥哥小侯爷寻蓝珂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就算姜银再有能耐也只能对付一个,就凭她和小四这俩只会打架的鲁生恐怕赢不了。

    “要是后悔还来得及,”小四无视鸟儿只勾着眼睛望着冷修杰他们,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道,“如果我们不第一轮对决也许你们还可以得个第二第三名,但是在这里输了可是就以最后一名被淘汰了。”

    鸟儿抚额(这是她遇到这仨姐弟之后常做的动作。),这个小家伙的坏毛病又犯了,虽然看着那些人明显被气到的脸色很爽,但是后果……就不好说了。

    “小子好大的口气!”寻蓝珂冷笑,“小爷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说罢一撩袍子在对面的小几上坐了下来。

    鸟儿无奈的看向姜银,却见他不知何时已经安稳的坐了下来,鸟儿咬牙,还以为他有办法化解这个不必要的麻烦,话说他到底还想不想在商界混了。

    寻蓝珂叫了李公公来抽签,分别是:舞、乐、武。

    李公公宣布赛题以后寻蓝珂对着姜银笑道,“听说姜公子才高八斗,我想这样单调的比试未免无趣,不如我们来些有趣的?”

    “请问你听谁说他才高八斗的?”小四冷冷的插话,眉宇间是被忽视的不满,明明是他在挑战,“小侯爷挑战的是我,还望不要搞错对象。”

    寻蓝珂皱了皱眉头,面色不郁。章纹嗤笑道,“这位小公子还是不要太抬举自己,我们玩儿的恐怕你玩不起。”

    “想怎么玩儿只管说就是,小爷我奉陪到底。”小四依然一副鄙夷的神色冷笑。

    章纹就不必说,就算是修养较好的寻蓝珂被一个臭未干的小子屡次奚落挑衅也有些挂不住了,冷声道,“那么我们以‘梅’为题,一人作曲,一人做舞如何?”

    “就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多有趣的玩儿法,”小四并不掩饰失望之色,兴趣缺缺道,“就听你们的,小爷我奉陪到底。”

    这次连沉稳如冷修杰脸色都暗了几分。鸟儿很想笑,气人的能耐恐怕非小四莫属。

    “好!”寻蓝珂忽而一跃,在空中一个漂亮的鹞子翻潇洒的落在众人面前。对着小四略略抱拳道,“一曲《寒梅傲雪》承让了!”

    寻蓝珂话音刚落就听铮铮几声琴音响起,周围立刻安静下来,鸟儿才看见章纹面前不知何时已经摆了一把琴,幽幽的琴声响起,仿佛冬寒冷寂静的荒山里蠢蠢动的北风。

    鸟儿有些惊讶,章纹竟然得一手好琴。她并不知道章纹的其他才学确实一般,但这琴艺却是名动全国,据闻儿时曾得啸澜夫人亲自指点,再加上确实有些天赋,所以琴技十分了得。

    随着琴音渐急,如北风肆虐。寻蓝珂摇着折扇英姿飒爽的起舞,男子也只有剑舞这样刚烈的舞种才适合,因着红叶宴不准佩剑,寻蓝珂就以扇代剑,横、扫、劈、刺,随着琴音一招一招的使出,优雅中带着些萧索,将寒冬里的萧条演绎的淋漓尽致。琴音忽而一缓,寻蓝珂的动作也慢下来,忽而折腰横扫仿佛傲梅盛开。

    鸟儿忍不住惊叹,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将舞跳的这么美。

    琴音渐轻,寻蓝珂挽着漂亮的小剑花仿若梅花点点,迎接着洒满大地的阳光……

    完美的曲子配上完美的舞,这一曲怎么看都是完美的,姜银他们恐是没有胜算,鸟儿想了想准备站起来。

    “你会跳舞?”姜银忽然问道,眼中带着些惊讶。

    “怎么可能!”鸟儿也很惊讶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认知。

    “那你要干什么?”姜银疑惑道。

    “反正咱也赢不了,不如让我出去献丑,”鸟儿解释道,“这两个一输咱就算输了,你也不用出去比试,他们也就嘴嘲笑一下,不必实际出丑。”

    “你认为本少爷会输?”姜银斜睨着她凉凉的笑。

    “少爷,您要勇敢一点面对现实!”鸟儿想,不能总顺着他,于是很认真的劝道,“虽然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难以接受,但是……”

    姜银忽然轻笑起来,弯弯的目色流转竟然没有丝毫的不悦,这让鸟儿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家少爷不会这么脆弱就气傻了吧?

    “真的是拿鸟儿没办法呢……”姜银看着她轻笑,眼底流光溢彩让鸟儿不晃了神,甚至出现了幻觉,那是淡淡的宠溺之色定是那眼底的光华折的吧……

    “刚刚小公子说我们的比试没有什么趣味,不如我们加些彩头。”清冽的声音略显急躁,这是冷修杰生气的表现,鸟儿疑惑的向对面望过去。

    “好主意!”寻蓝珂一击掌道。

    “什么彩头?”小四依然酷酷的开口,只是语气里隐含着些兴奋。

    “赢的人可以向输的人提出一个要求,输方不可拒绝。”冷修杰说这句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鸟儿,眼底隐隐发亮,那是鸟儿再熟悉不过的眼神,每当他对什么东西势在必得的时候就会露出这样的眼神。他的意图并没有多加掩饰。

    鸟儿不皱起眉头,扭头看向姜银,如果冷修杰要她,他会怎么做?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