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他浅浅抬眸:“你将他拉开便好了,还去管那锅汤作什麼。”

    我实在找不着话说了,那完完全全是下意识的动作,哪里还容考虑一番,我索沉默。而这时,老人也已回来。

    他是跑进来的,外面雨势未停,土色布衫因淋了雨颜色深沉了许多,从庙门蜿蜒了一路水迹。

    “来,好在这药就长在庙外不远的地方,捣碎了敷在伤势处就行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手上不停地捣鼓着草药。

    我眯了眯眼,看他将几乎捣成沫的绿色碎叶涂在我的手背上。

    “哎……小姑娘可不要嫌弃它脏啊,这东西效果好着,我们乡野粗人一贯用它,敷上几刻钟洗干净就行了。”

    我摇头:“只不过轻微烫伤而已,老先生大可不必亲自去跑这一趟。”

    “呵呵呵!你这小姑娘真是客气,若不是你,烫伤的可就是我这把老骨头喽,跑这一趟算来还是我赚着了。你也不必老先生、老先生的叫,说到底我就是个穷算命的,我在村子里那会儿,大家都叫我老徐,你也就这麼叫吧。”

    “徐老。”片刻后,我出声。

    “你这小姑娘,怎麼这般客气呢!”他拍了拍我的后背,虽说有些怪责的用句,但语气分明高兴得很。

    我略略离他远了些,他这一掌拍得倒极是豪爽,愣是有些疼。

    “徐老也是要去玉国?”沐梓渊忽而问道。

    “是啊,在外游了那麼些年,也够了,总得回去终老的。”

    “徐老是玉国人?”我看向他。

    “嗯,在玉国一个小村子,我们那个村子小,不过百年前出了个有名的将军,硬是将炎臻帝那两个不成器的皇子给弄下了台。”他这样说的时候,神自豪,连着语调也高昂了不少。

    “将军?他叫什麼名字?”秦默本来闭着眼假寐,这时候来了兴致。

    “不知道,都很久的事了,后来那将军也没回来过,连着他家人也没再见着,我们也都是那之后才迁去的村子。”

    不知道麼……我凝视着火光,想了想,又问道:“下了暴雨,前方的山路已经不通,若要去玉国,还有没有另外的道?”

    “嘿,小姑娘问我可是问对了,这条山道一遇到下大雨,就会被堵死,只能走另外的小路,你们若是不嫌弃我老头子走得慢,便跟我一路罢。”

    我正等着他这句话,于是对他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徐老了。”

    “呵呵呵!小姑娘跟我客气作甚麼!”眼看他的手臂抬起,我忙又往旁边移了移,没曾想手撑在地上时磕到一块碎石,子就势倒向一旁。

    并没有倒在地上,着着实实扑在了一人怀里。

    鼻尖混合了早几年就熟悉不已的药香,淋过雨的衣衫还未干透,在炎炎盛火下,散着湿的气息,如此近距离地扑鼻。眼前仿佛是一树一叶薄晨雾霭,又是晚时伏夏景致,在朦胧间隐没,偏偏又显山显水。

    我只稍稍愣冲了一番,便撑起来,只觉得尴尬至此。这应是第二次扑进那人怀里,每次皆是一番出丑之时。

    我没去看沐梓渊的脸色如何,想来也是漠然的,不过方才倒在他怀里时分明感到他子有一瞬间紧绷。

    徐老的手到底是没拍到我,我坐直了子后抬眼去看他,他呵呵笑着搅着锅里的汤,只用眼角余光微微扫向我,那双在喝酒时混沌的眼睛竟透出一丝狡黠来。

    “哎哟,小姑娘怎麼这麼不小心啊。”

    这人……还真是……老顽童麼。

    我冷冷剜了他一眼,扭头瞥见秦默抱臂靠着一根圆柱,眼里不见桀骜,满满揶揄之色。

    我懊恼之余偏又无可奈何,几时这样尴尬过了,看来今也是出门不利。低头之间,却瞧见了那块算命招牌。

    我慢条斯理抬头:“徐老这火凑得会不会太大了点?”

    “哪里大了,我正打算再添些柴火。”他头也不抬,眼睛盯着手里的勺子。

    我没再出声,捡起旁边的断柴扔进火堆。

    “你为什麼要说火大了?”他忽而问道。

    我示意他看了看那块灰布。

    “你怎麼不早说!”他跳脚,踩碎布上面零零散散的小火星:“你居然还往里面添柴!”

    “徐老不是正要添柴进去麼。”

    “你……哈哈哈,小姑娘这子我喜欢。我一看你面相,就知是个外冷内,面厉心善的人。”他弄好了那块布,便走过来,又抬起了手。

    我早在他过来前便移了位置,没去理那句面厉心善,亦知在这人嘴上占不了任何便宜。

    这场雨一直下到第二晨晓方歇,出了山庙,徐老便领着我们从另一侧下到山脚,他指着狭长山谷前方:“翻过那座山,过不了几,就到玉国了,这可比骑马走官道快得多,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不比我老头子不中用吧。”

    “那是自然,你若不用再让人背着上山下山的话。”秦默冷哼。

    他脸色好不到哪里去,下山时徐老说扭到了脚腕,走不动,只有找人背着。沐梓渊贯然无声的清寂,我自是没那个本事能把人背下山,担子便落在了秦默肩上。

    “哎,所以说我这把老骨头不中用喽,年轻人,背着我便当是锻炼锻炼筋骨,瞧瞧你现在不是精神着。”

    “哼!”秦默气急,松开搀着老人的手,不料那人更快一步,死死抓住不放。

    我头疼地看着走在前方的那两人,心里着实也对此无话可说,徐老气人的能耐是连思过门那两位平总拿秦默逗趣的人也不及其万分之一的,若不是要他带路,秦默估计早就拂袖离去,我亦是懒得与他再多半句废话。

    几后,便到了玉国边境。

    处在这般偏僻的地方,玉国自然不若他国那样笙歌楼宇,华庭盛典。这个国家也是极小的,恐怕只有天越的十分之一,但胜在琉璃玉石,雕栏砌柱的美丽。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