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哎……小姑娘说话要先考虑清楚。我既然不怕你知道我是谁,你的威胁也就对我没用喽,更何况,想要脱,你们还得靠我。”他笑呵呵地承认,末了还加了句“我走过的路都比你喝过的水多,你呀,在我老头子面前,还嫩着呢。”

    这人……真是……气得人牙痒。

    我不怒反笑:“前辈说得极是,你让我跟着你,也总得先把他们两人送回思过门吧。”

    “不成不成,外面那麼多人候着,我哪有那个本事,再说,谁知道你心里在打什麼鬼主意,我若是去了思过门,也不知几时才能出来。”

    “哦?你怕罗秋笙。”

    “谁怕那个阳怪气。”齐孜哼了一声。

    “看来你还是忌惮沐梓渊。”

    “我老头子更不忌惮他!”拔高的语调,只差跳脚。

    “是麼……”我斜了他一眼:“你不忌惮他,那你是妒忌他?也对,他年纪比你轻了许多,在江湖中声望却比你高了许多,兴许医术也高出你不少……”

    “话!全是话!”他开始跳脚:“我作甚麼要去妒忌一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

    半只脚踏进棺材?我拽紧手心,沉着脸看他。

    “我老头子有说错吗?哎……他那一的毒,怕是没得救喽。”

    我已是十分痛恨他故作惋惜的口吻,现下又想起苏宅的事来,便朝他讽道:“有没有救不是你怪医说了算。你在树林中也看见了我用雪影针,这才是你想要救我们的目的吧,怎麼,苏武阳是因你而死,所以你心里有那麼一点愧疚了?”

    “看不出来你这丫头脾气还大着,我不都说了是让你给我搭个伴儿麼。苏武阳是我最早收的弟子,那时候是他一直跟着我,势必要拜我为师,我见他还有些资质,便收了他。他太过心高气傲,医术虽说小有所成,却也很难再有提高,所以他自己选择出师,我便让他走了。他也倒是在江湖上闯出了一番名堂,却不是什麼好名声,凭着那股盛气凌人,惹了不少仇家,后来便消了音迹。小姑娘,别什麼罪名都往我老头子上赶哟,你使的雪影针就跟苏武阳一样,只考虑力度,准头,以求一击致命,缺了变化,漏洞百出,破绽太大。小姑娘年纪轻轻,可别跟这针一样哟!”

    我缓了缓绪,方才是自己太过失态,于是偏了偏头,没再说话。

    外面突然有了隐约的人声。

    “你的阵被破了?”我有些急躁地问道。

    “没有,不过看这况也快了,至多再困他们半个时辰,唔,半个时辰这两人也应该醒过来了。苏小丫头,你恐怕得跟我老头子走一趟喽,去把外面的人引开,否则他们提前把阵破了,我们就等着被擒吧。”

    齐孜仍旧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我冷冷看了他一眼,随他起,踏出洞外。

    “咚”一声脆响,像是什麼东西掉在地上,不等我看清,便又顺着洞口落在了底下密密的草丛中。

    “快些,你怎麼比我老头子还磨蹭。”齐孜在前方叫道。

    对这人最好便是不予理睬,我没再去管那东西,只是脚下速度加快了些。

    怪医在前边七拐八拐走着诡异的步伐,我跟在后面,不多时便看到了人影。

    “向哪个方向引?”我看着远处的人,问道。

    “看到你后面没,那边山势较为陡峭,树木也多,十几里外有片红树沼地。”

    “沼地?”

    “嗯,里面可都是好东西啊,生出来的活物只分有毒的和更加毒的,沼地上方俱是烟瘴,一会儿把他们往那边引,你跟着我老头子便不用怕瘴气了,小姑娘轻功不错,应不至于被逮到吧。”

    “你对这里倒是很了解。”

    “我不只是对这里了解,我说过,我走过的路可比你喝的水还多。”旁的人得意洋洋,脸上似乎能堆出一朵花。

    我扭过头去,又瞥了瞥前方的人影,瞬间闪而出,后还能听得人叫唤:“哎哟,走了也不等等我老头子……”

    我忽而间心好了起来。

    成功引起他们注意后,我们便转向后掠去。

    齐孜轻功应是相当不错,一路与我并行。借着山石密林的掩映,我还算轻松地与后紧追的人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一入到沼地范围,我便发现这里空气要润得多,却不显冷,湿的气息不断扑面而来,上方是红树枝叶交错的绯色,蜿蜒迤逦。若是,没有那些瘴气的话,此景端的是明丽。

    我们并没有在此中多做停留,反是转着从另外一头出去。

    “唔,就让那些人好生待在里面吧,这林子进来了可就不那麼容易出去了,若有幸不死,他们可以回去烧高香喽。”齐孜捧起他的酒葫芦,高举起手来,不消片刻,便又叫道:“啊呀呀!我老头子没酒喝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他们并没有全部跟来。”至少那个和尚和拿乾方剑的人没来。

    “那些人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全部跟来。”

    “你……”

    “你担心个什麼劲儿,剩下的人单是秦默那小子应该都能解决,更别说那个姓沐的了。”他不甚在意。

    “你不是说,他们半个时辰才会醒,还有那阵……”顿了顿,我盯着他道:“你骗我!”

    “我什麼时候骗你了?我老头子只说半个时辰后他们应该醒过来了,不过凭他们的武功底子,也有可能要不了半个时辰嘛。”

    ……

    沉默半晌,我对他道:“齐老前辈,我们这是打算去哪里找地图?”

    他明显一愣,而后探头过来:“不对呀,你不该是这麼平静啊,小姑娘不会气傻了吧?啊呀呀,那样我老头子就罪过了……”

    “诶,罢了罢了,你跟着我就行了,不过这之前要先去找个地方把我的酒葫芦灌满了。”他嘀咕了半会儿,见我不予理会,便摆摆手道。

    我心里自有一番打算,与沐梓渊一道是找地图,与齐孜一道也是找地图,既如此,也无区别,至于怪医上的那份地图麼……我总会想办法拿到的。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