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他们竟然去找彻悔教来对付我们,真是看得起我们呢。我极想如秦默那般讥讽一番,但实在是没那个心

    剑影罩下,我狼狈地避开,却又不敢避得太远,与沐梓渊、秦默一起将徐老围在里面。

    “从这里大概百米开外有个断崖,底下是深潭,也不知道潭水有多深,不过这样打下去我老头子还不如去跳崖!”徐老手指着左边的密林。

    “深潭?”沐梓渊低低喃了一句,而后手中霜华平举,瞬间跃了起来,方才凛冽的杀气淡了去,空气似乎一瞬间被冻结,没有树林,没有人影,没有杀戮,一切存在的东西都消失了般,无限的空寂。

    只是这空寂中有种令人胆颤的寒意,寒入骨髓。那一抹亮光很耀眼,一圈一轮圆形的弧线划过,耳旁便听得阵阵闷哼。

    等到他再次站在地上时,我才发觉我们的衣衫上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点点。

    “啊!哎哟,吓死我老头子了!”徐老惊叫着把脚下的人头踢远。

    那些人,方才还睁着血红的眼睛,此时俱已首分离,只有双眼仍旧不死心地睁着。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杀人,第一次觉得那把高山雪雾的剑也是如此令人悚然。颈项切口整齐,一剑致命,狠厉、绝。他站在满地狼藉的纷乱中,衣衫不染半点殷红,发如墨,衣如云,清寒得就如同深秋的月色。

    “走。”他回头。

    我将徐老交给秦默,而后上前扶过他,趁那些人呆愣着还未回过神来,快速向左边密林深处掠去。

    “追!别让他们跑了!”耳后传来渐弱的人声。

    “公子……”我只觉得眼眶开始酸涩,看他拭去唇边的血迹,心里却是什麼办法也想不出的难过。

    他方才站得直,我却知道那已经是在强撑,那把剑……那把垂在他手侧的剑,凌利的剑锋有了一方缺口,不甚明显,我仍一眼便看到。

    他……究竟是使了多少力,才能令霜华都裂了开来。

    “还有心哭?”侧的人皱着眉,淡然的语气听来仿佛不曾受过伤。

    我低头间发现他抬起的手背上是几滴晕开的水迹,于是尽力将涌出的泪水了回去,脚下速度加快。

    百米的距离并不远,没一会儿我们便到了断崖。

    没有犹疑,纵一跃。

    “啊呀呀!我老头子不识水啊,这会儿好了,没被人杀死,要被淹死了……”

    “闭嘴……”秦默显然也是受伤过重,呵斥听着没有任何底气,像人病时的低喃。

    伴着下坠的风声,我下意识抱紧这个清寂的男子,的相依,然心里却有凉凉的悲哀与担心。

    他的体温……愈来愈冷了,呼出的气息,也是愈来愈弱。

    潭水很深,落入其中是闷沉的响声,随即便有彻骨的凉寒。等到再次从水中探头出来时,脑袋早就昏昏沉沉。

    “前方有个山洞,咳咳咳……”徐老搀着将大半个子倚在他肩上的秦默,费力行在前方:“看在你小子受伤又解救了我这个不识水的老头子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将这重量都加在我这把老骨头上……”

    秦默垂着头没说话。

    “小子……你可别晕过去啊,我老头子背不动你啊……”

    “公子……”我担忧地望着沐梓渊,他的况要比秦默糟糕得多,脸上早就没了血色。

    “没事……”他话刚说完,便又从唇角溢出一口血。

    我死命咬着唇,连哭的心思都没有了,只盼着他不要有事。

    山洞并不很远,却令人觉得每走一步,便是跨了半生。进了洞中,徐老开始忙着找来干柴燃火,又弄了些树枝藤蔓将洞口掩住,所幸的是山洞很深,否则燃起的白烟轻易便能溢出洞外。

    我将沐梓渊放着平躺下来,他又如上次那般了无生气、毫无知觉。秦默亦是好不到哪里去,倚着石壁气若游丝。

    我撑着发昏的头,对忙碌的老人道:“徐老也看到了,外面多的是人要杀我们,你还是快走吧。”

    那些人的目标是我们,没必要牵扯无辜的人进来。

    “小姑娘说什麼话呢!我老头子是那麼不厚道的人吗?再说了,出去遇到那些人我肯定连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还是跟着你们安全些。”他朝我嚷嚷。

    我不再言语,心里想着如今这样他肯留下总是好的,有些嘲弄自己这般自私的想法,面上却是一派沉然。

    “秦默……”我走到他边。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我,想要坐直子。

    “你别动,我帮你处理伤势。”

    山林里有许多药草,方才看见便采了些,虽说普通,但好过没有。

    “你先休息一会儿,药还未煎好,内伤我可能暂时帮不了你了。”我将他上大大小小无数外伤处理好,便朝沐梓渊走过去。

    “你的伤……”后的人哑然道。

    “没事。”我的伤麼,普通的药草止不了血的,既如此,我也懒得管它。

    “公子?”我低低唤道,那人没反应。

    忍住担心,我拿出他腰间的银针,略略看了看,似乎数量比起上次用时要多了许多,施净水,应该够了。

    “徐老,药煎好了麻烦你喂给他喝。”我转头对徐老说着,手指了指秦默。

    “小姑娘放心。”他守在火边,对我点了点头。

    我便专心起眼前的事来。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不知是几个时辰过去,我下完了最后一根针,抹了抹额间的虚汗,一把靠住背后的石壁,头脑愈发昏沉,只想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