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没有更新··

    不是网络问题便是作者自问题···

    我忙得快要死了···
  那人稍稍看了我一眼,又道:“请两位跟我来罢。”

    他向山脚走去,行得缓慢,偶有山风吹过,衣带鼓动,明灿灿的黄,背影愈发瘦弱。

    他领我们来到一处石洞前,外面看着平平常常,里面却别有洞天,青碧色的寒玉砌满了整个石壁,脚下光亮得能倒映出人影。奇怪的是,感受不到一丝寒玉的冷意,整个洞内意盎然。

    这里面极为干净整洁,玉制的方桌,玉制的矮塌,玉砌的墙面还有一扇闭阖的门。难道……此为他的住处?

    “前辈有办法了?”

    “唔,没有。你中的是蛊毒,又有了些年岁,我解不了,不过,我带来了个人,兴许她能够帮得上你。”齐孜转眼看着我。

    那人也便看向我:“这位姑娘……”

    “我姓苏。”我打断了他要说的话:“齐老前辈未免太看得起我,您这样厉害的人都没办法,我就更没有办法了。”

    他去过一趟思过门倒是把什麼都了解得清楚,原来这才是他非让我跟着的真正目的。他心里算盘打得精,可不代表我要顺了他的意。

    那人大抵没料到我会说这番话,一句“这位姑娘”生生卡在喉咙再没了下文。

    齐孜明显愣了愣,拉过我:“你是不打算管了?不行!你怎麼能不管,你不管我老头子的脸往哪搁哟!”

    “这与我有何干系?再者,地图在你上,受了人家恩惠的人是你,我为何要管?”我瞥了他一眼,继而又道:“要我帮也不是不可以,前辈不妨与我一道回思过门。”

    “苏小丫头,你在威胁我老头子麼?”

    我摇头:“这不是威胁,也不是同你谈条件,我们不过各取所需。前辈不是也曾经想办法混进思过门麼,如今可以正大光明地进去,应该高兴才对。”

    “进去,然后拱手交出地图?我老头子又不傻。”他哼哼。

    我几乎想要叹一口气,罗秋笙再不济也不至于明着对送进门的“地图”使坏,当然,暗地里麼,我不敢保证,不过齐孜亦不是省油的灯。于是我对他道:“我们不过是借来看看罢了,我保证地图会安安稳稳地待在前辈上,前辈为何不与我们一起找齐地图呢,再者,你若是想要盗取地图,也方便些。”

    这番话说完,我愈发觉得自己是在唆使他进思过门偷盗。

    “小姑娘这话有意思,你道,罗秋笙会不会也有这般想法?最后,是我拿了你们的地图,还是他取了我上的东西?”他开始挤眉弄眼,老脸上褶皱不停变化。

    “各凭本事了。”

    “各凭本事。呵呵呵,我老头子喜欢这句话。”他冷不丁一掌拍在我背上:“快去救人。”

    又来这一手,还真是……屡试不爽麼。撑着被他拍得酸疼的背,我向那人走去。

    “这位公子,劳烦将手给我。”

    他愣了愣,想是对我态度改变有些惊诧。不过也是一瞬间的事,很快一只手便伸了过来,细长的腕,病态的白。

    “在下晟曦,苏姑娘直唤便可。”

    “晟,兴盛;曦,光明。兴盛光明,浩然正气。好名,好字。”齐孜啧啧称赞。

    我眉间愈皱愈紧,终是忍不住问道:“晟公子除却中过蛊毒外,是否受过内伤或者……习武损过经脉?”

    他轻轻一笑:“有过。”

    这般轻描淡写的一句,不知他说的是受过伤,还是损过经脉。不过他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我便也不再问。

    “蛊毒亦有多种,单单这样看我并不能分得出你到底中的是哪一种。”

    我伸手向齐孜要了几根毫针。针于医者来说,是重要的存在,他必然也是随备着。果然,他打开封布,毫针、圆针、鍉针、锋针、长针、大针,应有尽有。

    “得罪了。”伸手点了他的道,以免一会儿下针时他乱动。

    取头顶百会、口膻中、脐上鸠尾、巨阙,脐中神阙、脐下气海,一一点去。医理上没有死一说,从某种意义上,它能活血、治疾。病理显于外,这样的病一般不是不用医便是不可医,而我要做的便是在它显于外而不可医之前找出症结。

    医术要远比蛊毒来得久,医毒不分家,再厉害的蛊,也该败在早它百年千年的医术上。这是苗家祖训,意在提醒用蛊切忌忘形。其实苗家的蛊并非拿来害人,它只作医用,树大招风便是如此,在人的贪婪和**面前,苗族凋敝得如同风中残叶。

    最后一针下在气海便止住,我没有再往下,如要窥出蛊毒端倪应该是够了,毕竟男女有别,要我往下一路扎到他的尾闾,还是不能不在意。

    “鸠尾、巨阙,一针过两大死,苏小丫头,你这手下得连我老头子都看得心惊啊。”齐孜自发在地上随意坐了下来,很是悠闲。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