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六章

    千舞对医术不是很懂,但是这冰凉皮肤下紊乱的脉博却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

    原来他并不懂医术,只是恰好中了和她一样的寒毒,那些药丸想来也是他分给她的

    吧?不过那些药丸真的很管用,她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毒发了。

    可是,是不是太巧了点,千舞不由的皱起眉头,要知道她上重的可不是一般的寒毒,能一摸一样几乎不可能,就好像他把她的寒毒引到了自己上一般。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且不说他这样自私自利,冷血无的家伙,一般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谁会将致死的寒毒引到自己上。

    姜银微微睁开眼睛坐起来,将上所有的被子都拢过来,然后对着千舞道,“不要打扰爷休息。”

    千舞同的看着被点了睡一无所觉的姑娘,无奈的叹气,想着明天要不要给她抓副风寒药。

    “公子,在下可以进来吗?”清越的声音像一记惊雷,千舞刚刚掏出来的瓷瓶摔落在地,药丸滚的到处都是。

    上的人仿若睡着了般没有动静,千舞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此刻所承受的痛苦,两种寒毒相撞,相渗,相绞,无法想象的痛苦,千舞忽然觉得好笑,“生前”就凭着着那样一丝卑微的幻想,自欺欺人的以为他的心里留有她的位置,就可以将一切都忍耐下来。而现在,幻想破灭,从梦中醒来,面对现实的时候却变得无比懦弱,连个人都保护不了哦,她火刺鸟怎么能如此无能。

    “不好意思,冷公子,我家少爷旅途劳顿,已经歇下了。”千舞开门,不再以卑微的姿态,老天赐予她的新生怎能用来继续“前生”?

    “舞儿……”冷修杰的语气中透着惊喜,“果然是你……”

    “什么舞儿?”千舞疑惑的看他,“小的不太明白,虽然有些失礼,但是我家少爷确实已经歇下,明定当上门向冷公子赔罪。”说着就要关门。

    “舞儿!”冷修杰急忙伸手准备抓她的手,他知道千舞体寒,手常年冰凉,那是一般人不会有的寒气,是不是千舞一握便知。

    千舞一惊,没料到一向彬彬有礼的他竟然会不顾礼数破门而入,眼看就要被抓住却忽然间跌进一个怀里,冰冷,可是莫名的安心。

    “你不知道爷和诗缘姑娘都累坏了吗?让你伺候着,怎么跑到门口来吵!”醇厚的声音微微透着不悦。

    “对,对,对不起!”千舞急忙站直体状似害怕道,“冷公子突然来访,小的,小的……”

    “原来是冷公子!”姜银好似刚刚看见对面的冷修杰,微微笑道,“这个时候来访,难道是清梦姑娘不和公子口味?要不把诗缘让给公子?这诗缘虽然相貌不及清梦,不过这刚刚……咳……很**呐……”说着低头对着千舞道,“是吧?”

    那表真的,再加上胡乱披着的里衣和大片□的膛,如果不是一直在一起,连千舞也要相信这个人刚刚跟诗缘**的那啥了。

    “很**,小的全都看见了,真的很**哪~~~~”无比猥亵的说出口,千舞很想哭,原来她竟是这样猥琐的女人吗?

    “是在下唐突了。”冷修杰脸上是掩不住的失望,“公子好生休息,冷某告辞。”

    冷修杰一离开,姜银就直直的倒下来,千舞擦着他嘴边渗出的血丝,骂道,“你真是不要命了!”

    “你要是再这么丢人,爷就不要你了。”姜银靠在她肩上轻声说道,冰冷的气息喷在她脖颈间,可是却让她觉得温暖。

    反正她命不久矣,这多出的子还是捡来的,总该做些有意义的事,千舞自嘲的笑笑,将已经昏迷的姜银扶起,不知道这次引入寒毒之后她的这一生是不是就算真正结束了。

    十年前,她沈家满门被灭,她本来也中玄冰掌难逃一死,可是恒叔将一功力全部传授与她,虽然不能出寒毒,总算能压制住,活个四五十岁也是没问题的。虽然满园的横尸根本没有让她有想要活下去的**,但是她不能丢下因她而功力全无的恒叔,想着等为恒叔送了终,再一起去见爹娘也不错。

    恒叔死的时候她却上了冷修杰,她舍不得离他而去。后来,冷修杰中了天寒影,来不及找解药,她瞒着他将毒引到了自己上。她以为反正都是寒毒,再冷也冷不到哪里去了。可是毒发的时间越来越短,发作时的寒意也越来越透骨,江湖神医说即使她靠深厚的内功压制,再配上药物也活不过二十岁。

    寒气源源不断从手上传过来,在丹田处聚集,千舞的思绪开始有些模糊,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舞姐姐,我给你送药来了。”冷云堡后崖的石洞里,莺啼般的声音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

    她头也不回的冷冷道,“我劝你最好能滚多远滚多远,否则休要怪我不客气。”

    “哟,舞姐姐,你怎么还是学不乖啊,”女子掩嘴笑,“你忘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吗?”

