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这里的山也比其他地方的要高上许多,却并不陡峭,一峰连着一峰,远处看去,隐约的山线是或婉约或秀的美丽。我们对徐老说打算去看看出过名将的村子,他欣然同意。

    此时我们正走在密林里,徐老在前方带路,苍木直,地上斑斑驳驳了一圈一轮的影。如此静谧安宁的环境,却因着空气中突然而来的杀气而显得不协调起来。

    我与沐梓渊几乎同时停下脚步,秦默拉住走得悠闲的老人。

    “小子你拉住我老头子作甚麼?”

    没有理会徐老,秦默沉着声音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躲在暗处算什麼!”

    他的话刚说完,周围便簌簌窜出人影,大概几十人左右,密集地围着我们。除却其中十几人是便于行动的刺客服饰外,其余皆是轻缎长衫。

    “哼!想不到昆仑的人也学着当刺客来了,还有什麼门派,武当?少林?清心寡的和尚不好好在寺庙里敲钟,到深山老林杀人来了?”秦默眼神扫过众人,见到其中还有光头和尚时不乏鄙夷。

    这麼快便追来了?我看了眼周围密密的人影,视线久久停在一把剑上。乾方剑……把剑大刺刺地摆在我们面前,是毫不忌惮思过门了,还是……根本没打算留活口?

    我神色一凛,讥讽道:“原来正道人士都是喜欢说一,做一,这等本事真是让人佩服呢!就是不知你们掌门此时是在思过门喝茶还是在窝里缩着,派你们来送死。”

    我一边说着,一边垂下衣袖将整只手遮住,缓步向前。

    一只手扣住了我,沐梓渊轻侧过头,将我拉了回来:“既然知道来的人不简单,还冲动?”

    他声音很轻,似乎风一吹就散,我便不再有动作。

    的确,来的人不简单,就连我故意激怒的话语也没引起他们的反应。

    “阿弥陀佛,施主何必口出恶言,只要施主肯助我们拿到地图,我们便不再为难。”

    这叫什麼话,我听后,只觉得想笑。明明是不打算留活口,还能把话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为何不拿他们去和罗秋笙谈条件?我们那麼多门派还怕了思过门不成?”人群中有人蓦然出声。

    我讽笑:“地图在思过门里,有本事就自己去拿。我们就是死在门主面前,他也不会皱一下眉。”

    “阿弥陀佛,施主还是再考虑考虑。若是地图落入邪人手中,恐有祸端,是是非非、善善恶恶,何不就此弃暗投明。”

    “你这和尚哪来那麼多废话,满口假仁义假道德,要动手便动手!”秦默已经十分不耐。

    “我一向久仰沐公子,却没想到你与思过门的人一路。”拿着乾方剑的的人开口,语气似有说不出的惋惜。

    “不敢当。沐某眼中并无善恶之分,善也是恶,否则今又怎麼会与各位见面。”

    沐梓渊话刚说完,我几乎是立即转眼去看他,掩不住的讶异,对他实在佩服,这话说得贬损意味十足,他却偏生静若淡然,眉眼俱是漫漫疏离。

    围着我们的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却又是当面发作不得的憋闷,我唇角轻勾,险些笑出声来。

    许是察觉到我的视线,沐梓渊转过头来,那一瞬间眸光似有流转,便又很快沉寂:“一会儿,你只需护住徐老。”

    我点头,拉过秦默旁边的徐老,对他道:“不必担心,我们既然害你陷入这般境况,便定会倾力保你周全。”

    “我说我怎麼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呢,原来还有这麼一场劫,我老头子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什麼场面,没想到今天就遇见一个大场面,也算……也算幸事……”徐老倒比我想得要镇定许多,没曾想他语调一换:“哎哟,苏姑娘,你们……你们应该厉害吧。”

    这几与徐老相处下来,他从未如此正正经经地唤过我,多半时候是睁着混沌的眼睛一口一个小姑娘,如今听这一声“苏姑娘”,真真还有些不习惯,我只得对他点了点头。

    杀气开始蔓延,不动声色的凌厉,声影俱寂。

    不知是谁先出手,亦不知何时出手,只是一瞬间便人影交错。

    我一只手扣住针,一只手拉着徐老不住躲闪。沐梓渊与秦默一前一后护着我们,是以我并不算辛苦。

    “卑鄙!居然用毒。”近的一些人开始躺在地上抽搐。

    我冷笑:“用毒就卑鄙?我还有更卑鄙的。”

    指尖扣了一把雪影针,分朝四面出,立时就有几个躲不过的倒在地上。

    方才的缠斗一时停了下来,披着袈裟的和尚后退了几步,手中多了一块令牌,他对着一直站在外围截住出路十几名刺客挥了挥手,那些人便鬼魅般欺近。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开始震惊,毒药与雪影针居然对他没有任何作用,常人早该死过几次了,他不仅没有死,似乎还变得愈加厉害,眼里瞳仁是嗜血的红色。

    “嘶!”长剑划过手臂,我护住徐老,堪堪避开指向颈项的一剑。

    这些人……比训练有素的杀手要厉害得多,人影层层叠叠,一张网似地将人围得脱不开

    忽然一人伸手将我拉住往后带了带,力道有些大,致使我整个人撞在他背上,混乱里,药香扑鼻。

    “注意些!”他说道,眼神愈发清冷,手中的霜华寒光更胜。

    “再打下去恐怕对我们不利,雪影针都对他们起不了任何作用!”我对他道,只能拉着徐老被动地闪避。

    “药人。”声音沉寒。

    “药人?”秦默退开了近的几人,却蓦而挑唇讽刺:“这便是所谓的正道人士!”

    “什麼是药人啊?哎哟!那些人的眼睛红得吓人!”徐老挤在我们中间,颤颤巍巍道。

    彻悔教,教地神秘,教主神秘,唯一不神秘的只有一干教众,不仅不神秘,还令人闻而生寒。药人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功力提升数十倍,不知冷,不忌病痛,不畏强毒,这样的人不可能存活于世,通常他们的寿命长则几短则几个时辰,愈厉害便愈短暂,每每与人交手亦是在消耗生命,但……在活着的这段时间里,药人便是真正不死的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