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皇 书名:少爷,别太放肆
    第二章

    “最近黑龙帮频繁作案,公子还是小心为妙。”刚刚还站在不远处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马车旁边,对着男子抱拳道。

    软软糯糯的声音却不见丝毫扭捏,千舞不由扭头打量,小的材,巴掌大的小脸上杏眼微眯,嫣红的唇边浅浅的梨涡漾开,五官精致的不见任何瑕疵,白色小袄配上水蓝纱裙,一头青丝柔顺的披在后,只在耳侧简单的盘了一个发髻,反而称的她风姿婉约。若是从前,她怎么可能忽略如此美人。

    “谢谢姑娘提醒。”男子柔柔一笑,看似温吞的一揖却带着些闲适的风。千舞暗叹,若不是这伪仙三人组,她的审美怎会不正常?

    “公子看样子是要去清源镇。”女子肯定的说道。

    “我们不……”千舞急忙说道,她实在不想看着这么漂亮的女人落入魔掌。一路上这伪仙一露面总有桃花朵朵开,俊美的长相,优雅的气质,再加上毫不掩饰的富贾份,根本就是女人眼中的金龟婿。可惜啊,这花要是开在牛粪上尚可水润灿烂,开在这么个光灿灿的金龟上就只有枯死凋谢的份儿。

    女子仿佛并没有听到她说话,只看着男子继续道,“小女子水洛霞,也正准备去清源镇,公子若是不弃可结伴而行。”

    千舞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下去,“你就是水洛霞?”

    水洛霞扭过头来浅浅一笑道,“没想到这位小哥竟然知道小女子,不胜荣幸。”

    知道,当然知道!千舞没好气的想,虽然为曾谋面,可她却是她的第一个敌,此番便可见她们的“缘分”非同一般。

    江湖传闻,水家二小姐水洛霞聪慧无人能及,八岁时就跟着水家老爷巡逻商铺,十岁时一把算盘打得账房总管羞愧离去,十二岁时独自擒了觊觎水家大小姐的采花贼,十五岁以一卓绝的轻功独步武林,同年被爆出仅次于清国第一布庄碧海轩的落霞庄是她十二岁开始闲暇玩乐的手笔,至少商界和江湖上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大名。

    “水二小姐谦虚了,”一直站在旁边的儒雅男子开口,“整个商界恐怕没有人不知道水二小姐的大名。”

    千舞扭头看向那男子,刚刚还没注意,现在看来竟也俊美儒雅,风流倜傥,不过总觉得有些眼熟。

    “谁啊?”小四走过来看了看水洛霞扭头对着千舞疑惑道。

    噗!不会吧,他不也是富贾家的少爷吗?竟然不知道水洛霞,千舞心中惊讶,但是在余光瞥见水洛霞一瞬间不自然的脸色时却不由心大好,微笑的解释道, “临清第一美人,商界百年不遇的奇葩,江湖人称凌波仙子。”

    “嗯?”小四甚是怀疑的认真打量了一番,没再说话,酷酷的跳上车去。看着水洛霞故作镇定的脸色千舞觉得小四太可了。

    “小弟年幼不懂礼数,水姑娘莫怪。”伪仙团了团手真诚的道歉。

    “公子客气了。”水洛霞笑道。

    “不论如何还要多谢水姑娘出手相帮。”叶柔缓缓的踱到马车前对着水洛霞说道。

    “算不上帮忙,”水洛霞道,“这些土匪劫了你们也是要劫我的,少不得要出手。”

    叶柔想了想,释然一笑道,“说的也是,那你顺便把他们送交官府吧,反正你把他们打倒了也是要送的,我们也就只是个插曲而已。正好我们还有急事,先走一步了。”说罢利落的跳上马车对着车夫道,“别磨蹭了,再晚了吃不到白斩鸡了!”

    “后会有期。”伪仙也不多话,起准备进车厢。

    “敢问公子高姓大名。”水洛霞开口,不等男子回答接着解释道,“公子似乎也是去参加虞城商业联会的,所以我想我们可以结伴而行。”说完指着旁边的儒雅男子介绍道,“这位是镜城碧霄山庄的碧管家。”

    “碧阮见过公子。”儒雅男子上前见礼。

    “碧管家有礼,在下姜银……”男子回道。

    “你是碧疆的管家!”千舞忽然打断姜银的话激动的跳出来,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栽倒在碧阮面前,怪不得这么眼熟。

    众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碧阮回过神之后得体的微笑,“正是,公子还有很多事物要处理,因此派我先行。”

    “哈哈……”千舞干笑两声掩饰自己的失态,“对不起,对不起,有点太激动了。”

    “不得无理,还不退下!”姜银轻呵一声,对着两人道,“在下管教无方,让二位见笑了。”

    千舞撇撇嘴退到一边。

    “碧公子在商界年轻一辈中也算得上第一人了,听到他的大名会激动也是理之中。”水洛霞笑着圆场,“前两天遇到碧管家时候我也兴奋了好长时间,同行一路果然受益匪浅,管家尚且如此,不知碧公子会是怎样的人物。”

    “哼!”千舞不屑的小声嘟囔:“什么人物?欺师灭祖卑鄙之极的人物!”