    “寻若依,你两天不开染坊你活不下去是不是?”她不爽的扭头,盯着她将拳头捏的嘎嘎响,“怎么,要我给你点颜色?”

    她怎么可能忘了自己之所以会在这里面壁思过全拜眼前这两面三刀的女人所赐。

    “啊!”寻若依看着摔在地上的碗,状似惊慌道,“舞姐姐,你看你把我吓的,药都撒了这可怎么办?”

    “你!”她看着地上的药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掐住她的脖子,“寻若依,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不要得意,除非我死了,否则绝对不会让冷修杰娶你进门!”

    “好大的口气,我冷云堡何时成了你当家?若本少爷说我一定要娶她呢?”清越的男声从外面传来,待走进洞看见里面的景时脸色大变,“沈千舞!你干什么!”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阵掌风已然直袭她的口,喉头立刻涌上一股腥甜,紧接着,丹田处的寒气汹涌而出,窜向她的四肢百骸。没一会儿,她整个人就像是寒冬腊月从冰窟窿中爬出来一般,骨头都要冻裂的疼痛。本来还要两天才发作的寒毒被那一掌激了出来,而压制寒毒的药已经被寻若依倒掉,这次,老天爷真的要接她走了吧?

    “依儿,你怎么样?还好吧?”男人紧张的抱着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的女人细细的查看。

    “杰哥!”寻若依柔弱的靠在冷修杰怀里,泪流满面还不忘替她求,“舞姐姐……咳,不是故意的……”

    她看着那个在毫不犹豫给了自己一掌之后对别的女人嘘寒问暖的男人,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她知道自己活不久,所以不管他还她,这短暂的人生充满痛苦,至少,她想幸福的离开。

    每天数着子等死期,就剩两年,开开心心的活下去,她这样想,可是她忘了,老天爷向来不太待见她,不等寒毒来,那个她称之为夫君的男人就迫不及待的夺了她的命。

    每次寒毒发作时痛不生,可是想到眼前这个人就有想要活下去的**,不管多痛苦,她都想活下去,哪怕一天也好,让她还可以看见他的笑脸。

    “舞儿,你又调皮。”在她拿着笔准备在他脸上恶作剧的时候,他依然闭着眼,却准确的抓住她的手,一瞬间,她的心随着他嘴角的梨涡浅浅的漾起来。

    “你呀,真是让人不省心。”她在后山抓鸟的时候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他接住她,责备的话语却满含宠溺。

    “舞儿,我最喜欢抱着你了。”

    “舞儿,我完了,你一天不缠着我,我就浑不自在。”

    “舞儿,……”

    “……”

    这世上最锋利的他的温柔,轻而易举的钻进她的心,明明小心的不让这世上任何人和事牵绊住自己,可是,还是忍不住任了一次。

    这样也好,感觉到有什么温的东西沿着嘴角蜿蜒而下。口似乎在疼,五脏六腑冷到几乎被冻结,可是她却没有多大感觉,因为有一个地方似乎比这里更疼,那是被这个男人亲手斩断的眷恋,撕心裂肺,鲜血淋漓……

    “沈千舞,我警告你!不要以为你真的是冷云堡的少,你要是……”男人终于转过来。

    视线模糊之前,她看见了他眼中的惊恐,这是她第二次在他脸上看到这样的表,第一次是在洞房花烛夜,他刚揭开她的盖头,她寒毒发作,冻的全颤抖,他眼中曾经露出过这样的惊恐,他将浑冰冷的她抱进怀里,就在她以为他对她不是全然没有感的时候,若依的丫鬟来报,寻小姐寒症突发。他立刻起,随口吩咐了下人好好照顾她以后急匆匆的离开……

    沈千舞,不要自欺欺人了,这个你惨了的人从来不曾在乎过你,他娶你也只是迫不得已。

    沈千舞,别傻了,偶尔的错觉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眼前着那张曾经让她无比眷恋的脸渐渐变的模糊,她忽然笑起来,看吧,即使她要死了,那个人也只是面无表的看着而已。

    是谁说过,谁先上谁就输了,她以为她短暂的生命里输赢根本不重要,可是她没想到,她就这样惨烈的输掉了自己的生命。

    “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我,不会你,绝对不会……”她一步步的挪向崖边,没有犹豫的跳下去,即使死她也不要葬在他家的墓地里。有风从她耳边呼啸而过,似乎听见一声绝望的呼喊:“不!舞儿!!!……”

    “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只自由的雄鹰,无牵无挂,潇洒翱翔……”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