    “姜银……”水洛霞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

    “姜公子在镜城富贾排行并没有进前五位,所以这次的商业联会里没有他的名字。”碧阮解释道,“不过短短两年就能跻镜城富贾排行第十位,若是家底雄厚些或者早出现两年,镜城五豪恐怕就不是现在的五豪了。”

    “碧管家说笑了。”姜银笑道,还要再说什么时,车帘子忽的被挑开,叶柔笑眯眯的扫了一眼车外的人,众人顿觉一阵冷风扫过,透着森森的寒意。

    叶柔缩回马车里之后几人匆匆结束了谈话,马车继续上路。

    无聊的看看三个榻上睡得香甜的人,千舞干脆向后一仰就在车厢里躺下了。

    “为什么会在意碧疆。”

    刚躺下不久主塌上传来呓语般的声音,千舞一惊坐起来,却发现姜银依然闭着眼睛似乎睡的香甜。

    “不是我说,那个碧疆来历太奇怪,没有任何的家世背景,仿佛凭空冒出来的。说什么碧庄主的侄子,就算是真的,碧庄主还那么年轻,好好的为什么会将碧霄山庄交给他来打理?”千舞叹了一口气复又躺下缓缓的说道,“什么商界第一人,如果不是耍了什么手段,加上碧霄山庄雄厚的家底,他怎么可能有那样的成就。少爷你也是个初出茅庐的,我劝你以后碰上他还是离得远点为妙,不然吃了亏别怪我没告诉你。”

    “知道的还不少嘛。”姜银依然没有睁眼,嘴角弯着似有似无的弧度。

    那是当然了,就这些报也费了她九牛二虎之力,甚至连他的长相都没瞧见,而他的背景她拼着火刺鸟的大名也没查出一点蛛丝马迹来,有一次还差点丢了她的小命。

    现在想起来千舞不由自嘲的笑,只因为那个人讨厌,她就没有理由的讨厌,为了让那个人释怀,她就可以拼着命去抓碧疆的小辫子,真是傻透了。

    “所以,你很讨厌他?”姜银云淡风轻的问道。

    千舞爬起来定定的看着他微闭的眼睛,为什么觉得他很乎碧疆?难道是她的错觉吗?

    “嗯?”姜银等不到回答,似是有些不耐的睁开眼睛。

    千舞正认真的研究他的眼睛,没有料到他会突然睁眼,虽然知道此人的本,但是不得不承认那双深邃的眸子真的很吸人,猝不及防的撞进去,撞的她头晕眼花。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看见他嘴边勾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千舞暗骂自己没出息,没好气的说道,“讨厌,相当的讨厌!”

    不知是不是千舞的错觉,为什么左右塌上的两只在那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浅浅的梨涡在他的嘴边漾开,看起来千舞般温暖,实际上却如寒冬般刺骨。

    “车夫赶了一天的车也累了,你去换一下吧。”

    “……”

    夕阳嵌在即将到来的暮色里,残血般艳丽,不一会儿就被到来的暮色彻底的吞没,周围有些安静,只有马蹄声和车轮压过路面的声音,气氛有些凄凉,千舞心底没来由也生出一丝凄楚来,为什么连一死都摆脱不了那人带给她的厄运,她又不是商人,碧疆绿疆的关她什么事?他怎样卑鄙无耻都轮不到她来讨厌啊,为什么要因为这个遭这份罪啊!

    马车和行人渐渐多起来,清源镇已经近在眼前,可能是因为虞城商业联会的关系,即使已经入夜,来往的车辆并不少。

    千舞有点着急,已经这个时候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客栈。

    “迅雷!”

    千舞赶车的手一顿,眉毛抽啊抽,嘴角抽啊抽,然后装作没听见继续驱车往前走。

    “迅雷,停车。”车厢里的人不依不饶的叫着,“我要吃豆腐。”

    “啊?!”这一句终于成功的让千舞浑都抽搐起来,低头看了看裹得紧紧的部,颤声道,“少爷,小的现在~是~男人~”

    “男人?”车帘子挑开,某人看着畏畏缩缩的千舞嘲讽的笑,“牛马还分男人女人吗?”

    千舞浑一僵,想到两个月前发生的事,咬着牙无语问苍天……

重要声明:小说《少爷,别太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